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一十九章:血祸·残声

没由来的大雾说起就起,当陆锦添感觉到有些不对的时候,眼前火堆的光线有开始变得有些模糊了几分。再一眨眼,就连坐在对面的温斯顿的身形都已经看不清楚了。

若是寻常情况之下起了大雾,陆锦添自然不会费心思去担心。可是,这里是骸骨荒原,一个埋葬了众多传奇,坠落过神灵神国的地方。事出反常即为妖,这样一场没由来的夜雾瞬间让陆锦添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左手迅速抽出了原罪。

“不用这么紧张,料想在这种情况下,那两个家伙也不敢乱动。”就在这个时候,温斯顿镇定的声音适时的传到了陆锦添耳中。陆锦添只看到身前的雾气一阵涌动,一个模糊如铁塔一般的高大身影缓缓逼近,就像是充满雾气的海面上忽然驶出来一艘万吨巨轮一样,给人带来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如果我料想的不错,这是神殿正式出现前的一次清场。”温斯顿的也罕见的在没有遭遇敌人的时候就把自己的宝贝大剑拿了出来,陆锦添料想他看起来虽然平静,实际上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对于未知的事物,人内心的第一反应或多或少都会有些紧张,强者也不例外。

“‘清场?’”陆锦添下意识的看了自己手腕上的印记一眼,似乎有些理解温斯顿的意思了。

“没有印记就代表着没有入场券,而腥红之月作为一个无需信仰之力依旧在伟大神力上站稳的古神,对于凡人的态度向来很微妙。”温斯顿说的这些东西都是资深冒险者口中口口相传的东西,是一般情况下很难得在书本中能够获得的知识。

“腥红之月不是一个邪神么?”陆锦添听到温斯顿形容腥红之月的时候,语气并没有那么害怕。反倒是向他自己所说的那个词语一样,有一些的“微妙”。

“看来你小子也被这个名字和之前那一套献祭仪式所迷惑了。”温斯顿不由的笑了笑,看向陆锦添的眼神仿佛就像是看着当年犯错误的自己,“像是这种不需要信仰即为古神的神灵,被称为‘天生神灵’,他们往往是依靠着对于某种自然力量的掌握而成神的。”

“像是四大元素之神,再比如橡树之父,黑夜女神等等。他们的神力是直接和这天地之间他们所掌握的自然元素所挂钩的,腥红之月所掌握的领域就是‘鲜血’,‘献祭’,还有‘新月’。”

“所以在新月出现的这一天,腥红之月的力量是最为强大的,强大到可以让她把自己的神殿投影强行降临在这片土地上。便于她从鲜血中汲取力量,以更快的苏醒。”

温斯顿的解释然陆锦添大开眼界。仔细一想,在他接触过薇薇安之后,潜意识里就这世界之中的神祇不怎么关心。想来是因为觉得这些家伙也不过是系统的造物而已,并没有任何的长处。但是时至今日,陆锦添才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就算神祇都是系统的走狗,就算自己和系统是合作关系,并不意味着你就是那

些看起来高高在上的神的对手了。若是因此小觑了神灵的力量,到头来死在他们手里那就真的够冤了。

“那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苍白的大雾遮挡了骸骨荒原上的一切,陆锦添只觉得此时自己寄身于虚无一片,若非脚踩大地,恐怕连空间感 都要丢失了。

“等吧。这场夜雾只不过是一切的开始,神殿肯定还未彻底降临,到时候必然还会有用到我们这些身负印记之人的地方。”

温斯顿让火堆燃烧的更加旺盛,稍稍驱逐了一些周围的雾气,使得他们所坐的这个几平米小圈子变得颇为清晰起来。看得出来,这个看起来凶悍的大汉是真的对于陆锦添颇为照顾,在看出了陆锦添心思之后,还善意的把本无必要如此燃烧的火堆点的更加旺盛。

而原本让人感觉的心悸的这样一场夜雾,却因为温斯顿这小小的举动,让陆锦添感觉到有些温暖了起来。

……

雾气弥漫到阿拉德山口前就停止了,事实上它每一次的出现都不会超过骸骨荒原的范围,就像是严格的遵守着某种约定一样。

“‘腥红之祸’开始了呀。”在秘银城的城门口,那座让陆锦添感觉到有些心虚的悬空桥之前,一个看起来不算太老的地精悄悄从自己马甲的口袋之中掏出了一副精致的小眼镜。

“你还是一副老样子。”就在地精将不急不缓眼镜戴着眼睛前的时候,从另一端的耀金城方向,走出来一个白发白胡白眉毛的老头,“我猜这一次你肯定按照你主的交易卖了不少情报给那些深入荒原的可怜冒险者。”

老头歪戴着带着一顶巫师尖帽,只是一步,就直接跨域了几百米的石桥,出现在了地精的身边。

“和以前一样,我只是做我该做的情报生意。”绿皮地精在戴上眼镜之前还只是那天晚上和陆锦添愉快“聊天”的情报员,可在戴上这副眼镜之后气势猛然一变,似乎已经有了不输身旁这位老者的实力。

“希望你这个绿皮没有越界。”就在这个时候,从耀金城的方向再度传来一个大嗓门的高亢声音。一个穿着普通铁匠工服的矮人拿着一柄闪闪发亮的银色锤子,正迈着他的“大步”朝着地精和老者所在的位置走去。

“该死的,雷耶斯你就不能带我一程吗?”还没等地精开口,矮人又一次扯起了他的大嗓门,然后把目标对准地精身旁的老者。

白胡子老者听到这话之后,便是朝着身旁的地精露出了一个无奈的微笑,然后再度一步跨出,瞬间出现在了矮人的身旁,然后一手提住矮人的衣领,又是只用了一步就返回了自己刚才站的位置。

“还是你们这些喜欢宅在家里捣鼓奇怪东西的法师潇洒,想去哪就去哪。”矮人把手中的秘银锤随手放到地上,自顾自地拍打起自己身上的灰尘,顺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两撇大胡子。

“你要是少说一些废话,说不定到

现在也能有雷耶斯百分之一的实力。”这个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顺着山风瞬间传到了矮人的耳中。只是面对这样的嘲讽,脾气火爆的矮人却是装作听而不闻的样子,甚至还开始潇洒的吹起口哨来。

“维多利亚,好久不见。”雷耶斯看到身后走来的黑甲女骑士,微微俯身表示了自己的敬意。作为耀金城和秘银城之中唯一的女性死亡骑士,这个女子在实力上隐隐都要超出他们三人一线,所以雷耶斯才会对她致以敬礼。

今日连接耀金城和秘银城之间的浮空桥极度罕见的没有看到任何行人,除了这四个在雾气停滞不前之后就出现在山间浮空桥上的人物之外,整座桥上的空空如也。谁也不会想到,这样四个看起来毫不相干的四个人居然会站在一起,还是因为这样一件特别的事情。因为谁也不会想到,这四个人都是代表着神灵的监察员。

“真不知道这一次荒原上又要死多少人。”女骑士站在距离深渊只有一线的位置,任由冰冷的山风吹过,她栗色的长发在空中飘动着,就像是降世的女神一般美丽。即便是一名死亡骑士,但是对于荒原之上即将发生的事情,她的内心还是会不由的感觉到一丝颤动。

“这就不是我们能够管理的事情了,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保护好这两座城市而已。”老法师雷耶斯特意扶正了自己的尖帽,表情显得很严肃。

“不过,我倒觉得这一次,肯定会有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发生。”不过到女骑士腰部高度的地精此时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然后还故作俏皮的打了一个响指。

“只要不碍到我,管它发生什么。”另一旁的矮人显然对于着荒原里时不时出现的雾气感到很不耐烦,如果不是听从上神的指示,他是觉得没可能耐着性子在这样的地方待上这么些年的。

“安静!”就在矮人想要再度打开自己的话匣子的时候,女骑士忽然一抬手示意其余人保持安静。

可怜矮人刚想开口,就被这样两个字吓得赶紧闭上了嘴巴,脸上的表情也是进退不得,一脸的尴尬和憋屈。

就在这个时候,在骸骨荒原的遥远的深处,半空中那座逐渐由虚幻变为现实的神殿所在的半空之中,忽然传出来一个类似于歌声一般的幽怨女声。

“流干鲜血,浇灌新月。

死亡献祭,腥红降临。

我有一朵玫瑰,愿以鲜血浇灌。

我有一轮新月,愿以鲜血浇灌。

随风逝去的东西永不再回,唯有鲜血凝结的印记永存

……

遵从你心中的渴望,腥红之月带你前行。”

天地之间仿佛就只剩下这样一个声音,即便是它已经结束,却依旧像是在你的耳畔不断回荡。

夜风如泣,一遍一遍的刮过山峰、溪水、大地,没人知道,浓雾里究竟有什么在发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