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四十三章:夜魇者,向死而生(上)

相比于之前数次面对危险境地,这一次陆锦添所遭遇到的危险可以说已经把他放在了生死边缘的火架上烤了。

如果说这一次它还能够看到一丁点胜利的机会,那也只能够全部仰仗之前在宝库之中得来的装备和临时补强的技能了。

“你已获得全新技能树【刺客诡道】,当前进度【入门】。”

与之前陆锦添所设想的并不相同,【刺客诡道】并非是一个单独的技能或者招式,而是直接将他原有的“潜行者”和“夜徒”的技能树所替换掉了。虽然不知道这样一个全新的技能树会对将来造成什么影响,不过陆锦添倒是清楚的知道,眼下这一关要是过不去,那也没有必要再提将来了。

至于透支代码格式作为代价,提前解构【虚空凌】这双靴子,也是陆锦添迫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毕竟对手是一个只离超凡只差一线的传说法师,如果无法近身,那他就算是准备了无数的杀招也没有办法使出来。只是这种提前解构不单单是损伤了陆锦添体内代码格式的稳定性,也让这双原本品质是不朽神器的靴子下降到了,接近神话的地步。

“必须在三个小时之内找到办法稳定我们体内的代码结构。否则它一崩溃,就算是我们能够活下来,最好的结果也只能从零开始。”

零一的警告还在陆锦添的脑海便响起,可他只感觉到自己所处空间的排斥力越来越大,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在这里躲下去了。

“这么短的时间内,根本没有办法研究出最好的技能搭配,再给我三十秒时间,我能建立一套最有效的杀人技能。”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忙着研究技能的贝尔兰德斯也站了出来。因格鲁特的这一套技能树和之前“夜徒”以及“潜行者”的技能树都有不相同之处。

【刺客诡道】这个技能树大致的分为了【诡道】,【刺杀】和【黯灭】三个体系。三个体系各有不同,【诡道】主要是利用各种诡异的刺杀术对敌人进行骚扰,并且还涉及到了潜行和隐藏这一部分的情况;【刺杀】这一分支的技能更偏重伤敌,主要的技能都是那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至于【黯灭】之中的技能则又属于另一个体系,每当陆锦添成功释放了一个技能之后,就会给这个体系之中的技能叠加一个“连击能量”,释放此体系之中的技能会消耗所有“连击能量”,并且增强技能的效果。

“好!”四周的压力已经到达了一个极限,陆锦添也知道这三十秒是自己必须争取到的,他也没有时间在和贝尔兰德斯讨价还价了。

下一刻,陆锦添四周的阴影黑暗尽数消失,他就像是脱出水面的鱼一样,再度暴露在了猎人的视线之中。

……

虽然说受到了陆星月的影响,导致肺痨海拉姆有些束手束脚,但是自己居然和这样一个连传奇都不是的小刺客周旋了如此之长的时间,而且还没能够杀死他。这一点让海拉姆自己的内心也产生了某种烦躁和不满,手中的法术也越发的不受控制,威力变的也越来越大。

看到在远处的刚刚冒头的陆锦添,海拉姆手中再度闪动紫色的纹路,身体周围的不断

的浮现出紫色的圆形法阵,一枚枚如同紫色水晶一般的奥术飞弹从法阵背后蜂拥而出,就像是一群被惹怒的马蜂一样涌向了陆锦添。

要说寻常的奥术飞弹陆锦添并不会非常在意,可是如此密集的飞弹雨,陆锦添还是第一次见到。整个人置身于数十上百的飞弹之下,就像是一个暴露在阳光底下的老鼠一样。

“这个该死的疯子。”陆锦添口头上一边叫骂,脚底却像是抹了油一样,不退反进,猛然一个加速,冲向了海拉姆所在的位置。

几乎是陆锦添的身影没向前几厘米的位置,刚才他所在的位置就会有十几颗奥术飞弹轰然落地。海拉姆显然并不知道陆锦添已经换上了之前拿到的神器【虚空凌】,对于陆锦添突然之间爆发出如此的速度也有些惊讶。但是这也也仅仅只是给海拉姆带来了些许的惊讶感觉而已,他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完全停止。

“很棒,但也只不过如此而已。”

肺痨海拉姆惨白的脸上露出阴沉的笑容,瘦削的左手猛然伸出,在他的食指和中指的顶端闪过一道漆黑如墨的烟气,瞬间落在了海拉姆和陆锦添之间的地板之上。还没等陆锦添有所反应,整个地板都开始扭曲起来,紧接着变成了一滩散发着邪恶魔力的烂泥沼泽一般的模样。

六阶法术【邪恶泥沼】!

一般情况下,法师受到法术位的限制,每日所记录的法术都是极为使用的那一种,可是事情到了海拉姆这里却不能够以常理视之。陆锦添保守估计这个家伙每天你能够动用的法术位至少在上百个,像是这样偏门的法术,就连陆锦添也是第一次见到。

不够有一点陆锦添不得不佩服,虽然海拉姆拥有的法术既多且杂,可是在面对眼前状况的时候,他的经验却让他做出了当下最让陆锦添感到难受的决定。

陆锦添甚至都没有完全靠近这片充满着极度负能量的沼泽,就已经感觉到一丝丝的眩晕感觉了。就算是脚下的【虚空渡】拥有无视减速的效果,陆锦添也觉得自己恐怕很有可能没等到穿过这片泥沼就会直接被负能量带走。

“接下来就让我的两个仆人来招待你好了。”

还没等陆锦添进行下一步动作,海拉姆手上的动作再度变换,就像是法术瞬发一般的念出了一段低沉的咒语。黑暗的泥沼之中,猛然出现了一个隐藏在紫色法阵背后的巨大门户,一个头顶双角的恶魔自门户之后穿越而来,手中还握着一柄散发着黑暗火焰的巨斧。

陆锦添没有想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居然是这样一只40级的狂战魔,虽然说敌人的等级要稍微低上了一些,可是有海拉姆在一旁压阵,再加上狂战魔拥有的一些特性,陆锦添此刻已经是完全焦头烂额了。

正所谓一步领先、步步领先,海拉姆此刻的内心之中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杀死陆锦添的计划。自己躲在召唤伍德背后不断骚扰那个潜行者小子,然后逐渐为身前的召唤物施加正面状态。这样就算是这个小子死了,也能够将一部分的责任推到这只来自深渊的恶魔身上。

“恐怕这一次要把【时光倒流】的机会交出去了。”

陆锦添虽然

没能够及时作出应对,但是心里却已经清楚海拉姆打的是什么算盘了。出自深渊的恶魔不仅不会受到负能量的伤害,在这样的泥沼之中还会更加的如鱼得水。陆锦添和海拉姆之间相隔了这样一片沼泽,外加上这样一只庞然大物,再加上本身对于新技能树的不熟悉,反败为胜的几率可以说几乎为零。

好在陆锦添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拥有众多可以救命的道具。唯有利用这些道具,逐步探查出肺痨版海拉姆的战斗时习惯,摸清楚他的底牌,配合上自己的技能和装备,才有可能在任务时间结束之前将他击杀。这无异于是把自己的生命放到了刀尖之上,可陆锦添也知道这样的行为才是让自己进步最快的一种方法。

“好好享受你最后的时光吧!”

海拉姆状若疯癫的笑声在整个被放大扭曲的空间之中不断回荡,停着就像是末日的丧钟一般惹人厌恶。

……

“已经过去十分钟了,这恐怕算是我这一千年来觉得最漫长的一个十分钟了。”

黑色的方塔好像隔绝了一切,站在塔外的海拉姆无法得知塔顶之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他显然也不敢去问站在自己身旁的这个正在啃着苹果红衣女神。要说是一般的职业者战斗,即便是战斗的双方都是传说阶,他也很难得会提起兴趣。可这一次,战斗的一方只是一个还不到传奇的低阶潜行者,另一方是他恶之分身,他却因为弱小的潜行者的生死而患得患失。

“比我想象的要好一些,可是比预期的目标还是要弱上许多。”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的陆星月也刚好吃完了手中的苹果,脸上的表情始终平淡如水,看不出任何的紧张。

“十分钟已经是第三次把你交给他的叶子用掉了,可是只不过才刚刚靠近了那个肺痨的身旁,这水平放到那些神灵里面,分分钟就被人杀死无数回了。”

海拉姆听着陆星月无力的吐槽,心中却再度泛起了对陆锦添的惊讶,他给予的三次【时光倒流】,陆锦添居然花了十分钟时间才彻底用完。这对于一个不到传奇的潜行者来说已经是实力最好的证明了,特别是他的敌人还是一个几乎可以说是半步摆脱了凡人境界的法师。要让海拉姆自己在陆锦添这样的实力下,恐怕给一百次机会,也不见得能够靠近这样的敌人一分。

只是听陆星月的语气还是不满意,海拉姆心中也 不由的怀疑起陆锦添的真实身份来,让这样一个特立独行的女神念念不忘,还时不时拿来和诸神做比较,怎么看都不不是一个普通的玩家而已。

“看来这个家伙已经将状态调整完毕了,再过十分钟之后,我们就能给你那个分身收尸了。”

没等海拉姆的心思从自己的推测上收回来,陆星月便再一次“语出惊人”。海拉姆一张脸上不知道应该露出什么的表情才好,心中感觉哭笑不得,可是陆星月说话必然不会是吹牛。海拉姆眉头一皱,抬头看着黑色方尖塔的塔顶,难道陆锦添真的有杀死自己恶之一面这样的可能性?

而就在这个时候,黑暗之中的陆锦添再度睁开了自己的双眼,嘴角终于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