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四十一章:魔踪·灾祸·神临

陆锦添既见过更新之前的拉比克的神话法杖,也见过奥蕾利亚的传说长弓;也在更新之后近距离感受过罗比森的冷刺匕首,以及温斯顿的斩魄者。可像是【虚妄原罪】这样如此针对神灵的一件武器,陆锦添绝对是第一次见到。就算【虚妄原罪】是现在这样受到封印的状态,陆锦添相信自己凭借它也绝对有很大的机会去击杀一个弱等的神灵。

“这可真是一对绝世凶器!”

贝尔兰德斯的语气之中第一次带上了如此狂热的情绪,此刻陆锦添眼前的两把匕首虽然造型各不相同,但是在绯红的魔法灵光映衬之下,显得分外妖艳而美丽,比起之前陆锦添所看见的那双靴子,给人呈现出另一种独特的杀戮美感。

“原罪的造型使得它穿刺性更强大,同时类似兽类尖牙,外加双血槽的造型也让它更容易撕裂某些东西,比如灵魂。”

“虚妄的造型倒有点像是蛇形剑或者是缩小版的马来克力士剑,这样造型让它的刀刃能够造成深浅不一的伤害。同时弯曲的造型更让它抽出的时候,对敌人造成更多的疼痛感。”

此刻零一的语气之中也是充满了对着两把匕首的欣赏,三人的脑海之中几乎完全就被这两把匕首所占据,流露出的感情在陆锦添的双眸之中同时化为了一道光芒,那就是狂热的喜爱。

“【虚妄原罪】这样的一对潜行者的神器,居然会在历史之上默默无闻,这绝对是一种耻辱。不过它们既然到了我的手上,我必然就会带着它们重新找回昔日的荣誉和灵光。”

陆锦添伸手将两把匕首握在手掌之中,整个人的精神都在无形之中拔高了一截一样,炽热的眼神也迅速转化成了刺骨的冰冷。仿佛这个时候的陆锦添,又找回了当年噬人的“夜魇”的模样。

“既然有了如此的一对匕首,那其他部位的装备也必须要跟上这件武器的节奏了。”

陆锦添的脑海中又再度浮现出,自己之前在第三个房间之中所见到的那一双叫做【虚空渡】的靴子,如果有这样一双不朽神器的配合,就算此时的自己面对上寻常传奇人物,就算是无法杀死他,也绝对是有自保的余力了。

“说到底还是实力跟不上,外物的提升再强,也没有办法掩盖自己本质的弱小。以现在自己这样的实力来说,到算是埋没了这样一把好武器。”陆锦添喃喃自语,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瞬间掌握了一个科学研究院了一样,可是自己本身的知识技能不够,那也只能够是浪费了宝山之中的财富。而且还很有可能受到他人的嫉妒,收不住这样一座宝山。

心念想到此处,陆锦添才发觉自己似乎在这样一座宝库之中停留了太久了。即使自己现在还没有走完整个宝库,陆锦添也决定不再把自己的时间浪费在这上面了。与其浪费时间去探寻那些未知的宝藏,并且为此纠结,不如就把握好眼前的机会,不再贪心。

就在陆锦添想通了之后,正准备转身离开房间原路返回的时候,却无意间看到放着虚妄的石台之上,好像还垫着什么东西。陆锦添走进一看,已经失去了保护罩的石台上,很是随意的放着一块古旧的羊皮。陆锦添拿起羊皮一看,在羊皮更光滑的一面上,用一些不算复杂的纹路似乎记录了某些东西。

……

“你已获得【刺客诡道】的部分信息,当前进度1/12。”

陆锦添只不过是抓起羊皮卷仔细的看了几眼,信息栏之中就弹出这样

一条信息。这样一张有些看起来有些云里雾里的羊皮卷上,居然记录着像是某种招式一样的技能。

“按照目前的进度来看,恐怕在三天之内,你都很难习得这个技能。”

就在陆锦添有些惊喜和意外的看着手中羊皮卷的时候,零一却是很不客气的扑来一盆冷水。虽然陆锦添只是扫了一眼就获得了一点进度,可是越往后的进度越难以获得,甚至已经不单单用观看就能够获得进度点的增加了。即便是配合上反复训练,另一都不能保证陆锦添能够在三天之内彻底掌握这样一个技能。

“有没有什么速成办法?”

让陆锦添在三天时间绝对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抓住这样一个机会,陆锦添可不知道三天之内会出现什么变数。如果法师塔顶真的盘踞了海拉姆的恶存在,就算是几百年之前他和海拉姆一战受伤之后陷入了沉睡,如今时间已经过去了如此之久,谁也保不齐他哪天就有可能醒来。偷袭陆锦添尚且没有多大的信心,要是和这样一个传奇人物的恶之分身刚正面,陆锦添估计连百分之一的胜率都不一定有。

“这张羊皮卷上的符文也是由一个超凡人物亲手书写的,如果强行动用代码能力虽然可以快速解构,但是也会影响到我们体内代码格式的稳定,在短时间之内我们都不可能在借助代码的力量了。”

想要有收获必然要付出代价,陆锦添对于“等价交换”的原则倒是深信不疑。在他看来,用异端事件无法动用代码级能力来换取一个切实的技能,绝对不算是亏本买卖。自他拥有了代码级的能力之后没能够动用的次数确实不多,毕竟他现在的角色实力并没有到达能够将代码能力当作手臂一样指使的地步。而只要能够粗略掌握这样一张羊皮卷上的技能,那效果必然是立竿见影的。能够同虚妄收藏在一起的技能,在陆锦添绝无凡品的可能。

“可以!你动手吧。”

解构羊皮卷的事情交给零一来做,陆锦添自己已经接连快步的穿过了几个房间,很快又看到了第三个房间之中的九团银光。透明气泡之中的黑色靴子依旧安静的悬浮与半空之中,陆锦添只是如探囊取物一样,伸手一抓便将这样一双靴子抓在了手中。

只是没等到他仔细观察手中的黑色靴子,整个宝库包括整座法师塔都开始轻微的摇晃了起来,而且这样摇晃的频率还变的越发快速和强烈起来。

“什么情况?!”陆锦添当下也顾不得手中的靴子,随手将它丢进了自己的背包之中,便是三步并作两步,再度从海拉姆的收藏室的黑色木门处,冲了出来。

就在陆锦添冲出收藏室的一瞬间,他的消息栏便再度连续更新了几条,耳旁也也有一连串的声音宛如炸雷一般的消息传来。

“你已完成任务【遗落时光·暗流】,你获得道具替身假人*1,请注意在背包中查收奖励。”

“你已获得后续任务【遗落时光·踪迹】。”

“你已完成任务【遗落时光·踪迹】,你获得道具无暇经验水晶*2,请注意在背包中查收奖励。”

“你已获得后续任务【遗落时光·战斗】。”

任务名称:【遗落时光·战斗】

任务等级:【传说】

任务描述:【灾变的来源就是出自与“海拉姆法师塔”的顶端,既然冒险者你已经发现了它的踪迹,就没有坐视不理的道理。与之一战,让遏止住灾变的力量!】

任务条件:【与灾变源头进行战斗,并且至少让其进入重伤状态】

任务奖励:【诡秘之踪的阴影宝箱(神话)*2,解封石*1】

任务惩罚:【你将被永久受困于此处,或者直接死亡】

任务时限:【一个小时】

任务后续:【完成此任务后将开启“遗落时光·终章”任务。】

一连串的任务信息就像是一道道催命符一样,毫不留情的直接打在陆锦添的心头,陆锦添压根没有做好任何的心理准备,就受到了这样的连环冲击。

什么灾变气息,什么海拉姆的恶之分身,此时此刻全部都混杂在了一起,直接让陆锦添像是面对着一团乱麻,完全不知道从何处开始着手。

只不过有一点陆锦添倒是非常清楚,看眼下这个动静 ,海拉姆倒是真的没有骗陆锦添,塔顶上应该真的住着一位他的“亲戚”。而且看这个样子,还正好撞上了陆锦添所担忧的一件事,那就是原本陆锦添的偷袭变成了实打实的刚正面。最重要的是,这一回通过那蛮不讲理的任务,陆锦添就是连逃跑都没有机会了。

“大爷的!这绝对算是乐极生悲,而且还是生了大悲了!”陆锦添一部跨出,沿着黑塔内部那古怪的楼梯一路往上,似乎像是直接想把自己送入虎口的样子,“对羊皮卷的解构还有多久能好?!”

“再给我十秒!”零一此刻也是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陆锦添背包之中的羊皮卷上。此刻,放在陆锦添背包之中的羊皮卷在数据层面上,就像是一个被无数线条入侵的自成一体的圆球,线条和圆球上皆闪动着蓝色光芒,就像是在呼吸一样。

“该死的海拉姆,居然敢派一个蝼蚁来入侵我的宫殿!”

没等到陆锦添一口气上到七层,整个法师塔的顶端就响起了一个愤怒的咆哮。陆锦添只觉得像是有一股精神风暴横扫而过,撞的自己的胸口都有些生疼。

“这个家伙也是个疯子,自己鸠占鹊巢还把自己当成主人了。”

陆锦添当下暗骂一句,整个人猛然一跃,挂在第七层的边缘位置,纵身一翻,就落入了一片阴影之中。等到这个时候,陆锦添终于看到了自己的敌人,一个穿着黑色袍子,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得了肺结核的痨鬼版本的海拉姆正漂浮在第七层唯一的房间,也是海拉姆的卧室的半空之中。

陆锦添看到这样的敌人,心中不由一喜,看来对面资格肺痨半的海拉姆还没有完全恢复,自己并不是真的没有活路。

“蝼蚁,我看见你了!”

可还没等陆锦添有下一步动作,悬浮在半空之中的肺痨版海拉姆就已经先把视线投向了陆锦添藏身的阴影之中了。

“该死的,这个家伙的感知也太灵了!”

就在陆锦添想要借着【阴影跳跃】的技能换一个躲藏的地方之时,只听得整个方尖塔外围的天空之中传来整整的闷响,紧接着就是一道浓郁到夺目的红色光芒毫不留情的打破了方尖塔唯有在第七层才有的窗户,直接撞在了肺痨版的海拉姆身上。

陆锦添只见到一只粉拳从红光之中冲出,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肺痨海拉姆的脸上,将他直接打飞了出去。

“你个蝼蚁,你叫谁是‘蝼蚁’呢?”

红光消散,一个穿着一袭红衣红裙的少女,就像是一只被惹怒的猫咪一样出现在了陆锦添的眼前,瞬间把陆锦添惊得哑口无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