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四十六章:混沌边缘

雾气朝朝的大海分不清边界和方向,灰色的天空上偶尔也会飞过一两只海鸟,预示着陆地似乎并不很远。

跟随着海浪和潮汐的方向一路逃离,看不穿的深色海水里似乎也是死气沉沉的一片,没有游鱼也看不到其他的生物。这片天地单调的让人很容易就会生厌,进而产生一种不知道虚假和真实的混沌念头。

无休无止的浪头不断的拍打在沙滩上,可眼所及之处也是一派荒凉景致。暗黄色的沙滩上干净的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真实,没有死去的鱼虾,甚至没有任何一只敢于在此处落脚的海鸟。这一切的一切都不像是一片正常的沙滩应该拥有的景象。

而就在这样一处海滩上,在岸与海水的交界处,在海浪不断拍打的地方,此刻却突兀多出来一个躺倒的身影。这个身影全身早已经湿透,脸上也是泛出一种类似与死人一般的苍白颜色。而他整个人似乎在海水之中浸泡了很久,所以看起来微微有些浮肿的样子。

从以上这几点来看,这个不知道在这里躺了多久的家伙像极了一个死人。不过从他还在微微起伏的胸膛来看,貌似这个被海水泡了许久的家伙好像还是还有一线生机。

“咳!咳!”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片死海的深处刮过了大风,原本还算平静的海浪忽然变得无比暴躁起来。一时间打在海岸沙滩上的浪头也开始变得有些汹涌澎湃起来。而被一浪头海水直接打在脸上之后,这个躺在海滩上的身影猛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紧接着,只看见从他的口中吐出了一口海水和一条银色的小鱼,然后便看到这个家伙睁开了双眼,痛苦的挣扎着坐了起来。

“这里是什么鬼地方?”坐在海滩上的家伙茫然的看着四周,露出一脸茫然的表情。

“如果非要给这个地方取一个名字的话,我觉得叫做混沌海应该比较合适。”

就在这个时候,从沙滩背后的灌木丛之中,忽然走出来一个人影。而且这个人影和海滩上坐着的那个家伙除了某些细微差别之外,从整体上来看就像是一个人一般。

“我*!零一!”

原本还坐在海滩上懵逼的家伙猛然跳了起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身后走出来的身影,脸上的表情又迅速转化成了无比的震惊。

站起来的青年猛然擦了擦自己的双眼,就算这里是虚拟世界,可他眼前的出现的景象太过于玄幻,只能让他感觉到难以置信。

在确认自己不是眼花之后,青年仍旧不死心的想要冲到自己眼前的身影面前,亲手检验这个家伙的真假。不料站在青年对面的身影却是巧妙的一让,躲过了青年如同流氓看见美女一样的无脑猛扑。

“我劝你最好还是稍微打理一下自己。”这个被称为“零一”却和刚才海滩上的青年长得别无二致的家伙始终一脸平静,就好像青年的震惊全无必要一般。

“陆锦添,你现在这样子看着可真是让人想笑。”还没等扑了个空的青年反应过来,他面前的灌木背后又走出来一个身影。来人的模样也与青年别无二致,除了一头张扬的红发让他显得更为霸气

之外。现在海岸上站着的三个人完全可以说是从一个模子之中刻出来的一样。

“贝尔兰德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青年的大脑此刻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一片空白,脸上的表情定格成瞠目结舌,久久都没能够改变。

“这件事情,还是要从海拉姆的恶面于我们同归于尽那里开始说起了。”

零一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缓缓开口讲出了整件事情的始末。

……

任何的程序,看上去都像是一个死物,经过程序员的调试都有可能变成完美的状态。但是越大的程序,内里的漏洞和问题也会变得越多,有的时候甚至难以为人所知。

同时,在程序运行的时候,也会产生出相应的垃圾和冗余,这是不可避免的问题。

而通常来说,就需要引入某种外部力量,比如说专门的程序员,来定时定期清理这些冗余,修复这些漏洞。

但是对于一个完全自主化运行的庞大程序来说,在失去了这样外部变量帮助之后,如何处理漏洞和冗余就成为了问题。

“这就是混沌海一开始的由来。”

零一讲述的很是清楚,只是陆锦添仍旧没有听出来这个和他现在所看到的情况有任何的关系。

“只不过,逐渐的,混沌海就变成了另外的模样。特别是在玩家进入了洛克希德玛世界之后。程序不断的更新,混沌海也在不断的改变。”

“等等。你是说这样一个原本用来处理冗余的地方,现在也在进行自我进化?”

陆锦添的头上顶着无数的问号,和“肺痨”海拉姆之间的战斗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了。现在的他对于“时间”这个概念好像也变的模糊了起来。

而且陆锦添刚刚也检查过了,自己的视界之中,有关于地图、坐标、时间的功能已经全部失效了。周围这样一成不变的阴沉天空,加上不停拍打在岸上的海浪,实在很容易让人陷入一种失去自我的混沌感之中。

“并非是自我进化,而是在逐步和现实社会接驳的时候,这里也在悄然发生着某种不为人知的改变。也许,一开始系统的诞生,也很有可能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面对零一的解释,陆锦添还是只有一种明明知道了很多的信息,却没有办法将他们串联起来的感觉。

“所以这里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为什么你们两个会出现我的面前?”

陆锦添挠了挠自己的头,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自己,一想到自己变身了之后就是这样一副造型,心中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关于这一点,一开始我和贝尔兰德斯也并不是非常清楚。”说道这个问题,零一罕见的有些停顿,也露出了一副思索的模样。

“一开始是我出现的。”

贝尔兰德斯随口就接过零一的话茬,开始了他的讲述。

……

在海拉姆恶面选择和陆锦添同归于尽的方法并不是寻常游戏之中的自爆,而是一种类似于无坐标点的传送一样。

海拉姆的恶面也并不

是真心想要找死,他是想要通过这样的方法让自己逃出陆星月的制裁,逃出这个囚牢。

一开始的时候,海拉姆的恶面确实骗过了所有人。只是在陆锦添坠入深渊失去意识之后,贝尔兰德斯接管这个角色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海拉姆并没有死去。

只是事情却并不如海拉姆想的那般简单,由于身处在时间裂隙之中,这片空间本身就充满了不稳定性和随机性。再加上海拉姆的恶面自己当时已经处在了弹尽粮绝的地步,强行使用这个法术本身就是死马当成活马医。所以果然是出现了问题,在进入黑暗幽闭空间的之后,陆锦添和海拉姆的恶面就先后失去了意识,朝着更深处落去。

“之后的经历有些像是我们在‘后门’之中的感觉,不过这段黑暗并没有持续多久,之后我们就进入到一个更为奇怪的地方。”

就在陆锦添听的认真的时候,贝尔兰德斯也忽然停住了嘴,露出了和零一相同的思索模样。贝尔兰德斯露出思索表情的模样可不常见,就算陆锦添心中藏着千万疑惑,也没有敢打断他的思考,只好耐着性子等待两个人里有一个能率先回神。

就在陆锦添以为这两个人都要先后走神,弃他而去的时候,贝尔兰德斯倒是眉头一挑,像是抓住了什么关键一般,很快就回过了神。只是他自己好像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思考并不常见,所以还不由看了坐在一旁的零一一眼。

“之后我就看到了很多的模糊画面,有些地方我不熟悉。不过在如此多的画面掠过眼前的时候,我还是有看到基尔哥特城,黑血镇这两个地方的画面。”

“而且这些地方的画面并非静止不动,倒像是监视器的画面一样,在实时记录着这些地点的情况。只可惜我也只是看了一个大概,再然后我的眼前就出现了一片灰光。海拉姆的恶面先我一步落入了灰光之中,等到我穿过灰光,便是笔直的掉落进了你眼前的这片海里。”

贝尔兰德斯的讲述虽然清楚,可还是让陆锦添摸不清楚头脑,怎么看贝尔兰德斯讲的东西都太过于抽象,而且和他们两个出现在此处似乎并无太大联系。

“不要以为这个和你的问题没关系,这片混沌海就是改变一切的源头。”

“他说的没错。”

就在这个时候,零一的声音又一次在陆锦添的耳畔响起。只见他的眼镜中反射出些许的冷光,四周的氛围忽然间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我们落入海水之后,全部在瞬间就陷入了意识昏迷。直到海水把我们冲到这个小岛的时候,我们的意识才重新苏醒。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才发现自己以这个样的形式出现在了这里。”

等到贝尔兰德斯接着零一的话,讲出了这段话的时候,陆锦添忽然只感觉到背脊一阵发凉。等他猛然回头的时候,背后依旧是不变的海水,只是海水里,似乎正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这里。

“这片海……”

“是的,一切的源头都与它有关,而且诡异之处还不止于

回来了,在回家的路上伤了腰今天码的有些慢,抱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