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一十五章:腥红之月

信风旅馆的生意向来还不错,只是街对面的荒原之家时常会抢不少生意过去。其实也不算是抢生意,只不过是有些冒险者随意的选择,但是少赚一个人的前总让人不太舒服。

可是就在刚才,信风旅馆的服务生亲眼看到一个长相绝美去、气质冰冷,就算是耀金和秘银城加在一起,可能都找不出一两个的女子走进对面的旅馆的时候,他就无比缺陷,这两天信风旅馆的生意一定会抢掉一大半。只是那女子实在太美,让人很难生出什么怨恨的情绪,服务生也只是嘟囔了几句,就接着投入了自己的工作了。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和陆锦添没什么关系了,在美丽女子走进对面旅店之前,他就已经离开了窗前,转而拿出了一张看起来很是老旧的羊皮地图。巨大的地图铺满了半张床,这是陆锦添在解决本次任务的前置小任务的时候,系统奖励给他的好东西。从地图边缘的痕迹来看,这地图似乎只是被切割下来的一小份,但是对于陆锦添来说已经很足够了,恐怕在耀金城也再难找到如此详细的有关于骸骨荒原的地图了。

“阿拉德山口,耀金城……”陆锦添沿着地图一路找寻,终于在地图的右下角找到了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

“一路向前是地蜥盆地,那附近有一座猎杀之神的祭坛。”随着手指的前进,陆锦添的视线一路向西北而去。

黄沙之海,白色坟墓,受刑者营地……

陆锦添已经绕着地图看了一大圈,发现了无数邪神的神殿和祭坛,却唯独没有看到任务之中所说的“腥红之月神殿”。

而当陆锦添仔细的看完一圈地图,即将收回自己视线的时候,却发现在地图的右下角处,似乎有一段已经被磨损的几乎有些看不清楚的小字。

“流干鲜血,浇灌新月;死亡献祭,腥红降临……”

“……遵从你心中的渴望,腥红之月带你前行。”

陆锦添不断默念着眼前看到的几个字,眼前似乎出现了一片血红的颜色,他的自语越发的低沉,语速也越发的加快。

“该死的!”

忽然之间,陆锦添像是从一场噩梦之中醒来一般,整个人猛然一抖,然后虚弱的一屁股坐在了床边。他的额头上已经在不自觉的渗出了汗水,结合他苍白的脸庞和略带慌张的表情来看,极度像是毒瘾发作的样子。只是陆锦添清楚,这个腥红之月恐怕真的和毒品差不多了,仅仅是几句简单的话语,就差一点让陆锦添的精神失守了。

“就连【薇薇安的馈赠】也没有抵挡住这玩意的效果吗?”陆锦添有些后怕的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汗水,点开了自己的行动日志。果不其然,在行动日志最上面的一条之中确实是他和一条控制类法术的判定。

【你遭受到了“古神低语·腥红之月祷文”的魅惑,你的魅力属性过低,“恶之意志”效果发动失败,你遭受到了来自腥红之月的‘控制’。】

【由于某种原因,你已摆脱此次控制。】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已经掌握了代码级的能力,说不定自己要么可能成为腥红之月的祭品,要么就是成为他的狂热信徒了。陆锦添心中在后怕之

余,也朝着某人暗骂不已。这样的手笔,肯定是出自于黑斗篷,他也清楚这肯定无法控制陆锦添,不过只是狠狠恶心了陆锦添一把而已。

只是,就在陆锦添以为这一切结束的时候,他突然看见自己右手的手腕处忽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印记。印记在陆锦添的注视下不断的加深,等到完全显形的时候,陆锦添才发现这是一个由两轮充满神秘纹路的红色弯月相交形成的图案。而这也不用多说,必然是因为刚才陆锦添念出来的几句祷文才产生的异变。

【你已获得进入腥红之月神殿的通行证。】

好在系统消息并没有再告诉他一个坏消息,陆锦添虽然感觉现在的自己像是抽过血一般虚弱。但是能够获得通行证的话,对于他接下来的行动必然有不小的益处。虽然尚未得知神殿所在的位置,但也并非没有办法得到消息。

“看来还是要去一趟秘银城。”陆锦添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着手腕上的印记,陷入了沉思。

……

一月末的夜晚还是残留着些许的寒意,特别是在高山之上,即便是微风拂过,也会不由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随着夕阳将最后一丝余晖也拖入西方的地平线之下,一轮细如柳眉一般的下弦月缓缓升上了天空。也就在弯月初升之后,原本沉寂黑暗的秘银城却突然爆发出了璀璨光芒和阵阵喧嚣。白天已经结束,现在是属于秘银城的狂欢之夜。

耀金城连接秘银城的悬空桥长约百米,能够同时容得下六辆马车并驾齐驱。只是从上往下看去,漆黑一片的山口犹如深不见底的深渊一般,让人心头发寒。而且这座桥梁之上不过只是用数十个石墩加上几条看起来并不粗的铁链,稍稍做了些许看起来可有可无的防护,这不由更让走在桥边的陆锦添稍稍往桥里多靠了一些。

“真是恶趣味的家伙。”陆锦添不由的吐槽了一句当初修建这两座城市的人。虽然这家伙选址的眼光颇为毒辣,但是定下的诸多规矩和独特的建筑风格,却是让人难以摸着头脑。

好在陆锦添此时已经走过了整座悬空桥,流光溢彩、纸醉金迷的秘银城就在眼前。一想到自己手中的印记,还有那诡异恐怖的祷文,陆锦添心中默念了一个地址,然后很快就钻入了人流之中,消失在了秘银城的入口处。

相比于遵守规矩和充满着秩序的耀金城,秘银城之中能够获得很多突破禁忌的欢愉,以及鲜为人知的秘密。秘银城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个让人放纵欢愉的地方,实际上,你要想见识真正的秘银城,还必须通过一桥之隔的耀金城之中的某些门路。耀金城之中的很多势力一直都盯着秘银城这样一块巨大的蛋糕,只是长久以来的规矩让他们无法光明正大的涉足这一领域。但是这并不代表耀金城的大佬们没有任何想法和办法。

“掮客”和“看门人”就算是两座城市之间相连通的特殊桥梁,把耀金城恶冒险者引向更深一层的秘银城。

掮客负责介绍地下黑市和各种特别的禁忌店铺给冒险者,而看门人则是是做情报调查和高端货物交易生意的中间人。信风旅馆之中就有这样的看门人和掮客,陆锦添就是信风旅馆里

的看门人获得了有关于秘银城之中一个情报贩子的位置。

拉斐尔典当行,位于麻雀街的入口处,在往里走就是秘银城最著名的赌场一条街。可以说这样一家典当行开设的位置确实恰到好处,既能解决那些赌徒的“燃眉之急”,也能解决自己的“生存所需”。但是拉斐尔典当行可不单单是靠着明面上的典当生意赚钱的,这家典当行更多的资金来源,是来自于他们的独特的情报生意。

“你知道我们拉斐尔的规矩吗?”

“希望你在得到你需要的答案之前,准备好足够的典当物,否则……”

当陆锦添被拉斐尔典当行的工作人员指引到一间很平常的小屋之中的时候,他发现在小屋唯一的桌子之前,已经坐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绿皮肤地精了。

地精对陆锦添露出了很和善的笑容。只不过陆锦添相信,要是他在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没能够付出相应的报酬的话,这张笑容代表的意味很有可能就是“死亡”了。

“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有关于‘腥红之月神殿’的情报?”陆锦添很镇定的坐在地精面前的椅子上,好在他这两个月打劫到了不少的好东西,应该足够支付自己这一次提问所需要的报酬了。

“‘腥红之月’可是骸骨荒原上的禁忌,看来你也是一个不简单的年轻人。”地精耸了耸自己绿色的小鼻子,语气谦和文雅的就像是一个学者。

“很少有人知道其中的奥秘,不过我们最近确实获得有关于‘腥红之月神殿’的情报。这座神殿向来在骸骨荒原上行踪不定,但是每次只要它一出现,必然会引发一场‘腥红之祸’,荒原上必然会死人无数。”

“这一次,这座神殿很有可能就会在下个月新月升起的某一个日子重洗降临在荒原上。”

怪不得地图上会没有“腥红之月神殿”的位置,原来这座神殿根本就没有固定位置。

“那我该如何找到它?”陆锦添接着提问。

“你不需要去刻意寻找它,因为只有获得通行证的人才能够进入那里,在神殿降临的那一天,每一个持有通行证的人都会走到神殿门口。”

地精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几乎把陆锦添想要询问的所有问题都回答了一遍。

十分钟之后,当陆锦添从背包里陆续掏出三四样东西之后,地精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边说着“欢迎下次再来”,一边目送陆锦添走出了房间。

就在陆锦添走出了房间之后,地精的眼神之中闪烁着某些异样的光芒,显然若有所思。

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再度走进来一个身影,还没等地精开口,来人便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哪里能够搞到‘腥红血印’?”

腥红血印就是前往腥红之月神殿的通行证,很显然来人对于“腥红之月神殿”已经了解了不少。

“那你来的算是正好,我恰好就知道一个拥有‘腥红血印’的家伙,刚刚从这个房间离开了。”

地精微微一笑,就像当初面对陆锦添一样和善。连续两个人都想要进入“腥红之月神殿”,这一下荒原之中该有不少意思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