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八十三章:终章·第三幕·聚首

荒原上不息的大风远远听起来好似呜咽,原本此处就是一处世人皆知的埋骨地,而今日更是埋葬了一位原本高高在上的神灵。

陆锦添原本是真的想要遵守约定,放过厄马拉一马。只不过在最后谈论条件的时候,厄马拉却突然出手,想要借机会反杀陆锦添。

只可惜,厄马拉却是画蛇添足,也是想要为了稳妥起见,对陆锦添释放了一个控制技能。结果这个技能触发了陆锦添脸色的面具的效果,反而让厄马拉彻底的失去了最后偷袭的机会。

看着厄马拉的身体渐渐化为黑红色的光点,消失在了空气之中,陆锦添不由的叹了一口气。一是舒缓刚才惊险的时刻带来的紧张,二是他已经看见了沙堆之中的那件如同艺术品一样的臂章。

物品名称:+3七宗罪·暴怒之莲

部位:臂章

品质:不朽·神器

力量+5(+3)

暴击几率+15%(+5%)

自由伤害+10%(+5%)

效果:【无尽怒火】(开启此效果之后,你获得额外10点力量,提升百分之二十的攻击速度和移动速度同时每一秒移除10点生命值。使用时必须通过一次难度系数为30的意志检定,否则将陷入强制狂怒状态,直到杀死一个单位或者自身血量跌落百分之二十五为止,1次/1日)

【血莲绽放】(开启之后,消耗一定的混沌能量之后为你的下三次攻击附加额外的纯粹伤害,并且附加【腐蚀】效果。)

【不朽神器】(人力无法损坏,不会因为使用而磨损)

【怒火】(每次使用时将会消耗你最大生命值的百分之二十五)

【七宗罪】(你的正常伤害能够有百分之十五作用于系统级身上)

要求:等级50,体质25,智力25,敏捷25,力量25,感知25,意志?,任意阵营可以使用

描述:怒火焚身,万死不辞!

陆锦添早已对七宗罪深有体会,以这个命名的七件装备可想而知,必然也是那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东西。之前的【贪欲之眼】便已经体现了这一点,而陆锦添手上现在拿着的这一件臂章更是一种极端。

这七宗罪之中的任何一件单拿出来,无论对于玩家还是原住民都至少有几成的提升。一想到这七件东西其实只是一段代码的七个部分,它们组合起来只是为了对付系统级,陆锦添就能够感觉到系统级究竟是有多么的强大。

陆锦添没有花太多的时间思考,顺手就将臂章戴在了自己的手臂上。很快臂章就像是溶解了一样想,消失在了陆锦添的手上。

“玩家‘隐藏’,已击杀弱等神力神灵猎杀之神·厄马拉。神灵击杀榜单开启,界限突破榜开启,神言之庭排行榜开启。”

“你已击杀弱等神力(实际削弱至微弱神力)神灵猎杀之神·厄马拉。你获得三个混沌等级,当前升级需要混沌等

级3/15。”

“你获得部分厄马拉的神格碎片,你获得厄马拉的神灵技能——【原始震慑】(初级)。”

“由于你失去和系统的连线,奖励无法发放,系统无法判定你的所在坐标,你的信息将无法被彻底录入榜单,请玩家尽快解除此状态。”

看着系统里刷过的一条又一条信息,陆锦添第一次没能够感觉到游戏进行时带来的愉悦。

不过,陆锦添还是体会到了突破了界限之后,和之前的不同。此刻无论是他获得的三个混沌等级也好,还是他杀死厄马拉获得的技能也好,都让他拥有了一种切切实实获得了力量的感觉,就好像当初他的灵魂力量得到了量变那般的感觉。

看起来在这个境界的每一次提升,都是在获得真实经验。也许是因为自由战斗系统的缘故,也许是这些神灵是代码级的缘故。总之在这个境界虽然升级过程简化了,但是难度无疑提升了不少。

当然这几条信息之中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薇薇安和盖亚现在确实没办法找到他的位置了,这就证明陆柒的方法是有效的。

可陆锦添也知道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只要他和冷画心、弗兰克他们接触,系统总会通过他们的坐标推断出他的位置。如今,陆锦添必须利用好这段宝贵的时间,做出一些安排。

陆锦添又想到了厄马拉之前向他透露的,那个用来交换活下来机会的秘密。

根据厄马拉的诉说,诸神只一次下凡不单单是要重新巩固他们对于凡人的统治,攫取更多的信仰之力。他们的主神还想其中的一部分神灵安排了一些任务。

其中一个任务,就在这片骸骨荒原,和在这里降临的一个神灵相关。这个神灵自然不会是厄马拉,他只是无意间从别的神祇口中得到了这个消息,希望来此分一杯羹罢了。

而这个任务的重头,是九位守序和善良阵营的神灵,来共同执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杀死将确定会降临在这片荒原的邪神·腥红之月。

陆锦添当然知道腥红之月就是陆星月,当时他没想到盖亚会这么快就对他身边的力量动手。虽然陆锦添应该是薇薇安和盖亚共同的敌人,不过这两者之间彼此也是对立的关系,所以这一次的任务应该只和盖亚有关。

由于陆星月是陆锦添在当年亲自创造的,所以她不同于一般的神祇,她是独立存在的。陆星月本身受到核心规则的保护,无论是薇薇安还是盖亚,都不能对她出手。

不过叫其他的神灵出手,却并没有违反这个规则,就算陆星月再怎么强大,同时面对九个神灵的围攻,必然也难以招架。陆锦添来到骸骨荒原的目的就是为了确保陆星月的顺利降临,他自然不能够眼睁睁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

还有更为关键的一点,那就是陆星月的身体之中藏着一段当年陆锦添随手留下的核心代码,虽然这段代码连陆柒都不记得内容,但要是落入盖亚或者薇薇安的手中,也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只是如何破局,却

成为了一个有些棘手的问题。

陆锦添抬头看着天空,此时天空之中仍旧有很多的神火下坠,朝向骸骨荒原更是多达十数颗,陆锦添也不确定究竟是那些神灵会降临在这片土地之上。

想来这九个神灵之中应该不会有弱者,就凭借他和陆星月两个人的力量是绝对不够和他们抗衡的。现在不是逞英雄主义的时候,找几十上百个的帮手来虽然不太现实,但是陆锦添身边也并非无人可用。

确认再也没有东西会阻挡住自己的脚步,陆锦添便再度启程,一脚深一脚浅沿着沙丘消失在了远处的风沙之中。

只见陆锦添先从背包之中拿出了一只白色的纸鹤,轻轻朝着纸鹤吹了一口气,原本躺在陆锦添手掌心之中的纸鹤就像是活了一样,开始扑扇起自己的翅膀,紧接着就在漫天的风沙之中摇摇欲坠的飞了起来。

纸鹤没有飞多远就瞬间消失在了陆锦添的眼前,陆锦添似乎并不担心纸鹤会被风刮走,很快又从背包之中掏出了一根短笛。

陆锦添拿着短笛,似乎有些找不准角度,这东西他从来也没吹过,现在也不知道能否吹响。

好在这里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对于陆锦添原本不太熟练的技能,好像也有一定的加成。陆锦添试着吹奏了两下,好不容易发出了一堆没有任何意义的声音来。

不过陆锦添也不求能够吹得多么好听,毕竟吹得再好听在这种地方也没人能够欣赏。

放下短笛,陆锦添还未停歇,又是凭空一抓,拿出了两个类似于骰子一般的透明棱体。可以看到这两个棱体之中似乎有几颗小小的滚石正在不断的旋转着。陆锦添当下并没有像刚才一样,立刻使用这两个小东西,只是小心的打量了它们一眼,又贴身收了起来。

此时陆锦添眼前的风沙已经是大的几乎无法看清楚前路,不过他似乎并么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是彻底屏住了呼吸,然后用力的往前一冲。

陆锦添一脚踩在坚硬的石板之上,再睁开眼的时候眼前已经没有风沙的侵袭,脚下全是一些被风沙侵蚀的很严重,看起来颇有些年头的石板,而在陆锦添的身后,似乎有一道无形的墙壁挡住了风沙的脚步,将这块地方和风沙彻底隔绝了开来。

而就在陆锦添眼前不过几十米的地方,赫然有一个破败寂静的神庙,正是当初陆锦添在骸骨荒原之中曾经进入过的那个神庙。

陆锦添绕着神庙走了一圈,却并没有立刻进去,他的眉头依旧紧紧锁着,似乎在思考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时间在这一刻变得有些缓慢起来,陆锦添脸上的表情不断的变化,然后逐渐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最后,陆锦添用自己的右拳锤了一下自己的左掌,右手松开后轻轻一摆,似乎拉出了一个聊天栏,对着某人打出了一段文字。

等到做完这些,陆锦添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在神庙之前安安稳稳的坐了下来。

“能做的布置都做完了,接下来,就等着各位在此地聚首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