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九十三章:终章·第十三幕·不足惜

“没想到我们到最后就剩一只纸飞机了。”

空旷的神言之庭大厅里坐着三三两两的人,知无涯依旧尝试用他的手指去挖鼻孔,结果却是抹的一脸血渍。

“能够剩一只纸飞机就不错了,就你这样子还能够剩点别的东西给外面的人?”

要说知无涯是这些人之中最随便的,那么穆赫最少也要排在他的后面。这一场人里,也就是穆赫这个表面上看起来是贵族的家伙喜欢和知无涯搭话,不过正因为有这两人在,神言之庭里的气氛才算得不上沉闷。

不然持续的战斗,加上神言之庭里莫名产生的巨大压力,早就把陆锦添他们一行人给压垮了。

“就你小子能说,你连在纸飞机上写东西的权利都没有。”

也不知道为什么,知无涯不但没有和愿意与他搭话的穆赫称兄道弟,反而是和穆赫斗起嘴来。

穆赫被知无涯一句话塞住,也不知道是想不到反驳的语言还是生了闷气,瞬间也沉默了下来。

花了一天的功夫,一行十五人不过是刚刚上到了这座高塔的第二十五层。虽然说他们都还没有拿出十成的实力,但饶是如此,也足够看出这座古怪高塔的棘手程度了。

一路之上多有凶险和辛苦,完全可以说陆锦添他们几个,这回算是彻底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了。

只是没有人产生怪罪陆锦添的意思,此刻看着孤单单一个人坐在一旁的陆锦添,知无涯、穆赫、叶道罚他们的眼中都生出了一股有些同情的神色。

二十五层神言之庭从外面看起来也不过是有百米高,可是陆锦添他们走起来却是花了,比陆锦添从骸骨荒原赶到此处的时间还要长上一些。

有这样长的一段时间,足够陆锦添把自己的故事再原原本本和叶道罚等人讲一个大概了。

不过陆锦添也大概猜到了这些人的反应,所以在讲完了之后也不指望他们能相信七八分,能够信一半他就很满意了。

一开始莫说是知无涯这样知道很多内幕的人,就是冷画心又完整的听陆锦添讲看一遍事情的始末之后,也依旧是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如果这个故事是你编出来的,你回到现实之后绝对能够吃作家这碗饭。”

知无涯最后只能蹦出这样一句话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陆锦添也只是哂然一笑,没有多向身旁人解释的心思。有些事情,越是给人解释,反倒会起到越描越黑的效果,不像是真话。

“要是照你这样说,你倒是我们这些人里最惨的那一个了。”

也不知道奥古斯丁说这样的话是带有了几分相信,几分不相信。可就像是他说那样,如果陆锦添能够走到最后,下场确实要比奥古斯丁他们几人惨上许多。

“无论惨与不惨,不悔就好了。”

对着墙壁枯坐的陆锦添终于站了起来,十九件命运物品已然融入了十七件。除去之前就已经完全融入身体之中的那九件命运物品之外,这二十五层塔的光景陆锦添又彻底吸收了八件物品。

不过这几件命运物品越是到后面便越是需要时间吸收,恐怕等到彻底吸收下一件物品,至少还需要再登十层塔才有可能。

“既然你们都选择陪我陆锦添走上一遭,那我自然就没有

退缩的道理。故事讲完,信与不信是你们的事,我的选择,自然无悔。”

陆锦添再度抽刀,每通过一层塔之后,系统只会给予半个小时的修整时间。

前面几层这段时间还算够用,只是越往上走,这半个小时的价值就越发缩水了。十五人身上的某些禁忌技能的冷却时间,都不知有多少半个小时,更何况对于精神的恢复来说,这半个小时就更不够看了。

眼下半个小时已到,陆锦添他们脚下的地面再度亮起,十五人的身影一个接一个消失,神言之庭的第二十五层再度恢复了往日的寂静。

陆锦添等人在神言之庭内搏出一条生路,塔外的一干玩家也彻底炸开了锅。

就在陆锦添等人传递出最后的消息不久,所有人都发现自己一只依靠着的战斗辅助系统出现了问题。

最先发现这个问题的依旧是阿莫德,而最先出问题的系统就是玩家交互系统。

聊天栏,邮件,语音,远程组队……

所有能够联系到其他玩家的全部陷入了一片象征着死寂的灰色,玩家和玩家之间的联系彻底的中断了。

之前阿莫德发出的信息也成为了最后一条信息,因为他已经等不到任何回信了。

等不到任何回音阿莫德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自然不敢随便发号施令,好在也没人敢与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这让神言之庭下的情况还不至于让他无法掌握。

只是之后接连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却让这位第三科的成员再也无法自如的应对了。

玩家交互系统的失效还不是全部,站在无名岛上的玩家们,隔着遥遥几百里珍珠海的距离,都能够听到从耐辛瓦瑞大陆上传来的那声巨大爆炸。

仿佛整个大陆都被彻底掀翻了一般,紧接着就是一道耀眼白光从北方疾射而过,照亮了洛克希德玛主位面的整个夜空。

以此同时,南方的托兰大陆似乎也没有消停,几道不知道从何处而起的巨大光柱直射天穹,似乎要把整个星空彻底穿一个通透。

等到这一阵又一阵让人目眩又感到窒息的事情过去之后,玩家们这才发现,自己眼前的战斗辅助系统就好像是没电了一般,不时的闪动起来,似乎随时可能消失一样。

说起来这个系统不过只是用来辅助玩家战斗用的,而且成功突破了界限的玩家本身也没有了技能栏,似乎依靠这个战斗辅助系统的地方也不多了。

只是祸到临头,玩家才发现事实绝非如此。如果说玩家的等级、技能、战斗本能算作是一个高手的内力的话,那么战斗辅助系统就是配套这份强大内功的招数。

内功犹在而招数尽失,无异于折损一臂,至少失去了三四分的战斗力。

没人能够猜出事情的起因究竟是如何,恐怕陆锦添在场也没法猜出几分。因为他也不会想到,看起来无比惜命、只愿运筹于千里之外的陆柒居然会为了给他铺路而舍身饲虎。

一场大战将至之前,总会有很多的细节不被人注意。而事后抡起胜败之时,却往往是这一件又一件的小事堆积,促成了最后的结果。

这边陆柒已然只身对上了两大系统,不知结果;而塔里的陆锦添等人似乎并没有收到影响,一切照常进行,遇上的守关者也是越发的夸张。

也不知道是否是陆锦添等人感知到了什么,一过拥有离开机会的二十五层之后,众人战斗的节奏反而是更快了起来。

经过二十五层的磨合之后,这样一支队伍的锋芒和后劲也彻底的显现了出来。

众人的配合越发的默契,陆锦添的指挥也越发的娴熟,有时无需多言,陆锦添身旁的人已经能够明白他的意思,进而做出自己的调整。

奥古斯丁等人就像是陆锦添四肢和武器的衍生一般,章法自如,滴水不漏。

二十六层,不过只是用了二十五分钟。

二十七层,二十三分钟。

二十八层,二十分钟。

……

三十一层,十八分钟。

三十五层,陆锦添等人通关的时间已然被压缩在了十五分钟之内。

陆锦添等人一路直上,完全没有接受系统给出的半小时的休息时间,仿佛要将神言之庭扎个通透,即便这样的代价是透支自身的体力也和精气神也不足惜。

好在陆锦添等人还算是有理智的人,知道张弛有道,如果一味冲杀下去,不到五十层他们就有可能自己提前崩溃。

再五层,一座神言之庭已然是接近二分之一,陆锦添等人的体力也到了一个极限。

“照这样的速度,说不定在黎明之前,我们能够接近塔顶。”

知无涯和穆赫两个人双双躺倒在地,全然不顾自己形象的大口喘气。

相比之下,叶道罚和奥古斯丁只是稳稳的坐在一旁,直接进入冥想状态。恢复自身的魔力。

“未必有这么简单,这一路之上都没有遇到什么特别棘手的角色,我怀疑到了后面,说不定会有什么异常难缠的东西在等着我们。”

陆锦添一边消化着身上的第十八件命运物品,一边皱着眉头在思考接下来的事情。

“再怎么想也没有用,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与其花心思想那些东西,还不如好好的休息一下。”

知无涯倒是心宽,就算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倒也没有生出太多的畏惧。

“你以为谁都像一样,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穆赫虽然和知无涯如出一辙,但是在言语上却没放过这个看起来惫懒的家伙,好像还记着之前的仇一样。

陆锦添没兴趣听穆赫和知无涯的斗嘴,不由的叹了一口气,也不再多想那些想不到的事情。转身走到了冷画心的身边坐了下来。

“我第一次感觉有些对不住你们几个了。”

以前遇上,陆锦添和五王七将大部分都是明面或者暗地里的对手。这一次众人第一次愿意出手相助,陆锦添却还不能够保证他们的性命无忧。

“比起你要做的,我们做的这些小事也不足惜了。”

冷画心只是默默拍了拍陆锦添的肩膀,没有多说什么。

因为不放弃的陪伴,比任何的文字都来的更有意义。

半个小时转瞬即逝,等到四十层塔的地板再度发出有些迷幻的光芒,陆锦添等人已经再度拿起了自己的武器。

只是待到光芒消失,陆锦添等人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等待他们的并不是战斗,而是一个陆锦添都没有想到的熟悉身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