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七十四章:真相背后的真相

在推开那扇门之前,贝尔兰德斯也曾想过是不是伊凡骗了自己,曼昆和亨廷顿实际上并没有和死寂地狱勾结在一起。

只不过,当他贝尔兰德斯在看到了曼昆之后,他就不这样想了。曼昆只是做了一件事情,就让贝尔兰德斯确定这个家伙绝对不是一个好人。

“年轻人,你确实很强大,只可惜你确实也太过年轻了。”

曼昆笑意盈盈的站在房间的最中央,站在那块洁白如同雪一样的完整的白熊皮之上。这样世所罕见的珍宝,被他毫不在乎的踩着,就好像一块普通的破布。

贝尔兰德斯蹲在一旁的阴影之中,脸色苍白,呼吸极度粗重,似乎身上还有着数道细微的伤口。

讲道理,就算是曼昆是一个传奇境界的强者,就算它再强大,也不可能会有当初陆锦添在莫比乌斯之塔遭遇的海拉姆更强大,现在的贝尔兰德斯境况实在有些奇怪。

只是,在场并没有人知道,陆锦添曾经在暮光山脉的深处找到了当年失落的那座浮空城,也没有人知道陆锦添曾经和天下第一奥术师的恶面打过一场。

虽然这场战斗时陆锦添和海拉姆进行的,但是贝尔兰德斯亲眼见证了这场战斗,而且他在战斗天赋方面要比陆锦添更强大,所以现在这样的场面的形成着实有些不太讲道理。

如果要形成一个不讲道理的局面,必然会有不讲道理的情况出现。

现在,就在这间看起来华丽巨大,甚至可以说是豪华过头的房间之中,确实发生了一件不太寻常的事情。

贝尔兰德斯的的确确在这个房间之中见到了老米歇尔,见到了诺莉莎。只不过贝尔兰德斯在见到他们的时候,那个叫做诺莉莎的女人正站在曼昆的身旁,而老米歇尔已经重伤倒在了地上。

饶是以贝尔兰德斯的智慧,在第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

要说诺莉莎叛变公会,陆锦添是绝对不信的。亡者之触公会背后站着的,可是远古死神耶各,虽然现在的耶各算作是半隐退状态。但是不可能连自己手底下的公会里出了个叛徒都不放在心上。

还有一点,让贝尔兰德斯在楞了片刻之后发现了事情的端倪,他在诺莉莎的身上闻到了一种特有的味道,或者是感受到另一种特有的气息,那是和当年的西尔玛一样,地狱里特有的一种气息。

贝尔兰德斯很快就猜到了,原本的诺莉莎一定是被来自地狱的这个假的“诺莉莎”掉包了。如果事情真的是如此,那么就证明伊凡说得事情是正确的。而且,这件事情好像比伊凡了解到的更为严重。

看来死寂地狱最深处的那位大人物真的对这件事情谋划了很久的时间。

伪装成“诺莉莎”的地狱来客自然不会是弱者,贝尔兰德斯很快就看出了这个女人也是一个传奇强者,不论她是传奇几级,那现在就是比贝尔兰德斯要更强大一些。

一边是半只脚踩入传奇的贝尔兰德斯,一边是两个传奇强者。就算是贝尔兰德斯再强大,也难以招架的住,撑到现在没有受到重伤已经说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可是面对这样的局面,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并不够扭转一切,所以

贝尔兰德斯需要更多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在此间发生。

在曼昆说完话之后,贝尔兰德斯没有做出任何的回答,他只是皱起了自己的眉头。然后,在他的眼底深处,就像是被人滴入了一滴红色的墨水一样,有一股凌冽的红开始悄然蔓延。

贝尔兰德斯的身影彻底的隐匿在了阴影之中,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就算是陆锦添在混沌海耽搁了三个月的时间,但是现在在排行榜之上,他依旧是玩家之中最强大的那个潜行者。

因为黑血镇三巨头之一的亨廷顿就是一名潜行者,所以曼昆更清楚一个迈入了传奇的刺客究竟有多么强大。

而且,他也看到了贝尔兰德斯身上的装备那根本无法掩饰的灵光,一个刚刚踏入传奇的年轻刺客身上,居然拥有他都没有拥有的神器。这如何不让曼昆提防,又让曼昆无比动心。

同时,作为一名已经在血战平原摸爬滚打几十年的老人,曼昆在一开始就看清楚了眼前的形势。他身旁的那个来自地狱的女子虽说也和他一样是传奇强者,但是战斗这件事情主要他来做,这个女子从始至终不过是在一旁压阵罢了。

曼昆虽然心有怨言,但是也无比清楚现在地狱就是自己的靠山,心中虽然暗骂,但是在战斗的过程之中确实一直都不敢懈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曼昆淡定的脸上也渐渐的生出一丝焦虑,他知道对面这个年轻人在等待他的破绽。以逸待劳,敌明我暗是潜行者战斗的法则。

“不能够再这样等下去了。”

曼昆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些许的狰狞,就算是今天把这座断罪之塔毁掉,也不能够把事情再拖下去了。

身旁的女人完全没有任何出出手的打算,可今天这件事情又算是曼昆投靠地狱的投名状,如果不能够圆满完成,必然会影响到他在地狱的未来。

“死云术!”

一股黑色的烟雾,以曼昆为中心蔓延开来。

“群鸦风暴!”

停靠在曼昆肩膀上的乌鸦开始发出让人心头非常不舒服的哀嚎,紧接着就见到无数的羽毛飞起化成无数的乌鸦,形成一个巨大的黑色圆球。

“光明术!”

白色的强光瞬间照亮了整个房间。

谁都知道潜行者喜欢藏匿于阴影之中,曼昆相信如果那个年轻潜行者如果躲在房间的任何一处黑暗之中,必然会因为这招光明术而现行。如果他准备潜入阴影位面,那么他就使用次元锚将整个年轻人永远的和这座塔隔绝开。

如果此刻贝尔兰德斯并没有躲在阴影之中,那么就说明他藏在阴影位面之中,这样对于曼昆来说无疑更为方便了。

之前之所以没有使用这样一招,是因为此刻在死云术的效果之下,整个房间都开始缓缓的腐烂起来。

因为在使用了【群鸦风暴】之后,曼昆就失去了乌鸦的保护,他必须确保贝尔兰德斯无法在第一时间接近他的身体附近。

曼昆想的没错,做的也没错。

就在强光照亮了整个房间之后,曼昆眼角的余光就看到了一个黑影在房间的角落之中一闪而逝,没等他反应过来,悬浮在空中的黑色

乌鸦就化为了一支支锋利的黑箭,射向了黑影所在的方位。

想起先前自己说的那些话,这个年轻的刺客果然还是太年轻了。

这是就在曼昆这样想的时候,他脚底下的那块白色的熊皮忽然一动,紧接着就看见一个影子瞬间从熊皮之下钻出,站在了曼昆的面前。

“你……”

曼昆脸色一变,整个人已经飞快的向后退了出去,同时身体周围亮起一圈淡淡的蓝光,发出一股巨大的推力,将身前的身影向外推去。

“你还想走吗?”

就在曼昆一个受惊的心脏还未完全放下的时候,他忽然听见了耳旁传来一个淡然的声音,听声音似乎有些远,可是分明就在附近。

很快,曼昆脸色就变得极度惨白,眼神不自觉的向上看去。这可惜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曼昆没有想到贝尔兰德斯居然就这样一直攀附在房间的顶上,而且一直就停留在了自己身后的位置上,他之前分明有无数个机会能够进行刺杀的,却选择了在这样一个时刻动手。

“你说的很对,我太年轻了。所以,我也会做一些你们这些老年人不会做的事情。”

两道黑色的影子不过是贝尔兰德斯放下了两道分身,却好像是算准了曼昆的行动方式一般,出现在了自己该出现的地方,最终把曼昆引入了真正的陷阱之中。

原罪和虚妄缓缓的从曼昆的后脊和喉头抽开,红色的鲜血滴落在已经是面目全非的黑色地板之上,显得分外的妖艳和狰狞。

在贝尔兰德斯的计划之中,自己当然是能够杀死曼昆的,只不过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而已。但是,就在他蹲在黑暗里观察的过程之中,他发现了一件非常意外的事情。也正是这件意外的事情,让贝尔兰德斯最后并没有花太多的力气就轻松解决了曼昆。

“为什么?”

贝尔兰德斯站在青黑色的云雾之中,手中的匕首上的鲜血正在缓慢的渗入匕首之中。曼昆原本设想这片死云能够拦截贝尔兰德斯一下,却没想到贝尔兰德斯完全视这片死云为无物一般。

“很简单,因为我们是魔鬼。”

那个假扮成诺莉莎的地狱来客逐渐显露出了自己原本的面目,贝尔兰德斯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是一个看起来长的很清秀的娇小女子。

“既然可以不用付出代价,有能够完成交易,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女子笑意盈盈,全然没有动手的意思。

“你是什么意思?!”

贝尔兰德斯心头一悸,产生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你以为我们会只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一个死人去做吗?曼昆投靠了地狱,亨廷顿投靠了地狱,那么很自然的,伊凡也和我们见过面了。”

女子忽然抬头看向了天花板,但是贝尔兰德斯知道她看向的不是天花板,而是更上面的地方,看向的是断罪之塔的塔顶。

因为在贝尔兰德斯的感知之中,塔顶之上,一道浓郁的地狱气息已经不可逆转的散发开来,并且还在不断的扩大。

一切都按照原本的那一条轨道,开始缓慢的而正式的开始运转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