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五十章:跨过

随着陆锦添视线的慢慢恢复,他眼前的一切都变得逐渐清晰起来。

现在他距离洞口也只剩下咫尺的距离,眼前的地下洞穴之中的岩柱犬牙交错,而外面的世界则是一片看上去颇富生机的森林。两者之间给人一种天堂和地狱,黑暗和光明的对立的感觉。

越是靠近出口,陆锦添越是感觉到自己越接近充满生机的世界。他已经不满足随波逐流,而是手脚并用的开始不断划水,奋力朝着洞口的方向划去。

光明渐渐包裹住了陆锦添,虽然时间并未过去多久,可是从黑暗压抑的洞穴之中再度脱出还是给了陆锦添一种恍如隔世的轻松感。

只是还没等到陆锦添多呼吸到两口外界的新鲜空气,从森林之中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终于回来了。”

“你终于回来了”,简简单单六个字,但凡是有一些思维能力的人都能够听懂这句话。只是陆锦添听完之后,却是显得一脸茫然。

自己第一次来到这片神秘海域,第一次登上这座岛屿,眼前所见到的一切都是全新的景象。为何这个声音要说“你终于回来了”这几个字。陆锦添很确定这几个字就是对自己说的,可是自己却完全无法理解这句话背后的意思。

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让陆锦添感觉到迷惘,就连零一和贝尔兰德斯都一反常态的摆出了奇怪的态度。可陆锦添又能够很明确的感受到两个人对他对他并没有任何的敌意。

若是像上一次在亚伯拉罕森林贝尔兰德斯的那样,陆锦添还能够理解一二,可现在的情况是他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既没有敌人,也没有任何援手,眼前只有一个又一个的未知。

未知代表着机会,也代表着的危险,既代表着挑战,也可以代表死亡。未知可以是任何的事物,正因为如此,未知才显得更为可怕,就算是陆锦添也不得不小心谨慎的提防着它。因为在未知变成一直之前,人们根本无法对其作任何的应对措施。

陆锦添挣扎着从水中划向了岸边,猛然一跃趴到了地上,然后用力的揉动了两下自己的双眼,想要尽力看清楚自己所身处的环境。

“年轻人,你是否迷失了方向?”

就在陆锦添躺在地上大口喘气的时候,他的耳畔忽然传来了一个忠厚长者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邻家老头一般。

陆锦添疑惑的睁大自己的双眼,四下环视,终于在视线所及的某个角落之中,看到了一个虽然白发苍苍,却精神炯烁的老者。

“迷失方向,或许可以这么说。”

陆锦添迅速从地上翻身起来,眼神之中充满了戒备,丝毫没有让老者靠近自己的意思。

如果说在平常的森林之中,突然冒出来一个看起来和蔼的老者虽然也很奇怪,不过人家至少有可能是某个任务的触发环节。可要说在这样的地方,碰见一个老人,这无论如何都不能够算作是一件正常的事件。

“那你究竟迷失的是道路还是内心?”

老者也不靠近陆锦添,看到陆锦添防备的样子也并没有

任何的不快,依旧只是站在原地,一脸的平和。

“你到底是什么人?”

陆锦添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全身的肌肉都不由自主的紧绷起来,眼神之中的警惕意味也变得越发浓烈。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只可惜你却不是你。”

老者口中话就像是谜语一般让陆锦添感觉到费解,如果他不是他自己,那他又会是谁?

这个老者的出现,本身就带有巨大的蹊跷,再加上说话又这样的古怪。陆锦添完全无法判断出对方究竟是是善是恶,是敌人还是朋友。

偏偏从一来到此处,零一和贝尔兰德斯就显得极为不正常,现在陆锦添的身边连一个能够帮上忙的人都没有。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锦添再次看向老者,不过这一次老者却没有回答陆锦添的意思,反而是缓缓的转过了身体,朝着森林的深处走去。

“想要知道答案,就跟我过来吧。”

……

原本混沌海上的天空就阴沉昏暗,步入密林之后就更显的幽冥深邃,让人不由的心生恐惧。

尽管迟疑再三,可是陆锦添最后依旧跟随着老者的脚步走进了密林之中。陆锦添这样的选择的理由其实有三个:

一是因为这个老者应该是岛上唯一能够和陆锦添说话的人;二则是与其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自己瞎摸索,跟着一个人走能够节约上不少时间,无论目的地是好是坏;三就是陆锦添心中觉得老者确实是有什么东西想要告诉他,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也许他会后悔一辈子。

而老者对于陆锦添远远的跟在自己身后,似乎也并不以为意,只是一直带着陆锦添在密林之中不停的穿梭。从老者行进的路线上来看,也看不出一个很明确的目标,但是在不知不觉间老者已经和陆锦添快要走到了森林的最深处了。

忽然之间。老者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然后稳稳地站在了一颗粗壮的大树之前。他的表情依旧和善,只是深邃的眼神盯得陆锦添有些发毛。

陆锦添看到老者的动作也不敢再往前走,他的双眼也直勾勾的盯着老者,眼神之中的警惕和凝重丝毫没有消除。

“为什么停下来了?”

原罪和虚妄已经反握在手,陆锦添此刻几乎就像是一把弓上已经完全绷紧的弓弦,随时都有可能一触即发。

“因为我们已经到了,只是在跨过这条界限之前,我必须要问你一句,你是否已经做好了准备。”

此刻老者的脸上也不再保持着原本的和蔼笑容,突然变得一脸严肃的表情反倒是让陆锦添感觉到有些不太适应,当下不知道应该说出什么话来应对。

“如果没有做好准备,我也不会来到这里了。”

陆锦添无法理解老者的意思,只能够按照自己所能够理解到的意思去回答老者的问题。

“你想的太简单了。也许对于其他人而言,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游戏。但是对于你来说,这个游戏将会影响到你的一生。而现在,就是选择你接下来命运的

时刻。所以,我再问你一次,你是否已经做好了准备?”

看着老者认真而凝重的脸庞,陆锦添丝毫无法感觉到他的神情和说出的话里有半分在开玩笑的意思。那么他说出的这些话,就很值得让人思考了。

“这两种选择的后果是否会截然不同?我是否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陆锦添此刻并为感觉到任何的放松,这阴暗幽静又无比空荡的密林之中,似乎一瞬间从四面八方传来了无数的压力。陆锦添只感觉到心头无比的压抑,连呼吸都变得有些不顺畅起来。

“没有选择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至于选择了之后所出现的后果,暗夜只有在选择完之后才能够知道。”

老者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像是在仔细观察陆锦添现在的状态,然后才接着往下说道:

“在面临选择的很多时候,是没有那么多的条件让你去从容分析利弊的。不过与其说是看运气进行选择,其实更像是在看自己进行选择。如果你相信你自己,那么就算是做出了最坏的决定,那你也能够做出化腐朽为神奇的事情。”

陆锦添喉头微微一动,像是轻轻咽下了一口唾沫。只是这样一口唾沫对于他发干的咽喉和口腔并无太大的帮助。他相信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老者,不会说一堆无关紧要的废话来框他这样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只是从现在的状况来看,陆锦添完全无法分析出老者所说的这个选择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影响。可是内心之中有一个声音在告诉陆锦添,让他跨过这条界限,去看一眼老者身旁这棵树背后究竟是些什么。

老者不再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陆锦添。虽然老者没有说话,可感受到老者视线的陆锦添,内心却越发的涌现出一种难以言说的压力。

忽然之间,不知是从密林的那个方向吹来了一阵幽幽微风。原本安静的森林之中一下传来了无数细碎的声响。

“我决定和你走到最后,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方,就没有再退缩的道理了。”

就像是被穿林风吹醒了一般,刚才还犹豫不觉的陆锦添在这一刻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坚定。

“你已经决定了?”

面对老者郑重的询问,陆锦添只是稍稍停顿了一下,便是再度点了点头。就像是老者之前所说的那样,即便是做出的最坏的决定,也要相信自己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

在见到陆锦添点头之后,老者也不再多言,而是再度转过了身,跨过了身旁的大树,消失在了陆锦添的眼中。而他消失的地方,也产生了像被投入石子的水塘一样的轻微波动。

“这就是所谓的界限么?”

看到老者瞬间消失在眼前,陆锦添终于明白老者所说的界限是什么意思了,他也越发对大树界限背后的东西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好奇。

陆锦添不再迟疑不绝,而是直接走到了大树面前,看着已经完全平复了的结界位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下一刻,陆锦添的身影也跨入了结界之中,彻底消失在了这片密林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