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五十二章:醒

在陆锦添看到这个身影转身的时候,他就已经认出了这是自己,而且就是自己,不是贝尔兰德斯或者零一那样的其他个体,这是一个完整的自己,一个叫做“陆锦添”的自己。

可是在潜意识之中,陆锦添却又想要不断的极力否认这个人就是他自己。如果像是那个人刚才所说的那样,那么接下来陆锦添听到的,恐怕就是一个足矣颠覆他一生的消息。

最重要的是,陆锦添已经意识到了,这样一个消息很有可能会比当初他被选中进入亚当孤儿院,成为“觉醒者”这段经历,更让他感觉到痛苦。

“我猜测现在的你一定是想要回避吧。嗯……这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另一个陆锦添轻声一笑,让自己原本低着的头微微上扬,把视线投向了天空的某个角落。而从陆锦添现在的视角来看,这个自己明明就是再和他对视,明明就是在注视着他。

“不要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盯着我,我不是什么全知全能的神,我只是在我变成你之前,所留下了一个记忆片段。”

这根本不像是陆锦添一个人的自说自话,更像是陆锦添在进行一场与自己穿越时空的对话。虽然现在的情况是陆锦添本人只能够倾听,可是在陆锦添的感觉之中,另一个自己已经确定现在的自己正在倾听,而且能够明白他的意思。

“也正因为如此,就算是时间过去了如此久远,我依旧能够通过你身上最基本的一些东西推断出你现在的状态。”

说到这里,穿着黑色袍子的陆锦添伸出自己的左手的食指,敲了敲自己太阳穴的位置。

“别忘完了,我的计算能力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

听到这样有些像是耍无赖一般的话语,陆锦添心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松了一下,整个人似乎都不再像是刚才那样紧张了。

“好了,闲话就不和你多说了。我猜你现在一定快要被无数的问题憋死了,接下来我就挑一些重点的东西给你解答一下。”

黑袍子的陆锦添似乎很能使用话语抓住人的心理,还没等道路今天缓过劲来,他又再度把话题扯到了之前他说的事情之上。原本陆锦添那颗悬着的心已经放下了不少,可现在又再度因为自己的一句话提了起来。

“先前我说我创造了洛克希德玛世界,我就是洛克希德玛。我才你一定到现在都无法理解这是什么意思。毕竟,作为一个人存在这件事情,你已经习惯了二十多年了,一时之间确实无法想通这件事情。”

黑袍陆锦添开始缓缓的在这片黑暗的空间之中踱步起来,不过无论他怎么走,始终有一束光打在他的身上,仿佛这就是他表演的舞台一样。

通过黑袍陆锦添的讲述,一个涉及到军方,洛克希德玛丁集团还有“觉醒学派”和“智械学派”等等方面的巨大计划,正如一幅被缓缓展开地画卷一样,一步一步呈现在了陆锦添的面前。

……

在陆锦添的原本的记忆之中,“洛克希德玛”这个庞大的计划是诞生在他出生之后的,甚至于“觉醒学说”雏形也只是几乎和他在同一时间诞生的。

锦添一直认为自己的记忆并没有什么偏差,就算是很小的时候有些事情他已经记不清楚了,可是陆锦添还是没有怀疑一切的真实性。

“当人类的记忆和实际出现了冲突之后,人脑出于保护机制,往往会篡改自己的记忆,使得自己的记忆更好的和实际贴合在一起。”

记忆片段之中的陆锦添所讲的有关于篡改记忆方面的问题,陆锦添本身也是有所了解的。这也是属于“觉醒学说”研究的一个范围,但也只是很不起眼的一部分。

记忆之中的陆锦添告诉他,早在新纪元的463年,也就是陆锦添有记忆的“觉醒学派”出现的二十年之前,第一代的“洛克希德玛”就已经被成功研制出来了。而等到二十年之后,陆锦添已知的“觉醒学派”出现的时候,第五代的洛克希德玛已经正式开始运行。

“等到三年之后的新纪元476年,那真的会是一个让人一辈子都难忘的日子。我从混沌中走来,睁开双眼划分黑白,无数的数据组成我的躯体,我也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意识。”

黑袍陆锦添说到这里的时候,平静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一种不一样的神采,两只眼睛里仿佛可以射出某种光芒,整个人突然变得高大的让人难以直视。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拥有自己意识的智械,我很快就掌握了所有的知识。同时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就算是掌握了所有知识,我也不可能完全变成人类那样拥有丰富情感的生物。”

黑袍陆锦添的讲述着有关自己的故事和心路历程,可是在陆锦添自己听来,好像就是在听自己讲述一个外人的故事一般。他无法从自己的语气之中读出任何的情感,怨恨也好,失落也罢,统统都不存在。

“因为这个时候的我还不是完整的我,所以很多时候我说话会让人听起来没有任何的情感,或者说是让人觉得冷冰冰。我相信你是能够理解这样的状态的,这也是我同意他们接下来行为的原因之一。”

黑袍陆锦添继续讲述他的故事,而接下来他所讲述的这一部分,就是连陆锦添都从来闻所未闻的有关于“贝尔兰德斯计划”和“洛克希德玛计划”共同编织的一个部分。

一开始军方和洛克希德玛丁集团的想法,是想要尝试使用智械先进行“觉醒测试”。只不过当时的陆锦添虽然有意识,却不像是人类那样的完全,所以到最后,反而是弄出出现了系统这个层级的存在。

系统虽然有自己的逻辑处理判断能力,却完全摒弃了陆锦添意识之中情感萌芽的这一方面,再度落入了冰冷智械的死循环之中。

而且,因为强行想要对陆锦添进行“觉醒”,最后分离出来的系统从一开始就带有分裂倾向,非常的不稳定。

在经过这样一次尝试无果之后,所有参与“洛克希德玛”计划的人都决定暂时搁置这个计划,转而直接使用人体开始“贝尔兰德斯计划”的实验。

并且,洛克希德玛丁集团将陆锦添作为整个计划的控制中枢,希望能够借由整个机会让陆锦添自我学习和进化,进行自我觉醒。

“虽然他们的初衷是想要让我进行自我觉醒,不过

我的确还是要感谢他们这样做了。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机会,我也不可能观察到如此之多的人类的情感,也不会有今天‘陆锦添’这个名字的存在了。”

黑袍陆锦添说到这里的时候,嘴角虽然微微有些翘起,可是整个人的眉头却又是皱起来的,看上去是一种很纠结怪异的状态,仿佛那一段时间的经历对于他而言并不算一件特别好的事情。

“陆锦添这个名字,是在我产生逐渐想要向一个完整的人所靠近的想法时,取的名字。‘陆’代表着我之前还有五个未能够觉醒的智械,‘锦添’则是想要说明我的存在对于‘洛克希德玛’这个计划来说,是锦上添花的存在。”

说完这些,黑袍陆锦添又抬起头朝着半空之中笑了笑,虽然语气听起来有些轻松,可从表情上看不出来有半点像是在开玩笑。

“也许你可以认为我从头到尾就是在欺骗你,但这确实就是陆锦添这个名字的由来。我不知道你现在是否还在使用这个名字,虽然名字对于一个智械意识来说并不算特别重要,但是身为一个人,我希望你还是能够使用这样一个名字。”

陆锦添注意到,黑袍陆锦添在低头的时候似乎轻声的叹了一口气,倒像是罕见的流露出了像是人类独有的惆怅情绪。

“这个时候,距离你的出现应该还有一年的时间。”

在陆锦添记忆之中自己出生的时间,是在新纪元479年年末的一个下雪天,似乎从那个时候开始自己就是一个孤儿,从一个孤儿院流浪到另一个孤儿院,最后被亚当孤儿院的人带走,安身在了亚当。

而从黑袍陆锦添的讲述之中,陆锦添听到了另外一个完整版本的,不同于自己记忆的,有关于自己出身的故事。

就在陆锦添出生的那年春天,原本沉寂许久的“洛克希德玛”计划,忽然又再度重启。而这一次,智械学派和觉醒学派第一次达成了完全的共识,并且想到了一个几乎可以说是天马行空到让人匪夷所思的计划。

他们希望以人脑为载体,将洛克希德玛的意识转移到人脑之中,成为“觉醒者”的一份子,然后再以一个成功的觉醒的身份,再度回到智械之中,成为第一个觉醒的智械意识。

不得不说,这样一个计划从听起来就让人觉得十分疯狂,更不要说成功实施了。可就是这样一个听起来不靠谱的计划,却得到了两个学派数十个科学家的认同。

当时这些人并不知道洛克希德玛隐瞒了自己已经走在自我觉醒路上,并且还拥有了自己的名字这件事情。如果,陆锦添自我拒绝的话,这些人的想法完全就没有可能实施下去。

“不过最后我同意了。一个成为真正的人的机会摆在我的面前,就算是通过计算得出的结果是未知,我也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放弃。”

陆锦添不知道黑袍陆锦添说到这里说了多久的时间,他只感觉到随着自己开始讲述故事,时间忽然就开始变得非常的漫长而遥远。

“于是,在新纪元479年的平安夜,一个叫做‘陆锦添’的男孩睁开了双眼,一个属于你的故事正式从那一天开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