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三十章:必以剑终之

相比于陆锦添的经历,冷画心在加入贝尔兰德斯计划之初,就是被军方看重的种子。而冷画心也没有辜负军方的期望,很顺利的成为了觉醒者,并且成为了同时期觉醒者之中的最强者。

冷画心太过于完美,以至于很少有人可以从她那万年不变的冰冷表情之中猜测到她的内心。她很多时候表现出来的状态更像是一件兵器,而非是一个正常的人类。

但同样又是陆锦添,让冷画心冰冷的内心产生了某种奇怪的波动,让她产生了某种对于异性的好奇。

只是冷画心很快选择了把自己这段感情交给自己的第二人格去处理,可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的第二人格似乎产生了对陆锦添的某种情愫。而自己又因为在“路西法”的时间里,和陆锦添进一步的接触,对他产生了某种欣赏。

“你们都以为我放弃了自己的感情,但感情这种东西不是器官,它无法被切割和摘除。”

黑暗之中,烟尘四处弥漫,但陆锦添此时面对冷画心而坐,就像是坐在一间明亮舒适的静室之中。陆锦添也没有想到自己会从冷画心的口中听到这样一个答案,一时间也无不知道如何回答冷画心说出的这句话。

“至于那一天夜里发生的一切,也并非是简单的对立就能够解释清楚。”

“站在你面前的不一就是你的敌人,没有出现在你面前的不一定是你的朋友。”

陆锦添的双眸骤然明亮,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他很认真的盯着冷画心的双眸,终于再一次开口,“我无法确定你现在所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即便是你,我也很难相信。”

在听到陆锦添所说的话之后,冷画心并没有进行任何的反驳,她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然后再度露出一个微笑。

“我也不想要再作为一个工具而活着,我想要在这个世界寻找自己的生活。”冷画心缓缓从地上站起来,散发出另一种难以言明,但依旧充满魅力的气质。

“当年的事情就此一笔勾销吧。”冷画心欣然伸出自己白皙的手掌,看向还有些犹豫的陆锦添。

“既然你这样说了。”陆锦添也伸出了自己脏兮兮的手掌,毫不顾忌的握在了冷画心的手掌之上,“当年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了。”

“很好。”

冷画心忽然露出了一个有些“狡黠”的笑容,眼神之中忽然闪过像是狐狸眼眸一般充满灵性的光芒,“那接下来就让她来和你谈吧。”

“没想到你这个家伙居然这样都没死。”

听到熟悉的冰冷声音之后,陆锦添不由的尴尬笑了笑,然后才发现自己的手还握着冷画心的手掌,顿时感觉自己的表情又变尴尬了几分。

“俗话说得好‘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陆锦添猛然把手抽回,然后露出了一个相当无耻的笑容,一把又向后跳开了几步距离。

“你向后跳什么?”冷画心白了陆锦添一眼,却没有察觉

平日里的自己根本不会做这样的动作,特别是对着陆锦添这样一个家伙。

就在陆锦添想要开口回答的时候,只听得黑暗之中忽然传来了石块滚动和尘土跌落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好几个身影从陆锦添身后的废墟之中站了起来。而在这几个身影之中,正有一个一边拍打着自己身上灰尘,一边还在骂骂咧咧的高大身影,除了温斯顿还能是谁。

“哎呦我去!你小子没死呀!”还没等陆锦添说什么,温斯顿就看到了陆锦添的身影,三两步跨到了陆锦添面前,一把搂住了陆锦添瘦弱的身子。

“轻点轻点,我全身都快散架了。”陆锦添没好气的拨开温斯顿的手,忽然看到冷画心也走到了他的身边,视线似乎落到了黑暗之中的某个角落。

“那里有一扇门。”

冷画心的声音带动着陆锦添的视线望向黑暗深处,在冷画心视线所落的地方,好像真的有一丝似有似无的微弱光芒。

“走!”

陆锦添当机立断,眼下宫殿坍塌,恐怕他们也没办法往回走了。他们都是通过裂缝进入这座神殿的,这个神殿的一切道路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未知的,与其走向未知的黑暗,不如朝着唯一的光亮前进。

下一刻,陆锦添三人便抢先一步,朝着那处散发光亮的地方跑去。

……

光亮确实是从一扇已经裂开的石门之中发出来的,但是当陆锦添等人跨过石门之后,却不由愣在了原地。

并不大的石室当中悬挂着七盏散发着血红玛瑙一般晶莹剔透颜色的吊灯,而在每一盏吊灯之下,都竖立着一个石台。每个石台都有一层薄薄的血红色光幕保护着,就在石台之上,则摆放着七个散发着不同魔法灵光的物品。

“幽梦兰!”

“万年冰霜。”

在看清楚石台之上的物品之后,温斯顿和冷画心的眼神之中再度一亮。原本两人认为在宫殿坍塌之后,自己来到此处的目的多半是没有办法完成了,可是没想到在宫殿背后有这样一间石室的存在。

“快点把东西拿上,后面的人跟上来了。”

听到从大厅废墟之中逐渐传来的响动,陆锦添等人顾不得再欣赏石室之中的宝物和布置,各自选定了目标便快步走到了石台之前。就在他们三人走到石台前的时候,那些笼罩着石台的光幕忽然像是被什么虫子啃食一般,居然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消失在了三人面前。

只是没等陆锦添和冷画心伸手,温斯顿就迫不及待的拿起了自己面对石台上的一盆妖艳兰花。就在兰花离开石台的一瞬间,温斯顿的脚下就浮现出了一圈蓝色光芒。下一秒,温斯顿整个人就消失在了陆锦添和冷画心的眼前。

看到消失的温斯顿,陆锦添和冷画心的眼中不由闪过一道亮光。没想到在拿走了石台上物品之后,居然还能够触发一个传送阵,这样一来至少能够避免出现被身后那批人“关门打狗”的危险。

“不知道这个传送阵的目的地到底是何处,你自己多小心。”看到冷画心脚下的蓝色光芒亮起,陆锦添也拿起了自己面前石台上的东西,说出了自己心中一直未能够开口说出的关心。

冷画心冲着陆锦添点了点头,瞬间消失在了升起的蓝色光芒之中。而这也是陆锦添在这间石室之中所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因为在下一刻,他的眼前也闪过一道蓝色的光芒,瞬间把他带向了未知的地方。

……

却说道亚瑟和阿莫德两人刚刚寻找到一条通路离开了神庙,便看到依旧高悬于天空之中的神庙忽然不断晃动起来,原本就虚幻的神殿投影也变得愈发透明起来。就在亚瑟刚刚想要开口的时候,天空之中的神庙投影猛然一震,然后彻底消失在了两人的眼前。而原本已经退散了不少的雾气,再一次疯狂的涌了上来,待到亚瑟再度睁眼的时候,已经回到自己当初所站立的地方。只是荒原之上干净异常,完全看不出就在之前还经历过一场无端的杀戮。

亚瑟只是远远的看了荒原深处一眼,没有再多思考今夜所发生的一切,转身朝着自己来时的方向再度行走了起来。

幽幽风吹去,空旷异常的荒原上似乎又一声颇为不甘的叹息飘过。

相比于亚瑟的洒脱,回到原点的阿莫德却是露出了旁人从未见过的模样。看起来像是个绅士老好人的阿莫德此刻的表情一变再变,原本温和的一张脸上已经布满了阴骘和狠毒。

“冷画心,还有陆锦添。”

“不要以为到了游戏之中就能够更加为所欲为了,你们永远也不会知道我们在这里的力量有多大。”

阿莫德的视线也落在了骸骨荒原的最深处,他的声音像是九幽冥河之中的水一样阴冷,硬生生让此处的的空气都变得阴寒的几分。原本这一次,“骷髅”就是想要把陆锦添绞杀在此处,况且之中还得到了亚瑟的帮助,更应该有十足的把握才对。可没想到神庙之中的情况变得让他们几人完全无法掌握,陆锦添提前遭遇了莫凯德,还杀死了他,希尔更是不知道死在什么人手中。等到他和亚瑟来到大殿的时候,陆锦添却又何冷画心搭在了一起,更让人没想到的是冷画心会阻拦在他们的两个的面前。

这诸多的没想到联系在了一起,最终导致“骷髅”计划的全盘失败,还让他们彻底失去了陆锦添的踪迹。这让阿莫德如何不感到怨恨,如何不露出这样的表情。

“等着吧,下一次你不会再有这样的好运了。”

阿莫德的表情又恢复到了平静,只是语气依旧寒意凛凛。

“天启计划已经开始,便是再让你苟延残喘一段日子,到时候看你又能够躲到何处去。”

幽幽风吹来,空旷的荒原上再回响起一句阴寒的话语:

“凡违逆者,必以剑终之!”

这章写的非常不好,主要是没感觉,这两天会尽力调整状态的,抱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