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三十三章:虚妄·原罪

作为历史上最为辉煌的一个帝国,奥辛维斯奥术帝国在全盛时期,拥有十名以上突破了五十级界限的奥术师。当时在洛克希德玛大陆的天空上,漂浮着数以百计的大大小小的浮空城或者浮空塔。虽然这只是一段记载在史书之中的辉煌,但是单单只是通过文字,就足以让人感受到当初奥辛维斯帝国的强盛。

只是百闻不如一见,就算是文字或者图片描述的再为详尽,也没有亲眼所见来的震撼人心。

陆锦添此刻站在时光城的街头之上,就充分感受到了当年全盛时期奥术师浮空城的风貌。

城市的街道上繁华如一座商业城市,不同种族不同职业的人物在此处汇聚,沿街店面更是和陆锦添现在所处的时代风格迥异,可以说陆锦添眼前的一切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单单站在街道之上,陆锦添便能够感受到整个浮空城上空笼罩着一层类似于蛛网一样的“迷锁”。恐怕进入城中的所有人使用动用到奥术都会受到监控和限制,甚至是人物的阵营也有可能早已暴露在迷锁监视者的眼皮底下了。

可越是感受到浮空城的强大和繁华,陆锦添就越无法想象当年那人神一战会有多么惨烈。就连如此庞大的浮空城都能在那一战之中陨落,那就算是传说级别的强者在这样一场战争之中都无法起到什么作用了。

一想到接下来薇薇安和盖亚很有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开启神战,陆锦添就越发觉得自己实力虽然提升的足够迅速,但是如果要应付接下来可能会遭遇的敌人还是太弱了一些。就连现在自己面对的情况,陆锦添都还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来到了一个怎样的地方。

就在陆锦添站在街边愣神的时候,自己的身子突然像是被人撞了一下,紧接着就是一个把自己全身笼罩在黑色斗篷之下的家伙,匆匆在陆锦添的眼前走过,一瞬间又钻进了人流之中。

【未知人物对您施展了“偷窃”技能,你失去了装备“原罪”。】

就在黑色斗篷人钻进人群之中的瞬间,陆锦添的眼前忽然出现了这样一条信息。而陆锦添顺着信息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腰间的时候,果然发现原本插在自己腰间的原罪已经不再原来的位置上了。

“高级窃贼!”陆锦添完全没有想到,在这样一个分辨不出的真假的地方,居然会出现一个偷东西的窃贼,还恰好将他腰间的原罪给偷走了。

“该死的家伙!”陆锦添此时已经顾不上细想这之中的各种巧合和不可思议。原罪对于陆锦添来说已经不单单是一把简单的武器了,其实更算是一个陪伴他多时的伙伴。原罪就这样被人毫无察觉的偷走了,对于陆锦添来说绝对算是一个噩耗。

原本还站在时光城街头犹豫的陆锦添,瞬间拨开了自己身前的人*流,迈出了自己第二步。

……

时光城内无论是道路还是巷陌都是规矩方正,加上黑色斗篷人一袭黑色斗篷

在街道上穿着素色衣服的人*流之中颇为显眼,陆锦添追了一阵子居然还没有跟丢自己的目标。

等到这个时候,陆锦添才琢磨到自己身处的环境似乎有些不对。刚才他的注意力都没有放在四周走过角色的衣着上,直到现在在时光城走了好一段之后,陆锦添才发现自己身旁东西的色调似乎有些不对头。

无论是沿街的店铺,还是身旁走过的角色,或者是远处的建筑物,都像是褪色了一样,身上的颜色都黯淡成简单的素色。

最重要的一点是,在陆锦添追击黑衣人的时候,即便他撞在某个人的身上,那个人也只是当作没事一样,有的人甚至都不会回头看陆锦添一眼。就算是有人会回头看上一眼,陆锦添也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这个人的视线并没有落在自己的身上。陆锦添感觉自己其实和时光城并非是在一个时间节点之上,可是这又无法解释他为什么会和道路上的这些人产生某种身体的接触。总之陆锦添此刻已经感觉到了这座时光城之中的种种诡异,而黑衣人的行为也让陆锦添内心这种诡异的感觉变得更加强烈起来。

隐藏在黑色斗篷下的人很明显对时光城的街道非常的熟悉,他行进路线的选择没有规律。但是就在陆锦添因为这个家伙像是没头苍蝇一样带着他乱转的时候,陆锦添才发现自己追了这么久,居然离时光城中央的方尖黑塔越来越近了。这个黑斗篷带着陆锦添走了这么久,好像目的地就是是那座方尖塔。

而且无论陆锦添的脚步快慢,黑斗篷人总是和陆锦添保持着十步的距离,就像是在刻意引导着陆锦添一样。陆锦添一路跟随,没见到黑斗篷下的人再度出手。现在陆锦添已经完全确定,这个黑色斗篷人的目标就是他,很有可能他进入时光城也和这个黑斗篷人脱不了干系。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陆锦添虽然内心的诡异感觉并没有消去,但是一开始的紧张感倒是渐渐得到了平复。而且陆锦添觉得,这个黑色斗篷人的【偷窃】技能既然如此之高,不偷窃他身上的其他东西,偏偏拿走了原罪,说不定也有别的原因在其中。原罪几乎是从陆锦添冒险旅程的一开始就跟随着陆锦添一路前行,即便是多次更新之后,这把武器都是始终跟随在他的左右。但是仔细说来,陆锦添对于原罪的过去甚至连一知半解都没有。

虽然陆锦添很早就知道了原罪肯定不是一把简单的武器,多次出现的有关于原罪的任务也早就证明了这一点。只不过多次任务进行了几步便因为种种原因被迫中断,导致了陆锦添一直以来对于原罪背后的故事都没有太多的了解。随着原罪的多次幻化,变成如今的模样之后,陆锦添才确定自己手中的原罪才是这把匕首原本的模样。

单看原罪狭长如同某种远古猛兽獠牙的样子,再加上原罪黑色的匕面上雕刻着某种略带有神秘和邪恶感觉的花纹,陆锦添隐约猜测原罪很有可能和死寂地狱有着某种联系。再加上之前突如其来的“灾变”

任务,陆锦添的心中不由产生了一个极为大胆的推测,自己一直在追踪的黑色斗篷人说不定就是来自于死寂地狱的使者。

就在陆锦添再度抬起头从自己的胡思乱想之中回过神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随着黑斗篷人一路七拐八拐走到了一条小巷之中。

小巷笔直一条,不算宽阔,只是黄砖石墙修筑的过于高大,看起来让人至于一线天之中。从陆锦添所站的位置恰好还能够看到黑色的方尖石塔,正巧方尖塔应该就在小巷的另一端的出口处。不过,在小巷出口和陆锦添之间,现在正站着一个躲藏在黑色斗篷之下的家伙。

“你是谁?”陆锦添下意识的想要抽出腰间的原罪,却发现自己的原罪已经在对面的黑斗篷人的手中了。

“你知不知道它的来历?”黑色斗篷下传来一个有些沙哑苍老的声音,但是又透出一股神秘的空洞感。

“来历?”陆锦添未敢放松自己的警惕,从背包之中拿出了当初在对决之中赢得的莫凯德的单刃宽匕,一边观察着对面的身影,一边回答着他的问题。

只不过黑色斗篷下隐藏的身影似乎也并没有对陆锦添这样的行为感觉到任何的不满,他从黑色的斗篷之中伸出自己苍白而瘦削的手,翻来覆去的观看着自己手中拿着的那把匕首。

“这可真是一对能够让人勾起无数回忆的匕首。”黑斗篷的声音忽然带上了某种莫名的感慨和缅怀,表现在动作之上,就是当他的手指抚过原罪的时候,不像是在抚摸一把武器,倒是更像在抚摸情人的背脊一样。

陆锦添却很**的抓住了黑斗篷只言片语之中透露出的线索,似乎原罪并非是一把单独的匕首,应该是作为一对匕首而存在的。从黑斗篷的语气和动作之中,陆锦添更加可以肯定他拿走自己的原罪必然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至少他和原罪之间具有某种渊源。

“没想到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时光,居然还能够看到它一眼。”黑斗篷好像彻底沉浸在了自己的回忆之中,完全没有注意到陆锦添的动作,只是一遍又一遍的抚摸过原罪的每一处。

“只是你这个主人当的真是不能让人感到满意。”黑斗篷忽然抬起头,即便是一张脸完全隐藏在了都兜帽之中,陆锦添还是能够感觉到一道锋利如刀,深邃如海的眼神看向了自己。

“前辈,晚辈虽然苦苦寻找,但确实没有得到过任何原罪的信息。”陆锦添此刻拿出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恭敬,甚至连手上的匕首也收了起来,他感觉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抓住了揭开有关于原罪的秘密的钥匙,

“不知道您能不能够不吝赐教,和我讲一讲原罪的来历呢?”

黑斗篷的目光在陆锦添身上停留了好几秒,这才像是略微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再度开口说道,

“你口中的原罪,原本是一对匕首,左手虚妄,右手原罪,是曾经杀死过诸多神灵的无上杀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