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一十七章:血祸·结伴

陆锦添从来没有觉得看到太阳升起是这样让人感觉到喜悦的一件事情。

从离开凡纳露西亚之后,一路上他所遭遇的事情,包括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在告诉一个道理。不管你现在多强大,除非你已经成为超脱游戏的存在,否则始终都会有比你更为强大的人存在。也许代码级确实很强大,只是现在陆锦添的等级还不足以发挥他全部的实力。就像是一辆轿车装上了跑车的发动机,可是其他整体零件却跟不上,那也跑不出跑车的速度。

在见识了温斯顿一拳直接把一只十五级的魔狼脑袋砸碎了之后,陆锦添又开始庆幸自己昨天提供地图上的祷文还有作用,不然自己的脑袋一定会比眼前这只魔狼更早开花。

事实证明,要是没有万全的准备,就单单凭借那几句不连贯的祷文,都足以让一个传奇强者完蛋。

昨夜没等温斯顿念完腥红之月祷言,他就已经变得有些不正常了,如果不是因为有【阿玛斯的无上意志】在庇护他,陆锦添相信荒原之上很快就要多出一个传奇级别的腥红之月的狂热信徒。

一想到这里,陆锦添又开始有些隐隐的担忧起来,如果说不单单只是他一个人掌握了这样获得“腥红血印”的方法。那么荒原之上现在肯定有很多意志检定已经失败的家伙了,说不定那个地精所说的“腥红之祸”早已经开始了。

“小子,你怎么会惹上昨天那两个家伙的?”

虽然使用了神话药剂,但是腥红之月祷言的冲击还是太大了一些,一整个晚上温斯顿都显得有些萎靡不振。直到早上准备出发的时候,温斯顿的脸色才看起来好了一些。而在昨晚的约定之中,只要陆锦添成功帮温斯顿获得了“腥红血印”,陆锦添就可以跟着他直到腥红之月的开启为止。

“这就说来话长了。”陆锦添尴尬的笑了笑,说起来他这也算是无妄之灾了。不过,温斯顿要是想听的话,他倒是可以长话短说,拿这个故事在路上解解闷什么的。

……

就在陆锦添大概把自己的故事叙述完一遍之后,走在陆锦添前头的温斯顿顿时就笑了起来。紧接着,他那听起来有些欠揍的调侃话语就传到了陆锦添的耳朵里。

“好小子,连猎杀之神马拉的献祭你都敢打搅,真不知道说你是愚蠢还是天真。不过现在看来,你小子倒是幸运成分居多。”

“前辈你还是别调侃我了,我当时哪知道这些东西。”

虽然很想一脚踹在温斯顿的屁股上,但陆锦添的语气听起来既诚恳又尴尬,活脱脱就是一副被长辈教训的不好意思的后辈的模样。

听到陆锦添这样的回到,温斯顿不由的笑了起来,显然陆锦添的表现让他感到无比满意。只是,就在他笑完了之后,整个人的气忽然变得严肃起来,陆锦添瞬间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巨大压力扑面而来,额头和脖子上立刻就有如绿豆般大下的冷汗开始不停的向下滚落。

“你小子很合我的胃口,所以看在这个分上,我也愿意教你几句。”

滚滚而来的黄色风沙迅速席

卷了空旷的骸骨荒原,一块不规则的巨岩之下,陆锦添和温斯顿并排而坐。温斯顿一边嚼着卤制好的牛肉,一边搂着陆锦添的看起来瘦弱的肩膀,口中正滔滔不绝的说着什么东西。

“不要觉得自己拥有特别的能力或者过人的天赋,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按我这些年摸爬滚打的经验来说,就算你是高高在上的神祇,有时候也必须夹着尾巴做神。无论你多强大,总会有更高的山,或者更多的山出现在你面前。很多原本有可能名扬天下的冒险者都死在‘自大’两字上面了。”

“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仙子背地里在想一些什么玩意。要是你比我强,说不定在我刚才调侃你的时候,你早就一脚踢过来了。”

温斯顿瞥了一眼笑的尴尬的陆锦添,也就不再点破他心里的那些小心思,这一次倒是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陆锦添的肩膀。

“不要以为你吃过猪肉,见过猪跑,你就能够抓得住猪了。你见识了多少强者,并不意味着你在面对其他只比你强上一些,或者弱于你的家伙就能够低看人家一眼。阴沟翻船这样的事情,历史上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了,更何况是在大海里翻船。”

说到这里,温斯顿不由的短叹了一口气,放到口边的牛肉干,索性也丢在了一旁。

“其实我说这些,也只不过是慰藉自己罢了。这一次进入腥红之月神殿,我恐怕是凶多吉少、九死一生。当我消失之后,也许用不了多久,说不定半年或者一年之后,世界上就再也没人记得‘黑手温斯顿’这个家伙了吧。”

陆锦添这一次倒是真的从温斯顿口中听到了一丝无奈,即便是身如传奇,依旧会有自己力有未逮、无可奈何之处。反观前段时间的自己,似乎也是太过于放纵了一点。

“前辈……”

“你不用劝我,我知道这一次神殿之行对于我来说有多危险,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温斯顿大手一挥,用一种看开一切的语气打断了陆锦添刚刚蹦出两个字的一句话。

“前辈,我是想说,你的口水喷到我脸上了。”

“啥?!我喷口水到你脸上你还不乐意了?!”

“乐意!乐意!非常乐意!”

“这还差不多,我看你小子,确实是欠揍,早知道让那两个家伙先打你一顿再说。”

风沙越来越大,巨石背后的对话也变得越发的轻松随意,一些豪放的笑声响起,又迅速随着风沙刮向了远方。不管如何,陆锦添和温斯顿之间的关系在这样一场风沙里,似乎变得更密切了一些。

……

黑色的大剑迅速斩落,被一剑拍翻在地上的魔蝎瞬间溅飞出墨绿色的血液,一些血液落在地上,瞬间腐蚀出大小不一的陷坑。温斯顿的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叼了一根雪茄,面无表情的看着死后仍在不断**的魔蝎,脸上充满了不屑。魔蝎身体内的那些血液,对于温斯顿根本产生不了伤害,甚至在飞溅到温斯顿身旁几寸的地方,就已经蒸发的干干净净。

至于魔蝎身上剩下的那些血液,

并没有流入地下,而是很诡异的聚集在了一起。最后不断的压缩,变成了极为晶莹的一滴,飞到了半空中,落在了温斯顿右手腕的印记上,缓缓融入了其中。随着这样一滴血精融入印记之中,温斯顿手腕上的印记也变得越发深邃和鲜艳起来。

就在温斯顿轻松解决掉眼前根本算不上对手的魔蝎时,在他右前方大约三里的地方,陆锦添也在死死的盯住自己的猎物——一只白甲魔蜥。

魔蜥的种类可以分为很多,白甲魔蜥其实只是最为普通的一种。可是就算再怎么普通的物种,在时间的催化下,都会不断朝着更强大的方向进化,特别是在骸骨荒原这样的地方,进化的脚步稍稍慢上一些,就有可能成为荒原之上的一具无名骸骨。

白甲魔蜥正是成长到五年以上岩甲蜥蜴的一种进化,它们往往拥有更为坚韧和轻便的白色鳞甲,移动起来只比已经抵达超凡敏捷的陆锦添慢上一线。面对这样拥有不俗护甲和机动性的敌人,即便是陆锦添也不由的感觉到有些头痛。只是他并没有因此失去耐心,反而使自己变得更为冷静起来。

原罪寒光一闪,陆锦添整个人猛然前冲,直奔白甲魔蜥而去。

魔蜥虽然不是什么智慧生物,但是基本的战斗本能还是有的,没等到陆锦添近身,它就挥动着自己强而有力的尾巴,试利用一记横扫将陆锦添击退。只是这样迅速而有力的攻击,对于拥有代码级能力的陆锦添来说,早已经成为了分析好了的白甲魔蜥正常反应模式。所以没等到魔蜥的尾巴靠近。陆锦添就已经低低跃起,然后一把落在了魔蜥长满了坚韧鳞甲的背部。

原罪毫不费力的顺着魔蝎鳞甲间的缝隙插入了魔蜥的身体之中。

此刻陆锦添很庆幸自己遇到的是这样一个没有进化出任何魔法能力的蜥蜴,而且恰好自己的速度和反应速度都要比它快上一线。否则,这一次说不定他距离结束战斗还需要花上很久。

原罪迅速的在白甲魔蜥的鳞片缝隙之中游走,就像是一条行动极端迅速的黑色蜈蚣。陆锦添像是庖丁解牛一般将白甲蜥蜴的鳞片剥落一大块,然后在白甲魔蜥发狂之前,用力的将手中的匕首插进了魔蜥柔软的身体之中。

剩下的,就交给时间来解决吧。

等到温斯顿再看见陆锦添的时候,陆锦添正坐在白甲魔蜥流血而亡的尸体之上。他的手中,正把玩着一片已经有些泛着银色的鳞片,如果再给这头蜥蜴十到十五年的时间,说不定它的身上就全部变成这样银色的鳞片了。

“看来你小子也并非只有些花架子。”温斯顿微微一笑,眼中对于陆锦添的满意也越发多了起来。

“那是。”陆锦添咧嘴一笑,像是一朵已经开花但是长歪了的向日葵。

温斯顿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在了陆锦添的头上,低喝了一句“你小子”,却又在笑声之中没了下文。

黄沙吹过之后的天空分外清澈,夕阳远远的垂在西边极为平整的地平线上,陆锦添恶温斯顿的影子被不断拉长,再拉长,就像是两棵古柏,笔直而坚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