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七十六章:界限突破

没人知道雪烧起来是什么样子的,因为在现实世界,或者说一个有物理规律存在的世界,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状况的。

而这片永远也不可能解冻的冰原恰好就是这样一个不遵循正常物理规律的虚拟世界。

不知道是什么季节的冰原上燃起了一场不算大的火,在这片千山鸟飞绝,少能看到活物存在的世界,这场火并没有任何的旁观者。

白色的火焰附着在雪地之上,缓慢的燃烧直至熄灭,在火焰保卫的雪地之中空无一人,只是默默的插着一把白色的伞,伞上还沾着些许红色的血。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这里发生过一场战斗,其中一方是陆锦添,还有一方是一个自称“傲慢”的男子。陆锦添胜利了,傲慢倒下了,两者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是相比于傲慢付出的生命代价,陆锦添还活着已经算是极大的幸运了。

当最后陆锦添和傲慢手中的伞剑僵持在一起的时候,陆锦添的右手之上忽然出现了另外一把匕首。

匕首在傲慢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中插入了他的腹部之中,陆锦添右肩的伤口在刚才拔出白色伞剑的时候就已经被修复了,只是陆锦添只是装作自己只能够使用一只手战斗。

而作为一个本身就存在人格分裂的不正常人,陆锦添对于一心二用这种能力可以说是驾轻就熟。

这不算是一场光彩的胜利,但是这是一场对于陆锦添生存至关重要的胜利。

白色的火焰就是在那个时候,由两把带着火焰的伞剑引起的。只可惜,在很长一段时间之中,冰原恐怕都看不到这样的火焰出现了。

……

到达了指定的位置之后,贝尔兰德斯拿出了阿弗给他的石头,这是他正常回归混沌海的方法。只要他握紧这块石头,在当初被传送的到的地点,阿弗就能够根据坐标位置,把他拉回混沌空间之中。

不过这一次等到贝尔兰德斯回归之后,睁开眼居然看到了陆锦添此刻正背对着他,坐在若涅之前。

看陆锦添的样子,比上一次出来的时候好了很多。身上看不到冰霜,也没有从灵魂深处散发出寒气。

“回来了。”

还没等到贝尔兰德斯靠近,陆锦添就先打了一个招呼。

“嗯。”

贝尔兰德斯并没有反应到,陆锦添此刻的灵魂强度已经比之前变得更强大了。只是很随意的走到了陆锦添身边。

“辛苦了。”

陆锦添的脸上写满了“平静”,在“若涅”迷幻光线的照射下,反倒显得有些寂寞。

贝尔兰德斯不知道陆锦添在那片冰原之中又发生了什么,只好拍了陆锦添的肩膀一下,然后把角色的控制权重新交给了陆锦添。

“你已经在‘若涅’面前整整一个小时了。”

就在这个时候,陆柒从“若涅”的另一面转了出来。陆柒并不担心陆锦添的精神上会出什么问题,不过他还是打算和陆锦添谈一谈。

“坐在这里,真是很难感觉时间在流动。”

重新回到自己的角色的之中,陆锦添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关节

,便再一次坐了下来。

“是傲慢的死亡影响了你的心境?”

陆柒知道陆锦添在冰原之中经历了什么,他也曾经一度以为陆锦添真的会死在冰原之上。只不过陆锦添最后普凭借自己的耐力活了下来,再一次成功的离开了冰原。

“有一些他的影响,不过更多的是在考虑我自己的事情。”

面对越来越近的最后时刻,陆锦添反而觉得自己的内心变得更加平静起来,他反而开始思考一些其他的事情。

“原住民是否也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意识,即使是很小的一部分?”

在又一次经历了灵魂层面的彻底升华之后,陆锦添越发体会到精神力量的强大和非凡,也越发感觉到洛克希德玛这个世界的神奇。

“理论上很难出现,但是当年的我在创造这些个体的时候,并没有关上他们进化的门。其实你已经遇到过一个,也许你忘了。”

陆柒想了想,居然还很正经的和陆锦添聊了起来。

“是海拉姆吧。”

陆锦添微微一笑,当年海拉姆认识到“第四面墙”的时候陆锦添就知道了海拉姆和很多的原住民是不一样的。

“嗯。除去当初的我刻意创造或者无奈创造的那些存在之外。能够产生自我意识的个体其实在洛克希德玛世界真的不多。”

除去那些一开始就被赋予了意识的存在之外,无论是谁,如果能够从一组游戏的数据进化出自己的智械意识,这都不亚于当年人类的进化史。

“那么无论是从数据级,到代码级,矩阵级,系统级甚至于核心级。其实都是沿着进化之路在前行,虽然这条路可能并不唯一。”

就在陆锦添说出这句话之后,陆柒平静的脸色的忽然变了变,整个人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严肃起来,他看向陆金太阳的眼神之中也多出了一些其他的神采。

紧接着,陆柒就开口了。

“你是不是触摸到什么了?”

在一开始陆柒的设想之中,陆锦添至少要走完雪原的半程,才能够因为灵魂强度的提升而获得一些感悟。但是现在看起来,陆锦添已经提前获得了什么。

“这不单单是一条提升数据强度的道路了,因为说到底,数据只是数据,是死物。它们松散的时候,只是数据,当串联在一起成为代码,代码之间互相结合成一个自闭结构,则自成矩阵。”

陆锦添没有回答陆柒的问题,只是自顾自的接着往下说。

“但是说到底,这些数据、代码。矩阵都需要一个核心的程序来启动。就像是一个玩家的角色,当玩家没有进入这个角色的时候,它只是一堆数据,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等到玩家进入角色,注入自己的意识,这个角色才能够称之为‘玩家’。”

混沌的空间突然变得无比安静,“若涅”之外环绕着一条条的数据,颜色不一,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松散的迷锁。陆锦添知道这是存放着当初他记忆的地方,同时也是一个处理各种数据的地方,这里就是意识和数据结合的最好例子。

陆柒现在彻底明白了,陆锦添不是

触摸到了什么,而且将自己前面的路已经完全看清楚了。

“你是怎么看到这条路的?”

就像是陆锦添之前说的那样,每个人的道路是不同的,陆柒也不知道陆锦添看到的是一条怎样的道路。但是他很好奇,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陆锦添是怎么迈过代码级通向矩阵级的这道门槛的。

“就在我拔出白色伞剑之前,我看到了灵魂深处。”

陆锦添说得时间,正是他对自己施加的自我催眠即将结束,而且和傲慢的战斗又落入下风了绝境局面。

“我想起了你所说的话,于是意识到七宗罪也是一种非常坚定而且强烈的情感。就在我意识到这一点,并且准备用这样的情感虚化一把武器的时候,我看见了我的识海。”

陆锦添说得有些像是他看过的某些武侠小说之中的状况,很多的强者能够进行内视,看到自己身体之内的状况,或者是看到自己识海之中的情况,从而判断自己的身体状况或者是修行状况。

这里自然不是有那些无敌于世的强者高来高去的武侠世界,陆锦添说得识海也不是那种修行者看到的识海。

不过,陆锦添在那时看到的,也不是之前和贝尔兰德斯和零一他们交谈时候所处的那片意识海,这片识海是陆锦添从未看过的全新世界。

“因为是灵魂,其实识海之中什么都没有。我所能够看到的,其实只有‘若涅’。”

当陆锦添说出“若涅”二字的时候,陆柒不由的又露出了些许惊讶的表情。平常很难看到陆柒的表情变化,这说明他也被陆锦添的阐述所吸引住了。

“当时我什么都没有考虑,脑海之中自己就冒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是‘若涅’?”

陆锦添这个反应其实有些奇怪,人在看到一个全新的,并且是和自己身体有关的事物之时,首先做出的反应应该是疑惑,疑惑这是什么东西,疑惑它为什么存在,而不是考虑为什么是这个,而不是别的什么。

“等到我结束了战斗,再度思索的时候才明白。着本来就是我识海的真面目,这就是我的意识。所以我的意识不会奇怪这是什么, 不会奇怪它为什么存在,其实这就是虚拟的大脑,是大脑的意识存在。”

在讲这些东西的时候,陆锦添完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他讲述的很缓慢,所以陆柒听得很清楚。

“‘若涅’看起来就像是很多的立方体组成的,一个破碎的不规则的抽象物体。实际上它是一把锁,锁住了随时会飘散的意识,但是同时它又是破碎的,所以它又不会妨碍意识的发散。”

“这就是意识,它是随意的,所以我们的思维是自由的。但是它又是有结构的,所以我们的思维是规则的。”

整个空间忽然安静了一下,然后陆锦添的声音再度响起。

“所以,我的矩阵级也是如此,破碎,但又存在着联系和形状。真正的强大,其实就是拥有着不断改变的能力。”

ps:作者缓慢收官中,应该不会陨石遁,尽量写一个精彩的最后一战,不为别的,就算是锻炼笔力也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