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一十二章:三重门

当陆锦添推开第二扇门之后,还有很多人还在黑暗的石道之中不断苦苦的挣扎着。就像是某种预言一样,陆锦添之前说过的一句话,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人内心的想法无法压抑,越是极力阻止的恐惧,越是会在无人的时候猛然爆发。黑暗成为了你的心房,你站在空旷的黑暗里,面对的将会是你内心所幻想的怪物。”

先前陆锦添无惧黑暗的举动似乎彻底惹火的黑暗测试的主人。于是在陆锦添离开之后,原本平静的其他人所在的石道之中顿生异变。

黑暗的潮水毫不犹豫将所有人吞没,紧接着每个人都出现在了和陆锦添进入的宫殿相同的宫殿之中。只是他们并不像陆锦添一样幸运,他们的宫殿之中不单单是有三个宝箱和一扇铁门,还有一只怪物,一只因为他们内心对黑暗的恐惧而化身出来的怪物。越是在黑暗之中恐惧奔溃的人,所面对的黑暗怪物便是越高大恐怖。于此相反的是,像是“骷髅”的那两位,还有“毒蛇”卡西欧,以及跟随他们身后进入了黑铁之门的娇小黑色身影,眼前出现的黑暗化身的怪物,不过只是寻常的史莱姆、哥布林之流。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像陆锦添一样,拥有一段难忘的黑暗经历,而且能够强大到控制下意识里恐惧情感的流露。所以大部分冒险者需要面对的怪物都强大到,如同他们在黑暗之中表现出的绝望那样让人感觉到绝望。而这仅仅是第一扇门,谁也不知道第二扇门之后有什么,通过第二扇门之后,是否还会有第三扇、第四扇、第五扇门。近半数的冒险者也就这样留在了这座空旷的大厅之中,随着破碎成的数据的宫殿,变成了历史的尘埃。

穆赫重重的跌坐在一共有八十一阶阶梯上,他眼前的黑暗巨兽在空气之中慢慢腐化为了黑色的烟尘和碎片。他吃力的喘着粗气,眼神却越发的明亮光彩,嘴角洋溢的笑容也越发的掩饰不住了。

“这才算是有点意思。”穆赫打了一个响指,脑海之中回响起某种旋律,开始自顾自的摇头晃脑起来。

“真不知道你这样惫懒的家伙怎么会交上陆锦添这样的朋友。”穆赫轻轻地拍打着自己的脸庞,表情有些古怪,眼神之中也散发出一种偏执而古怪的疯狂。

如果有人现在看到穆赫的样子,一定会觉得这个家伙可能有神经病。只有知道他底细的家伙才知道,这个家伙确实是神经病,而和他一起的年轻人更是病的不轻。只是,平时穆赫脑海里的家伙极少出现,大半情况下都是不问世事的模样。但是只要这个家伙出现,那么一定会见到血,或者是和人不计后果的打上一场才行。而在第三科的档案之中,穆赫的外号就被称为“双子”,另一个穆赫的名字则被命名为“阿加雷斯”,是排在七十二柱魔神之中第二的名字。

“只要能够让我痛痛快快见到死亡和鲜血,那这个游戏也不算是无趣了。”穆赫,或者说是阿加雷斯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根造型简单的,就像是一根没长好的树枝一般的木棍。只是木棍上端雕刻着三条盘旋在一起的毒蛇,毒蛇血口张开,同时咬住了一颗血

红色的珠子。就是这样一根达到神话级别的法杖,居然就这样被阿加雷斯随手当成看拐杖来使用。

“走了。”阿加雷斯拍了拍自己屁股上的灰尘,一把拉开了王座背后的黑色大门,一如之前陆锦添所做的那样。

……

黑色大门之后当然不再是重复的石道和黑暗,但是这一次的麻烦看起来以往的更加简单一些。

出现在陆锦添面前的,是一面面至少有三米高的镜子,虽然不如陆锦添意识海之中那一扇巨大的落地镜,但是数量上绝对能够算得上是蔚为壮观。

不过,要单单只是镜子也就罢了,这些镜子之中还站着一个个躲在黑色斗篷之后的人影,这些人影模模糊糊,看得不够真切,却总让人有一种它再盯着你的诡异感觉。

陆锦添自然不会被几面镜子吓退,等到他走到两面镜子之前的时候,从两面镜子之中共同传来了一个声音。

“出口就在镜子之中,每次你都会面对两面一模一样的镜子,你只能选择一面问一个问题。两面镜子里会有一人说真话,会有一人说假话,只要你累计三次选错了镜子,镜子之中的人不再会回答你的任何问题。”

“这里的镜子一共有三百六十五面,祝你好运。”

在黑斗篷说完话之后,所有的镜子都像是被微风吹过的湖面一样,全都微微晃动起来。原本光滑的镜面之上出现了一道道不停息的涟漪,以镜面中心为原点。不断的向四周扩散出去。

“一个逻辑学问题,还是我最喜欢的那个简单问题。”陆锦添没有急于走进镜子构建的世界,他就这样看着涟漪之后的黑色斗篷人,就像是在对着老朋友说话一般,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当初的我喜欢各种悖论,因为我想要反驳我所在的这个世界,我不想面对自己所处的环境。”尽管镜子里的人无动于衷,但是陆锦添看起来依旧自得其乐。

“就像是‘忒修斯之船悖论’说的那样。那么现在的我还是没有进入这个世界的我吗?那么现在的我和十年之前的我还是一个我吗?我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我?”陆锦添喃喃自语的声音越来越小,也许他的第一个问题是“忒修斯之船悖论”,但到后来他显然是在询问自己的内心。

“看来也许只有我走完这一整条路,才能够得到答案了。”陆锦添脸上的迷惘一扫而空,面对这眼前的两面镜子,他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真的道路是在说真话的人的镜子里吗?”陆锦添看着镜子里的黑斗篷,仿佛在看着自己。

而在黑斗篷给出了陆锦添想要的答案之后,陆锦添微微一笑,瞬间跨入了另外一面镜子之中。镜面的涟漪微微摇晃,似乎给人一种镜中的黑斗篷正在点头的错觉,也许他真的在点头,可惜再没人能够看到。

……

陆锦添就像是这座宫殿关卡的设计者一样,自由的在一面面镜子之中穿行着。镜子里的黑色斗篷准确无误的给出陆锦添想要的答案,陆锦添甚至可以说闭着眼睛都能够在这座镜宫之中来去自如。

十分

钟之后,当陆锦添再度穿过一面泛着涟漪的镜子,眼前就只剩下一面很古旧镜子。镜高和陆锦添等身,外围一圈已经掉了颜色的暗红木质边框。镜子平静的就像是镜子,镜中也还站着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那人的脸隐藏在黑暗之中,依旧是一片黑暗,让人看不清楚他的模样。

“这就是最后一面镜子了。”没有等到陆锦添率先开口,镜中之人倒是先和陆锦添打了一声招呼。

“你终于来了。”镜中人的声音虚无缥缈,更像是空气之中偶然飘过的一缕烟,听的不够真切。

“我来早了?还是来晚了?还是我根本就不应该来这里。”陆锦添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黑斗篷,就像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样。

“你来的时间就是最好的时间,没有早晚,也无论好坏。”虽然看不到黑斗篷的样子,当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总感觉他的脸上带着某种微笑。

“你不要误解什么。你所遭遇的这并非是一种胁迫,或者说是强制的手段。”黑斗篷的语气平缓,听起来平易近人,却又给人依旧隔着什么东西的感觉,“事实上,我并没有承认你,你所做的一切也还远远不够。你当前的身份,也就只是一个部分系统所选择的代理人而已。”

“也就是说,等到我完成羊皮卷上所说的东西,我才算是获得了所谓的‘资格’是吗?”陆锦添听到黑斗篷的这种说法,并没有生出任何的不快,他心中其实居然理解黑斗篷的某些说法。

“希望你接下来的旅途顺利,我想我们会有再见的机会的。”黑斗篷并没有直接回答陆锦添的问题,而是在点了点头之后,在镜面之中逐渐变淡,消失在了陆锦添的眼前。至于这块镜子,在黑斗篷消失了之后,逐渐印出了陆锦添的现在的模样。

“会的吧。”陆锦添低声轻语了一句,稍稍弯腰一跨进了眼前这扇镜子之中。

镜子之后的出现的场面,既在陆锦添的意料之中,又在陆锦添的意料之外。

一间被白色灯光充斥的干净房间,房间之中的空地上摆着三个金属制成的箱子。整个房间没有窗户,只有一扇散发着银色金属光泽的大门微微掩着,门后似乎散发着某种神秘的亮光。

这个房间陆锦添无比熟悉,正是当初自己在亚当孤儿院第四区时所住的房间。只是这个原本让陆锦添熟悉到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房间,如今却也给了陆锦添一种虚幻的距离感。这并非是心理作用,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感觉,这是他的意识告诉的他的答案。

“第三重门,你又想要说明什么呢?”陆锦添随手翻开了一个金属箱子,眉头一挑,脸上的表情稍稍有些诧异,但是很快就把箱子之中的东西收入了自己的背包里。

白色的灯光逐渐拉长了陆锦添的影子,直到陆锦添站在了厚重的散发着银色金属光泽的大门前,陆锦添修长的身体已经完全遮挡住了影子。

没有什么感叹,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言语,陆锦添拉开本就没有关上的大门,彻底被门外的光亮所淹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