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一百七十四章:终极

陆锦添实在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他现在所能够体会的感觉。

有无数的东西像汇集成一股“水流”一样,毫无阻碍的穿过了陆锦添现在所能够感觉到的自己的身体,然后又像是一股“水流”一样流了出去。但是要说有什么变化,那就是陆锦添感觉到“水流”经过自己的身体的时候,好像有什么东西留在自己的身体之中。

“这是在偷取外部已经重塑世界的数据,重新创造一个全新的角色。”这个时候,零一的声音终于再度响起。听得出来,之前的引导让零一费了很大的精力,以至于现在陆锦添听到零一的声音之中还带着些许的疲惫。

“我们这样离开那个空间,其实算是一种偷渡。一般情况下,这样的偷渡并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只要通过“空窗”离开,我们依旧可以回到原本的角色之中。”知道陆锦添有可能不理解自己的意思,知道可以离开后门通道之后,零一索性也开始和陆锦添详细的介绍起这其中的奥秘。

“但是这一次并非如此。整个世界进行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和更新,玩家的角色有可能被系统保护在了某处,有可能进行重塑。而没有回到主世界的我们,自然就不会再有原本的角色了。”听到零一的解释之后,陆锦添也终于明白了这股“水流”的作用了。

“那重塑的角色会和系统创造的角色会有什么区别?”随后陆锦添的脑海之中就浮现出了某种期待,如果说系统创造的角色属于一般的正常的话,那作为一个偷渡之后重塑的角色,他的角色应该会和一般的角色产生区别。

“会。”零一停顿了一下,然后才接着说,“但是我并不确定这样的变化是好是坏。”

“事实上我的意思是,现在的我依旧只是系统之下的一个存在,我不能够做出超越我能力范围的事情。我不是先知,我不是上帝,我甚至连牧羊人都算不上。”零一的语气是那样的平静,但是陆锦添已经听出了潜藏在这份平静之下的波动。

在陆锦添创造这个人格的时候,零一就缺失了很重要的东西。感性价值衡量对于一个完整的人类来说有可能是帮助,也有可能是累赘,但是它确实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是失去了感性的人格,不代表无法接受各种情感,无法产生各种感觉。零一当然不是机器,他当然也会产生自己的感觉,可是当这些感觉无法正常表达的时候,他很有可能就会崩溃。

“其实,你已经做的足够多了。”陆锦添不知道此刻应该用什么样的话来安慰零一。陆锦添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对于零一的关注实在不多,平常自己似乎也真的是把零一当成自己唯一的退路了。

“使用能力,其实就像是吸食毒*品,能力越强,成瘾性也越强。如果有一天你突然失去这样的能力,你将会发现自己一无是处。”陆锦添不记得自己在儿时阅读的那一本书上看到这段话,但是这段话一只都存在与他的脑海之中。现在反过头来想一想,自己之前是否太过于依赖零一,导致了零一积累了太多的压力。

这一次零一也许释放了自己某些压力,但是如果日后他积累的更多的压力无法得到有效的释放,那么

他是否会最终崩溃呢?

陆锦添安静的思考着,他的意识海也变得安静,黑暗的空间再度恢复到了绝对的寂静,只剩下那如水流一样的数据流在不断的波动再波动。

……

就在陆锦添开始重新找回自己的道路的时候,处在各自单独空间的玩家们也终于收敛起第一次看到这次系统更新的喜悦,开始重新认真审视起眼前的说明。在洛克希德玛,获得任何东西都是建立在强大实力的基础之上的,包括他们刚刚得知的终极的秘密。

而让所有玩家感到喜悦和兴奋的,也正是这一次披露出来的终极的秘密。其他的更新在终极之密面前都变得不值一提。

“十二.有关于‘新世界大门’任务的取消和‘终极一’的开启

1.经过此次洛克希德玛世界的整体更新,原先玩家在洛克希德玛世界获得的任何未完成任务,包括世界任务‘新世界大门’以及‘地底反攻’任务都已经全部取消。

2.‘终极一’提前开启,玩家将可以通过穿越地下城进入深渊和地狱位面交界区域——血战深渊。每次每个玩家通过此方法进入深渊后可以获得深渊石板,在深渊第666层,可凭借深渊石板寻找到深渊之门,深渊之门将是离开游戏的大门之一。每次每个玩家通过此方法进入死寂地狱后可获得地狱之火,在地狱隐藏的第十层,可凭借地狱之火寻找到地狱之瞳,地狱之瞳将是离开游戏的大门之一。

3.拥有深渊是本和地狱之火的玩家离开深渊或地狱时,此两样物品消失。玩家每次只能选择一条道路,并且每次只能获得一个道具。玩家在深渊或地狱死亡后必然掉落这两样物品。深渊之门和地狱之瞳只能凭借这两样物品开启,此物品无法交易、丢弃、摧毁、分解、合成。

4.深渊至635层前皆可以构筑传送阵传送,由于深渊636层之下空间不稳定性,无法使用大范围传送法术。此外深渊每层的层数越大,面积将获相应的缩小,详细情况请查看更新说明之中有关深渊部分的介绍。

5.当超过百分五十的玩家达到传奇境界后,天空之塔将开启,通关天空之塔一百层将获得一次开启天国之门的机会,天国之门也将是离开游戏的大门之一。

6.当超过百分二十五的玩家超过传说境界后,星界之中将开启三十三层的外层位面,达到第三十三层外层位面混沌初生之轮回海后,玩家将有可能通过此处离开游戏。

7.以上是对‘新世界大门’任务和‘终极一’的详细解答。有关于洛克希德玛终极的后续,将会在游戏进行中适时披露。”

以前陆锦添也曾猜想过有关于“新世界大门”任务奖励之中“终极”的秘密,原先陆锦添还以为洛克希德玛丁集团既然让玩家们进入了这个世界,就不会轻易的放他们离开。但是没有想到这一次更新之后,系统居然很大方的道出了“终极一”的内容。虽然说事出反常必有妖,可是在面对能够回去的机会面前,玩家们显然不会在意这其中究竟有什么样的秘密和端倪了。

只是真的有这么容易离开吗?

冷画心再度看到这几条关

于“终极一”的解释,她当然是带着任务来到这个游戏的,不过很多事情显然她也不了解。而当她和其他有疑问的玩家看向洛克希德玛这庞大壮丽的世界的时候,眼神的深处都闪过一丝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的异样光芒。

……

“零一……”陆锦添的声音猛然划破黑暗,就像是突然在黑暗之中点燃的一根火柴一样,就连他自己也感觉一愣。

“抱歉。是我之前失态了。”零一的声音再度恢复了之前如坚冰般的冷静。

“我们必须想个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而逃避显然是无法解决任何问题的。”陆锦添显然用这段不短的时间想了很多东西,解铃还需系铃人,零一这个人格由他创造,那么出了问题自然也应该由他来亲自解决。

“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吧?”见到零一再度陷入了沉默,陆锦添不由的再度低声开口询问。在这个问题上,零一的态度似乎很是消极,或者说是逃避。

“我只是一个因为游戏才出现的不完整人格,所以我更清楚,等到离开的时候,我的命运究竟如何。既然终点站并没有我,那这些问题也不能够算是必须解决的问题吧。”在这一刻,零一冷静的话语,简直让每一个字都带有讽刺的意味。

“放屁!”就在局面似乎开始变得尴尬而冰冷的时候,贝尔兰德斯坚定的声音忽然第一次在陆锦添进入这条通道后响起。

“并非所有人都希望拥有特殊的能力,尤其是这种能力的代价是伤害自己的精神和人格。也许以前的时候,陆锦添这个家伙并不能够正确的面对他所拥有的能力。但是现在,我并不认为他是一个滥用完能力就撒手不负责任的人。每当这个家伙创造出任何一个人格的时候,他都必然会比这个人格先承受一份痛苦。创造人格的能力不是一项魔术,更不是一项随便的能力,当他决定创造人格的时候,必然也希望自己创造出的全新人格能够体会他所能够体会的世间万物。而我们……”贝尔兰德斯说到这里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像是在平复自己的情绪。

“我们这些所谓的副人格,也有自己选择的权利,而这个家伙也给了我们选择的权利。所以我们为什么不尝试着用另一种的视角去观察世界,就像是我选择了反抗之后,虽然失败了但是我并没有因此感觉到消极。因为帮助陆锦添这个家伙过的更好,其实也就是让我们自己变得更好。到现在你还认为自己是单独的,将要被抛弃的个体吗?我不得不说你愚蠢,因为自从我们诞生开始就和他是密不可分的整体了,没有人会被留下,也没有人会提前离开。”贝尔兰德斯说完自己想说的之后,就再度消失在了陆锦添的意识海中。

虽然陆锦添不知道贝尔兰德斯这个家伙为什么今天要帮他说话。但是很显然,他这两段话说完,比陆锦添的解释要有用的许多。至少这一次零一总算不再是逃避,而他所说的话也让陆锦添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

“我想,我会尝试着去多理解正常的情感。至于这个问题的爆发,我也不能够确定时间,但至少短期之内不会再出问题。”

“余下的,等到我们彻底离开这里再说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