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三十八章:时间行者的宝藏

陆锦添不记得自己在什么时候见过原本的黑塔,可这也正是他感到痛苦的地方。

陆锦添知道,明明自己的身上应该隐藏着许多的秘密,隐藏着许多无法想起的记忆。可正是因为这样的秘密和记忆一个接一个的复苏,才让陆锦添感觉到痛苦。原本不应该忘却的很多事情忘却了,有些被深埋的痛苦记忆被再度挖掘。陆锦添此刻就感觉自己的心底有些难受,可是他却不明白自己的内心为什么会这样的难受。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越是按照洛克希德玛给自己安排的道路往下走,陆锦添越感觉事情越来月不想自己想象的那般简单。

一开始陆锦添还只是以为计划里的专家,只不过依照他的形象和行为模式打造了洛克希德玛的形象。但是越一步一步的接触下来,陆锦添发现自己就好像也参与到了“洛克希德玛”这个世界当初的构建之中来。他开始遇见认识自己的原住民,开始遭遇出现在自己不熟悉的记忆之中的东西。当一切都让现在的陆锦添无法解释的时候,陆锦添现在的内心便已经开始承受难以向旁人言说的痛苦。

“根据我的推理,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你的意识深处存在着连我们几人都无法窥探的记忆。”就在陆锦添感觉到心头郁结,像是有一块石头压身上的时候,零一的声音也恰好适时的响起了。

陆锦添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其实并非是一个人在路上孤独的前行,虽然零一和贝尔兰德斯因为自己的实力变得越来越强大的原因,出现的次数也变得越来越少,不过在关键时刻,他们两人还是能够给予陆锦添最大的帮助。

“虽然我不太喜欢零一说的那些冷冰冰的数字,不过我相信你当初被人认为是‘天选’这件事情绝对是有问题的。”贝尔兰德斯此刻也给出了自己的中肯意见。相比于零一,贝尔兰德斯几乎是相伴了陆锦添在亚瑟孤儿院的大半时间,对于陆锦添当年发生的很多事情,贝尔兰德斯要比零一清楚的多。

“无论如何,我们只能够接着把路往下走。只有知道了更多东西,才能够推测出更多的事情。”零一没有搭理贝尔兰德斯的冷嘲热讽,只是出言安慰了几句陆锦添。记忆丢失这种事情,如果连陆锦添自己都不清楚,那么他和贝尔兰德斯也不可能比陆锦添还要更清楚了。

“抱歉不能够给你这个家伙更多建议了,不过我想要是这次能够借机见到陆星月那个小妞,倒是可以抓着她问一问。”贝尔兰德斯倒是对之前在骸骨荒原之中的神殿里见到的陆星月念念不忘,事实上现在要是有能够给陆锦添一些帮助的,也只有陆星月一个了。

“接下来还是好好想一想怎样完成我们手头上的任务,其他的恐怕也只能之后再说了。”零一平静的语气让陆锦添的内心也逐渐恢复了镇定,眼下最大的问题不是他记忆的问题,而是生死的问题。如果这样一道坎过不去,那再空谈隐藏的那一部分记忆也没有什么意义。

“虚妄。”陆锦添紧紧握住自己手中的原罪

,望向了通往二层的阶梯。

……

黑塔内部的构造与当初陆锦添在凡纳露西亚秘境之中见到过的黑塔有些相似,但是这座黑石塔还是与之前陆锦添所见的那一座黑塔有些不同。之前在秘境里的黑塔,楼梯都是依靠着墙壁,像是一条蛇一样包围着塔中各层。现在这座方尖塔,却是在塔中央有一条直通塔顶的四方楼梯,但是从陆锦添所站的位置来看,每一层的阶梯却都是只有一截,根本没能和每层相连接在一起。

“看来这座法师塔之中还运用了一些空间法术的小把戏。”陆锦添没有任何防备的走上了阶梯。要是在经常使用的阶梯上都设下陷阱,对海拉姆这样一个还活着的传奇来说既没有什么意义,还徒增了麻烦。

至于这个充满了断层的阶梯,陆锦添倒是很快看出了其中的机关所在。等到他站在了第一层阶梯的最后一阶的时候,阶梯也正好看上去相对的那一层完美重合在了一起。

而就在陆锦添一步往前跨出之后,居然踩在了结结实实的地板之上,阶梯和每层中间相隔的那一段距离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这一点除了空间魔法之外,似乎也没有办法做到了,当然除此之外的视觉错觉的应用也颇为重要。单单只是从这一点来看,就足够说明海拉姆对于自己的法师塔的重视了,就连内部的结构和楼梯这样的琐碎细节都要下如此大的功夫布置。就算是陆锦添已经见过如此之多的建筑,人类的,精灵的,神灵的,魔鬼的……但要是论精细程度,恐怕也只有阿翠丝藏书馆比得上这里了。

轻松上到二层,陆锦添先左右看了一样,黑色长廊的墙壁上,不规则镶嵌着十数颗发光的蓝色晶体。这光芒可不是人造光,而是货真价实的元素晶体散发的元素能量。而且看这个样子,这些晶体很有可能是来自星界之中的以太晶体,还拥有自吞吐能量的能力,否则经过如此许久的时光之后,这些晶体内的能量再多也被榨干净了。

很快陆锦添又想到了另一点,在觉得莫比乌斯之塔原来的主人是个绝世强者之外,也不由的觉得海拉姆这个老妖怪实在不简单。正因为有莫比乌斯之塔底座的“时光投影”法阵纹路,所以黑塔之中的这些照明用的以太晶体能够在许多时间层上汲取能量。正是这多方面的能量供给,才最终撑起了这一整座黑塔的照明。海拉姆能够拿出如此多的以太晶体来照明,那他储藏库里的宝贝,必然更会让世人感到无比震惊。

历史之上再记录时光城陨落之后,并没有提到海拉姆多年的收藏到底去了何处,也在没有关于时光城和海拉姆法师的任何信息出现在世人眼前。奥辛维斯帝国虽然已经陨落多年,可是如此庞大的一个帝国不可能像是一只蚂蚁一样,死了就化成自然界的些许微尘,消散在空气里。一千年来,奥辛维斯帝国的部分传承倒是一直都没有中断,就像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样。虽然已经无法再达到当年那般的高度,但是现在的法术体系有很大一部分就是传承自当年的奥术体系。

奥辛维斯帝国很多稍有名气的奥术师都将自己的传承遗留了下来,唯独海拉姆的传承丝毫不见。而现在陆锦添算是明白了,海拉姆的传承不是不见了,而是这个老妖怪压根没死,那就压根也不可能把自己的传承和收藏就这样拱手让给晚辈了。

只是这一次,陆锦添成为了时光城陨落后的第一个进入真正海拉姆法师塔的人,终于是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到这个传说之中的三大奥术师的收藏了。

围着第二层的正方形走廊走了一整圈,陆锦添最终确定自己现在面对着这一扇看起来颇为寒酸的黑色对开木门,应该就是海拉姆所说的储藏室的大门了。

开启黑色木门的寻常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海拉姆亲手抓住木门的两个铜柄,然后向内推开木门。其他人只要触碰到木门的把手,就会直接被释放一个【极效恶意变形术】,外加一发【传说·驱逐术】。

不过也不知道海拉姆哪来的这样的未雨绸缪的意识,他居然在自己储藏室大门的进入方法这里还给自己设置了一个后门。那就是如果身上有他所释放的【畅通无阻】,并且拿着带有他身上气息的一件物品,就可以不打开木门,直接大摇大摆的走进储藏室之中。

想到这一点,陆锦添的心中又不由暗说了一句“老奸巨猾”,只是不知道他这句话的意思到底是夸赞居多还是咒骂居多了。

此刻站在塔外的海拉姆仿佛也受到了心灵感应一样,眉头一挑,嘴上倒像是开玩笑一样冒出来一句“没大没小”的呢喃。

虽然可以走后门,而且还得到了海拉姆的亲口保证,可面对这样一扇施加了法术的木门,陆锦添还是不免有些紧张。 好在陆锦添也不是由于之人,几个呼吸之间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然后不顾一切的一头扎进了海拉姆的储藏室之中。

……

黑色的穹顶之上仿佛就流动着一片遥远星界一样,四四方方的储藏室因为黑暗缘故,只能够看到大概的边界。黑暗和星空由陆锦添所占的房间开始,一路延伸向了两端的房间,竟是形成了一条类似与银河一般的带状星条。

陆锦添没有看到琳琅满目的宝物,也没有看到规规整整的架子,可是陆锦添现在的表情依旧是一脸震惊,然后像一个木桩一样傻傻的处在原地,连脚步也没法移动。

海拉姆的收藏的宝物没有陆锦添相信的那样多,可是没有一个拿出来不是那种足以引发一场血祸的东西。

除了海拉姆自己外,每一个进入这个储藏室的人都临时获得一个无法取消的【魔法灵光侦测】法术。入口的房间之中,随意的摆放着四个石台,空中悬浮着三个透明气泡。可这些东西现在在陆锦添的眼里,就是散发着红色或者橙色的的耀眼光团,刺激的让他几乎无法挪开自己的眼睛。

此刻的陆锦添就像是融入了这片幽深星空之中,再也难以自拔出来。

ps:鲸鱼祝大家平安夜愉快,都能吃到心爱的人送的苹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