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一百五十五章:修罗场·中场

神秘的声音响起,让陆锦添心头猛然一跳,可惜在听到这十六个字之后,这个声音又再度消失于沉寂之中,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黑皮鞋肯定不会这样帮他的,贝尔兰德斯看样子也不可能有能力在黑皮鞋察觉不到的情况之下说出这样的话,那么剩下唯一的可能,就是陆锦添脑海之中的另一个已经陷入沉睡的人格——零一。不管这十六个字究竟有没有用,一想到还有人站在自己身后,陆锦添的信心又找回了不少。

“用耳去听……”看起来,眼下零一也觉得自己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剩下的听力。人在失去了某种感官之后,其他感官就会得到强化。虽然陆锦添只是暂时失去了大部分视觉,但是听力确实也要比以往好上一些。贝尔兰德斯隐藏的很好,不过他还是能够偶尔听到一些不清晰的响动。

“用心去斩……”陆锦添反复的揣度零一刚才说的每一个字。如果说“用耳去听”意味着,陆锦添只能够靠自己的听力去寻找目标的话;那么“用心去斩”的意味在陆锦添看来就有些飘渺了。 如何“用心去斩”,零一可是从来也没有提到过这样一回事,难不成是让陆锦添去使用自己的“第六感”。

还没等到陆锦添有所头绪了,在他稍一不留神的时候,他的四周忽然就开始变得无比安静下来。贝尔兰德斯的脚步声已经消失在他的听觉之中了,黑色的夜和灰色的雾都让陆锦添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以前这种感觉,他觉得只有可能出现在他的猎物身上,现在他也终于体会到被自己给盯上是什么感觉了。

陆锦添不想要浪费持续时间并不长的逆光斗篷,而且他连贝尔兰德斯的位置都没有锁定,如果使用逆光斗篷只是为了逃跑或者是躲藏,那对于陆锦添来说也算是一种“耻辱”了。

“以心为眼,可断灵魂。”看来零一还真的建议陆锦添可以用“第六感”或者是“自我防御机制”这样的属于潜意识的办法击败贝尔兰德斯。只是这样的东西虽然陆锦添颇有研究,可是如果不加以练习,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用出来。

“也只有在这样的绝境下,置死地于后生了。”不过在面对贝尔兰德斯的不断压迫之下,陆锦添倒觉得零一的想法还是有可能实现的。

“这个家伙也该出来了吧。”仔细算一算,似乎离贝尔兰德斯的动静消失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五六秒了,估计此刻这只阴险的毒蛇已经露出自己的獠牙,蓄势待发了。

陆锦添刚刚心念一转,身边便是风起雾动,在陆锦添的感知之中,贝尔兰德斯就像是一棵飞速下坠的流星,向他不顾一切的坠来。这一招,陆锦添可记得清清楚楚,这是当初卡西莫多用来对付他,并且还被贝尔兰德斯学过去重新对付卡西莫多的一招。这不过这一次贝尔兰德斯的来势更汹,等到陆锦添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可以感觉到贝尔兰德斯手上弯刀的刀气了。

这可真是没完没了的杀机……

虽然已经和轻语军团合并,但是在这么打的营地之中,如果不靠一点缘分还真的是很难相见。作为轻语军团的医生助理,弗兰克到现在还没有和陆锦添碰面。弗兰克显然也没有和其他玩家合作的打算,虽然看过几次积分榜上的排名

,但是弗兰克显然也有一套属于自己的生存哲学。明明知道就在这片偌大营地之中就有着两个积分榜排名前五的高手,可是弗兰克每天就是老老实实的完成自己的任务,然后在病房帐篷之中帮忙。弗兰克知道自己在正面战场上就属于被人三两刀就会砍死的角色,索性老老实实的当一个白衣天使。也不能说他的做法不对,至少比起那七个死的不能再死的家伙,弗兰克显然算是成功的。而且因为积极救人,弗兰克还被不少伤兵熟知,成为了医疗营地之中颇受欢迎的精灵。也正因为他的积极治病救人,还挽救了几个在历史上本该死去的精灵的生命,获得了殊为难得的历史推进度。

不过,在系统面前,可没有不参加战斗就能够顺利度过的游戏。所以就在弗兰克照例每天要出营地后门去倾倒药渣的时候,一团不知名的迷雾就把他给无情的吞噬了。

到现在,弗兰克也没有搞懂自己遇到的状况,误入迷雾之后,又被系统强行安排了一个任务,在他看来简直是比“喝凉水塞牙缝”还要倒霉的事情。

“任务名称:迷雾

等级:极星

任务描述:虚灵战场不只是有被还原的历史,还有各种因为法则扭曲产生的未知,如果能够度过这些未知,你能够获得空间给予的未知奖励

任务条件:你若恐惧未知,未知就会如你所愿变得可怕,你若坦然面对,那未知亦成坦途,用你能够使用的一切方法走出迷雾吧

任务时限:直到空间时间结束

任务基础奖励:在当前等级的基础上提升一级,获得一个属性值的增强,获得一件中阶空间特殊物品,未知物品*3

任务失败惩罚:死亡(不可复活)。”

就在弗兰克接到这个任务还感觉到有些纳闷的时候,他的面前的迷雾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看起来不太友好的身影,等到这个不太友好的身影走近的时候,弗兰克才发现,这是一个足有他两倍之高的,提着巨斧的牛头人。

“这下完蛋了!”当下,弗兰克额头上的冷汗就开始不断冒出来了,现在是二十五级的他在看到这只牛头人的时候,居然双腿开始控制不住的打起抖来。现在充斥在弗兰克脑海之中的就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

黑暗的迷雾森林里,两把原罪碰撞出霎那的火花,然后两个身影都向后猛退了好几步,才堪堪站定。

相比于贝尔兰德斯来说,陆锦添现在可是狼狈到了极点。背上的伤口因为不断的战斗和碰撞发力,到现在还在淌血,而小腹之上又多了一处很明显的伤口。最恐怖的是在陆锦添的左脸颊上也有一道皮肉绽开的伤口,伤口虽然不算长,但是很深,深到陆锦添的脸骨都能够感觉到森林之中流动的风。

“呼——呼——呼——”陆锦添的呼吸很粗重,他口中喘出的没一口气都和森林之中的雾气相结合,眼下他的状况看起来确实很糟糕。

之前贝尔兰德斯利用隐匿给陆锦添带来了腹部的伤口,而陆锦添使用夜之曲径却被贝尔兰德斯利用上帝视角完美防御。在黑皮鞋的帮助之下,虽然【命运一闪】无法起作用,但是上帝视角总能够帮

助贝尔兰德斯找到最佳的进攻时机和防御角度。

“说实话,你其实是有些长进的。”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贝尔兰德斯突然开口了,而陆锦添瞬间就听出来了,这不是黑皮鞋,是真正的贝尔兰德斯的声音。

“看来你也不是完全不清醒的。”陆锦添笑了笑,在他把贝尔兰德斯从镜子的另一头拉出的来的时候,就想过可能会有这样的一天。他已经花了十年又六个月琢磨清楚了,这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而是每个人为了更好更自由所做的争取。贝尔兰德斯是当初他和黑皮鞋之间妥协的产物,但是同样的贝尔兰德斯也是一个能够独立思考的人格,如果能够获得更多的自由,哪个独立的人格不会去追求呢。

“偶尔吧,不过现在这具身体可不是完全由我的意志来掌控的,而且我心里还挺期待和你一战的。”贝尔兰德斯语气的似乎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不过这句话到底有几分真假,也就是陆锦添和贝尔兰德斯心照不宣的秘密了。

“但是,你还是太弱了呀!”就在“弱”字出口的时候,贝尔兰德斯就瞬间爆发,用一种近乎于自毁一般的速度,冲向了站在原地的陆锦添。

“看来是没人押我胜利了。”陆锦添有些自嘲的微微一笑,眼神也由凌厉渐渐转变成了平静,就像是在毫无遗憾的慷慨赴死一样,“那我可就更不能输给你们看了。”

被碰撞多次的银色弯刀再次浮现出淡淡紫色,但是这一次,陆锦添的反击终于是真正到来了。

“用耳去听,用心去斩;以心为眼,可断灵魂。”就在陆锦添缓慢的念出这十六个字的时候,贝尔兰德斯的刀尖,已经欺到了陆锦添身边。

“铛!”在贝尔兰德斯有些惊讶的表情之中,原本避无可避的陆锦添,却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出刀,并且用刀尖抵住了他的刀尖。

“放心吧,你输了。”陆锦添的语气轻描淡写,但是贝尔兰德斯却已经听出了杀机无限。

……

就在与陆锦添相隔一个营地的弗兰克那里,原本就很巨大的牛头人在弗兰克不断逃跑的过程之中也像是吹气球一样的越变越大,到现在已经变成足足有十米高了。

在月光的照耀之下,牛头人的阴影已经完全覆盖了弗兰克逃跑的前路,而他手上不断落下的斧子也让弗兰克几次就要被劈的粉身碎骨。

不过现在,弗兰克真的是避无可避了,因为他这一次又一脚绊倒在了一条突起树根的旁边。

面对面目狰狞,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更大的牛头人,弗兰克只感觉自己的心脏正在延缓跳动,他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有一种被冻僵了的感觉。

“横、横竖也是死,至少让、让我把武器掏出来。”看着已经高悬在头顶之上的利斧,弗兰克一边结巴着自言自语,一边拿出了自己的诗集。

也就是在弗兰克拿出诗集的一刻,在他眼前十米高的牛头人突然在他惊讶的眼神之中开始不断缩小,然后渐渐变成了当初出现在弗兰克眼前的模样。

“难道?!”弗兰克一边犹豫着,一边也开始吹响了自己反击的号角。

今夜的故事,终于在这一刻开始了不同的转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