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二十五章:血祸·对话

陆锦添没有试图去清理手上的鲜血,也没有对着莫凯德倒在地上的瘦弱身躯再多砍几刀。因为陆锦添不想这么快忘记这件事情,也没什么力气去做这样的没有意义的事情。

陆锦添缓缓捡起莫凯德跌在地上的淡绿匕首,从匕首的造型来看,似乎和当年他们在特别机关之中担任“杀人机器”的那一段时间里用的装备很相似。整个匕锋的宽度占据了匕首面的三分之一,两道血槽有些像是毒蛇的极富攻击性的牙齿,刀背上的锯齿的分布也和当初那件制式装备差不太多。

“没想到你也有恋旧的一面。”陆锦添看着倒在地上的莫凯德,现在无论前者说了什么,后者都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用来反驳或者赞同了。

“我没想到你们到现在还是如此的‘怨恨’我。”陆锦添靠在空旷城堡顶的围墙之上,眼神之中有些失落,“到底是因为我打破了某些既定规则,获得了自由;还是因为你们无法打破这样的限制,所以不满我所拥有的自由。”

“终究是没什么意义了。”

陆锦添扯动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却没能笑出来。面对着空地上生锈的铁门,陆锦添没有多花时间去考虑和犹豫门背后会遭遇什么,毕竟无论有什么他都要去面对,因为除了赢得胜利活下去,他别无选择。

只是不知道是因为好运还是有人在背后操纵,等到陆锦添拉开铁门再度踏入了一个陌生的环境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对手早就因为出血过多,已经倒在地上不醒人事了。

暗红色的血液在这个插满了火把的巨大宫殿内的地板上肆意缓慢流淌,陆锦添可以确定自己的对手之前必然也遭遇了和他一样的难缠的对手。只是陆锦添还有站着的能力,而他现在所面对的只有一个生命值正在不断流失的冒险者。

四周漆黑的宫殿之中在没有其他人,插在石柱的火把也只是勉强照亮了宫殿中心的这一块位置。陆锦添缓缓的走到这位“进气少出气多”的对手面前,清澈的眸子之中看不出有什么感情。

陆锦添自认为并非什么好人,面对这样的对手,陆锦添更不可能因为怜悯他的生命而做出什么施救的行为。

“希望下一次你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陆锦添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把原罪插入这位冒险者的心脏,让他更为体面和舒服的死去,而不是在痛苦之中继续挣扎。

“没想到你还是这样的冰冷。”就在陆锦添缓缓抽出原罪的时候,黑暗的宫殿边缘忽然响起了一个带着些许嘲讽意味的少女声音。

“一个只靠正义感和同情心的人没有办法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陆锦添很镇定的将原罪上的血液在那个死去的冒险者身上擦干净,并没有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产生任何惊讶的反应。他只是缓缓的站起来,看着自己面前火把光线所能够照射的极限处,那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穿着红衣的赤足少女。

“大多数人的心中其实都住着一个‘屠夫’,只是要看在什么时候那个‘屠夫’会被唤醒。很不巧,我心中的‘屠夫’常常不打招呼就会自己出现。”

这个声音和身影的主人

,自然就是陆锦添之前在小黑屋里见过的“腥红之月”,那个和他一个姓,自称“陆星月”的少女。

“真没想到你还变成了一个心理学家。”少女随手一扬,陆锦添身旁的家伙就如同被放了气的球,迅速干瘪了下去。而少女的手上则多出了一个散发着幽幽光芒的暗红色血球。

“你到底是什么人?”陆锦添没有在意少女的行为,他只是很平静的看着少女,一双眼眸散发着坚定的光芒。

经过了之前和现在的两次短暂接触,陆锦添已经可以确信这个少女绝对是认识自己的。但是陆锦添的记忆之中,却检索不到这样一个人的存在,无论是现在游戏,还是在现实。所以陆锦添现在很想要知道自己和这个少女之间的关系,也许他可以从中找到某些线索。

少女看着陆锦添,依旧是笑意吟吟。她手中的血球迅速化为了一道亮红色的光,没入了她的身体之中。等到少女从红光入体之后的满足感觉之中回复过来之后,她才再度张开了自己的樱桃小口,缓缓说出了一句让陆锦添无比讶异的话:

“我可不是人,我只是一段矩阵数据。”

……

尽管红衣少女一个响指将整个宫殿全部点亮,但是身处其中的陆锦添并未感觉到有任何的温暖和踏实的。

“这怎么可能?”陆锦添喃喃自语,脸上的表情也是充满了不可置信。这不单单是他感觉到奇怪,就连他脑海之中的零一也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想要换出来直接和这位少女进行一段对话。好在,最后陆锦添还是压下了自己心头那难以言明的震惊感觉,再度把视线看向了红衣少女,想要从她的口中得到某些解释。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红衣少女极为明媚的一笑,一步从宫殿的角落走到了陆锦添的面前,“在这个世界和你手里,就没有不可能的。”

“这也和我有关联?!”陆锦添再度感到有些失神,少女所说的话怎么听怎么像是谎话,但是语气却真挚的不像是在骗人。

“确实和你又关,但是我不能细说。”少女的眉眼弯成一道如新月般的弧线,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陆锦添。

“但是规则不会允许有矩阵级别的‘原住民’存在的,要知道‘矩阵’的权限几乎算是和系统无异了。”陆锦添想到当初零一在凡纳西大图书馆和他讲述的一切,眉眼都快要纠结的揉到一起了。

“规则?”少女听到陆锦添说出这句话之后,不由的掩嘴直笑,语气之中带着无限嘲弄。

“如果你是在说那死板的条条框框,那它还真没办法管得住我。”陆锦添从未讲过一个在游戏之中的原住民对这些东西如此知晓,甚至敢于如此直接的表达出对于“规则”的大不敬,就算她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神灵”。

“数据、代码、矩阵、规则,看起来是四个界限分明的等级,而规则看起来更是不可忤逆。但是事实证明,‘规则’不过是这个世界现存的一个规则级,而不是这个世界唯一一个规则级。”古灵精怪的少女开始围着站在原地的陆锦添打转,不停的打量陆锦添的全身上下。

陆锦添站在原地一动

不动,不是因为少女强大的实力而有所畏惧,而是被少女所说的那些话震惊的迈不出步子来。少女随口所说的话,无疑像是给陆锦添透露了更多这个世界的秘密和本质。

“哎呀!似乎说的有些多了,不应该告诉你这些的。”少女表情忽然之间变得无比严肃,鼓起一张惹人怜惜的小脸,无比认真的说道。

陆锦添瞬间就想是要抚摸自己紧皱的额头,这样的一个跳脱的少女实在是让他这样的人难以理解,他实在想不出来自己会和她之间产生什么联系。

“赖账是想都不要想的,等到你该想起来的时候,你就会知道我们两个之间是什么关系了。”少女想要忍不住在摸摸陆锦添,但是看着陆锦添冷冰冰的脸,又迟迟没有下手。

陆锦添可不觉自己一个不过拥有代码级别角色,等级十五级的夜徒能够震慑这样一位生性跳脱,又杀人不眨眼的少女。所以唯一有可能的解释,就是他之前真的和这个少女有某种关系,而且还会让她感到害怕。只是一联想到之前在凡纳露西亚秘境之中等待他的“洛克希德玛”,陆锦添感觉自己很有可能之前在这个世界待了一段足够长的时间。可为什么记忆之中没有印象,“洛克希德玛”费尽心机的意思似乎又是让他寻找这一段本不该存在的记忆的存在。

“喏,这是你要找的东西,我帮你保管的好好的。”就在这个时候,少女忽然凭空拿出了一件很小巧精致的罗盘,放到了陆锦添的面前。

不过,还没等到陆锦添下意识要伸手接过这个罗盘的时候,少女却笑着又把罗盘从陆锦添眼前拿开了。

“这个可不能够白给你,我需要你帮我完成两个任务才行。”此时此此刻,少女的笑容之中哪还有明媚阳光的样子,反倒是像一个奸诈的地狱魔鬼一样看着陆锦添。

“什么任务?”陆锦添一愣,没想到事情都进展到了这个地方,自己还需要给人打苦工。

“对你来说并不困难,而且有一个还和你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有关系。”少女小手一划,陆锦添的眼前立刻出现了一个任务栏。

任务名称:【美丽女神的小小请求】

任务等级:【不朽】

任务描述:【美丽的陆星月女神需要你的帮助,在腥红之月神殿之中有一个已经疯狂了的信徒正在操纵着神殿的力量,企图进行更大的献祭,从中攫取更多的力量,你必须帮助女神击杀他;此外,你还需要在拿到罗盘三个月之内,前往“时光城废墟”拿到“腐朽的左翼之羽”。】

任务条件:【击杀传奇邪术师“巴拉森”,拿到“腐朽的左翼之羽”】

任务奖励:【“古铜罗盘”,未知不朽宝箱*1,未知传说宝箱*1,未知神话宝箱*1,重生十字章(神话)*1】

任务惩罚:【与陆星月女神的好感下降到“冷淡”,一个月无法获得任何收益】

任务时限:【三个月】

“你这任务确定不是在让我去送死?”陆锦添瞪大了眼睛,有些无语的看着面前的少女。

“放心,我会帮你的。”少女狡黠一笑,妩媚又迷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