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三十六章:双生暗影

怀表的样式看起来在普通不过,可就在陆锦添看到这个已经被人把玩或者摩擦的无比光滑怀表的时候,甚至没有动用自己的侦察技能,就立刻认出了这就自己在寻找的第六件命运物品。

物品:黯淡的岁月(怀表)

恒定效果:持有此物即可生效,你每过十秒就能够随机获得一点经验或者一枚铜币,一天内效果持续三小时。

使用效果:使用后你身上任何正在冷却的技能、物品都将立刻重置冷却时间,1次/每日。

要求:中立阵营,幸运1,魅力15,感知15,体质15

价格:一麦穗铜币

命运编号:S015

当海拉姆从自己的怀中拿出怀表的时候,陆锦添就有这样一种奇怪的预感,这个怀表很有可能和以往自己获得的命运物品都不太一样。这种感觉太过飘忽,就像是当初自己将【命运的偷渡者】攥在手中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在海拉姆把怀表推到陆锦添的面前之时,陆锦添就不自觉想要将它握到自己的手中。

“这块怀表可以说是陪伴了我大半生的时光,当初我还是只是一个法师学徒的时候,无意得等到了这块怀表。也正是从此刻开始,我开始真正接触时间的奥秘。”

海拉姆看着桌子上怀表,眼神之中也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回忆的神色。

陆锦添也没有想到,作为千年之前三大奥术师之一的海拉姆,居然会是因为一件命运物品的关系,窥探到了时间的秘密,进而还发现了有关于洛克希德玛更深层次的秘密。冥冥之间,似乎有一直什么大手从千年之前就安排好了一切,就像是海拉姆之前说的那样,陆锦添和他之前的相遇也许真的算是在命运之中的一件事。

“我能够感觉到你身上有和这块怀表相同的力量,所以我相信这块怀表应该是你需要的东西。”看着海拉姆微笑的表情,陆锦添分明感觉这个活了千年的老妖怪今天算是吃定自己了。

“我相信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既然您拿出了这块怀表,而且也知道我有所需求,那必然是什么要求。”陆锦添按捺住心中的那股隐隐的占有欲,面对这样的人物,即便是百分之一百二十个小心哪也不为过了。

“您已经活了如此长久的岁月,几乎可以说是一位绝世的强者,我完全无法想象您会提出什么要求,恐怕您提出的来的要求,我实在难以办到。”

看到陆锦添的谨慎,海拉姆脸上的微笑倒是越发的明显,神色之中还隐约透露出一丝满意。

“看来你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不过你大可以放心,我需要你来做的事情,我对你的信心可是比你自己的信心要大。”海拉姆再度打了一个响指,桌子上的酒杯瞬间连杯带酒化为了一阵轻烟,然后又渐渐凝聚成了一座微缩的时光城的模样。

“虽然我已经领悟了有关于时间的一些奥秘,可仍旧无法离开这个时间的牢笼。”

“而且就在那一次的时间穿梭之中,我仿佛短暂进入过一个充满黑暗的阴影镜像世界。在最初被困在这里的几十年时光之中,我几乎都要遗忘当时那一样一段,几乎一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进行的旅行了。只是现在每每回忆起来,都觉得其实那才是

让我窥探到世界真理的一段旅行。”

“好像这一次我稍微说的有点远了。”也许真的是因为自己很多年没有和外人说话了,海拉姆一打开自己的话匣子,虽然已经在注意克制了,但是有些时候还是会说着说着就陷入到自己的回忆和感慨之中。

“就在我在这座时光牢笼待了接近一百年的时候,我几乎已经彻底将离开的希望埋葬在内心的最深处了。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发现了时光城之中出现了问题。”

陆锦添眼前的时光城微缩模型缓慢旋转,最后就是那座缩放的高大方尖黑石塔停在了陆锦添的面前。陆锦添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的方尖石塔,这座位于整座时光城中央的方尖石塔应该就是海拉姆的法师塔了。所以陆锦添才有些不太明白海拉姆的用意,讲道理这座方尖塔应该是整个时光城最核心的地方,也是最不应该出问题的地方。

只不过,已经经历了如此之多不可能的陆锦添,对于不可能事件已经不再持有绝对否定的态度了。至少现在他充满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中已经开始闪烁过一丝相信光芒了。

“就像是你我在小巷之中的那番对话一样,如果排除掉一切错误的结果,那么剩下的那一种结果,就算再怎么不可能也必然是最后的答案。”海拉姆保持着自己的微笑,仿佛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紧要的事情。时间已经陪这位老者走了足够遥远的一段路,所以现在的海拉姆在陆锦添眼中看来,其实有很多地方已经和那些高坐在天空之上的神灵有类似的地方了。

一想到成为神灵之后就很有可能失去某些感情,面对某些孤独,陆锦添更加坚定了自己不走上封神的道路的决心。

“难道真的是您的法师塔出现了什么问题?”即便是海拉姆几乎已经承认了时光城里的问题所在,可是陆锦添依旧不敢进行百分之百的确认。

“没错。”海拉姆点了点头,没在给陆锦添留下任何相信的余地,“就在那天我想要回到方尖石塔的时候,却第一次遭受到了石塔的拒绝。”

“可是,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的混沌断点之中,除了您之外根本不可能还会有其他人存在了呀。”

陆锦添眉头一皱,意识到事情也许并不简单。他忽然间想到了之前海拉姆所说的一段话,大脑瞬间飞速运转起来,一时间好像抓住了好几个线索的线头一样。

海拉姆看到陆锦添的思索的模样也不再开口打扰陆锦添的思考,他希望坐在自己对面的陆锦添也应该拥有自己的思考能力,而不是被他全程牵着鼻子走。依靠自己给出的线索,然后通过推导寻找到答案,这才是海拉姆希望陆锦添所做的事情。

“之前您所提到自己曾经通过了一个充满了黑暗的阴影镜像世界,难道说现在在这座时光城里发生的一切,都和这件事情有联系吗?”陆锦添眼前一亮,不禁抬头看向了面前的海拉姆。

“你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大概,但这并不是事情的全部。”桌面上的时光城模型随着海拉姆的再度开口,又开始不停的旋转起来。等到它再次停下,出现在陆锦添面前的就只剩下那一座高大的黑色的方尖石塔了。

“当时在进行时间穿梭的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经

过的那是一个怎样的位面。”

“也就是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我才逐渐领悟到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有两个面存在着。越是强大的存在,那么从与此相对的善或者恶的存在也会一样的强大,无论你是否能够看到它,但是这样的力量的的确确是真实存在的。它就隐藏在我们的内心之中,如果能够把这样一种力量加以发掘,甚至和某种能量进行结合,那将很有可能会是世上最恐怖的一股力量。”

陆锦添平静的看着海拉姆进行自己的讲述,内心其实早已经再度翻滚起滔天巨浪。

如果这样一个人物,不是他故意设置的话,那么洛克希德玛世界之中的原住民成长的程度已经远远超过所有人的想象了。因为海拉姆所说的这一切,分明就和当初“觉醒学派”创立之初所依据的理念相差无几了。由此,陆锦添也想到了更深远的一件事情,如果海拉姆因为经过这样一个特殊的位面而领悟到了当初“觉醒学说”创造伊始的理念,那么是否整个洛克希德玛世界里,已经包涵了整个“觉醒学派”所有的观点,所有的实践,所有的猜测,甚至可以说“觉醒学派”已经将自己整个复制了一份到洛克希德玛之中呢。

陆锦添没有再往下细想,如果说整个洛克希德玛就是“觉醒学派”的一切,那么陆锦添对于这个世界存在的目的和存在的架构原先的设,恐怕又要进行一番极大的更改了。

陆锦添在此刻陷入了沉思,而海拉姆也因为自己提出的这个想法而开始更进一步的自言自语起来。两人各怀心事,完全忘记了有这样一场谈话的存在。

“抱歉,刚才我似乎又多想了一些东西。”就在陆锦添刚刚回神后的片刻,海拉姆醇厚沙哑的嗓音便再度在陆锦添的耳畔响起。陆锦添只是微微一愣,和海拉姆同时作出了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表情。

“您请继续吧,我的确很想知道您到底需要我做一些什么。”

“等到后来又过去了模糊的大概几年的光景,我终于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对。我之所以无法进入法师塔的原因,就因为我的法师塔其实是被我自己所控制了。而控制它的,正是我的一半,当初在经过那个镜像位面的时候,我心中那属于恶的部分在我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分离了出去,并且一路跟随我来到的这里。”

“由于他是没有实体的恶念存在,所以它控制了我的法师塔,便居住了在我的法师塔之中。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起,我发现了它所拥有的力量甚至可以侵蚀这个属于独立的混沌空间,一旦它控制了此处,我就将彻底消亡,而它就能够代替我离开这里。如果当真如此,放一个恶的进入洛克希德玛世界,那绝对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所以我在此希望的就是,你代替我进入方尖塔,并且摧毁这座塔,毁灭它的存在。 ”

今天更新晚了,最近又到了考试的季节,所以鲸鱼也要准备考试的事情了,但是我会争取这个月不要断更,只是下个月很有可能就要请假了。

提前知会大家一声,希望不要怪罪。

本书已经开始收尾工作,感谢各位一路的陪伴,鲸鱼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敬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