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九十四章:终章·第十四幕·代价

“星月?!”

陆锦添睁大了自己的双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此时此刻,站在陆锦添等人面前的分明就是穿着一袭红色连衣裙的陆星月。

正准备战斗的一干人他听到陆锦添的话之后,都不由的睁大的眼睛,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看起来有些小俏皮的少女。

“这是怎么回事?”

陆锦添不相信陆星月会成为神言之庭的守关人,她的出现也完全没有在陆锦添的预料和计划之中。

“这自然是陆柒大人的安排。”

陆星月俏皮的一笑,然后跑到了陆锦添的身边,死死箍住了他的手臂,而且还不忘回头对冷画心做了一个鬼脸。

陆锦添在路上的时候对冷画心说过这件事情,冷画心自然也不会对这样一个少女一般见识,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但还是顺势拧了一下陆锦添腰上的嫩肉。

“嘶——”

陆锦添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不着痕迹的把自己的手从陆星月的手里抽了出来,露出了一个有些难看的笑容。

“别捣乱,赶紧把事情说清楚。”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都不由的有些想笑,既然暂时不用战斗,众人悬着的一颗心也不由的放下了不少。

“陆柒大人安排我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让你们更快的上到塔顶。”

陆星月到没有表示任何的不高兴,身子一转,火红的裙子在空中飞扬,宛如盛开的红色大丽花。

所有人都在一次的看呆了,就连冷画心和伊织信奈都没有什么例外,只是没有人看到在陆星月转身的那一刻,眼神之中流露出的那一份有些异样的满足。

只看陆星月走到一扇墙的面前,伸手在墙面上轻轻一推,整扇墙都开始挪动起来,最后墙上居然出现了一道被蓝色光芒覆盖的门。

“这便是能够通向更高层的捷径了,乘系统没有发现,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往上走了。”

突然到来的陆星月,突然开出的一道门。虽然一切看起来都顺理成章,很是顺利,可陆锦添此时的心中却是蒙上了一层莫名的阴影。

陆锦添瞬间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恐怕事情不会像是表面之上这样简单,但是一切又看不出那里不对。

等到众人一个一个走进了门中,陆锦添这才缓缓走到了陆星月的身边吗,然后轻轻抓住了她的手腕,盯住了陆星月的双眸。

“你们是不是还有事情在瞒着我?”

这种感觉让陆锦添有些焦虑,原本平静的内心也开始泛起了波澜。

“没有……”

陆星月的眼神没有闪躲,可说话的声音却是弱了一截。

陆锦添这一下更无法确定,陆星月和陆柒书否在他进入神言之庭后又做了一些他不知道的计划。可眼下也不是纠缠这些事情的时候,陆柒和陆星月断然没有害他的理由。

找不到证据,陆锦添只能够是有些烦躁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发,然后讪讪的笑了笑,放开了自己抓着的陆星月的手。

“赶快跟上吧。”

陆星月居然罕见的也没有多和陆锦添纠缠,只是一转身就走进了门里。

陆锦添此刻心里一乱,也没有注意到这样的微小细节,眉宇间依然有抹不掉的担忧,却也是跟着陆星月走进了那扇不知通向何处的门中。

众人原以为门外是另一个神秘的房间,或者是第四十二层,但是没有想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居然是沿着高塔一路而上的无尽阶梯。

狭窄的阶梯最多只能够容纳两人并行通过,而且两旁都是那种与神言之庭内部类似的古怪墙壁。不过楼梯的设计倒是颇为古怪,只有只有当领头之人走完一圈的时候,第二圈向上的楼梯才会出现。若非如此,这样狭窄的空间,绝对会让人产生一种不舒服的逼仄感觉。

“为什么开了后门还要我们走楼梯呀,直接传送难道不行吗?”

也不知道爬了多少阶的楼梯,知无涯的两条腿都开始有些发软起来。只是众人头顶至上仍旧如同一片浩瀚星空一般,只能看到些许光点,却看不到尽头在何处。

“神言之庭本事就是一个完整的规则集合,我能够进入此处已经算是违反规则了,打开这道后门又算是是违反了规则。但是有些事情是无法脱离规则存在的,我能够做到的也只有这一步。”

陆星月走在众人身后,爬这些利益对于她来说简直轻而易举,只是听到知无涯的疑问,她还是很有耐心的出言解释了一番。

紧接着陆星月又接着说道:

“神言之庭从看起来,不过是座千米之塔,但是内部却并非如此。我们现在处在一个特殊的夹缝之中,按照距离来换算,一层塔需要走上666级台阶。”

“666级台阶,这也太夸张了,那我们现在走了多少,怎么也有十几层了吧?”

听到陆星月的回答之后,知无涯只感觉自己自脚下一软,全身的力气都少了几分,按照陆星月的说法,那么如果想要走到塔顶的话,需要爬接近四万阶的楼梯。

“你现在站着的地方刚好是第3767阶。”

没等到陆星月回答,一直沉默着的“独狼”却在这个时候开了口。

“啥?才三千多?这也就走了六层多一点呀。”

看着眼前还遥遥不知要走上多久的楼梯,每个人心中都第一次产生了一种对于爬楼梯的莫名恐惧感。

而这个时候,冷画心的眼神,无意间落在一直默默走在最后的陆锦添身上。她发现陆锦添此时的状况有些奇怪,好像是沉浸在了一个人的世界之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刚才的发生的事情和出现的状况。

“行了吧你,比起和难缠的守关者进行战斗,我还不如爬楼呢。”

穆赫一把拍在了知无涯的肩上,然后瞬间超过了知无涯,走在了队伍的最前方。

“你小子还敢超车,给我等着。”

看到走在队伍前方的两人再度生龙活虎起来,跟在他们身后的几人都不由无奈苦笑,紧接着也咬了咬牙,各自加快了脚步。

一路的楼梯倒是爬的顺畅,虽然爬完上万阶的楼梯确实行库但是比起正常渠道来说,这已经还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只可惜这样的万幸并非没有任何的尽头,等到走在最前面的知无涯和穆赫几乎是手脚并用的爬上最后一阶楼梯

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面前已经再也没有楼梯出现了,而头顶那片星空虽然离的很近,可看起来还是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我们到了。”

陆星月穿过一众瘫倒在地的人影,走到了阶梯的最后一级之上。

没有人关注到,此刻陆星月的脸上已经严肃到什么表情都无法见到了。

或许陆星月是在害怕,或许她是在不舍,或许她是在紧张。只是不管如何,她都在尽力掩饰自己的表情,但她伸出手时微微的颤抖其实又证明了她内心的不平静。

蓝色的光门再度从墙壁上打开,这一次陆星月果断的第一个走了进去,众人尚未觉得奇怪,落在队伍末尾一直沉默的陆锦添忽然一个箭步冲到了最前端,只给所有人留下了一个背影,便是和陆星月一样消失在了光门背后。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

等到其他人意识到不对,接连冲进光门之后,只看到了陆星月背对着所有人站在空旷大厅的最中央,陆锦添亦是如此,两个人之间相隔了十余米的距离,似乎是被什么东西阻隔住了一样。

“这里应该就是第九十层了,原本我早应该想到的,看到这样一个空旷的大厅就更证实了我的想法。”

陆锦添的语气显得有些咄咄逼人,可奇怪的是,陆星月听到陆锦添的话,也没有想着去反驳,只是站在原地,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花。

“你就是这第九十层的守关人吧。陆柒让你来,就是为了让我杀死你拿到你,然后再拿走你体内的那条规则,是不是?”

陆锦添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虽然说历史上,也有那些为了成全帝王一番事业,而主动赴死的臣子。可若是对象换成了一个看起来尚在花季的少女,莫说陆锦添,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不一定能够下得去手。

“你们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么?你和陆柒这不是在帮我,这是不相信我。你告诉他,我是不可能接受这件事情的。”

陆锦添此刻的脸上冷静的仿佛冰山,可是内心却像是一座抑制不住的火山,随时都有可能彻底的爆发。

“没机会了。”

陆星月的还是没有回头,少女空灵的声音之中带着丝丝颤抖,让人从内心之中感觉到一种怜惜感。

“你这是什么意思?”

陆锦添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就在下一刻,陆锦添只感觉到了心头一阵不可抑制的绞痛,整个人捂着自己的心口,重重的跌坐在地上,然后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陆柒大人决定亲自为你铺路,此刻应该是在和薇薇安以及盖亚的战斗之中死去了。”

陆星月终于回头,此时的她已经是满面的泪水,表情凄丽而决绝。

“死了?死了?怎么会……”

陆锦添整个人就像是被抽出了魂魄一样,面色惨白,彻底失去了神采。

“这便是战胜他们所需要付出的代价,陆柒大人不曾悔,我也不曾后悔,那您呢?”

恍惚间,陆锦添看到了了一个红衣少女反握短刀,冲进了他的怀中。

红色的大丽花开了一地,而她在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