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零一章:誓言

火借风势,风助火势。没等陆锦添冲进山林多远,白色的烟雾就已经在山林之间弥漫开来了。山火蔓延的极快,陆锦添越是前进,四周的温度就变得越高,不多时陆锦添就看到了零星的火焰了。

“该死的!”

陆锦添此刻已经管不上不断出现的异常状态提示了,尽管面前是逐渐逼近的火海,他也毫不犹豫的一头扎了进去。

“这个疯子。”

穆赫稍稍来晚了一步,只看到陆锦添钻进火海之中的一个背影。面对眼前就像是荒兽一般恐怖的火焰之海,穆赫无奈的摇了摇头,右手一挥便给自己附加上了一层次级元素伤害防护,这才跟随着陆锦添的脚步,一同走进了火焰之中。

就在穆赫离开原地大概十几秒之后,一道淡蓝色的传送门忽然在已经被大火包围的森林空地中出现,安东尼奥和修文同时从传送门的另一头跨出。修文的脸色极度惨白,看着周围的山火,眼神近乎绝望。

与陆锦添不相同的是,一直待在山洞里的修文并没有听到爆炸声,之后还是安东尼奥通过异常的能量波动才发觉出现的问题。等到修文发现情况可能不对的时候,距离爆炸已经过去七八分钟了。为了挽救蒂凡尼的性命,修文也也只能再一次拜托安东尼奥出手。

而安东尼奥的存在,也正是卡西欧整个计划之中没有考虑到的变数之一。

没有安东尼奥的存在,在这样一场山火面前,修文和陆锦添他们硬闯的下场就是死路一条。不但救不出蒂凡尼等人,还很有可能把自己搭进去。

至于卡西欧另一个没有考虑到的变数,就是陆锦添对于蒂凡尼的态度。

卡西欧的目的只是想要借助山火阻挡陆锦添的救人的脚步,让他产生一种挫败感。因为在卡西欧的印象之中,陆锦添对于生命的态度比他还要更加的漠视。更何况自己想要杀死的只是原住民,也就是一堆数据罢了。他没有想到陆锦添会为了这样一堆数据甘愿搭上自己的性命,虽然玩家们现在其实也只不过是一堆数据罢了。

结果,安东尼奥出手了,陆锦添和穆赫也冲进了火场之中。卡西欧的计划彻底的偏离了轨道,也产生了他所没有想到的结果。

……

也许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体会到在绝望之中迎来希望的感觉,但是奎托斯显然不在此列,而且他在短短的三天之内就体验到了两回这样的感觉。更让他感觉到命运莫测的是,这两次在绝望之中出现的希望,都和一个人有关系。这个给他们在绝境带来希望之光的人,此刻正躺在他身旁的一张病床之上。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打进洁白的病房时,穆赫也恰好推开了病房的木门。

与昨天相同,奎托斯已经已经睁开了眼睛,此刻正在给自己削一个苹果。阿奎罗似乎是刚刚被他的推门声音吵醒,试图睁开他模糊的双眼,分清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初冬清晨的阳光让人大部分人都感觉到了温暖,只是某些尚在沉睡之中的人暂时没法体会这美好的感觉。

这个人当然不是陆锦添,此刻他正有些颓废的靠在病床后面的白墙上,双眼找不到焦点,显得涣散而飘忽。那个尚在沉睡之中,无法体会到冬日温暖的人,自然就是陆锦添现在所想的那个人。

“蒂凡尼……”

失神的陆锦添口中再度呢喃起这个名字,仿佛带着无限的愧疚。

就在爆炸产生半个小时之后,陆锦添等人终于是成功在火海之中找到了蒂凡尼三人。当时他们三个的情况真的已经离死亡不过咫尺之遥了,蒂凡尼和奎托斯几乎直面了爆照产生的冲击。好在蒂凡尼虽然还带着伤,但是对于危险的感知还在。若不是最后她拉着奎托斯避开爆炸的最中心,奎托斯说不定当时就有可能横死当场。只是蒂凡尼当时的情况也并不好,本就带着伤的她在遭受了爆炸的剧烈冲击之后,直接被掀飞了出去。最终撞在一块巨大的山石之上,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现场所受到伤害最小的反而是阿奎罗,他当时走在队伍的最后面,在连锁的爆炸陷阱触发的时候,被震荡波和爆炸震晕了过去。等到山火完全蔓延开了的时候,他才悠悠转醒,叫醒了奎托斯,并且找到了几乎摔成一滩烂泥的蒂凡尼,将她背了出来。

如果不是安东尼奥也在,并且用法术保护了蒂凡尼,她很有可能撑不到回到艾舍基斯要塞。

如果不是蒂凡尼的身体内外有一股特殊的力量吊着她最后一口气,她很有可能都撑不到安东尼奥到来。

如果不是修文的请求,现在的蒂凡尼也不会躺在他老师的法师塔之中,接受来自安东尼奥的治疗。

可即便是有这么多的如果,蒂凡尼的情况依旧不容乐观,甚至可以说是几乎没有什么活下来的可能。

穆赫看着安静的靠在床头,沐浴在阳光之下的陆锦添,却无法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丝毫的温暖和平静。隐藏在这个男人瘦弱身体之中的,是无尽的怒火和毁灭的暴戾。穆赫知道,卡西利亚斯已经登上了陆锦添的必杀名单,那个家伙的生命,已经开始倒计时了。

……

大魔导师,法师之中最容易进阶的传奇职业,但也是最难琢磨出自己道路的职业。

法师进入了传奇之后,摆在面前的不再是一本本魔法书,一个个符文,而是一整片魔法世界。元素、奥术、符文所有的一切都包含在其中,而大魔导师就掌握这进入这片神秘殿堂的大门钥匙,这也是大魔导师成为传奇职业的原因。

成为大魔导师就相当于站在整个魔法世界之中,可是魔法世界如此深奥神秘,想要在其中走出一条完整的道路来绝非易事。

当穆赫和陆锦添跨入马尔扎克的法师塔之后,就充分的感觉到了这位大魔导师是有多么的强大,他在魔法世界的道路之中又走看有多远多深。

大魔导师马尔扎克,整个艾舍基斯要塞最强大的法师,也是艾舍基斯要塞内第一的强者。同时,他更是安东尼奥和修文的老师,如果不是因为这一层关系,蒂凡尼和陆锦添他们现在根本不可能有机会进入这座神秘的法师塔。

在医院之中躺了五天之后,陆锦添第一次离开自己的病床,和穆赫一同踏入了蒂凡尼的病房。

简单的桌椅,放满了各种书籍的书架,极度朴素干净的房间,这就是蒂凡尼的病房,也是安东尼奥的卧室。

在法术灵光的包裹之下,蒂凡尼显得颇为安详,只是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了五天。现在的蒂凡尼就像一个活死人一样,除了呼吸能够证明她还活着之外,她和死人已经没有太大的差别了。

“她还是这样吗?”陆锦添走到站在床边的安东尼奥身边,眼中一瞬间闪过太多的感情,却被他立刻收敛了起来。

“很有可能会永远变成这样。”安东尼奥的声音之中

也显露出些微的疲倦,这几天他查阅了法师塔之内大部分的书籍,却还是没有找到方法让蒂凡尼苏醒过来。

“是吗?”陆锦添的声音很平静,可他的脑海之中却闪过了某些片段。

就是眼前这个女子,在那样一个平淡的夜晚闯入了他的生活。自己从救下她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无法摆脱和她的联系了。那三天的时间,陆锦添彻底了解了一个倔强女孩成为杀手的经过,也曾直面了她柔软的内心。

第二次相遇,就是在夜神的虚拟神国之中,那时的蒂凡尼已经完全成长了起来,成为一名更加强大的潜行者。但是陆锦添依旧看到了她没有改变的内心,从她匕首柄上缠绕的布条上看到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人生之路,陆锦添不想干涉,但是他不想因为自己而让蒂凡尼的人生而停滞不前。

“她身上的传奇力量加上我的治疗,其实已经把她的身体修复了。只是她的灵魂,或者说是意识受到了重创,必须用某种方法唤醒才行。”安东尼奥一边介绍着蒂凡尼的病情,一边却不住的看向陆锦添。在他的感知之中,陆锦添现在的状态实在平静内敛的有些可怕。

“灵魂之泪。”陆锦添忽然说出了四个字,让安东尼奥的眉头不由一挑。

“看来你也知道精灵一族的圣物,如果能够拿到灵魂之泪的话,应该就能够唤醒她的灵魂了。”安东尼奥无奈的笑了笑,虽然知道灵魂之泪强大,可是它同样也很难获得。

“只是灵魂之泪这种东西二十年一产,如今距离灵魂之泪上一次产出已经过去十八年了,恐怕还存在于世上的灵魂之泪已经所剩无几了。”从安东尼奥的介绍之中,陆锦添得知了如今的灵魂之泪已经和当初产生的规则发生了很大的不同。这应该也有为了防止陆锦添这样近乎作弊的角色,从灵魂之泪上牟利的原因。

“而且除了灵魂之泪外,还有其他的东西能够起到唤醒意识的作用,比如凡纳露西亚三叶草。”安东尼奥并不清楚陆锦添和风行王庭精灵的关系,所以他其实并没有把灵魂之泪考虑在内。

“凡纳露西亚三叶草只存在于凡纳露西亚群岛,那里算是一个不小的秘境,最近也正好是它开启的日子。”安东尼奥见到陆锦添并没有太大反应,接着自顾自的说到,“这是一个只针对传奇之下职业者开启的秘境,只要稍微有些能力的职业者都会在进阶传奇之前去一次这个地方。”

陆锦添听完安东尼奥的话之后,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如果他想要的话,应该还是能够拿到一滴灵魂之泪的。只是,这样做是否会让盖亚迁怒于风行王庭的诸位,却是陆锦添不敢保证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木门忽然被人轻轻的推了开来,修文郑重的走到了陆锦添的身边,轻声的说出了一个消息。一个陆锦添让修文调查,修文也无比乐意调查的消息。

“发现卡西欧的踪迹了,他似乎通过传送阵去了图灵顿,似乎要出海的样子。”

“我明白了。”

陆锦添点了点头,刚才他还犹豫是否要再回一次风行王庭,通过非正常的手段获得灵魂之泪。但是修文刚才的一番话彻底让他下定了决心,他不单单是要救活蒂凡尼,更要亲手击杀伤害了她的那条毒蛇。只有这样,才是陆锦添真正想要的救赎。

“我会杀了那个家伙,然后把凡纳露西亚三叶草带回来的,我说到做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