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二百九十七章:终章·第十七幕·暗夜魔王

虽然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可当陆锦添再度感受到这种极致纯粹的黑暗,还是感觉得自己的手现在有些颤抖。

好在这一次,陆锦添并不用像上一次那样变成一股数据流,因为此刻已经是一个完整矩阵级角色的他,不在需要混杂在其他的数据之中移动了。

要说此刻陆锦添的感受,就像是走在一个没有边界,不知道高度,也不知道方向的深海底部。

在空间里,陆锦添没行走一步都能够感受到有无数的数据流向他涌来。而陆锦添的身体之外就像是有一层防护罩一样,阻挡着这些数据流,也阻止着这个黑暗空间的规则将陆锦添同化。

“他有没有说这里距离最后的‘黑门’需要走多久?”

在这样一个空间之中,能不能看清前路,有没有光亮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这里就是极致的黑暗,睁眼和闭眼解释黑暗,而且这里也不可能出现光亮。

所以陆锦添不确定,不确定自己还需要走上多久,也不确定自己走了多远。

其实比起黑暗的感觉,更让陆锦添感觉到不舒服的,是这种无法掌握任何信息,一个人仿佛要就这样孤独的走到死的感觉。

“具体的陆柒也没有和我们多说,反正他不是说了,只要到了地方,我们就能够感知到‘黑门’的存在了吗。所以,你也不用太过于担心这件事。”

好在贝尔兰德斯和零一都一直跟随着陆锦添,上一次若不是因为有零一和贝尔兰德斯的存在,陆锦添感觉自己很有可能就会在这条不知道归路和尽头的黑暗通道之中彻底迷失。

“比起这个,我其实更担心你的感悟。”

就在这个时候零一的声音,又在陆锦添的脑海之中响起,从他的语气之中,似乎透露出一种淡淡的担忧。

“你掌握的第一条规则是你在获得了所有的‘命运物品’之后,恢复部分高阶实力时掌握的。所以这条核心规则可以说是你彻底掌握的核心规则,可是陆星月当时给予你的……”

再度提起陆星月这个名字,让零一也不由的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直到几秒钟之后他的声音才再度响起。

“我不知道你究竟是怎样想的,只是我没有能够感受到你体内的第二条核心规则的存在。”

没有能够感受到第二条核心规则的存在,零一虽然说得时候声音很轻,但是却是很坚定,说明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如果没有什么差错,陆锦添此时应该能够掌握到两条洛克希德玛世界的核心规则。可是零一竟然这样说了,就说明陆星月给予陆锦添的那条核心规则,陆锦添没有能够消化。

“这是真的?”

贝尔兰德斯这才发现零一说得这个问题,也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

这对于陆锦添来说绝对不算是是“藏拙”的聪明手段,接下来就要遭遇到敌人,谁都知道应该是越早感悟这条核心规则越好。

贝尔兰德斯和零一都甚至都希望,陆锦添能够在这样的黑暗中多走上一段时间。

“没错。”陆锦添隔了很久的时间才说出了两个字,“但这件事有一些特殊原因在其中。”

陆锦添的语气之中透露出了无奈,可是这种无奈却有些古怪,不是不能而是不愿的那种无奈。

“不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就算没有这样一条规则,我也有自己另外的办法,实在不行到时候走一步再算一步。”

陆锦添似乎不太想要提起这件事情,没有向贝尔兰德斯以及零一解释事情的原因。

看到陆锦添叹了一口气之后就不再说话,零一和贝尔兰德斯也很识趣的闭上了嘴。

“你们还记得之前阿斯蒂摩尔说的话么?”

陆锦添并没有就此沉默,而是话锋一转,聊到了之前阿斯蒂摩尔给他的某种警告。

“她说的那句‘不要被你的第一印象蒙蔽了,也许表面看起来对立的事物,内在却很有可能密不可分’,感觉上像是想要提醒我们什么。”

阿斯蒂摩尔如果只是因为“地狱之主”这样一个简单身份,根本不可能出现在第九十九层,也不可能从薇薇安和盖亚那里知道如此多的消息。

只有陆锦添当时清楚的感受到了阿斯蒂摩尔真正的强大,她也是是原住民之中为数不多的,真正到达了矩阵级的存在。

所以,陆锦添对于她说的话,还是有几分相信的。

“如果结合我们要做的事情,我认为这句话是想要提醒我们,薇薇安和盖亚之间的关系可能并不如我们之前和陆柒推测的那样完全对立。”

零一很快就给出了自己的分析,而这显然也是最为可靠的一种分析。

“也就是说,我们最后可能会面对联手的两个系统。”

贝尔兰德斯只感觉有些不妙,他们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系统级真正的实力是如何,两个原本是一体的系统级联手必然更加恐怖。

“看来眼下我们所能够掌握的,都是一些不利于我们的信息。”

陆锦添并没有太多的沮丧,他们本身就是处于劣势,所以他一开始就是按照最坏打算去做心理建设的。几个坏消息,并不至于让他心理崩溃。

而就在这个时候,行走在黑暗之中的陆锦添忽然感觉到了眼前的黑暗中里,似乎出现了某种变化。

陆锦添脚下的脚步加快,往前又走了大概十几米的距离,。终于看到了在远处的黑暗之中,似乎出现了一点淡紫色的亮光。

“这种地方怎么可能出光亮?”

陆锦添有些疑惑,脚底下的速度却一点都没有减慢。

不过有个道理叫做“望山跑死马”,陆锦添虽然已经看到了远处的那一点淡紫色的光芒,可真的当他开始像这样一个光点靠拢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距离这个光点之间的距离缩短的相当缓慢。

“按照你现在的速度来测算,那点光芒距离你至少还有二十千米的距离。”

零一很快给出了陆锦添一个估算的结果,虽然距离并不算短,不过既然有了目标,陆锦添也就有了更多动力。

似乎是觉得跑起来太慢了,陆锦添猛然在地上一点,整个人居然飞了起来。

只看见陆锦添的双脚不断的踩在虚空之中,整个人却更快的朝着那点亮光移动了过去。

等到陆锦添在黑暗之中移动了大概五分钟的时间之后,他终于逐渐看清楚了那一点淡紫色的亮光是什么东西。

那个居然是一座竖立在黑暗之中的灯塔,说是灯塔,其实更像是一根巨大的黑色石柱,只有

在石柱的顶上有一个由玻璃幕墙围成的房间,房间里有一大团淡紫色的亮光,呈现出一朵莲花的形状,更像是海中的一团静止不动的水母。

陆锦添此刻已经爬升的很高了,几乎和黑色灯塔的高度持平了。等到他猛然一个蹬腿,在黑暗的虚空之中一个翻身,终于是稳稳的落在了这座看起来有些孤单的灯塔之上。

“这个就是陆柒说得‘黑门’的入口么?”

陆锦添有些好奇的站在玻璃幕墙之外,打量着这个空无一物的房间。

除去那一大团淡紫色的亮光,陆锦添并未在房间之中看到任何其他的东西存在。

“应该没错了。”

零一也很肯定的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因为这个房间实在太过透明了,只用一眼就能够看清楚上下左右的全貌,所以陆锦添很确定,如果这个房间之中有关于陆柒说得“黑门”入口的信息,那就是和这团和莲花形状的紫光有关系。

陆锦添小心翼翼的走到了一个安装有门把的玻璃处,然后轻轻的推开了眼前的玻璃。

房间之中的光团,因为气流的波动,也随之抖动起来,在这样绝对黑暗的环境之中,显得格外的迷人。

陆锦添走到光团的四周,刚想要仔细的打量这个奇怪的光团,忽然他就感觉自己自己身前好像有人拉了他一把。陆锦添整个人始料未及的踉跄的往前走了几步,紫色的光团瞬间起了某种变化,完全将陆锦添包裹了起来。

紧接着,包裹着陆锦添的光团开始不断的旋转缩小,最后坍缩成了一个紫色的光点,彻底消失在了这个透明的房间之中。

……

洛克希德玛世界,如果单纯的以一个普通玩家的视角来看,无非就是几大位面交错,加上神秘的星域组成的一个充满着玄幻气息的庞大宇宙。

这的确是洛克希德玛世界真实存在的表面世界,可以称呼这样一个世界为表世界。

但是,有极少一部分的玩家知道这个世界并不是这么简单。至少对于陆锦添来说,在他见到了“后门”和“混沌海”之后,就知道在这个游戏之中还有着潜伏在表世界之下的世界。

当然,混沌海和后门世界都不能够称之为洛克希德玛的“里世界”。或许可以认为这两个地方是表里世界之间的夹缝区域,能够在两个世界之间存在的灰色地带。

至于真的的洛克希德玛里世界,从未有认能够去到过,因为这里可以说是洛克希德玛真正的核心,也可以说是诞生了当初洛克希德玛灵智的地方。

不过,在今天,终于有一个人类意识通过了某种类似于“偷渡”的方法来到了这个世界。

虽然按照道理来说,这个世界曾经是他的家,是他诞生的地方。

黑门的旅途比陆锦添自己想的要更加的短暂,而洛克希德玛的里世界比陆锦添也要想的更加的简单。

裆裤今天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只有一片茫茫的大雾,天空正下着瓢泼的大雨,雨水打在陆锦添的身上,瞬间将他淋了一个通透。

在陆锦添面前的是一座桥,很宽阔,银色的桥面上没有一丝,所有的雨水都顺着桥面渗入了更深的地下。

陆锦添环视着四周,他现在应该在这座桥的引桥之上,而他的身后,在雾气里隐约能够看到一块海崖。

桥下应该是一片大海,陆锦添能够闻到一股海水特有的腥味,而海水不断拍打着海崖,发出巨大的声响。

海崖的上方是一片低矮的森林,陆锦添不知道森林有多大,因为雾气将他的视线遮挡了很多。

在陆锦添的潜意识之中,他脚下的这座桥连接的他身后的土地,应该是一座岛屿,一座很大的岛屿。

一产生这种念头之后,陆锦添猛然张大了自己的嘴巴,整个人像是一条被人丢到了岸上的鱼一样,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有些困难起来。

陆锦添猛然回头,把视线投向了自己的身前,这座桥连接的地方。

只可惜这场雨雾实在太大了,陆锦添的能见度也不过十几米,再想要看到更多,眼前却都是一片朦胧,找不到人任何能够当做参照物的东西。

陆锦添的眉头皱了起来,他闭上了自己的双眼,雨水不断的拍打在陆锦添的脸上,让他的脸上满是水渍。

谁也不知道陆锦添此刻的表情是痛苦还是怀念,也没人看出来陆锦添是否流下了眼泪,雨水冲刷着一切,却没法冲刷掉深入人心的记忆。

就在这个时候,在陆锦添前后两端的雾气之中似乎走来了两个身影,一个是身形高大的男子,手中不断转动着一根手杖。还有一个是一蹦一跳的小萝莉,嘴巴里似乎还在哼着什么古怪的歌谣,而看她的样子,正是当初和陆锦添有过一面之缘的薇薇安。

“看来你对这个世界很满意。”

男子从雾中走来,走到了陆锦添视线能够看清楚的地方。他的身上穿着一身白色的礼服,但是让人感觉到奇怪的是,雨水落下,居然不能够淋湿他分毫。

“我们也对这个世界很满意哦。”

小萝莉也走到了陆锦添身后,她撑着一把黑色的蕾丝边小伞,穿着一身公主一般的裙装,显得娇俏可爱。与白礼服男子同样的,即使走在雨里,她的身上也未湿分毫。

“获得他的记忆对于我们来说的确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尽管我们两个还没能够将他消化完全。”

男子长得很是英俊,似乎才二十五六岁的模样。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忽然微微一笑,居然显得有些腼腆。

“盖亚说得没错,这却是是我们尝到过最棒的意识了。忘了对你说了,他的名字应该叫做‘陆柒’。”

小萝莉也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可是不知为什么,总有一种说不出的阴暗从她的表情中散发出来。

“你不打算说一些什么吗?”

叫做盖亚的男子看着依旧低着头默不作声的陆锦添,脸上的表情也开始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陆锦添仍旧沉默,只是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掌心朝上,似乎想要接下一捧天上落下的雨水。

“你是哑巴还是废物,难不成已经吓疯了。”

小萝莉薇薇安不高兴的嘟起了嘴,看着陆锦添的眼神也变得越发不善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陆锦添张满了雨水的左手,忽然向上轻轻一托。

瓢泼的暴雨就好像卡在了上一秒钟,瞬间停止了下落,全部停在了空中。

“开!”

漫天的雨以陆锦添为一线,分隔成了两块。

一阵不算大的微风吹过,却吹散了四周弥漫的雾气。

天空之中压低的厚重阴云,仿佛被人劈开了一道线,一抹极为明亮的白色月光落在了陆锦添的身上。

一字三开,这一方小天地之间居然生出了这么多的异相。

看到这样的场景发生,薇薇安和盖亚都不由的呆愣了一刹,但也只是极端的一刹那。几乎就是在同时,一高一矮,一大一小两个人就瞬间动了起来。

等到了薇薇安和盖亚这种等级,战斗就不再是那样毫无美感的贴身肉搏或者是乱丢技能了,他们之间的战斗,必然牵扯到了洛克希德玛世界的规则。

只见到盖亚反手一掌,猛然压下,天空之中瞬间多出了一只携云而来的无形大手,朝着陆锦添撞去。

小萝莉则是缓缓向后退了三步,每退一步,她的小手就会弹出两颗凝固在空中的雨滴。雨滴朝着陆锦添飞去,瞬间化成了几根水刺。

“化!”

陆锦添依旧只是说了一个字,但是这一次出现的情况更是匪夷所思。陆锦添余音未落,从他的身体之中就走出了两外两个他,一个银发银眸,一个红发红瞳,正是零一和贝尔兰德斯的形象。

零一和贝尔兰德斯也没有多说话,银发的零一反手抽刀,一刀劈下,水刺遇刃而开,化成了水珠又很快跌落在地。红瞳的贝尔兰德斯则更为简单暴力,直接高高跃起,以拳对掌,直接将天空之中压下的大手击了一个粉碎。

薇薇安和盖亚的表情都变得很不自然起来,陆锦添这一招不是简单的分身,这是基于“分裂”这个核心规则才能够演化的化身,可陆锦添又是在什么时候掌握的这个规则呢。

“我尽力想要忘掉那一夜的事情,可偏偏有人却总想要要我反复的记起来。那我今天就记起来让你们看一看,当初的我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陆锦添后脑的马尾无风自动,整个人身上冲起来一个强大的气息,无数的数据链在他的手中凝聚,化成了两把弯刀。

而这个时候,零一和贝尔兰德斯已经和薇薇安以及盖亚战斗在了一起。

不过,零一和贝尔兰德斯虽然是由规则所化,本身却没有携带任何的规则,所以现在看起来虽然能够和薇薇安以及盖亚达成平手,可一旦薇薇安和盖亚动用真正的实力,局势很有可能会瞬间逆转。

不过陆锦添并没有指望,依靠零一和贝尔兰德斯就能击败敌人。

此刻陆锦添的脑海之中响起了在黑门之中,那朵带着他离开的莲花里,陆柒给他留下的一段话。

“薇薇安和盖亚其实一直都是密不可分的一个整体,要想真正的击败他们,必须等到他们两个由二转为一的时候,才有可能。”

“当你看到这段话时候,我应该已经死了。不过我的目的应该也达成了。当他们两个杀了我之后吗,必然会选择吞噬我。也只有当他们两个合一的时候,我设置的‘毒饵’才会触发,到时候他们会受到一次重创,那将会是你最好的机会。”

“我相信你能够胜利,至于胜利之后的事情,我想你到时候会获得指引的。”

“很抱歉,擅自做了这些事情。好在我应该也听不到你骂我了。这一次我是彻底走了,希望一切安好,勿念,陆柒。”

……

“你还真舍得就这样一个人先走了。”

陆锦添缓缓睁开自己的双眼,眼神之中满是落寞,在他左手的手背上,一朵紫色的莲花纹路悄然显现,散发柔和的光芒。而在陆锦添右手的手背之上,一团红色的火焰纹路悄然显现,散发毁灭气息。

“一线生!”

陆锦添左手刀出,对着远处天空中的盖亚劈下,只是未见有刀光刀气而出,却见从极远出的天空之中,一道横跨天地的浩然气息向着陆锦添的刀锋飞来,而盖亚正好就在这路径之上。

“一念灭!”

陆锦添右手刀出,转身对着身后的薇薇安劈下,之间无数道如弯月一般的血红刀气飞出,如漫天的血红蝴蝶,瞬间笼罩向了薇薇安。

这个两个招式似乎有着某种气机牵引,薇薇安和盖亚的心头都产生了一种被锁定了的感觉,当下只能急促逼开自己的对手,然后动用起自己身上掌握的规则。

但是陆锦添这两招远比他们两个想象的要更为强大,纵然有规则的对抗,可等到陆锦添收刀之后,薇薇安和盖亚依旧是瞬间脸色一白,身上未见伤口,而伤口已然入神。

这一下轮到薇薇安和盖亚彻底惊骇了,两人的脸色如纸一样苍白,气息也变得有些不稳起来。与陆锦添的气定神闲相比,两人已经落入了下风。

“这怎么可能?!”

两个人同时发出一声疑问,仿佛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已经是是当年的那个陆锦添了。

“回!”

陆锦添没有多做解释,只是让已经有些衰竭的零一和贝尔兰德斯又重新的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看到这一幕的薇薇安和盖亚瞬间交换了眼神,两个人不在犹豫,而是猛然升起,飞入天空之中。薇薇安化为一道黑色流光,而盖亚则化成了一道白色的流光。

两道流管瞬间碰撞,爆发出一道极为耀眼的光芒。

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的陆锦添却无动于衷,但是他的身上,却又四件装备飞出,看起来正是四件七宗罪。四件七宗罪顿时化为了四团首尾相连不断缠绕着的数据链,在空中散发出黑色的光。

“七罪有四,那就让我再补全其三吧。”

说罢,陆锦添右手刀瞬间消失,而陆锦添的右手指凭空弹了三下,只见到原本四条数据链的旁边,又出现了三条相同的数据链。

七条数据链猛然合在一起,然后一瞬间冲入了天空之中的那道闪耀的光里。

“其实我一只只是想要做一个普通人而已,仅此而已……”

陆锦添的右手刀再现,但他始终没有看向自己头顶的天空,一个人喃喃自语,散发了一种莫名的孤独感。

“可惜有时候,世间的事情,人没有办法做主,就连神也不行。”

陆锦添双手的弯刀上开始燃烧起一紫一红两种火焰,他开始看向之前天空中的那到缝隙。

“既然如此,那我就随了你们的心愿!”

“白昼行将,暗夜魔王。黑夜所到之处,唯有死亡!”

“暗灭!”

无数的星光透过云层洒下,一抹黑暗,由天际而来,彻底染黑了这个世界。

真正的属于陆锦添的夜晚,降临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