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五十二章:觉

一群不知名的黑色飞鸟尖啸着从山林间穿过,展翅滑翔之间,一座雄伟华丽的精灵风格的城市出现这群飞鸟双翼的下方。

作为翡翠山脉之中最为繁华的地方,奥克兰城一直是精灵族的一颗瑰丽明珠。在精灵的严重,除去海外那神秘的精灵隐土洛兰泰达,这里可以说是南北两块大路上聚集最多精灵的一处地方。

只是此刻的奥克兰却和平常的不太相同,原本安静平和的街道上,此时此刻随处可见精灵卫队骑着骏马飞驰而过。

即便是在当初弗岚西亚亲王反叛的时候,整个奥克兰城都没有出现这样让人感觉到紧张的景象。

“现在翡翠之冠山脉的情况怎么样了?”

就在上次的叛乱之后不久,安德烈亲王成为了整个风精灵一族的大精灵王。等到更新之后,原本的四大精灵部落变成了两个,北方大陆的精灵完全由奥克兰来管理,南方则是通过洛兰泰达来管理,并没有形成向北方这样的庞大聚集地和城市。

在那次的事件之后,有很多的精灵贵族的府邸就这样空了下来。而安德烈亲王因为成为了精灵一族的大精灵王,所以也顺理成章的进入了精灵王庭,这座亲王府就这么顺势空了下来。

只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在亲王府空下来好几个月之后,一群奇怪的人在某一天入驻了这座亲王府。

这群人之中有人类,有精灵,还有巨人血统和龙脉的存在。而且最主要的是,这群人几乎是没有受到任何来自精灵王庭和精灵贵族方面的阻挠就住进原本的安德烈亲王府,这就不由得让很多人感觉到奇怪了。

只可惜,虽然打听者众多,可是奥克兰的居民们也只是隐约知道这群奇怪的人有可能是和当初的那起叛变事件有关系的人类佣兵。

“非常不妙,大陆上的瘟疫和灾病爆发的太快,风行王庭虽然做出了防备,可还是不断地有病体和人涌入山脉之中。”

此刻在安德烈亲王府的露天阳台之上,正站着一群从服装到体型都各不相同的人。不过从他们胸口上的勋章来看,这群人应该是一个佣兵队伍之中的佣兵。

“谁也没有料到这一次系统推出的事件,会如此没有任何征兆,根本让我们来不及反应。虽然说几乎所有的玩家都在抵抗这一次的灾变,可是对于如此庞大的病体群,我们的力量不过是杯水车薪。”

就在这群佣兵聊天的时候,从这个露天阳台正对着的城外的山脉所不能用肉眼看到的更远处。在那片山林低地之上的空间忽然传来阵阵如同镜子玻璃破碎的声响,紧接着此处的空气连同大地都不断的颤抖起来。

“多亏了有那些自诩正义的愚蠢神明和地狱里的那只老狐狸签订的《昆斯塔克条约》,不然这美妙的主位面也轮不到我们来享用。”

就在镜子破碎的声音戛然而止之后不久,看似恢复了正常的山林之间再度发生了不可捉摸的异变。

就在那低地的半空之中,一道散发着邪恶气息的门户悄然浮现。门户之中的紫色旋涡缓慢旋转,只是看上一眼都足以让人被摄去心神。

这扇门户所浮现的部分并不算高大,仅仅只是容许四五个人通过的样子,但是在门户边缘波动的空间之中,隐约还能够看到这扇门户有很宽大的一部分隐藏在另一边。

就在听起来有些凶恶沙哑的声音响起之后不久,安静高悬在半空之中的门户的另一端里走出来一个并不是人类的高大生物。

要说这个生物的模样,和神话故事之中的半人马倒是有几分相似,不过这个生物的四蹄和身上覆盖的都不是鬃毛,而是深蓝近乎敛紫的幽幽火焰。

而这只人马的上半身完全隐藏在一套布满了刀斧痕迹,还沾染着层层血迹的盔甲之下,人马头盔的双眼处,只有一对类似于幽冥鬼火一般的光团闪耀,根本无法判定它究竟是什么生物,只能够姑且称之为“深渊人马”。

“这一次轮到我们走在该死的地狱魔鬼前面了。”

随着这只人马从门户背后冒出,紧接着又有更多的人马踏上了翡翠之冠山脉的土地之上。很快,一支超过五百单位的人马已经挤满了整个山林,而且门户的背后还在源源不断涌出这些生物。

“这里的气息让我感到非常的不快,似乎是该死精灵的味道。”

虽然门户后不断的出现更多的人马,但依旧能够看出一开始踏足在这片土地上的人马,显然比他的同类更加高大,更加的让人心生畏惧。

“跟随布拉德瓦登的脚步,踏平所见到的一切。无情利刃所向,尽皆披靡。恐惧铁蹄之下,生灵涂炭。”

巨大的人马发出一声怒吼,所有的人马都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武器,一同向着奥克兰所在的方向,发起了冲锋。

……

此时此刻的洛克希德玛从主位面开始,包括深渊地狱,包括着古神领域和大部分神国,还有以太位面等等。就像是一锅已经煮沸的沸水一般,开始疯狂的翻滚搅动起来。只不过,现在发生的一切,都与远在混沌海深处的某个人无关。

而这个人此时此刻,也像洛克希德玛世界一样,正在经历着自己在游戏开始之后最大的磨难。

不断在空中变换旋转的“若涅”依旧在散发着迷幻且斑斓的光芒。

陆锦添的手一直放在“若涅”的表面之上,从刚开始他脸上的表情就是十分的紧张,在不断变化的光芒照耀之下陆锦添的脸色也显得有些阴晴不定。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陷入了静止不动,就连零一和老者都也不再交谈,只是带着些许期待和紧张的眼神一动不动的盯着陆锦添。

从表面上来看,也许看不出陆锦添有什么问题,可此时陆锦添的脑海深处已经像是遭遇到了暴风雨的冲击一样,到达了混乱的最顶点。

原本的那些看起来零碎的记忆碎片

,现在就像是拼图一样开始不断的拼接在了一起。

而从这些逐渐拼凑在一起的画面之中,陆锦添看到了许多对他造成极大冲击的消息。

首先出现在在他脑海之中的,是一座气势极为恢弘,而且带着神秘感的高耸入云的黑色方塔。

紧接着画面一转,陆锦添又看见了在黑色方尖塔的顶端似乎站着一个身影,在他的举手投足之中,黑塔面前原本平整的土地忽然化作了山川和沟壑。

在这些已经拼凑出的画面之中,陆锦添都能够看到这座黑塔,以及黑塔之上的那个模糊的身影。这个身影就像是造物主一般,不断的创造或者改变一些事物。每当陆锦添看到这个身影的时候,虽然根本看不清对方的任何特征,可陆锦添还是不由得会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

“我为什么会看到这些?”

陆锦添已经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看到这些画面,也不记得这些画面是怎么出现在他脑海之中的,他想要感觉到奇怪,却无法生出任何的奇怪的感觉,仿佛这些画面原本都是理所应当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的。

只可惜这样的问题也只是在陆锦添的脑海之中一闪而逝,紧接着又是一副巨大的画面填满了陆锦添的脑海。

一个红衣女子从虚空之中踏足而来,那个一直出现在陆锦添脑海之中的身影,此刻正背对着陆锦添,虽然隐藏在黑色的袍子之下,连这个人的头发和皮肤都无法看到,可是陆锦添还是通过这样一个模糊的背影,认出对方的身份。

一瞬之间,就像是有一种跨越时间空间的箭矢从远方抛射而来,毫不留情的贯穿了陆锦添记忆的始末,将所有的东西都打乱,然后再链接在了一起。

在这幅画面之中的身影缓缓的转过了身,脸上是那种非常泰然的冷静,仿佛年轻时孤独的陆锦添时常做出的那种表情。

“虽然相隔了无数的时间空间,不过我想今天在这里留下一段话,希望未来的我能够早一些看到。”

等到这个身影彻底的转过身,陆锦添发现自己四周突然完全暗了下来,整个世界就剩下了自己和一个和自己完全相似的人,或者说是另外一个自己。

“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也许对你来说是一件很难以接受的事情。但是你必须明白我的选择,其实就是你的选择,如果你能够想起一切也许会不难理解这件事的经过了。”

陆锦添无法说话,无法表达出自己的观点。尽管他的内心之中已经生出了不好的预感,已经产生了某种抵触,可是他无法控制自己面对的这个身影的动作的话语,现在的他就像是一个旁观者,只是看着眼前的画面不断的进行下去。

“其实,整个洛克希德玛世界都是我所创造的,我其实就是洛克希德玛的核心,其实,这一切都在我的安排之中进行下去的。最重要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其实——我就是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