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二十六章:血祸·终战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出手?”陆锦添颇有些奇怪,既然少女能够帮他,又何必多此一举让他来出手,对付一个传奇邪术师不过也只是动一动手指头的事情。

“要是我能自己动手,何必找你。”少女一提到这个,表情瞬间变得有些愤懑,“要不是和那些老家伙有约定,我早就从家里出来大杀四方了。”

“你还有不能对凡人动手的限制?”陆锦添瞬间就明白了少女现在的情况,一个没什么信徒的古神,又不能对凡人直接动手,结果就只能够看着一个号称是自己信徒的疯子在神殿里搞破坏。这样一想,陆锦添又觉得少女现在的处境似乎也有些惨淡。

“算是吧。”少女一脸无奈,口中一直念念有词,想来是对当初的某个约定相当不满,“所以我才难得出来一次找你帮忙。”

陆锦添眼神闪烁,似乎还是有些举旗不定。且不说对手是一个老牌的传奇邪术师,就凭这家伙是一个能够在此地盘踞多年的疯子,陆锦添也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冒然答应下少女的请求。

“他的等级是多少?”

“大概在传奇十级左右,拥有十五级的牧师兼职。”

“你能够给我多少帮助?”

“让你在半个小时之内拥有和他相近的实力。”

在从少女口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了之后,陆锦添的大脑就飞速的运转了起来。如果在神殿大厅之中还有其他冒险者的相助的话,击杀这个邪术师倒并无什么难度。可是这些冒险者也不是傻子,里面还很有可能有“骷髅”之中派来是杀他的人,能否在半个小时之中击杀这个邪术师,陆锦添自己也并无十足的把握。

“成交!”在想了一圈之后,陆锦添发现自己还是绕不过少女这一关。想要拿到“罗盘”,就只能够硬着头皮把这个任务接下来。

“我就知道你没这么冷血。”少女一个飞扑抱住了陆锦添,柔软的身躯就像是棉花一般,给予陆锦添前所未有过的触感。

一时之间,陆锦添呆愣在原地居然不知道做什么反应。面对这样动人的少女,想来一般人也很难有什么抵抗力。

不过,没等陆锦添多享受几秒少女的拥抱,少女自己就主动的放开了自己抱住的陆锦添。然后少女还把刚才拿在手中的罗盘交到了陆锦添的手上,顺便伸出了一根自己的青葱玉指,点在了陆锦添的额头。

没等陆锦添开口,他就感觉到一股极为澎湃狂暴,但又无比稳定的能量通过这根手指传入了自己的体内。

【你已抵达神之敏捷!】

【你已获得额外500点生命值!】

【你已抵达甚至力量!】

【你已获得部分传奇专长!】

【你已激活部分传奇技能!】

……

伴随着能力的输入,陆锦添的眼前不断划过一条条黑色的信息,每一条都足以让寻常冒险者感觉到震撼。红衣少女只是凭借一己之力就造出了一个传奇人物,简直是然人感

觉到可怕和匪夷所思。

当然,陆锦添也知道这样的力量不过只能够在自己的身上储存半个小时。若不是因为自己的角色已经晋升成了代码级,恐怕在承受这样能力的的一瞬间就会爆体而亡。陆锦添很清楚的知道,单单就凭数据级别的运算能力,根本无法有效的运用和调度这样的力量。恐怕这也是少女一直没有出手找人,帮助她击杀神殿之中的那个狂信徒的原因。如果这么来看,这个狂信徒更像是其他神灵在这处神殿之中安插下的一枚恶心的钉子。

“加油咯,我会等着你重新记起我的那一天的。”就在陆锦添看着一条条信息失神的时候,他的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之前进入神殿时通过的那样的裂缝,少女的小手在陆锦添背后轻轻一推,陆锦添只感觉自己像是被一股巨力拍了出去,身体向前一倾,消失在了裂缝之中。

……

此时,就在腥红之月神殿原本的大厅之中,既有倒在血泊之中的尸体,也有一脸紧张的冒险者。但是,吸引所有人目光的,还是站在神殿的王座之前的一个光头法师。在此人面前站着七八个面无表情,双眸之中带着腥红光芒的干瘦冒险者。而原本这些冒险者,应该是站在此人的对立面的那些冒险者之中。

除却陆锦添之外,神殿里的所有人都在通过了两次擂台考验之后,都汇聚在了这样一座巨大神殿的中心。原本浩浩荡荡两三百人的队伍,在进入此处只剩下不到百人,很多冒险者的身上都带着伤口和凝固的鲜血。就在众人以为一切考验都已经结束的时候,他们才发现在宫殿原本应该放着腥红之月神像的地方,放着的却是一个王座,而坐在王座之上的,正是这个手持蛇形短法杖光头法师。

光头法师在众人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瞬间突然出手,群体精神震荡加上群体精神控制,直接让整个宫殿变成了一个充满了哀嚎惨叫的地狱。在场的大多数冒险者几乎都受到了影响,也正是在这个时刻,他们才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关头,居然是一个总冒险等级达到了三十七级的准传说心能邪术师。

而在控制了小半冒险者之后,光头法师突然大笑了起来,整个空荡昏沉的宫殿之中就像是响起了夜鸦尖锐的哀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所有人的都看到这位穿着大红法袍的法师猛然挥动自己的法杖,而他控制的那些冒险者的毛孔七窍之中都开始不断的渗出新鲜血液。血液在空中悬浮,缓缓在光头法师的头顶凝聚出了一片不断旋转的血池。

“赞美死亡!赞美鲜血!吾名巴拉森,死亡以及死亡,我给你们两个自由选项。”光头法师咆哮着,像是一个彻底发了疯了歌剧演员一样在王座之前不断挥动自己的手臂,扭动自己的身体。

“疯子!”温斯顿暗骂了一句,悄悄向着身旁那位穿着白衣的女子靠了过去,这个女子总给他一种不太一般的感觉。而且她的表现和表情都不像是装出来的那种冷静,这也让温斯顿不由的对她高看了几分。

剩下的冒险者都有意识的三三两两聚拢

在了一起,但是谁都不愿意迈出一步,成为整支队伍的“出头鸟”。光头巴拉森出手一次就已经把他们给完全震慑住了,再加上他身前的那些没有被抽成人干,反而变得更强大的冒险者,还幸存的这些冒险者们都面露苦色,手脚都开始不由的打起抖来。

“这可真是糟糕到不能够再糟糕的情况了。”

温斯顿刚刚移动到白衣女子所站柱子相邻的那根柱子旁的时候,在他的耳旁,忽然传来一个熟悉声音。温斯顿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自己身旁的黑暗,却没有发现陆锦添的身影。

“你没死?!”

“你居然也在?!”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冷画心不由的看向自己身边柱子前站着的温斯顿。她并没有想到陆锦添会出现在此地,而且还和她身旁这个步入传奇的战士认识。

“我有一个计划。”陆锦添的声音再度从黑暗之中幽幽响起,这个时候温斯顿和冷画心才发现了一件颇为诡异的事情,他们居然没有办法找到陆锦添声音的来源。

“出于某些原因,我必须杀掉站在王座之前的那个疯子,但是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温斯顿在听完陆锦添所说的话之后,脸上讶异的神色比当时看到巴拉森的时候还要夸张。一个十五级的潜行者想要穿过七八个传奇准传奇的阻拦,去杀死一个准传说级别的法师,这和痴人说梦有什么区别。

“看来你获得了某种力量的帮助。”

冷画心的脸色倒是十分平静。不知道为什么,她在听到陆锦添所说的这句话的时候,第一时间就选择了相信,而且第一时间就开始分析有关于杀死巴拉森的计划。等到她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和陆锦添的关系的时候,心中中不由闪过一丝莫名的恼怒情绪。但很快,她又再度恢复了冷静,相比于她和陆锦添的私人恩怨,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击败眼前的邪术师,暂时活下来。

“你真的有把握杀死那个大光头?”温斯顿在听到冷画心的话之后,整个人也找回了以往的镇定,心头则是满满对陆锦添的信任涌现。几日的相处下来,他很确信陆锦添确实是一个值得让人放下的青年,而且不会无的放矢。

“如果有人帮我拦下那几个被他控制的的冒险者,并且没有人捣乱的话,我有六分的把握在我的力量消失之前杀死他。而且……”陆锦添的声音忽然消失在了空气之中,随之而来的,是巴拉森头顶的血池又变大了几分,整个宫殿的血腥气息有浓厚的几分。

“再不出手,就没有机会出手了。”陆锦添的声音再度响起,冰冷而果决。

“需要我做什么?”冷画心缓缓握住腰间细剑,已经准备出手。

“帮我拦住‘阿莫德’和‘亚瑟’。”

相比于拦在巴拉森面前的冒险者,陆锦添更担心来自背后的冷枪。就在他出现在这座大殿的时候,他就看到了魔术师和黑将亚瑟站在了一起。

“明白了。”

一阵阴风忽然自大殿深处吹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