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六十一章:七宗罪

死域——是洛克希德玛仅次于耐辛瓦瑞和托兰两块大陆的次大陆,位于西洋之上,和托兰西海岸遥遥相对。

之所以称呼这块次大陆为死域,是因为这块大陆上有一条无法封堵,;连接着深渊某处的巨大裂缝。整块大陆之上大半的地域都被混沌能量所笼罩,于是这里也成为了很多死灵法师或者邪恶术士的聚集地。

由于死域远在海外,而与它相邻的托兰大陆并没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帝国,根本没有办法去处理这块像是“鸡肋”一般的次大陆。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为了一块无政权的混乱之地。

除了那些不为大陆正派和正常伦理道德所容的极端的死灵系法师之外,还有很多的亡命徒,甚至是来自地狱的使者和游走两界的商人都会出现在这块大陆之上。

同时死域又是很多的冒险者想要踏足的地方,当年最强大的巫妖大君·艾斯瑞安的宫殿·白骨山就坐落在死域的某处。而且还有传闻,死域的高大山岭之中不但埋葬一条骨龙,还很有可能存在着泰坦和地精的遗迹。

就是这样一个机遇和危险共存的地方,此刻却似乎成为了整个洛克希德玛世界为数不多的净土。因为和大路上现在混乱的局势相比,这里的混乱几乎可以称得上不值一提了。

此刻,零一正走在死域最出名的那条海尔加山脉外围最繁华小镇的街道之上,所有能听到的消息几乎都是在讨论,有关于现在大陆上糟糕的局势。

在死域有很多混乱神祇和邪恶神祇的教会和神庙,所以对于天神下凡的传言在这个半封闭的地方,远比在两块主大陆上来得更加汹涌澎湃。

零一的目标是海尔加山上的一座废弃神庙,那里有他需要的命运编号为“S016”的物品。但是现在从整个小镇的气氛来看,死域看似稳定的表面之下也是暗流涌动,那些信奉邪恶、混沌神祇的信徒随时都有可能制造出不可抑制的巨大混乱。

在这片充满混乱元素的地方,若是善良和守序阵营的角色,行动间将会受到极大的影响,而且很有可能就会被这里的某个邪恶势力盯上。好在零一控制了角色之后,阵营迅速转化为了绝对中立,不仅没有受到影响,反而还让一些原本蠢蠢欲动的家伙收敛了手脚。

正常情况下,绝对中立基本上都是出自四大元素位面,玩家或者正常原住民少有绝对中立阵营的存在。无论是邪恶、混乱、善良、守序,都信奉少和绝对中立者打交道这条道理。

就在零一从炼金小屋走出来,做好了最后的准备工作,准备出发的时候。街边一条昏暗小巷之中的对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听说前几天在海加尔山脉的深处出现了异变,怎么回事?”

“我也不太清楚……挖出了……七宗罪之一……”

“七宗罪?!”

“似乎……贪婪……”

两个声音因为相隔较远,再加上街道之上过于嘈杂,零一也只是听

到了零星片段,再想仔细听清楚的时候,小巷之中的对话已经结束了。

虽然这段对话模糊不清,甚至不知道对话的两人到底是谁,可是零一还是抓住了一个非常关键的信息——这两个人提到的事件发生的地点,恰好在他要去的地方的途中。

“这样一来,可就有些不妙了。 ”

零一眉头微微一皱,整个人的表情仿佛死域的天空逐渐变得有些阴沉起来。

……

曾经有人提过,躯体毁灭而精神不朽这样的说法。如果真的有人能够让自己的灵魂变得足够强壮,甚至可以脱离物质成为独立的存在,那么他就能够摆脱很多躯体带来的弊端。

人类虽然一直依靠着躯体进行活动,用躯体保护着我们随时可能散逸的灵魂,但是只要是以物质状态存在的东西,就总会因为时间的缘故出现必可避免的损坏,或者是损耗。

而精神则可以依靠充分的休息或者来自某一方面的补充,变成一种近乎不知倦怠的状态。

现在,陆锦添就感受到了这样的状态,抛开躯体,只用意识进行行动的状态。

如果在现实世界,拥有这样的能力也许可以说是近乎无地的存在。但是在这样一片荒原冻土之上,陆锦添的意识生命却无时无刻不在受到威胁。

“该死的,好像变得更严重了。”

陆锦添此刻靠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他的面前一一小团用树枝点燃的篝火。尽管有火焰存在,陆锦添却并不觉得有任何一点温暖向他传来,反而更加有一种无法描述的冰冷从内向外扩散开来。

这片冰原上的白天和黑夜并不成比例,似乎一天之中有超过十八个小时以上的白天,就算是黑夜降临,天空之中也常常能够看到极光的存在。

虽然夜晚并不黑暗,可是陆锦添却并不敢在夜晚行走。正是因为在上一个夜晚急着赶路,现在他的手臂上又多出了一道伤口,而且这道伤口比之前那道更深,甚至在伤口上还带着些许无法消除的红色火焰。

陆锦添发现在夜晚,妄兽的活动频率变得非常之高,而且还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怪物。而且在夜晚在,这些妄兽的战斗也比在阳光之下强大很多,有的甚至可以利用阴影来潜伏和战斗。

而且陆锦添还发现了,源自于自己身上的任何负面情绪,都会成为这些妄兽的工具,陆锦添怀疑妄兽的诞生很有可能就是源自于它们传递给自己的七宗罪。

后来陆锦添才发现利用火光,也可以使得自己获得安全,而且火把的作用似乎不是逼退夜晚潜伏的妄兽,而是让妄兽无法发现自己。当然这也只是限于禁止状态,陆锦添也尝试过举着火把行动,结果发现这样的的自己比之前的自己,反而拥有了更多的吸引力。

靠在岩石上的陆锦添脸色一片苍白,就连嘴唇也呈现出覆盖上一层灰色的不健康的淡红。

尽管周围的寒风还在不断的呼啸,可是总

有一个声音在轻声的告诉他,让他闭上双眼,安心的睡一觉。

同时,陆锦添总是会不自觉的想起陆柒那张似笑非笑的脸,还有自己战斗之中的那些失利,每当这些画面在脑海浮现,陆锦添总觉得心头有一股无名之火,几乎就要按捺不住。

“懒惰和暴怒。”

陆锦添很清楚自己身上现在的状态,仿佛他拥有一种内视般的能力一样,可以清楚的将自己的感受和自己的判断剥离开来。

头一日的抓伤到现在都还没有愈合,陆锦添胸口上那一片黑色痕迹虽然缩水了一般,可是作用却还是那般明显。

陆锦添尝试过创造另一个声音来对抗内心的声音,甚至还想要使用幻化出来的武器切割自己这块的伤口,最终都只是在做无用之功。

七宗罪的力量远比陆锦添想象的要强大的许多,作为人类一开始的原罪,这七点虽然说不上都是与生俱来的,但是有一些确实不可避免是人类深值在灵魂之中的根深蒂固的缺点。

“好在还没有这么快倒下。”

陆锦添深深吸了一口气,寒风倒灌进他的胸腔,凉意瞬间刺激的陆锦添的意识变得清晰了一些。

再过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陆锦添应该就能够看见第三天的阳光了。经过两天在冰原之上的跋涉,陆锦添虽然没有非常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灵魂的壮大,但是经过对比,陆锦添还是发现自己与刚出发时的自己有了很大的不同。

并不是所有的改变都是那样显而易见,也不是所有的改变都有非常明显的体会。虽然身上已经出现了两种负面状态,可是陆锦添却觉得自己比第一次受伤时的状态,反而要更好一些。

第一天在风雪之中陆锦添不过行走了不到十里的路程,而今天陆锦添发现自己已经快要走到地图上第一个有所标记的地方,那里似乎是一座古桥。

如果接下来不出什么意外,按照这样的速度,陆锦添觉得自己在第四天的时候,就能够顺利的赶到第一个检查点的位置。

只是接下的路,真的能够不出意外吗?

陆锦添不由探头看向一旁笼罩在黑夜之下的道路,虽然有极光的光线照射,但黑暗依旧是这一整个冻土荒原的主色调,陆锦添目力的极限也不过只是不远处的一颗冷杉,再往前仿佛酒杯黑暗吞噬了一样,显得极度模糊和和不真切。

“接下来的路可真的称不上好走。”

仿佛是在应和陆锦添的这句自言自语,远处的荒原之上瞬间传来一声极为尖锐的狼嚎,紧接着就听到第二声、第三声,越来越多的狼嚎在这片荒原的四面八方响了起来。

陆锦添眉头不由的皱看起来,右手轻轻一抖,将一根柴火抛入了面前的篝火之中,顺便也将自己更深的蜷缩成一团,抵挡着无法抵挡的寒冷。

东方的天空渐渐发出了些许白色的亮光,可陆锦添的脸色却像是黑夜一般,显得有些阴沉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