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二十三章:血祸·擂台

生锈的铁门被缓缓推开,陆锦添没有对这样一个暂时没有任何头绪的问题深究下去。因为少女说过等到他通过两次考验之后,就能够和她再见了,到时候应该能够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所以陆锦添也真的很平静的没有再去想这个问题。他面对的问题已经够多了,但大多都不是现在应该想的,他现在应该想到的,就是推开铁门之后会遇到的考验。

只不过,等到陆锦添推开了铁门之后,才发现自己好像把事情想的既简单又复杂了。

“好久不见了,夜魇。”

一个城堡的空旷楼顶上,一个身形瘦弱的年轻人正朝着自己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这在旁人怎么看都没什么问题的场景,在落到陆锦添的眼中的时候,迅速就化为了脑海之中的杀机和愤怒。

“莫凯德。”

陆锦添冰冷的声音之中,再也听不到任何的情感,除了那无尽的杀意。

莫凯德自己也没有想到,那个叫做“腥红之月”的神灵居然会搞这么一出。把人带进了神殿之后,直接就扔进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黑色小房间之中。不过在莫凯德拉开了房间的门之后,他似乎明白了那位神灵的意思了。

一块足够空旷的场地,两扇对立的门,这怎么看都像是一座擂台应有的样子。很显然这位腥红之月对于如此多拥有入场券的家伙很是不满,还想要通过这种内部挑选的方式把人数再压缩一些。

对于这样的擂台战,莫凯德只感觉到无限的满意,他觉得自己现在有些喜欢的这个尚未谋面的神灵了。因为当初在“贝尔兰德斯计划”之中,莫凯德就是最为臭名昭著的单挑之王。至于他为什么会臭名昭著,是面对他的敌人无法针对他的能力,无法针对他的能力就意味,他们无法真正伤害到自己。

莫凯德在觉醒者之中的外号叫做“死雾”,这自然适合他的能力有关系,他可以将自己的意识化为实体的雾气,对敌人进行干扰。而且他还可以雾化自己的身体,这就相当于,他的敌人击中的永远只是一团雾气。除了几个极少数S级元素和精神系,再加上几个特殊系觉醒者之外,莫凯德几乎可以说对任何的觉醒者都可以立于不败之地。而陆锦添,正好是后者,而非是前者,这就更让看到陆锦添的莫凯德感到开心了。

……

陆锦添的眼眸之中有着一团点燃的火焰,他和莫凯德之间是那种毫无和解可能的对立。这之中的故事用三言两语很难解释清楚,在当年也是一桩没有结果的悬案。

简单来说,就是陆锦添当初某个算作是朋友的人,在和莫凯德进行一场比试之后,被毫不留情的打倒了。这在觉醒者之中当然是很常见的事情,只是在这场比试之后一天,这位陆锦添的友人就死了。他死于自杀,不过十三岁,而且当时有好几个人看见了,其中也包括陆锦添。陆锦添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注意到,他的友人自杀之前,眼眸变成了灰雾一般的颜色。

正是从那个时候起,陆锦添便仍定这不是一次自杀,而是属于来自莫凯德的谋杀。

在陆锦添当时所处的环境之中,能够拥有一个可以说得上话朋友,

对于这样一位惨绿少年来说是一件无比难得的事情。可就是这样一个谈不上知心,但却能够说得上话的朋友,就这样死在了莫凯德手中,这如何让陆锦添的内心不埋下一颗怨恨的种子。

所以,这也是想要杀死陆锦添的那些人,为什么会让莫凯德出现在陆锦添面前的原因。

“看得出来,你挺恨我的。”

莫凯德瘦弱的身躯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被风吹倒一样,但是他的双眼之中却泛着异样的神采。月光把他和陆锦添的影子都拉的很长,陆锦添的影子像是一棵坚韧的竹子,而他的影子则更像是一团浮动的鬼影。

“其实在很早以前我就注意到你了,那时你还不是让所有人都惧怕的‘夜魇’,不过我的预感告诉我我们可能会在未来成为对手。”莫凯德的话语之中带着一种满足和自得。

“只是你可能太能够隐忍,或者心中有所逃避。所以为了让你更快的成长变强,我杀死了你身旁的那个家伙。”

“果不其然,你真的变强了。在你进入‘路西法’之后,我可以看出来你已经有足够强大的能力了。”

“这可惜,那时我被调走了,不然我们之间的胜负在那时就应该分出来了,你也不会成为让所有人的惧怕的‘夜魇’了。”

“‘夜魇’?对于其他人来说你确实夜魇,可对于你来说,我才是夜魇!”

莫凯德的眼神变得越发明亮,表情也变得越发狂热起来。在他的眼里,陆锦添是如此的可口,如此让人充满了杀戮的欲望。他当初杀死陆锦添那位友人,就是为了在陆锦添的心中埋下一个种子,产生一个可以撬动他冷静情绪,让他露出破绽的按钮。一想到这个按钮现在就在自己的手中,莫凯德的心中除了“痛快”二字,再也没有别的什么情绪了。

陆锦添没有打破莫凯德的自说自话,他只是缓缓抽出了自己腰间的匕首。然后看了一下自己视界某一角的某个倒计时的数据,毫无保留的彻底的爆发出了自己全身的杀意。

……

银色和淡绿色的匕首不断碰撞在一起,陆锦添猛然向前压去,手中匕首也跟着瞬间发力,一把将瘦弱的莫凯德推出去几米远。

“看来恨意没有让你获得更多的战斗力。”站在不远处的莫凯德的嘴角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然后很随意的将自己的手中的匕首抛起又接住。

“在你们看来我的胜利都是不择手段的,但是在我看来,能够评价胜利的只有胜利者,因为失败者已经死了。用的手段再光明正大,也不过是一个死人罢了。”银色的匕首是陆锦添的原罪,而淡绿色的匕首则是莫凯德的武器,一把带着锯齿血槽的,涂上了剧毒的短匕。

此时陆锦添的身上,已经有两道极浅,但是已经泛出不正常惨绿的伤口了。而另一端的莫凯德虽然依旧看起来迎风就倒,但是身上却没有任何一处伤口。只是对这一切,陆锦添都仿若未闻一般,一双明亮而充满寒意的眼睛依旧盯着莫凯德。

“很好,我很喜欢你这样的眼神。”莫凯德开心的吹了一个口哨,“只是有一点忘了告诉你了,我这匕首的上的毒药可

是会彻底破坏你角色的视神经的。除了某些极强大的力量之外,一旦失明可就无法逆转了。”

只是,在听到莫凯德的话之后,陆锦添却第一次翘起嘴角,用了一个非常不标准的微笑回应了莫凯德的威胁。下一刻,陆锦添的身影忽然瞬间消失在了莫凯德眼前。

虽然夜徒的技能列表之中没有【强隐身术】,但是有一个与之类似,但远远强过【强隐身术】的技能。

【暗夜影步】的效果其实非常弱,单单从它的限制来看,根本不值得陆锦添投入二十个技能点。第一级的【暗夜影步】只能够走出七步的距离就会现形,而且也只能够在夜晚的才能够使用。但是陆锦添却偏偏看到了它那文字描述之中,看到了这个技能的隐藏属性。

“铛!”淡绿的匕首猛然刺出,恰好卡出了原罪的进攻路线。只是没等到莫凯德回头追击,陆锦添的身影却又一次突然消失在了莫凯德眼前。

【暗夜影步】效果一——在七步走完之前,可以随时切出,随时切入。

【暗夜影步】效果二——这要不动,隐身效果无持续时间限制。

事实上,莫凯德此刻的心情只有讶异,却少有愤怒。因为在他了解之中的陆锦添是绝对不会用这样无耻的耍流氓一般的方法进行战斗的。一想到陆锦添在时光之中改变成这般模样,莫凯德就更忍不住充满了兴奋和愉悦。昔日的夜魇已经堕落了,而且又即将被自己所拉下神坛,所以莫凯德把手中的匕首握得更紧,然后缓缓向着自己走出来的那扇门所在的墙壁靠去。

莫凯德不知道陆锦添的这种能力是什么,但是只要他把背部紧紧的贴在了墙上,那陆锦添的攻击方向就会变得无比单一了。所以莫凯德知道,自己退向墙壁的这段路,将会是陆锦添最后的机会。他的目的就是逼着陆锦添被动接受这个机会,然后给自己创造杀死陆锦添的机会。

月光下的银刃再度闪过,陆锦添的身影极度精准的出现在距离莫凯德背后一步的地方,原罪毫不留情的朝着莫凯德的喉头滑去。

如果是一般人在这样极为迅速又凌烈的攻击面前,根本无法做出任何有效的抵抗。但是陆锦添的对手不是一般人,尽管原罪的锋刃已经接触到了莫凯德的咽喉,但是下一秒,原罪的攻击还是扎进了一团雾气之中。

莫凯德的头颅瞬间旋转一百八十度,整个人没有转过身,右手却像是没长骨头一样,瞬间向后一划,直指陆锦添的咽喉。

攻守顿时互换,陆锦添看着眼底的匕首越来越接近咽喉,眼神之中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害怕和恐惧。

时间再度前进,就在莫凯德以为自己即将杀死陆锦添的时候,陆锦添原本那随着惯性还没有止住去势的匕首突然变换了一个前进方向,一头狠狠扎进了莫凯德的右肩之中。而莫凯德那把带着剧毒的淡绿色匕首,此时正被陆锦添的两排牙齿死死的咬住。绿色映在洁白无暇的牙齿上,是那么让人感觉到错愕的一件事情。

下一刻,陆锦添再度行动,右脚猛然踹出,一脚踢在了惊讶失神的莫凯德的背部,将他像一条死狗一样狠狠踢了出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