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四十四章:夜魇者,向死而生(中)

黑暗之中,陆锦添再度睁开自己的双眼,眼前依旧是被放大和扭曲的法师塔顶层。虽然露出了看见胜利曙光的微笑,但此刻他还是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自己刚才所站着的位置。那里已经完全变成了焦黑一片,用来替死的稻草人也早就化成了空中最微小的颗粒,相隔十几米的距离还能够感觉到从那边传来的一阵阵逼人热浪。

此刻一直藏在自己衣服袖子手腕处的叶子已经变成了有一片极为普通的枯叶,对于十分之内里连续使用掉三次【时间倒流】的机会,陆锦添其实也有些不太满意。原本他的设想是利用这样的机会多试探出一些海拉姆的底牌,并且让自己更熟悉对手的行为和反应模式。只不过肺痨版海拉姆的实力和经验早就超过了寻常的职业者,他对于陆锦添进攻的化解并不是单纯的防御,更多的是带有防守反击的神来之笔。

此刻的陆锦添倒更感觉自己像是在和肺痨版的海拉姆在做沙盘上的战棋推演,海拉姆往往能够在和陆锦添兑子之后,还留下一个对自己有利的场面。而且当一个充满了各种阴险想法的法师,再拥有千年的历练之后,又是随手的一招就往往让陆锦添疲于招架,左支右绌。陆锦添之前的三次都是因为在场面和节奏之上被海拉姆全然压制,被逼无奈之下交出了三次【时间漫游】的保命机会。

要是换做寻常人,要是对手如此的强大,恐怕早就已经丧失自己所有信心了。更不要说从中找到敌人的破绽,并且研究出应对的方法了。只是看陆锦添现在的样子,却是充满了一种病态的兴奋,就像是终于抓住了猎物痛脚的猎人一般。

四次接近死亡的经历让陆锦添逐渐靠近了海拉姆的身旁,也发现了也许海拉姆自己都没有发现到的战术漏洞。

也许是因为太过于自信,或者说是掌握的领域太过于高深,陆锦添发现肺痨版的海拉姆每一次总是喜欢走一步看十几步,利用某一种近乎完美的设计将陆锦添逼入死路。简而言之就是海拉姆虽然应敌的手段很高明,可是总体的思路上却有一种按部就班的感觉。

若是说此刻陆锦添在和海拉姆在走黑白十九道的话,以陆锦添现在的情况除非是对手昏招频出才可能有所胜算。好在陆锦添虽然面对一个大处懂得各种定式布局,细微处有能够以各种神来妙笔杀敌的对手,可他们的战场却不是在被束缚住的横竖线条之上的。陆锦添求胜的方法就是彻底的跳出规则,摆脱海拉姆的节奏,然后通过搅乱对手的节奏来达成胜利。

“虽然说你的实力实在不值一提,可不得不说你逃命的本事确实值得让人佩服。”

海拉姆凌空而浮,装出一派高人的风范,神情颇为轻松,看向陆锦添的眼神也满是不以为意。虽然说刚才陆锦添已经说是欺近到了他的身前,可海拉姆明显可以感觉出陆锦添的后继无力。所以海拉姆的内心之中,

只是把刚才陆锦添的行为当成是偶然为之,并没有产生出任何的重视。

“只是这样疲于奔命的表现,似乎和你刚才想要杀我的决心可不太符合呀?哈哈哈……”

陆锦添看着眼前的海拉姆,内心并没有因为他这样轻蔑的语言侮辱感到任何的波动。一个真正的刺客所在乎的只有他眼前的目标,当他真正想要杀人的时候,任何外物都不应该成为阻止他行动的障碍。

“不说话,难道你还想学不在沉默之中爆发,就在沉默之中灭亡的那一套么?”

海拉姆的语气依旧是阴阳怪气,可手头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虽然陆锦添看起来对他没什么威胁,可是仍由这样一只苍蝇在身边飞舞,也是一件令人感觉到厌烦的事情。

“希望你不会对自己再死之前的沉默而感到后悔!”

黑暗里,一阵澎湃的奥术能量狂涌而至,陆锦添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五十级传说法师和十七级凡人潜行者的对撞像是回放一般再度上演。

……

在给贝尔兰德斯争取了足足十分钟之后,陆锦添现在拥有的大部分技能已经完全改变了模样。

依照贝尔兰德斯的想法,陆锦添重置的那些技能点有五成都是用在【刺客诡道】技能树的【刺杀】分支上了。要说到实际伤害的话,也许是【黯灭】分支里的技能最强,可是要说到瞬发伤害和连招的话,还是【刺杀】分支里的几个技能当仁不让。

而且除了改变了技能树之外,这一套全新的技能树还给陆锦添提供了一个“连招模版”的全新功能。陆锦添可以自由的将一系列技能构建成一个拥有三到五个技能的连招。你可以选择在实力技能之后衔接其他的动作,或者让模板指引你将这一系列连招的技能全部无情的输出在敌人的身上。

“五级【阴影切步】加上三级【影袭】的最长攻击距离是多少?”

“七米!”

陆锦添消失的身影再度出现在刚才所站位置之前的一片阴影之中,海拉姆手中动作不误停顿,看样子似乎又想要释放【邪恶泥沼】。

“一个技能还想要对我使用两次?”

陆锦添脚下猛然发力,右手的手掌心上也猛然浮现出一个黑色的符文。紧接着,一个半透明的纯黑陆锦添从他的身上透体而出,飞快的撞向了半空之中的海拉姆,正好与他撞了一个满怀。

这一撞虽然没有对海拉姆造成任何的伤害,却是恰好打了海拉姆一个措手不及,让他几乎就要释放而出的法术被强行打断。

被打断了一个六环的法术对于海拉姆来说大师无关紧要,可这被打断的不单单是法术,更重要的战斗时的节奏。每一次都是海拉姆掌握住了战斗节奏,把陆锦添玩弄在自己节奏的股掌之间,可没想到这一次刚一上手便是被陆锦添断去了节奏。海

拉姆当然还有应对的方法,可心头上已经不免蒙上了一些阴影。

海拉姆似乎也感觉到了陆锦添与之前想必有所不同,脸上的表情也逐渐变得严肃起来,手中符文骤然亮起,却是先在自己身旁施加了一圈像是法阵一般的光圈。

“五环法术【哈蒙德之回环】,果然如此!”

看到海拉姆再度释放的法术,陆锦添的嘴角再度露出了一个微笑。一如之前陆锦添遭遇的情况一样,在海拉姆感觉陆锦添有可能通过位移技能近身之前,他就会释放这样一个阻止陆锦添近身的法术,并且依此再度把握住节奏,再度进行防守反击。

只是这一次陆锦添却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脚下【虚空凌】效果发动,同时在原地又留下了一个影分身,整个人再度消失,然后这一次结结实实的撞在了海拉姆的怀中。

实乃千钧一发之际,陆锦添双手之间的虚妄和原罪已经在海拉姆的眼前晃过好几道寒光了,此刻海拉姆才感觉到了陆锦添身上散发出来的凛冽杀意。可即便是如此,这位传说奥术师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慌乱,他口中再度极速吐出一串繁杂咒语,陆锦添原本毫无拖泥带水的动作竟是瞬间变慢了几分。

“驱逐!”

就是这忽然多出的短短几秒,海拉姆口中再度吐出两个字,一个无法抵御的庞然力量从他身体周围向外扩散,猛然把陆锦添再度推出了好几米的距离。

“时之放逐!”

海拉姆似乎也感觉到了一阵后怕,决定不再和陆锦添这样纠缠不清下去。一连串的咒语加上手势之后,陆锦添只感觉自己眼前的景象忽然开始变得有些模糊起来,似乎一切都在离他远去一样。

“替换!”

陆锦添手掌心的黑色符文再度亮起,陆锦添的身影骤然在原地消失,再一次回到了刚才留下分身的那个位置之上。

电光石火间。陆锦添和海拉姆的身形几度交错,虽然不见鲜血伤口,个中危险却丝毫不减,稍有什么闪失就有可能会有一条生命命丧黄泉。

“3,2,1!”

只是没等海拉姆再度抢回节奏,陆锦添便是再度发难。只等到海拉姆四周的【哈蒙德之回环】效果消失的瞬间,陆锦添手心的黑色符文再亮,整个人又一次出现在了海拉姆身后的位置。

原来陆锦添在之前施放的那个影分身穿过海拉姆之后,却在他身后的地板上留下了一个印记,这个印记则是让陆锦添能够再度位移的一个坐标点。

可就在陆锦添想要出手的瞬间,却是感觉到了四周的空气忽然变得莫名燥热起来。下一刻,他所站的位置,便是再度被深绿色的邪能火焰柱所吞没。

充满负能量的炽热火焰映照在海拉姆苍白的脸上,伴随着他逐渐露出的放肆笑容,让人产生了一种不寒而栗的大恐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