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六十七章:风雪之中有人来

尽管有无数像刀锋一般的风雪加身,可每每想起【贪婪之眼】那惊人的效果,陆锦添的心头还是会生出一股不可思议之感。

此时距离零一出发,应该已经过去了大概四个小时了,算算时间,这片冰原又快要进入到夜晚了。

到了夜晚,就必须找一个足够合适的地方来休息和升起篝火,否则很容易受到妄兽的攻击。这也是陆锦添之前所总结出来的经验,虽然现在他比一开始进入这片冰原已经强上了许多,可要说在夜晚对付妄兽,还是有些难度。

一想到上一次在弱水河畔发生的一切,陆锦添又感觉到有些心有余悸。

在渡过“弱水”之后陆锦添记得自己应该是昏迷了,至于自己如何会出现在第一个检查点,陆锦添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从“弱水”的石桥标记到第一个检查点,陆锦记得应该是有最少一天的路程,怎么看这都不是单单凭借他一个人的力量能够做到的事情。

陆锦添此刻又想到了原先创造这里的自己,思来想去应该还是原本的自己留下了后手。只是不知道在这广阔冰原之中还有几处,其他的后手又该如何触发。

不过陆锦添到并不是非常在乎这样的终南捷径,现在的他也算是对这片冰原逐渐熟悉了起来,只要不是遭遇特别可怕的妄兽,陆锦添相信自己应该还是能够应付下来的。

而且在出去了一次之后,原本在陆锦添身上的两道伤口也已经重新愈合了。没有了负面状态的困扰,陆锦添这一路上倒是走的极为顺畅。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只是这短短的四个小时,他就已经走了第一天花了半天才走到的距离。

现在陆锦添并不怎么担心自己,他心头现在挂记的,反而是再度离开的零一,因为这一次零一要去的地方,就是他第一次踏上更新之后的洛克希德玛土地的地方——无尽深渊。

无尽深渊倒不是特别难以应付。只是这一次零一不单单怀揣着寻找命运物品的任务,也肩负着第三次进阶的任务。距离当初他和阿斯若特约定的时间也没有剩下多久了,如果能够从黑血镇的亡者之触公会获得“暗夜主宰”的进阶书,那就再好不过了。

可现在主位面和无尽深渊以及死寂地狱之间的关系,只能够用势同水火来形容。很多深渊领主都带领着自己的军队冲入了主位面,企图在混乱事件之中分上一杯羹。

虽然血战平原之上的人族众多,不过现在气氛如此紧张,没有人敢轻举妄动。黑血镇的情况究竟如何,陆锦添的心中也没有什么数。

第二次出任务就进入了血战平原,还不知道第三次的任务,甚至可能有的第四次任务需要去什么地方。现在距离最后版本“天神下凡”的更新已经时日无多,整个洛克希德玛宇宙都开始动荡起来,就算平日里低调异常的四大元素界,此刻也难以置身事外。

“不知道此刻的黑血镇是什么情况?”

就在陆锦添想着零一的事情的时候,从覆盖着皑皑大雪的荒原之中

,走来了一个穿着素色白衣的身影。

……

正如陆锦添所预想的,此刻的无尽深渊已经乱成一锅粥了。血战平原更是乱中之乱,原本没有太大动静的死寂地狱,此刻似乎也按捺不住寂寞,直接乘着深渊大多数的领主盯上了主位面这块大肥肉,乘机出兵攻打下了好几座血战平原上的城市。

原本牢牢掌握着血战平原一层的深渊,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对于血战平原第一层的控制权,而血战平原的第二、三层,也是战火连绵。如果不是有几个深渊领主反应及时,用庞大的恶魔数量拖延了魔鬼们的脚步,恐怕三层血战平原连一层都落不到深渊的手中了。

而那些由人类强者在血战平原上修建的城市,此刻就像是起了巨大风暴的汪洋大海之中的孤单小岛。虽然这些城市据点之中的冒险者一时之间没有什么危险,但是却也像是被困在了海上一样,既没办法离开,而且终日还活的战战兢兢的。

黑血镇亦是如此,原本繁华无比的街道之上,此时却显得和当初亡者之触公会门口一般冷清。

也就是酒馆之中稍微显得有些人气,三三两两的冒险者站在酒馆的大门之外,看向零一的眼神都不怀好意。可惜此时的零一已经不再是当初来到黑血镇的陆锦添了。

现在的零一可以说已经是半只脚迈进传说的大门了,只要能够弄到“暗夜主宰”的进阶手册,零一几乎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能够成功进阶暗夜主宰这个职业。

按照记忆之中的路线,零一穿过好几条大街,甚至还来到了当年被那个三阶撵着屁股乱窜的大街之上。

当时就连零一也几乎以为陆锦添要死定了,好在当时他的身上还有一件【古德拉克之冠碎片】。后来又第一次在这里遇到了薇薇安,这次啊留下了一条小命,还成为了系统的一颗临时棋子。

“真是世事无常。”

零一笑了笑,再度穿过一条小巷,通过几个不起眼的暗影,拐入了亡者之触公会所在的那条街。

亡者之触公会依旧是那个亡者之触公会,毫不起眼的两层小楼,在空中不断晃动,几乎快要掉下来的“亡者之触公会”的标识木牌,一切的一切都好像未曾改变过。

只不过,此时的亡者之触公会和当初的公会有一个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原本光秃秃的大门处加上了两扇新旧不一的木门,此刻两扇木门紧闭着,不知道此时的公会小楼之中是否还有人在。

零一想了想,用阴影幻化了一块面罩,系在了自己的脸上。他记得原本亡者之触公会的处境就不是很妙,现在的他还是低调一些为好,毕竟他此次来的主要任务还是寻找编号十七的“命运物品”。

“笃,笃,笃……”

木门被零一轻轻的敲动,发出清脆的声响,到让零一莫名产生了一种“和人秘密接头”的感觉。

“谁?”

零一等待了一会儿,就在他想要第二次敲门的时候,从门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分不清男女

的低沉声音。听得出来,声音很是谨慎,似乎在防备着什么。

“请问老米歇尔和阿尔若特在吗?”

就算门后此刻是老米歇尔或者尔若特两人之中的一个,零一觉得报出“贝尔兰德斯”这个名字他们应该也记不清楚了。

“你找到他们两个有什么事情?”

门后的人似乎放下了些许的戒备,但是仍旧没有开门的打算。

“我之前和阿尔若特有过一个约定,老米歇尔是见证者,我现在是履行这个约定的。”

当初的任务是让陆锦添在一年之内到达十八级,然后回到黑血镇来再见阿尔若特。现在时间未到,零一已经是站在传奇之上强者,看阿尔若特和老米歇尔的性格,两个人应该都不是那种会轻易反悔的人,只要能够见到他们,零一就有信心拿到“暗夜主宰”的进阶手册。

“你在这里等一下吧。”

门后的人思考了一下,然后再度失去了声响。不过零一还是听到了一串轻微的声响,看起来门后的人应该也是一个潜行者。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零一的感知范围之中,却是发现有好几个人的身影,正在摸着阴影和他的视线死角,悄无声息的向他所站的位置移动过来。

“看起来公会的状况不是很妙呀。”

零一缓缓抽出了自己腰间的一把匕首,嘴角不由的露出一个冷笑。

……

风雪更甚,仿佛天地倒转了过来,冰原之上的雪纷纷往下倾倒一般。

陆锦添此刻连眼前的路都没法看清楚了,视线所到之处莫不都是飞雪,或者是更为纯粹的一片苍白。

原本应该是极度寒冷的天气,可是此时陆锦添的额头上居然开始不断的渗出汗水。他的表情有些紧张,一只手已经下意识的放在腰间,随时就有可能出刀。

让陆锦添摆出如临大敌一般的姿态的原因,正是因为此时此刻,在这样的漫天大雪之中,陆锦添的面前居然站着一个穿着一袭素雅白衣的高挑男子。

冰原之中根本无人存在,之前的那个撑伞女子也不是人。现在整个看起来就像是谪仙人一般的男子虽然仙气缥缈,但是在陆锦添看起来他越是超凡脱俗,越是有古怪。

陆锦添心中一直没有忘记的一点就是,在这片冰原之中,事出反常,即为有妖。

“你在害怕我?”

面前的高挑男子已经在雪中默默站了十分钟,陆锦添也就这样和他在雪中对峙了十分钟。就在陆锦添以为这样的沉默还会继续下去的时候,他面前的这个男子却突然开了口。

“你是谁?”

陆锦添视线在一瞬和男子的交错,虽然这个男子的眼神看起来颇为平静,陆锦添却能够看到他眼底蕴藏着的那种深深的不屑感。

“我是谁?”

高挑的男子忽然笑了笑,漫天飞雪在这一刻都仿佛因为他的笑靥都缓慢了下来。

“吾之名曰:七宗罪·傲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