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二十四章:血祸·胜负

陆锦添在月光下的身影是如此的孤单,他朝着莫凯德每走一步都给人带来一种无比揪心的摇摇欲坠之感。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无力的步伐落在旁人的眼中能够体现出来的只有“坚定”两个字。

而此时跌坐在冰冷石板的莫凯德却忽然想到了当年的很多事情,那时的陆锦添在战场上残忍而冷血,但是也无比爱惜自己的性命。他总是雷厉风行的杀死自己的敌人,每一次都是用一种正面碾压的姿态将他们踩在脚下。那时的陆锦添在莫凯德眼里只是一个让人无比畏惧的魔王,但也只是一个单纯的魔王,但此时此刻、身处此地的陆锦添在莫凯德的眼中则变成了一个彻底的“枭雄”,一个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去夺取胜利的“枭雄”人物。

“没想到冰冷如你也会做出改变。”莫凯德重重的咳嗽着,口中不断有血沫吐出来。陆锦添那一匕插得很深,如果再往上几分,估计能够直接割破莫凯特体内的气管和动脉。

“就是石头也会在时间的更迭之中发生某种奇特的改变,更何况是人。”陆锦添稳稳的站在了莫凯德的身前,瘦削的身体给人一种居高临下,挟泰山以超北海的气势。

“可是我没有从你的神情之中感受到任何的仇恨和愤怒,难道当年你的那位友人发生的事情不足以让你的内心产生某种动摇?”莫凯德死死盯住陆锦添,想要从陆锦添口中问出一个答案。

“不,我的内心的确对你充满了仇恨。但是当一个人了解到了更多道理、规则、生死和不可思议之后,他就会变的可控。”不知道为什么,陆锦添在这句话的最后说出了“可控”二字,可是莫凯德却没有听出这两个字的不同之处。

“我知道愤怒无法解决任何的问题,但是我又知道愤怒的可以产生足够多的力量。”

“所以我愤怒,并且把这些愤怒的力量转化为我前进的动力。”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一个不断尝试着向更高级进化的物种。但是人类不断进化,从原始一步一步走来,走向了科技的时代,但是最终发现极致科技的背后还是原始。再强大的科技也敌不过强大的原始,所以你以为你可以用愤怒将我击溃,但是你并不清楚我已经逐渐开始掌握‘愤怒’这股原始的力量了。”

陆锦添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极为锋利冰冷的刀子,让这片也许存在也许不存在,但是本质上并不存在的夜空多出了几分神秘的彻骨寒意。

莫凯德看着陆锦添,仿佛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年轻人一样。就算是陆锦添换了外貌,但是他的本质应该是不变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莫凯德在看着陆锦添深邃的黑色眼眸时,却莫名产生了一种这个男子已经和他不在一个等阶上的可怕错觉。

于是下一刻,原本还瘫坐在地上的莫凯德猛然暴起,再度挥动自己手中的匕首,刺向了陆锦添。只不过这一次,他是以闭着眼睛为开始进行这一切。而陆锦添在看到莫凯德闭上眼睛的时候,眼底也闪过一

丝十分冷冽的光芒。无论他之前说了多少,都无法改变他和莫凯德之间的敌对关系,他想要说着话的原因其实是因为从现在开始,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人能够懂他了。

……

两道挥舞极快的匕首在空中不断的碰撞,匕首的主人甚至不需要考虑自己应该如何出匕,他们只是按照自己的本能在不断做出攻击和格挡。

陆锦添依旧没有倒下,但是他的七窍之中,已经有四窍开始流血了。

莫凯德罕见的没有嘲讽陆锦添,因为此刻的他已经不再是他,而是他身体之中的另一个人了。

面对陆锦添的【瞬影步】,莫凯德只是极快的扭动了自己的上半身,然后惯性带出自己的匕首,朝着自己的身体后方划去。

在面对莫凯德的反击时,陆锦添只是做了一个下腰的动作,然后整个人顺带着向后翻去,并且在这过程之中又狠狠的给了莫凯德一脚。

“虽然很不想要承认,但是不得不说即便是过去了这么久,单论战斗本能,你还是比我要强大。”莫凯德缓缓擦去嘴角溢出的一丝血液,依旧让人感觉弱不经风的身体,却偏偏让人感觉他就像是一只被狠狠豺狼撕咬了一口的雄狮,孤高而决绝。

“在诚实这一方面上,你比莫凯德要强多了,莫德凯撒。”陆锦添没有试图擦去自己鼻孔和眼睛之中流出的暗红血液,他就像是一只高傲的孤狼,缓缓跻身于黑暗之中。

从整体上来看,此刻的陆锦添的情况已经不单单算是不乐观,而是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他的视界边缘第一出现了闪红的状况,这意味着陆锦添此时的生命值以及不足百分之十五。这段闪红以及持续了整整一分钟,可是陆锦添依旧没有倒下,最重要的是这一次他面对不是莫凯德,而是莫德凯撒——莫凯德的第二人格。

“多谢你的夸奖。只可惜这里是一个奇妙玄幻,但又在本质规则上无限接近于现实的世界,我能够让你死亡的方法有太多,而你也会像是在现实世界死亡一样,再也无法复活了。”莫德凯撒的脸庞上生出一股阴冷的神色,他已经不想再和陆锦添多做纠缠了,所以他决定在下一次和陆锦添短兵相接的时候,不遗余力的杀死他。

“我知道先前有很多次来自你的攻击我能够躲过去,但是却差之毫厘;我也知道先前我有很多攻击原本无法伤害到你,但是却在你身上留下了伤口。”偏偏就在莫德凯撒决定要彻底一决胜负的时候,陆锦添再一次开口了。

陆锦添只是很平静的用了一个不短的时间换了一口气,然后再度开口说道:

“我不想说什么试图扰乱你心神的话语,但是这一次我依旧要说,胜负已经决定了。”

“恰好,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站在五步之外的莫德凯撒冷笑一声,再度冲到了陆锦添的面前。

……

淡绿色匕首在陆锦添的额头前两厘米划过,锋利的匕尖几乎就要在陆锦添的额上划出

一道血痕,但这一击终究被陆锦添躲了过去。

此时陆锦添天手中的原罪却完全变了模样,它像是一把拳剑一样贴合在陆锦添的手掌之上,可是让莫德凯撒真正感觉到惊悚的是,原罪真的恶陆锦添的手掌何为了一体。

下一刻,陆锦添的右手悄然贴上了莫德凯撒划出匕首的右臂,把头一歪之后,猛然用力一扯,让莫德凯撒的右手带着匕首穿过了自己的右肩之上,整个人就像是贴入了莫德凯撒的怀中一样。

在所有人都看不到又真实存在的地方,空气之中有无数细小的颗粒在不断的游动,若是在显微镜下看,这些颗粒就像是一团团极小的灰雾。这就是莫德凯撒的“死雾”,在某些时候可以穿透人的毛孔进入人的神经,阻碍人脑发出的命令,让人产生瞬间的延迟。

在这一刻,陆锦添真正贴近莫德凯撒身体的时候,他终于感觉到死亡的脚步真正靠近。面对这个只差一刀就能够杀死的对手,他已经没有时间再藏拙,或者考虑如何杀死自己的对手了。灰雾疯狂的想陆锦添的身体涌去,企图像之前那样阻止陆锦添的行动。

只是在这样做了之后,莫德凯撒却看到陆锦添疯狂的面庞上,忽然浮现了一个带着些许“善意”的微笑。下一刻,莫德凯撒就看到了自己眼前闪动的一行黑字。

【警告!入侵失败,对方拥有更高数据权限。】

就在黑字出现的瞬间,莫德凯撒也已经感受到了和陆锦添手掌合而为一的原罪已经抵近了他的皮肤,莫德凯撒瞬间抛开这行无法让他理解的文字,瞬间将原罪即将刺入的心脏附近的身体彻底雾化了。

但是,就在莫德凯撒以为自己即将躲过这一次致命一击的时候,陆锦添的手臂却像是一条柔若无骨的蛇一般,用一个根本不可能的角度猛然向下折去,毫不留情的捣烂了他的腹部。

就像是陆锦添说的那样,胜负在这一刻被彻底决定。莫德凯撒,或者说莫凯德的腹部被陆锦添的锋利的左手彻底洞穿,在这一片既明亮又漆黑的夜空下失去了自己所有的生命值。

莫凯德不甘的眼神和像是死鱼一样不断闭合的嘴唇都像是又太多的问题想要询问陆锦添,可是陆锦添就这样丝毫没有风度的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对手身旁,一个字都没有想要解释给他听的意思。

陆锦添坐了很久,莫凯德也已经死的不能够再死了。可他依旧没有坐起来,也没有看到自己眼前的凭空出现的那扇生锈铁门。

陆锦添只是歪着脑袋,用眼角的余光偶尔看莫凯德冰冷的尸体一眼,却依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就在这片孤独的无垠星空都以为陆锦添将要坐化的时候,陆锦添却拍拍屁股站了起来,然后轻轻把莫凯德睁开的不甘的双眼悄然合上,于此同时说了一句没人听得到,也没人听得懂的话:

“就算是敌人,也是一段举足轻重的回忆。所以从一刻起,我们之间的胜负就已经开始并且决定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