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五十九章:千里风雪,冻土荒原

听完陆柒所说的办法,陆锦添楞了半晌,仍旧是觉得不可置信。

将原本是气同连枝一体双生进行分离,让零一控制角色去收集命运物品,然后自己以意识状态进入一个能历练灵魂的地方,提升自身的灵魂力量。

这听起来怎么都不像是一个认真而且正经的办法,如果不是看着陆柒严肃的表情,陆锦添觉得这个家伙有可能又是在骗他。

“在零一接管你的角色的同时,你进入‘若涅之界’。这样的话,你的时间将会和他的不同步,这样能够延缓副作用发作的时间。”

陆锦添知道陆柒说得副作用是什么,因为本就是一体的原因,如果真的要零一和他的本体意识进行分离的话,那么在一个很短的时间之内,零一就会陷入意识昏迷,进而沉睡下去。

在任务之中,本就是步步惊险,零一一旦陷入昏迷就很有可能直接死亡。就算是退一万步讲,零一只是陷入沉睡的话,因为角色由零一控制,陆锦添是根本没有任何的方法唤醒他的。就连陆锦添自己也要想当初自己留下了最后意识一样,被困在“若涅”之中。

“一次行动的时间最多不能够超过三天,否则就会出现副作用发作的情况。而且这也仅仅只是零一这一方面的问题,你所要进入的‘若涅之界’也是处处都存在着威胁。”

陆柒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这件事不单单是关系到零一的安全,也关乎着自己的存亡。如果贸贸然的决定,那么很有可能带来的就是死亡的下场。

“做任务这件事情,我无法出面,不然很有可能被薇薇安和盖亚察觉。就算是有零一和贝尔兰德斯两个人轮换,也很难在半个月的光景里拿到剩下你所需要的六件命运物品。”

方法已经非常清楚明白的摆在了陆锦添和陆柒的面前,可是真正执行起来却不像是口头上说得那般简单了。其中顾虑重重,就连时间也不站在他们这一边。

“无论如何,也只能够试一试了。”

既然已经到了这样退无可退的地步,那也只能够“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

“事不宜迟,我们分头去布置。阿弗那边会全力配合你的,你需要将零一和贝尔兰德斯说服。我这里去尝试着启动‘若涅之界’,一旦就位,我们马上开始行动。”

陆柒终于把抵在下巴上的两只手放了下来,他和陆锦添都不是那种优柔寡断之辈,,既然已经决定的事情,就不会再有反悔的道理,而且他们目前的处境也没有反悔的可能性了。

……

若涅之内一天,外界不过一瞬。

虽然等待总是让人感觉到漫长的,不过零一和阿弗显然都是拥有相当定力的人。

虽然零一并不是完全清楚陆锦添和“若涅”接触之后究竟会发生一些什么,但是他现在还完好无损的站在的这里,就说明陆锦添现在面对的事情并无太大的危险。

“他已经出来了。”

阿弗苍老的脸上很难得的露出了一个欣喜的笑容,没有谁能够体会这样一个睿智老者的心情。一个人在这样的地方等待了二十余年,今天终于看到了一丝结果,如何能够不露出笑容。

说起来也是陆锦添算无遗策,如果他不将阿弗创造成一个垂暮老者,一般人根本不

可能有这般的定力,能够忍受如此漫长的寂寞。

就在阿弗的话音刚落,原本放在“若涅”之上陆锦添的手缓缓放了下来,而失去焦点一片涣散的陆锦添的双眼也慢慢变得清明起来。

陆锦添摇摇头,仿佛刚才做了一场又长又离奇曲折的梦一样,很多事情一瞬间又变得有些模糊起来。就像是刚刚从海底打捞上来的珍宝瓷器一样,在海水退尽的过程之中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是梦是真?”

陆锦添喃喃自语,抬起头仔细的打量着自己现在身处的地方。若涅依旧散发着混沌的光芒,四周的环境也依旧如同星空一般深邃,零一站在他的身后,用一种平静的眼神看着他;阿弗苍老的脸上一笑起来,皱纹就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来。

如果说这是真实的一切,那么刚才发生的一切,陆锦添亲耳听到的一切,亲眼见到的一切应该也是真实的一切了。

“不知道你做的这个决定是否让你后悔了?”

阿弗的声音响起,陆锦添的眼神一点一点变得更加明亮起来,银色的眼眸忽然渐渐褪去,变成了陆柒那般幽深的黑色。

“不曾后悔。”

陆锦添还以一个微笑。整个人就像是涅槃重生的凤凰一样,无论是气势还是精神又重新提到了一个顶点。

只见陆锦添径直走到了零一面前,看着这个由自己在绝境时亲手创造出来的人格,心中终于只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创造零一了。

因为从进入了洛克希德玛世界开始,他内心就已经出现了一种他根本没有察觉的熟悉感,零一就像是一开始睁开双眼的自己,其实自己早就开始怀念这片熟悉的土地了。

“现在有一件可能会死的事情需要你和贝尔兰德斯去做。”

零一银色眸子里的齿轮缓缓转动,就像是一块精准没有任何误差的机械表。他的双眼和陆锦添对上,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这样安静的看着。

“我知道了,交给我吧。”

许久之后,安静的空间里响起了一个清冷的声音。陆锦添和零一本就是意念相通,陆锦添想要说的东西,零一已经在刚才全部读出来了。

他本来就是一个附属的人格,就算是日后找到了离开的路,他可能也没有办法离开这个世界了。随着陆锦添自己变得越发强大,很多事情已经不需要他和贝尔兰德斯再插手,若是能够做出一些有用之事,那便是死也没什么遗憾可言了。

“我这边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启传送门。”

阿弗看向陆锦添和零一站着的地方,刚才陆柒已经把事情都给他交代清楚了。虽然他听得出接下来他们要做的事情有多美惊险,但是对于陆锦添,他总有着一种天然的信心。

“祝愿一切顺利。”

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也不用多交代什么,现在陆锦添唯一要做的,就是和时间赛跑。

就在这个时候零一忽然伸出了自己的手,将手掌放在自己的肩膀之前的位置。

陆锦添会心一笑,他已经不需要再闭上双眼,跨过那面镜子了,他就是他,陆柒是他,贝尔兰德斯是他,陆锦添是他,零一也是他。

“啪!”

击掌的声音不断回荡,两个声音交错,一个走向传送门的

旋涡,一个化成光粒,消失在了空中。

……

化成光粒的自然是陆锦添,他当然不是魂飞魄散了,只是化身成了光粒再度回到了若涅之中。

陆锦添自然不担心和贝尔兰德斯一起上路的零一,贝尔兰德斯虽然说起来桀骜,不过碰上零一这个冰冷的家伙,似乎也少了好几分冲动的本色。

不过眼下陆锦添这里的情况却是大大的出乎了他原本的预料。一时间,陆锦添呆愣着看向站在自己身旁,把黑袍裹得紧紧的陆柒。

“这是什么情况?!”

陆锦添刚一开口,无数的雪碴子就灌了他一口。此刻陆锦添只觉得自己的脸上、手上,只要是**在外的皮肤都像是被无数的小刀切割,生痛至极。

漫天的风雪扑面而来,陆锦添眼前只有一片雪白,既看不见道路,也看不见任何的树木或者动物。

“这边是你接下来需要面对的试炼。”

陆柒没有理会陆锦添惊愕的眼神,他的声音透过一层黑袍传来,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这算哪门子试炼?!”

现在陆锦添已经感觉自己就像是在风雪之中裸奔了,身上穿着的这些衣服仿佛没有作用一样。

“这里是专门针对精神灵魂的一处试炼之地,所有的感受都是直接体现在你的灵魂之上的。而且……”

不知道陆柒是故意将的自己的声音拖长,还是他的声音被风雪拖得如此长,反正陆锦添听起来只觉得非常的不妙。

“这片灵魂冻土之上还有很多的‘妄兽’,妄兽不会杀人,但是若是身上若是被妄兽所伤,就会生出心魔,并且将六欲之中的一种无限放大。”

单是这片冻土加上如此巨大的风雪,陆锦添就感觉相当吃力了。陆柒还说会有什么古怪的“妄兽”,陆锦添听到之后心头又是莫名一紧,先前自己的乐观,现在看起来好像太盲目了。

“按照一般情况,走在冻土之上,只要在一开始挺住,那么再往后也不会被风雪所伤。只是身处在冻土之上,会极大的消耗你的灵魂力量,所以每日你还必须捕猎‘妄兽’来获得灵魂力量的补给。”

陆柒当真是把陆锦添最后一点的退路也给封死了。如此说来,陆锦添不单单是要躲避妄兽的攻击,还需要杀死妄兽,让自己在这片冻土上坚持更久。

“这片冻土方圆共千里,其中还设有检查点,检查点是在上路之后唯一能够在离开这片空间的地方。”

陆柒没有把话说完,但是陆锦添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如果没到检查点的话,就连陆柒也爱莫能助。而检查点也是唯一能够让陆锦添再度回到自己角色,帮助零一和贝尔兰德斯消除离体后副作用的地方。

“看来你早就设计好一切了,恐怕就是等着我往里面钻吧。”

陆锦添不用猜也知道,这样的地方绝对不可能是临时准备的,依照原本的陆锦添,那算无遗策的行事风格,这些东西估计早已经在这里等他多时了。

“是他早就准备好了一切,等着我们回来罢了。”

黑袍下的陆柒露出了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也不知陆锦添有没有看见,然后接着又说:

“要想战胜妄兽,就必须灵活动用你的灵魂力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