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一百七十八章:各自的道路

其实说道深渊和地狱相交集的地方,虽然只是模糊的说是血战平原是不准确的。至少系统给出的解释不够完整,或者说系统是故意忽略了什么。

相比于深渊已知的666层来说,九层的死寂地狱听上去似乎是有些小,但是一个位面的大小当然不是看层数来决定的,死寂地狱的第一层——焦土地狱就至少相当于深渊的三十层大小,甚至还有可能更多。毕竟根据系统给出的历史,死寂地狱一开始其实是全部古神和地狱之主路夕法·阿斯摩蒂尔斯签署的一个协议后,进而改造形成的地方。死寂地狱被古神用神力施放了改变空间、改变重力、多维边界等多个用于改变空间的神术,现在的死寂地狱其实可以说是天界古神的造物。

而根据这个协议,古神们帮助地狱之主改造了死寂地狱,地狱的魔鬼们就要帮助古神将无穷无尽的的恶魔地挡在主位面之外。系统只不过是“挥一挥手”,就把当初还牢牢站在一起的死寂地狱和无尽深渊变成了一对死对头。

说了这么多,其实真正要说的还是陆锦添发现血战平原其实是泛指深渊一到三层直接和死寂地狱第一层接壤的这一大块区域。也就是说其实只要是进入了深渊的前三层,就百分比可以离开深渊前往死寂地狱。还有一点就是血战平原虽然作为死寂地狱和无尽深渊的战场,但是其中还是有不少地方像是中立国一样,并没有被这样的战争冲垮,反而是因为战争获利,变得蒸蒸日上和越发的充满活力起来。

黑血镇就是其中很典型的一个例子。位于深渊第二层的黑血镇,其实和一般的冒险者小镇差不多,当然安保措施绝对是主位面那些冒险者小镇的数十倍。黑血镇一开始的建立者一共有三位,一位据说是传说境界的血衣法师;一位至少是半只脚跨入传奇境界的邪灵术士;还有一位是当初在第一次神战,很明确弑过神的潜行者。强大的实力是确保安全的一半,有这样三位强者保护黑血镇,无论是谁都会掂量掂量打这个地方主意的后果。

很多从第一层下来的血战佣兵,或者冒险家,甚至于投机倒把的位面商人都是这个小镇的常客。在血战平原第一层地下城最大的出口附近,有一座名为“死心堡”小镇,那里是一切深渊或者是地狱冒险的起点站,而黑血镇则是这次冒险的中转站和最后补给站。因为血战平原的第三层做生意,并不如在前两次层这么容易,所以黑血镇是冒险者们在深渊里最后一个相对安全的舒适港湾了。

在彻彻底底的把系统给出的,有关于血战平原三层全部资料一字不落的过了一遍之后,陆锦添这才稍作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边从自己坐着的坟坑之中站了起来。

虽然理论上来说,在深渊或者死寂地狱这样的地方根本不需要坟墓和陵园,但是陆锦添眼前确实就真真切切的出现了一个陵园。陆锦添当然对这个地方有着不少的好奇,可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去黑血镇里碰碰运气,看一看能不能搞到一个任务把经验池先开启了再说。

就在陆锦添毫不费力的爬出了浅浅的坟坑,准备迈开步子朝着黑血镇的方向出发之时,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苍老又沙哑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用指甲在挠门一样渗人。

“一级的小

家伙,这在深渊可真是不多见。”

……

“你已获得物品【一束玫瑰】。”

当老岳和弗兰克一人手里接过一束玫瑰花的时候,其实他们是拒绝的。任谁在给一马车的带刺玫瑰剪过刺,并且双手被扎成筛子的之后,都肯定会对玫瑰花产生心理阴影。

“今天的第二个任务。”弗兰克倒是老老实实的捧着玫瑰花,然后顺手点开了自己今天要做的下一个任务。

“下一个任务就可以开启好友和邮件系统了,趁早完成了这个任务,我们赶紧联系一下其他人。”迎着初秋温暖的阳光,老岳和弗兰克一边带着笑意,一边朝着西风城的另一条街道走去。

不单单是老岳和弗兰克,洛克希德玛的原住民发现,在一夜之间,似乎大陆的各处都出现了或男或女的好心青年,他们不计报酬,一心只想干好事,不到几天的时间就已经完全融入了洛克希德玛居民的生活之中。也许,有的玩家意识到了,也许大部分玩家还没有意识到,其实系统那排这些任务的用意并非是简单的帮助玩家开启剩余的系统,帮助玩家开启经验池这么简单。同时也是在让玩家们用更合适的身份参与的洛克希德玛的历史之中,这样做比一开始玩家们直接凭空出现在洛克希德玛无疑要好上许多。而玩家在繁琐的任务之中,其实也在慢慢的建立一种“洛克希德玛世界”的处世观,这样的引导,使得现在的洛克希德玛才真正的像一个玩家和原住民正常交互的世界。

耐辛瓦瑞大陆北方,一望无际的冰原上已经开始吹起凛冽的寒风,寒风一路向南,最终被斯堪的纳维亚大雪山阻挡在了拥冬城·赫尔基森堡前。赫尔基森堡并不在海文帝国的版图之内,事实上北方四镇都只隶属于一个势力,那就是冰雪女神在主位面的教会——大雪山神庙。

整个大雪山神庙和当初洛克希德玛平行位面上大雪山神庙毫无联系,无论是实力还是势力都不可同日而语。而且这也是玩家们目前为止能够在耐辛瓦瑞看到的唯一一个古神*的教会。只不这个教会现阶段似乎并不打算发展信徒,这也有可能和系统接下来的大动作有关系。因为在这次2.0版本古神降临的更新说明的最后,系统清楚的说明了,在所有玩家降临一周之后,这个版本才会被彻底的激活。到时候有关于信仰、教会、公会等等一系列和古神扯上关系的内容才会一并更新。所以当下,虽然每一个降临在赫尔基森堡的玩家,在路过大雪山神庙的时候都会憧憬的抬起头看着华丽的神庙入口,但是他们也清楚的知道当前没人能够加入这个地位超然的势力。

不过今天,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玩家踏足的大雪山神庙的白色阶梯之下,一个女性的身影已经在此驻足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没人理解她到底在大雪山神庙的门口等待着什么,一直紧闭的神庙大门也没有为她敞开的意思。洛克希德玛的居民也许还会因为驻足略显好奇,但是玩家在看到这个身影的时候不是报以冷笑,就是直接无视。

不是没有玩家异想天开的尝试过踏上大雪山神庙的阶梯,但是接下来他们就受到了来自女神的惩罚。全属性减半外加一次强力驱逐的效果,简直让当时所有看热闹的玩家们都被吓得心惊胆战。从此之后,大雪山神庙

的阶梯前就变得正常和安静了许多,所以在看到又一个玩家似乎有想要尝试着踏上大雪山神庙的阶梯,其他人都很不以为然,只不过又是一个不知道死活的玩家罢了,虽然她是个女人,也不会有什么例外。

……

但是这一切,无论是玩家心里看笑话的心思,或者是嘴角上挂着的冷笑,都和冷画心毫无关系。

冷画心低着自己的头,看着自己任务面板上的最后一个任务。虽然上一个版本她确实是属于大雪山神庙的神职人员,但是这一次再度让她加入大雪山神庙的时候,她却罕见的有些犹豫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种按部就班的方式产生了一种厌倦的心思。虽然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当初进入这个游戏时的任务,可每当她想到任务的时候,总又回想起当初那个不愿意按部就班,毫不犹豫的和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势力决裂的身影,自己是否在内心深处也羡慕过他的勇气呢。自己的恨意,是否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自己的懦弱转嫁到了他的身上呢。

“即便是要按照这样的路走,这一次我也要选择自己的走法。”冷画心重新抬起自己高傲的头,毫不犹豫的踩在了大雪山神庙的第一个台阶之上。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直到冷画心已经走完了一半台阶的时候,所有路过大雪山神庙门口的玩家都停下了自己的脚步,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冷画心一步一步朝着大雪山神庙的大门走去。

而且随着冷画心一步一步往上走,大雪山神庙原本紧闭的大门也开始缓缓的打开。有的玩家看着冷画心的动作,也试图走上大雪山神庙的阶梯,结果被毫不留情的扫到了阶梯之下。最终也只有冷画心一个人,走到了大雪山神庙的门口,面对着黑洞洞的大门,冷画心只是给所有在神庙门前留下了一个看起来触不可及的背影,然后毫不犹豫的跨入了所有人都感到好奇的神庙内部。

“砰!”大门关闭,九千米的高空上忽然刮过一阵风,吹散了赫尔基森堡上空所有的云。

“系统通告:玩家‘冷画心’成为第一个达成开启经验池条件的玩家,获得特殊奖励一份。”

“系统公告:教会系统正式开启,职业者公会系统正式开启,玩家可随时进行查看。”

通告一出,世界哗然,就在大部分人还在忙着做任务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开启了经验池,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原本看起来还很悠闲的玩家们才回过神来,这是个游戏世界,实力和等级才是决定一切的钥匙。于是,整个洛克希德玛世界的玩家在“冷画心”这个名字刺激之下,都不由对自己眼前的任务拿出的更多的干劲。

而在另外一个位面,当陆锦添在系统频道之中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他脸色的表情也有些惊讶,但是并没有其他玩家听到消息时的错愕。然后,他就再度拿起了自己手中的锄头,朝着眼前已经被刨去一层的土坑一锄头砸了下去。

“这一次好像有了。”陆锦添看着自己身旁站着的干瘦老者,嘴角忽然露出了一个羞涩的微笑。

“那就动手吧。”老者的声音响起,正是之前那个叫住陆锦添的那个像是挠门一般声音的主人。

陆锦添,似乎从这位古怪老者的手中接到了某个任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