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四十五章:夜魇者,向死而生(下)

这一次暗绿色的火焰柱足足燃烧了十几秒钟,都没见减小的模样。

就在几分钟之前,陆锦添使用【替身假人】,就是因为被海拉姆算计到了落点,然后提前布置了一个七环触发式的法术【邪能焰击】,被逼交出了自己的保命手段。可以说这一次几乎就是完全相同的招数,甚至可以说是完全相同的陷阱。

“自以为手段天衣无缝,可是却不知道这一切尽在我手掌握之中!”

感知之中再也没有了陆锦添的生命气息,海拉姆已经确定这个烦人的苍蝇被邪能火焰焚烧的一干二净,连渣滓都没能了。

这样一个触发式的法术看起来似乎是由诸多的不便,在和潜行者这样的职业战斗时尤其显得笨重。可是,对于经验老道的海拉姆来说,任何法术似乎都能够在他手中化腐朽为神奇。在他看来,这个法术却拥有无可比拟的几个优点。

首先就是因为它是瞬间触发,几乎是不可能有人有反应时间来强行打断这个法术的,这就保证了陆星月不会强行出手救人。其次就是因为它是邪恶负能量和火元素的结合,单单有火焰抗性和负能量抗性都是不够的,这样又再次提神了它对于陆锦添的威胁。最后就是这个法术是可以默发的,所以在战斗时,对手很难察觉到自己的布置。

“蝼蚁永远是蝼蚁,还真以为凭借几件神器就能够逆天行事么?”

“就算是神灵,也无法阻挡我的脚步,终有一天我将成为众神之王!”

“时光的尘埃呀,埋葬那些早已腐朽的神灵吧!这个世界需要新的神灵,需要新的统治者!”

海拉姆状若癫狂,口中不断的自言自语,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的丰富,任何人看了都会以为这样一个家伙已经发疯了。

“看来你真的是已经疯了。”

忽然之间,一个略带怜悯和嘲讽的声音在昏暗的空间之中响起。海拉姆就像是被人瞬间掐住了脖子一样,口中不断发出“嗬嗬”的艰难喘息。他猛然转身,看到了就在自己身后不过几米的地方,陆锦添真从一道阴影之中安然走出来,全身毫发无损,似乎刚才的火焰根本没有吞噬他一样。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海拉姆苍白的脸上因为激动而浮现出病态的红晕,整个人激动不已的颤抖着,却是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办法说出来。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不过接下来应该轮到我来攻击了。”

黑暗之中的陆锦添瞬间消失,一道残影闪烁,顿时落在了海拉姆的身后,【影袭】发动,象征着陆锦添的进攻已经开始。

……

“背刺!”

虚妄第一次切开了海拉姆身上浮现的淡蓝色光幕,一把插进了海拉姆如同干柴一般的瘦弱身体之中。

“剔骨!”

插入海拉姆骨肉之中的虚妄沿着骨节而下,一路划开了一条巨大的伤口。

“血棘!”

陆锦添的面色瞬间泛白,而插入海拉姆身体之中的虚妄上也迅速浮现出一抹红色光芒,然后轰然爆炸开来。

陆锦添猛然后撤两步,再度没入阴影之中,只在原地留下像是受伤的野兽一般疯狂咆哮的海拉姆。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你这只蝼蚁居然敢

伤我!你今天必死无疑!”

海拉姆后背的黑色法袍已经被虚妄切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如同死人皮肤一般毫无血色的背脊上赫然可见一道深邃的伤口,可是伤口之中却丝毫不见有鲜血流出,唯有黑色的烟气和碎片不断从中逃逸而出。

陆锦添并没有想到,这个海拉姆的恶之一面不仅不是一个正常人,甚至于连人都算不上。如果要强行给他定义的话,只能够说他是一个阴影怨念的集合体罢了。看到这一幕的陆锦添才相同了一点,怪不得被海拉姆所伤的恶面经过如此之久的时光都没有能够完全恢复。因为这座与世隔绝的原因,他很难以汲取到自己所需的力量。这也正是他要占领这座方尖塔的原因,这座法师塔是唯一能够和外界沟通的渠道,海拉姆的恶面只能够通过这里获得些许能量的补给。

此时此刻被陆锦添所伤的肺痨版海拉姆手中大声吟唱着咒语,双手高高扬起,已经完全失去了之前理智冷静的模样。而安静躲在一旁阴影之中的陆锦添在零一的提醒之下,再度【侦察】自己的这位对手的时候。发现居然仅仅只是通过自己刚才的一击,这个肺痨版的海拉姆就已经接连损失了四个冒险等级,从一个五十级的顶级传说人物变成了一个四十六级的普通传说法师。

“原来这个家伙就是个充气版的强者。”陆锦添终于明白应该如何对敌了,只要在多抓住几次机会,多重复刚才那样的攻击,自己面前的家伙很快就会重新跌落凡间。等到他们两人实力相仿的时候,陆锦添自信就算是肺痨海拉姆有再多的经验,都必然不会是他的对手了。

“烈焰风暴!”

黑塔顶层传来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海拉姆的头顶之上瞬间凝聚出一朵炽热的火云,火云在陆锦添的注视下猛然爆炸开来,一圈火浪以火云为中心猛然扩散开来,大有焚尽一切的势头。

躲藏在阴影之中的陆锦添并不惊慌,借由体内残存的代码级力量,他眼前滚滚而来的火云已经被放慢了无数倍。陆锦添再找的不是躲过火云的机会,而是在火云释放完毕之前,海拉姆再度施法之间的这段空档。

“阴影跳跃!”

看准了海拉姆身后因为逐渐扩散的火光不断拉长变淡的影子,陆锦添身影再度从原地消失,下一刻便出现在海拉姆拉长影子的顶端。

之前的海拉姆断然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可是现在看来,失去了理智了他对陆锦添的威胁已经大大降低了。

“阴影切步!”

没等海拉姆有所反应,陆锦添的身形如鬼魅一般滑动,再度靠近了海拉姆的身旁。

……

“这次终于算是找回了当年些许的风采。”

黑色方尖塔之外,海拉姆和陆星月只听得一声闷响,整个方尖塔都轻微的摇晃了一下。海拉姆看的是心惊胆战,而陆星月的表情之中反而是带上了些许的喜悦。

海拉姆无比清楚,要想撼动自己着法师塔哪怕一毫,都需要极为恐怖的能量冲击。刚才的那一次震动,至少是一个九环的法术才有可能做的到。一个传说法师对一个不到传奇的敌人使用出一个九环法术,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应该高兴的事情。只是暗地里,海拉姆心中还是生出了对于陆锦添的佩服,能够把自己的恶面逼到这个地步,那

绝对算得上是“前无古人”了。

至于陆锦添真的把自己的恶面杀死这种事,海拉姆其实从一开始都没有对陆锦添抱有太多希望。他之所给陆锦添这样一个任务,还是因为现在站在他的身旁的陆星月的缘故。自从上一次陆星月和他在这个时间的断点之中相见了之后,海拉姆就重新产生了离开此处的希望。要说除了两个至高之外还有可能让他脱离此处牢狱的,思来想去也只有这样一个女神有可能办到了。

原先海拉姆预想,将陆锦添先推入一个险地,然后引陆星月现身,同时借助她的手击杀占据自己法师塔的恶面,实现一举两得。事情一开始也确实如同他的预想一般在进行,可是等到陆星月来了之后,事情就完全不按照海拉姆的预想运行了,甚至说已经超乎他的想象了。

陆星月来了此处,却没有插手陆锦添和恶面的战斗,反而任由陆锦添和恶面开始了战斗。陆星月的置身事外让海拉姆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一开始完全想不到陆星月内心的想法。直到现在海拉姆才真正反应过来,陆星月之前对他所说的并非玩笑话,而是真的是想要让陆锦添亲手杀死自己的恶面。

只是这种事情已经算是“前无古人”,难道那个不到传奇的小子真的能够依靠几件装备和几次重来的机会,成功击杀自己的恶面,创造一个“后无来者”的机会么?此时此刻,就算是养气功夫十足,心境已经足够平静的海拉姆,眼神之中也不由产生了三分惊讶,三分炽热,三分思索和一分期待。

不管塔外的两人究竟是什么想法,可是现在塔内的陆锦添却颇有打蛇上棍的意思,死死的纠缠住了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的海拉姆。

左手虚妄一击落空,陆锦添依旧不慌不忙,右脚猛然向前一伸,切入了海拉姆的双腿之间。紧接着猛然一顶,精准的抵在了海拉姆膝内侧,让试图想要释放法术驱逐陆锦添的海拉姆节奏再断。同时原罪猛力凿击,正好插入了海拉姆肩胛骨的缝隙之中。

两击得手的陆锦添并未在乘胜追击,因为在这一次受伤之后,原本一开始等级高不可攀海拉姆已经从五十级的巅峰滴落到了不到三十级的水准。战斗的主动权已经完全掌握在了陆锦添的手中,陆锦添相信自己再抓住一套技能的机会,就很有可能直接斩杀现在的肺痨海拉姆。

“嗬嗬,嗬嗬……”

海拉姆苍白的脸上再也看到任何一丁点的血色,他全身的伤口都在散发着黑色的烟雾,就像是一个即将彻底腐化的残破朽木。

陆锦添冷眼看着面前的海拉姆,手中双匕反握,整个人蓄势如弯弓待发,可没想到此刻的海拉姆却像是突然恢复了正常一样,无焦距的双眼忽然重新望向了陆锦添,眼神里尽是冰冷邪恶的疯狂。

“想要我去死,你们也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话音未落,海拉姆身影陡然消失,却并非是远离陆锦添,反而是借由闪烁一头撞在了陆锦添的怀中。

“扭曲虚空!”

空间里猛然出现一个黑暗的漩涡,陆锦添只看见不远处的半空中浮现出陆星月的身影,紧接着就有一股沛然莫能御的吸扯力从漩涡之中传来。下一刻,陆锦添连同已经失去了生命力的海拉姆恶面一同坠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逐渐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