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一百六十二章:银月

之前突袭的时候,提托他们完全是凭借着出乎意料和混乱把这片营地之中的精灵给击溃的。所以他们根本没有意料到巴洛克会是一个拥有力场的四阶强者,偏偏这个力场还克制了他们大部分的战斗力。

也许在战场上,敌人突然使用的某种能力会让您感到无比惊讶,不过你的敌人却不会给你留下任何惊讶的时间。

在用自己的力场防御了瑟琳娜的法术之后,巴洛克的法袍袖口之中很快滑出来一块不规则额的红色宝石,紧接着,他的口中就开始吟唱起陆锦添完全听不懂的咒语,而他的双手也开始做出各种手势,似乎是在配合咒语发动某个法术。

“不好!”等到提托从巴洛克释放祛魔力场的惊讶之中反应过来的时候,巴洛克的手势和口中的音节也完成到了最后一步。

“巴洛克炎魔之手!”炽热的火焰从巴洛克的右手喷射而出,形成一片巨大的扇形火焰,瞬间将它身前站着的的科纳斯完全“淹没”。

站在巴洛克身后的陆锦添的表情在火焰的照射下显得非常微妙,这个法术的威力显然足够让人惊讶。但是更让陆锦添惊讶的是巴洛克的施法手段,站在巴洛克身后的陆锦添可是看的一清二楚,除了咒语和手势之外,巴洛克施放这个法术的时候似乎还使用了一个介质。如果陆锦添没有猜错的话,巴洛克是通过盈动四周和身体内的奥术能量,激活了他手中的介质,使得庞大能量变成了这样一个法术。这是陆锦添从未看过的一种法术施放方式,结合之前击杀卡西莫多之后获得奖励方式的变更,陆锦添感觉这也有可能和系统即将进行的大改动有关系。

普通人也许可以从某个细节推测一件事情的三步,但是聪明人却可以从一点点的蛛丝马迹推测到某件事情的大体脉络。奖励获取方式的改动,还有最近战斗中对于属性要求的越发突出,加上现在巴洛克特殊的施法方式,陆锦添感觉这一次的改动有可能是一次翻天覆地的全面变化。说不定会打破旧有的游戏规则,建立起全新的秩序和战斗方式。也许,对于一个正常游戏来说,这样的事情似乎不太可能发生,但对于洛克希德玛这个地方,所有的游戏方式和模式都只是一种表达方式,隐藏在这些东西之下的真实,才是陆锦添最在意的事情。

“走!”这一次提托终于明白他们三人要是再不走的话,很有可能就会彻底被巴洛克留在这里。而且科纳斯还直接被巴洛克的火焰击中,就连他手上的盾牌都已经被火焰融化,他们现在根本没有抵挡巴洛克法术的能力。

“想走?”陆锦添看到已经萌生退意的提托三人,手上再度掏出来一条有些古怪的树根。

“我们想走你还留不住,下一次再见的时候你可就不会有这样的好运了。”提托看到了陆锦添手上的小动作,而他的手中已经悄然把某块残破的晶体给完全捏碎了。没有等陆锦添有所动作,提托三人的身影忽然像是信号不太稳定的电视荧幕画面一样,开始不断的扭曲虚化,然后在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空、空间系的法术?!”巴洛克有些吃惊的看着提托他们消失的地方。先前见到了陆锦添回溯时间,现

在又看到提托他们使用空间系能力逃脱,不由的让这位四阶的大奥术师感觉到有些匪夷所思。

“只是一些小道具罢了,这并非我们本身的能力。”看到提托他们消失,陆锦添也只好再度收回手中的树根,他也相信他们还会有再会的时候,而且不会相隔太久。

“这一次还是要多谢你的帮助了。既然敌人已经离开了,我想是时候着手清除他们身上的禁锢了。”虽然巴洛克脸上露出了疲倦的神色,但他还是走到了地上躺着的那几个精灵身边,开始找寻他们身上的禁制。

“那我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到您的吗?”陆锦添走到巴洛克身旁,脸上也带着某种关切的神色。巴洛克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他和这些精灵的关系,可是陆锦添却已经看出来一些端倪。如果这些只是寻常的精灵,恐怕巴洛克根本不会冒着这样明显的陷阱前来拯救他们。或者说这些精灵里面有一个巴洛克不得不救下的人,从他刚才的言语之中,反复提到了这群精灵,陆锦添看得出来,巴洛克这些精灵之中的一个或者全部有着非常的关心。有了这样的推测,陆锦添便从中嗅到了利益的味道。如果只是一群精灵,陆锦添是绝对不会冒着生命风险去搭救的和帮忙的,但是这里面如果有关键人物的话,陆锦添可不介意做些什么,增加他们之间的联系,顺便增强巴洛克对他的好感。

“这样话,你来……”熊熊燃烧的火堆旁,两个身影就这样开始不顾环境的开始忙碌了起来。

……

当清晨的阳光再度照耀整片亚伯拉罕森林的时候,这片历经的战火的空间也已经来到了第八天。

在更早一些的时候,陆锦添破天荒的收到了这几天完全沉寂的系统发来的公告,公告的内容也很简单,就是告诉幸存者们,他们已经只剩下三十个人和六天的时间了。这样的公告在陆锦添看来根本没有任何的必要,如果真的只是公告字面上的意思的话,那系统没必要发出这样一条公告,而且者也不太符合系统平时的作风。

“事出反常必有妖。”陆锦添拿着一根已经烧焦了一半的木柴,拨弄着已经燃烧城灰烬的篝火堆,心中却开始琢磨这次系统公告的用意。

“拉法姆。”巴洛克的声音适时响起,让陆锦添放下了手中的木柴,看着这位逐渐走向他的大奥术师。

“抱歉让你来守夜,只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我们还是有必要好好谈一谈。”巴洛克把身上披着的毛毯随手扑在地上,然后不顾形象的一屁股坐在了毛毯之上。虽然陆锦添昨天帮了这位大奥术师不少忙,单手巴洛克显然没有这么轻易就完全相信陆锦添说的话。何况,陆锦添还是第一个被巴洛克发现的,他的突然出现比提托他们更加充满疑点。

“我明白您的意思,我的出现也许是有些突然,不过我愿意把这一切解释给您听。”陆锦添微微一笑,如果巴洛克不让他解释,反而会让陆锦添觉得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得到过信任。

“正如您所见,整个军团只有我一个人来到的来这里,当然新叶军团和轻语军团都还没有被击溃,我们只是困守在破法者高地上。”在巴洛克的点头示意下

,陆锦添稍稍整理了一下思绪,然后开始了他的发言。

……

“也就是说,你算是一个‘逃兵’了。”当巴洛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陆锦添的脸上居然出现了罕见的羞愧表情。当陆锦添决定摘下自己的面具的时候,他就已经获得更多的心理上的自由。虽然现在他的脸上也带着一张面具,但是他可以随时换上无数的面具,应付任何的情况。带上两张面具演戏永远不如带一张面具来的自如。

“很抱歉我离开了新叶军团。因为我感觉到自己快要进阶了,所以决定独自一个人离开军团,开始自己的试炼。我已经给队长他们留信了,我不是一个闷声逃跑的‘逃兵’。”陆锦添这个时候表现绝对会然所有熟悉他的人大跌眼镜,现在的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战斗天赋不错,但是不谙世事的少年。

“不、不、不,你不必和我道歉,你是说你离开了新叶军团,那你们的军团长……”说道这里,巴洛克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好像一时间想不起这个名字了一样。

“萨缪尔森军团长是个非常不错的指挥官,本来我是想要亲自和他申请这件事的,可惜他太忙碌。”陆锦添非常顺势的接上了巴洛克的话,从刚才一系列的动作的和话语来看,巴洛克也是一只人老成精的狐狸。

“萨缪尔森的脾气我的倒是清楚几分,既然他没有阻止你离开,那他就是同意你的申请了。那你也不必太过自责,不过你是怎么想到来这里的?”陆锦添的出身这一关似乎就这样轻描淡写的被带过去了,紧接着巴洛克便抛出来最核心的问题,陆锦添出现在这里的问题。如果陆锦添真的有什么鬼的话,在这个问题上倒是不太好回答。不过这个问题,反倒是陆锦添比较好解释的一个问题,他就是因为怀疑才来到这里探查的,所以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听你这么一说,看得出来你倒是一个颇有心思的斥候。如果单单留在新叶军团,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有些屈才了?”等到陆锦添把一长串解释说完的时候,巴洛克的眉梢倒是不自觉的开始舒缓起来。一般情况下,这是人表现放松时下意识的动作,看起来巴洛克这一次应该差不多相信陆锦添了。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斥候,能够在新叶军团战斗已经很不错了。”陆锦添再度“腼腆”的笑了起来,这让巴洛克的眉梢再度上翘了几分。

“不必谦虚,我倒觉得你这么年轻的二阶职业者非常难得。你就不想要到更好的军团里去锻炼一番?”陆锦添没想到巴洛克看起来还真的起了爱才之心,只可惜这个世界很快就要崩塌,陆锦添肯定等不到那一天。

“我想你一定听说过银月法师团的名字。”巴洛克见到陆锦添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于是又开始接着往下说。

“你是说精灵族最强大的银月法师团吗?!”陆锦添这个时候表现的就像是一个憧憬着将军位置的小兵一样。

“没错,我想如果我推荐你加入银月军团的话,你是否会答应呢?”不得不说,这样的话就算是假话也会让人心动。即便是陆锦添,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瞬间也产生了恍惚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