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七十八章:会当凌绝顶

罗浮宫不单单是天青城最重要的建筑,也是天青城之中最高的建筑。天晴时候,站在罗浮宫第十五层的天台上,甚至远眺看到翡翠之冠山脉外围最高的那座山峰。

只不过现在是夜晚,无法看到云下之峰的景色,但是点缀着无数星子的,一望无际的干净天空却也有另外一番独特的美感。

三大使团的会议从早上开到了夕阳落山,这才在提前准备好的晚宴之前暂时告一段落。

耐辛瓦瑞大陆上的形势虽然终于逐渐趋于平缓,不再像开始那样一片混乱吗,可所有人有都知道这只是更大暴风雨之前的片刻宁静。

直接选择绕过了海文帝国北方要塞的兽人,此刻已经在海文帝国北方第一大河流——顿河的岸边扎下了营地。

风行王庭虽然将出现在翡翠之冠山脉的深渊军团和丧尸全部驱逐出境,但是自己也是元气大伤,酒量领地范围都缩水了接近三分之一。

至于北方的雪域五城,面对的则是阴魂不散的亡灵袭扰,以及变得比往年更为寒冷的风雪。好在亡灵并未向深渊军团和兽人一样对雪域造成冲击,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群亡灵一直按兵不动,必然是所图甚大。

如今大陆之上没有什么地方算的上是乐土,很多流离失所的人甚至成为了马贼和强盗。就连深山之中的魔兽,也因为空气之中不断加深的混沌气息,开始变得蠢蠢欲动起来。

以上的事情都无时无刻不在威胁着北方大陆居民的生命,而这一切的源头都和即将到来的“天神下凡”这件事情紧密的联系了起来。

根据大陆之上诸位强者的分析,现在空气之中不断增强的混沌气息,正是因为天空之中诸神的神国显化,并且不断接近洛克希德玛主位面的原因。

等到最终诸天神一起下凡之前,洛克希德玛主位面和星界指尖的隔膜,将会变成有记载之中的,历史之上最单薄的一次。

届时无数的混沌能量将从星界之中涌入,就连其他位面的元素能量也会相对变的充裕起来。很多人受到这种气息的影响,将会在短时间之内获得一个力量的极大提升,甚至有可能突破界限,进入到另一个力量层级。

但是这些混沌能力也并非全是好事,因为混沌能量直接从天外而来,没有人可以拒绝,所以如果身体无法承受,并且无法及时消化这些能力,就有可能直接被撑爆。这一点不单单是针对原住民,对于玩家也是如此。

而所有人之中,最受影响的应该是奥术师,奥术师是依靠着对天地之间元素和能量的感受来修行的,如此混乱的能量涌入,很容易造成奥术师脑海之中构筑的稳定的奥术体系直接崩塌,变成一个疯子。

很多的奥术师平常本就行为乖张,一个疯了的奥术师,就像是一个极不稳定的定时*炸弹,如果说是一群疯了的奥术师,只能够更加加剧现在大陆上的混乱局势。

要想避免被这样的混乱能量波及,唯一的方法就是突破界限,到达另一个层次。无论是玩家还是原著名皆是如此,无论玩家是否了解隐情,突破界限就相当于在自成一体的道路上迈出

了一步,自然不会受到外来之物的影响。

就像是陆锦添很早之前和陆柒聊到的那样,这一切都是系统早就计划好的,无论是你是否踏出这一步都在系统的掌握之中。

穆赫端着半杯红酒,穿过灯光耀眼的走廊,穿过无人的阶梯,穿过了天台的拱门,走到了浩瀚星空之下。

第一日的谈判不可避免的出现了诸多的争议和争吵,好在穆赫只是一个旁听者,不需要发表太多的意见。他也不像是陆锦添一样知道那么多的真相,他其实并没有太多需要苦恼的地方。

所以穆赫走上天台来,只是想避开那些没有意义的客套和晚宴上的吵闹,但是他没想到会在天台上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呢,真是好久不见了。”

在天台的边缘靠着一个身材苗条的女人,因为没穿见面时穿着的那种祭司袍,所以穆赫一眼就认出了冷画心。

“那个家伙,还是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吗?”

冷画心没有回头,用手把垂下的头发轻轻的撩到耳后。穆赫看到之后心头都不由的为之一荡,当然也只敢微微一荡。他眼前这个女子不单和陆锦添有说不清楚的关系,而且还是玩家等级榜单的第一位,更是当年人见人怕的“白王”。

“没人知道他在哪,我也只是知道他没死。上一次他发消息给我是在一周之前,说他很快就能够回来。”

穆赫也走到了天台的围栏边上,和冷画心保持着几米的距离,不断晃动自己手中的酒杯。

“他还是真是放心你这个家伙,敢把佣兵小队的事情全都交给你来处理。”

陆锦添不在的这段时间,蝴蝶都是由穆赫和卢西安在共同打理。如今耐辛瓦瑞第一佣兵小队的名号,其实大部分和陆锦添没什么关系,都是在穆赫接手之后才逐渐打响的。

“这家伙,以前也喜欢一个人单干,当甩手掌柜。”

穆赫回想起很早之前的某些经历,那个时候的陆锦添就是这样的性格了,他也早已经习惯了。

“这个家伙之前做的事情已经够多了,至少这批人没他是聚不到一起的。而且我知道,他一直都想要成为能够为挡在小队所有人前面的人,他现在应该在为这个目标不断努力吧。”

清风拂面,穆赫的脸上倒是一脸释然。虽然在游戏之中,他和陆锦添相处的时间算不上太长,但是他知道陆锦添还是当年那个外冷内热的他,并没有改变。

“两位当真是好雅兴,在这没人的天台之上吹风赏月。”

就在这时候,穆赫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穆赫同样没有回头就确定了声音的主人是谁。

“奥古斯丁,你这家伙还真是会扫兴。”

奥古斯丁就是当年在那一夜围攻陆锦添的八人之一,到现在也把陆锦添视作是最大的对头,穆赫不相信这个家伙出现在这个地方会是偶然。

“抱歉,抱歉。”

奥古斯丁还穿着一早穿着的那件带有圣焰的白色法袍,大部分玩家都知道,他这件法袍是一件带有神格碎片的不朽神器,不

单单是中看不中用的装饰。

“你们接着聊吧。”

就在这时候,站在一旁的冷画心忽然离开了靠着的围栏,大步走过了奥古斯丁身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片天台。

“你看你一来气走了一个,和你这人在一起真没意思。”

穆赫此刻也转过了身,朝着来时那扇黑洞洞的拱门走去。

不过就在穆赫和奥古斯丁迎面擦身而过的时候,奥古斯丁冷冷的声音却幽幽的传到了穆赫的耳边。

“告诉你那个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的队长,等到他没法再躲的时候,我会亲自找上门的。”

“我一定会一字不漏的转达的。”

穆赫轻声冷笑,没有和奥古斯丁多做争辩,同样缓步消失在了石拱门背后淡淡的黑暗之中。

奥古斯丁走到天台的边缘,。望着如水一般倾泻而下的月光,嘴角不知何时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过了许久之后,奥古斯丁才用了一个旁人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自语道: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

混沌海的天空还是那般阴沉,不知道究竟是铺了多少层云才能够形成今天这般的模样。

从陆锦添的视角望去,四周除了一片深蓝色的大海之外,什么都看不到,没有其他的小岛,没有海鸟,也没有如同幽灵一般撑着舢板的摆渡人。视野的极尽是灰色的云和白色的雾,模糊一片,看不分明。

陆锦添现在就站在这座混沌岛的最高处,站在一座早已死去,甚至可以说从未喷发过的火山的最顶端。向前是陡峭的斜坡,往后退几步就是近乎垂直,落差极大的火山坑。

陆柒就站在他的身边,这一次阿弗并没有跟来,呼啸的风不断的从陆柒和他的身边,似乎下一秒他们两个人就有可能被这样狂暴的风挂落山底。

“你真的已经准备好了?”

陆柒望向陆锦添的侧脸,看不到任何能够表达陆锦添现在内心情绪的表情。

自从一周之前陆锦添谈到过进阶成为“矩阵”级的事情之后,陆锦添再也没有提到相关事情了。

冰原之上的试炼也正如陆锦添所说那样,对他的灵魂并没有更大的质变式的提升了。虽然,这一周里陆锦添出来的时间长短不一,有时还显得有些狼狈,但是陆柒在陆锦添看到越来越多的,就只剩下冷静了。

“不管我是否准备好了,时间和世界的运转都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系统不可能等到我有百分之一百把握击败他们的时候,才会有所反应,所以我只能够更快。”

陆锦添将自己的两只手插在一起,向上高高的举起,伸了一个懒腰。

“不管成功与否,总归是要试试的。”

陆锦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些湿润的海风灌入他的口腔和鼻腔,冲刷着他身体之中的每一处。

“成功了,就是会当凌绝顶。”

“若是失败了,不是还有你存在嘛。”

陆锦添缓缓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不再与陆柒多言,他要解开识海之中那把锁,找到进化的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