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九十章:终章·第十幕·欲登楼

陆锦添说的话很清楚,冷画心表达的意思也很明白。

现在他们所处的地方不再是当年那个孤儿院了,没有了军方和洛克希德玛丁集团的直接压力。所有人首先考虑的自然是自身的利益和喜好,即使五王七将再度重聚,此刻也不一定会因为一个陆锦添的原因再度联手。

“你想要‘命运物品’?我能够知道原因吗?”

叶道罚倒是对陆锦添说的话产生了一定的兴趣,以他事无巨细都能够记住的记忆力,没有花上太多的时间就想起了陆锦添说的是什么东西。

当初新旧版本进行更迭,前十的玩家都获得了特殊的奖励。根据叶道罚事后的调查,似乎这十位玩家每一位都获得了一件非常特殊的物品。

这件物品既不是装备,也不是消耗品,而是一件带有特殊命运编号的奇怪物品。这十个人获得东西各不相同,东西上带有的编号也不相同,东西的功能就更不相同了。

虽然叶道罚有暗中进行调查,但是这些东西都是系统直接给予的,他也难以找到更多的线索,只是知道这些东西似乎一共有十九件。

不过这些带有命运编号的物品彼此之间并不会互相感应,而且也看不出和什么隐藏任务有关,虽然叶道罚自己手上也有一件,但是看不出什么特殊的地方之后,他也就没有接着往下调查了。

而今陆锦添忽然提到了这样一件东西,不但瞬间唤醒了叶道罚的兴趣,也瞬间勾起了他的兴趣。

“如果陆兄可以告诉我事情原委,我也不介意把手中的这件‘命运’物品拱手相送。”

叶道罚出生书香门第,行事颇有古时候那种儒士的风格,虽然不是出身亚当孤儿院,但是却和计划之中的很多人都能够和睦相处。

即使是当年雨夜之战时叶道罚也曾对陆锦添出过手,但是陆锦添也并没有对这位“不动明王”产生太多的反感情绪,可见这位“不动明王”在为人处事方面确实不错。

陆锦添看着面带微笑的叶道罚,也不知道这位“不动明王”的心里究竟在想一些什么东西,当下也是略微浮现出一丝思索的神色,沉默了一会才缓缓说道:

“没想到你对这件事会有兴趣,原本告诉你也没有什么妨碍。只是有些事情恐怕说出来你不会相信,而且这件事也不适合在这样的地方说。”

陆锦添此刻又看了一眼身旁通天的白塔,这才接着说道:

“如果你真的愿意知道这一切,并且把手中的‘命运物品’交给我,那我自然也没有隐瞒这件事的道理。正好我接下了需要登入这座神言之庭,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不妨跟我一起,我在路上再把部分事情告诉你。”

也不知道是不是陆锦添颇为凝重的表情触动了叶道罚,这位“不动明王”并没有觉得陆锦添实在耍他,反而同样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陆锦添等待了片刻,只看见叶道罚闭着的双眼缓缓睁开,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朝着陆锦添默默点了点头,竟然同意了陆锦添的说法。

而且在昨晚这一系列动作之后,叶道罚还从自己的背包之中掏出了一个外表沾染着不少青色锈迹的小铃铛,递给到了冷画心

的手上。

“这是我的拿到的‘命运物品’,现在当做是信物交给陆兄。看陆兄的样子必然是知道很多道罚不清楚的秘密,用这样一个小玩意来解开我的疑惑,我觉得并不亏本。”

叶道罚的举动让陆锦添都感觉到有些愕然,在场的其他人倒是不敢质疑身为“五王”之一的叶道罚,只是有些人的脸上已经开始面露难色了,似乎叶道罚的突然战队让他们感到有些措手不及。

“放心,我不会插手你们和陆兄之间的事情的,而且我想陆兄也不希望我如此做。”

不过叶道罚接下来说的话又让这些人稍稍缓了一口气,显然这位“不动明王”自有自己的打算和心计在,并没有把自己直接归入陆锦添的阵营之中。

陆锦添也不相信叶道罚会这么容易站到他的身边,只要他能够保持中立,事情就算是暂时性的对他有利了。

“既然如此,我和‘不动明王’却是出做一样的选择了。”

就在这个时候,从叶道罚身后的几人身后忽然走出来一个女子。女子姿色完全可以与冷画心媲美,只不过整个人却是给人呈现另一种气质。

冷画心站在那里给人的感觉若是一座万年不化的雪山的话,那么这个女子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春天里的一颗樱花树。两人是截然不同的类型,虽各有各的美感,但是总给人一种莫名对立的感觉。

果不其然,在这个女子走到人前之后,冷画心的眉头就不自觉的皱了一下。而那个女子则是巧妙的绕过了冷画心,然后把一块玉佩交到了陆锦添的手上。

“不要误会,我这样做也只是为了报答当年你的救命之恩而已。”

好在女子似乎也知道轻重,只是默默的把东西交到了陆锦添的手中,并没有在与冷画心起争端的意思。

不过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个女子是“五王”之中的灵王——伊织信奈。相传当年陆锦添和她之间有过一些故事,只是因为陆锦添的原因,这段故事也只是成为了一段故事,没有下文了。

虽然说“五王”之中的“不动明王”和“灵王”都没有明显站队,但是从他们的表态之中,还是可以看出他们是偏向陆锦添的。

这无疑让奥古斯丁感觉到非常的不好受,五王之中剩下的一个“隐王”更是出了名的低调,而且奥古斯丁还知道这个家伙是第一科的成员,此刻更不可能出来与他站在一起,所以接下来不出意外,便是他和陆锦添之间的事情了。

想到此处,奥古斯丁也就没有什么好顾忌和犹豫的了。他既一直陆锦添视为对手,身上又有陆锦添需要的“命运物品”,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像叶道罚和伊织那般站在陆锦添身边,眼下正是最好的和陆锦添进行了结的机会。

“既然你想要在这里了结一些事情,那我也确实想要和你了结一些事情。”

奥古斯丁走出人群,一双褐色眸子死死盯住陆锦添。当年的奥古斯丁天赋极佳,锋芒毕露,被当时的一些首席称之为,计划之中唯一的完全体。

只不过后来在亚当孤儿院的雨夜之战之中,奥古斯丁使出全力,却依旧是被陆锦添掀翻在地。虽然事件结束之后

,没有听到太多的风言风语,可奥古斯丁高傲的心灵却无法承受这样的家结果。

纵使十年光阴流逝,奥古斯丁不再是当年那个骄傲自负的少年,但是他内心之中和陆锦添再度一战的渴望并没有消除,反而随着时间的累积与日俱增。

“我已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奥古斯丁,无论输赢,既然尼需要那个东西,我都会给你。不过我期望你最好全力以赴,否则你也别怪我出尔反尔。”

奥古斯丁话已至此,在场众人听到之后都不由的默默的后退了一段距离,给这两人留足了战斗的场地。

陆锦添看着战意十足的奥古斯丁,也终于是找回了一些当年的感觉,心头忽然也有一股豪气顿生。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理当全力奉陪。不过你不要以为我故意让你,只是我现在的等级比你高上一线,一把武器与你战斗,是我对公平的尊敬。”

语罢,陆锦添左手缓缓在空中一抹,紧接着一把弯刀显化,被陆锦添紧紧握住,一抹锋利的战意已从刀锋之上如潮水一般推向了奥古斯丁。

奥古斯丁双手合三角印,脑后一道巨大的火轮浮现,然后又是一道白色的光轮浮现,最后一重电光闪烁的紫色雷轮浮现,整个人看起来比海拉姆那种老家伙更像是一个无敌的大魔导师。

奥古斯丁的眼前蓦然出现了一本摊开的厚实古籍,奥古斯丁两只手再度分开,一只手迅速划过书页,口中瞬间爆发出一个词语。

“雷火!”

只见天地之间忽然变色,数道如同银色大蟒一般的闪电倾泻而下,目标直指陆锦添。

即便是已经远离战圈,在场的众人仍旧是感到一阵心悸,奥古斯丁的第一击便已经有了如此巨大的威力,陆锦添如何能够承受下来。

“你就不担心?”

叶道罚站在冷画心的身旁,看向一旁的冷画心。

“为什么?”

冷画心依旧表情淡然,不知道是不担心陆锦添,还是不在乎陆锦添。不过叶道罚认为后者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不由的对陆锦添的实力产生了几分好奇。

“你只要看着就好了。”

叶道罚还想要问些什么,只可惜冷画心直接有一句话他的嘴巴彻底的封住了。叶道罚只好无奈的笑了笑,重新把视线回转到了场上。

雷电轰鸣远未结束,奥古斯丁手中的古籍已经又翻过了一页。

“要有光!”

奥古斯丁背后的光轮四周忽然浮现出八个光团,八个光团皆射出射线,顿时又是一阵烟尘覆盖了全场。

在场的很多人已经再想自己在这样的攻击之下,莫说反击和抵抗了,是否能够存活都成了问题。而身处在攻击最中心的陆锦添始终不见身影,不免让人感觉到了一丝担忧。

“真的没问题?”

看到这般情况,叶道罚也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视线再度转向了一旁的冷画心。

“自己看吧。”

冷画心的话音刚落,场上的烟尘之中忽然出现了数个影子,而在高高的天空之上,似乎也有某个影子正在急速坠落,而这些黑影目标正是场上的奥古斯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