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三章 风速双剑

小淘睡的很沉,直到听见有人叫他才醒过来,见是朱峰,便问道:“朱大哥,什么事啊?”朱峰此时已洗漱完毕,并且身着劲装,手里还提着一口明晃晃的刀,见小淘醒了,便说道:“快起来,到了练武的时候了。”小淘一听说要练武,精神立来,纵身跳小床,用冷水洗了洗脸,便跟在朱峰身后走向练武场。

到了练武场,已有两人在那里练功,这二人正是黑大头及王麻子。只见王麻子手持一把点穴扇,忽左忽右,忽前忽后的指来点去,身法极为迅速,看得小淘心神振奋。黑大头则抡着一根铁枪,呼呼的打来刺去,别看黑大头身材肥胖,使起铁枪来却是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小淘看的不禁直拍手叫好。

王麻子二人闻声,停下来,转头见是小淘。王麻子便招手让小淘过去。小淘立即跑了过去,王麻子将小淘带到一个木头人旁边,道:“小淘,我先来交给你这一十六路打穴法,你可要看清楚。”小淘见那木头人身上刻满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穴道,便问道:“是向着这些穴道打吗?”“没错,你先站在一边,我来打给你看。”小淘依言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王麻子默运真气,手中点穴扇突然暴打而出,向着那木头人的穴道飞快点去,并且脚下踩着八卦步法。

小淘细细的注意着他的手、身形及步法,默记于胸。王麻子连打三遍,方始收手,对着小淘道:“你觉得怎么样?”小淘拍手道:“好,真是太厉害了。”

王麻子轻轻一笑,刚想一招一式的教他,却听小淘道:“王大哥,让我来试一下吧!”王麻子奇道:“我才打了三遍,你就会了?”“我想试一下。”

王麻子怀着将信将疑的态度,把点穴扇交给小淘,道:“你试一下吧!”小淘接过点穴扇,深呼一口气,望着木头人迅疾点去,直至木头人身上的各处穴道。只见他脚步连闪,出手飞快,并且身形与王麻子一般无二。认穴也极为精准,虽说有几个穴道点偏了,但他毕竟是初学,而且仅仅看了三遍,便能打得如此好,已是极为难得了。

一遍打完,小淘将点穴扇还给王麻子,道:“王大哥,你看我打得还可以吧!”王麻子惊喜道:“什么叫还可以吧!简直就是太好了,当初我练这套点穴法时候,足足练了三个月。而你却只看几遍,就能打到如此地步,简直就是奇才。”

其实,小淘之所以会练的如此之快,除了他天赋异秉,最重要的是他那双如鹰般的眼睛,能够丝毫不漏的记下王麻子的每一个动作。王麻子将点穴扇又递给小淘,说道:“现在你向我进攻,记住,要全力以赴。”小淘接过来道:“那万一伤了你怎么办?”王麻子淡笑道:“小淘,你未免也太看不起你老哥了,你要记住,活人不比木头人,不会站在那里等你去点,一定要掌握好技巧。”

小淘心想也是,于是便道声:“那我来了。”持扇攻向王麻子,连攻数次,均被他轻易闪过。小淘这才了解点活人的穴道比点木头人的穴道难多了,于是便慢慢开始掌握点穴的技巧,不再按照套路出牌了。王麻子越闪越惊心,有好几次竟差点被小淘点中。

小淘突然间打向他的玉渊穴,王麻子慌忙避开,但小淘早已凭借锐利的双眼,察觉到他要向右避去,迅疾的将扇锋一转,点向了他的尾阙穴。王麻子只觉得腰际一麻,下半身便不能动了,惊诧的望向小淘。

此时,小淘见自己竟然将王麻子点中,不觉高兴得跳了起来。王麻子先在自己腰际拍了两下,解开穴道,才缓缓摇头道:“真是天生奇才,像这样的武学奇才,竟到此时才开始习武,真是太可惜了。”

小淘上前问道:“王大哥,你说什么可惜啊?”王麻子淡淡道:“小淘,你是个武学奇才,但是你到现在才开始练功,已为时过晚了。”小淘闻言,心中顿时凉了半截,急道:“我可以下苦功的!”王麻子摇头道:“真正的上乘武功如非童子之身,便不能达到最高境界。”

小淘闻言,不觉脸红道:“我才二十刚冒头,还没有老婆呢!”王麻子奇道:“这么说你还没有失去童子之身?”“我都说了还没娶老婆呢?”王麻子笑道:“没娶老婆并不代表没有失去童子之身,像我都四十多岁了,还没有娶老婆,但我早在十六岁的时候就失去童子之身了。所以说,你虽然还没有娶老婆,但也有可能已失去童子之身了……”小淘不等他说完,便抢道:“王大哥,我这么跟你说吧!我除了我娘和姐姐之外,还没有接触过其他的女人,这总可以了吧!”

王麻子点头道:“这我就放心了,小淘你千万要记住,一定要保住童子之身。”小淘“嗯”了一声,道:“王大哥,你看我这点穴法学的还行吧?”“不错,已经很好了,你去向老朱及大头他们学功夫去吧!”“好。”小淘转身跑向朱峰他们。

王麻子则看着手中的点穴扇,不住的苦笑,若非他亲眼见到,实在不会相信一个只看他打了三遍点穴法的人,能将他点中。尽管王麻子刚刚只是防守,并没有进攻,但对于这套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功夫,能被一个初学的小子给点中,这实在不能然让他相信。王麻子喃喃道:“或许门主会看上这个小子,若能收他为徒,可能会造就一个武林奇芭。”

小淘跑到朱峰面前道:“朱大哥,该你教我刀法了。”朱峰此时正在练习他的地趟刀法,闻言收住刀道:“你的点穴法学完了吗?”小淘点头道:“学完了。”朱峰以为他只是粗略的学了点,便道:“学武切忌急躁,知道吗?好,既然你想学我的刀法,就去取一把刀来吧!”小淘依言跑刀兵器架旁,取来一口长刀。

朱峰道:“你先看一下我的这三十六路地趟刀法,待会儿我再一招一招的教给你。”说话间,手中长刀已急舞而起,只见他刀法忽缓忽急,忽猛忽柔,扫得地上飞沙走石,尘土飞扬,直令小淘看得入了神。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朱峰的三十六路地趟刀法便已打完,叫道:“小淘,这就是我的地趟刀法,来,我先教你第一招,刀出足落。”小淘却说道:“朱大哥,你再打一遍我看看。”朱峰奇道:“你不跟我一招一招学,光看我打有什么用?”

小淘道:“我正在学呢!你快再打一遍吧!”朱峰无奈,只能再打一遍。他刚一打完,小淘便挥起长刀,翻砍起来,打得正是朱峰的三十六路地趟刀法,并且使得非常好,除了步法略显生疏之外,几乎一般无二,不由将朱峰看傻了眼。

转眼间,小淘已将三十六路刀法打完,收刀而立。朱峰上前道:“小淘,你以前学过这套刀法吗?”小淘摇头道:“没有,以前我从没练过武,这是我第一次学武功。”朱峰不解道:“这就怪了,你既然从没学过这套刀法,怎么一看就会了呢?”顿了顿,又道:“算了,不管了!既然你现在已将招式全记住了,那就向我进攻吧!我看你能不能随意变换招式。”

小淘道声:“那我来了。”飞身攻上去,一上手便直取朱峰小腿,朱峰用力一挡,便磕开了小淘的长刀。小淘稍退即进,狂砍过去。朱峰见他气势不弱,不敢大意,亦挥刀迎上。

不到片刻,两人已连攻了数十招。朱峰越打越惊心,小淘则越打越兴奋。朱峰用力挡开小淘的一记攻击,道:“小淘,你给我说实话,你真的没有学过武功吗?”小淘再砍一刀,道:“真的没有,以前我只会摇色子,根本没练过武功。”

朱峰突然正色道:“小淘,现在你小心了。”说话间,朱峰已挥刀采取主动攻击,小淘骤感一股压力袭来,连忙举刀招架,然而朱峰这一刀用足了全身的气力,小淘登时虎**裂,长刀被震上半空,小淘也被震倒在地。朱峰收刀走过去道:“小淘,你要记住,碰上力气比自己大的人,不要硬拼,要学会运用技巧,懂得避实就虚,知道了吗?”

小淘突然笑道:“朱大哥,我也告诉你一件事。”“什么事?”“那就是在敌人还没有束手就擒时,千万不要大意。”说着,滚往右边,此时,被震到半空的长刀正好落下,小淘一脚踢中长刀,长刀顿时笔直的扎向朱峰。

朱峰大惊之下,慌忙挥刀急砍,一刀砍中已射到胸前的长刀。但是刀虽然砍中了,却只令它转了半个圈,木柄“啪”的一下打中了朱峰的麻穴,朱峰立觉身子一麻,便不能动了。

原来小淘在倒在地上的时候,已想到应对招式,并且算得极为准确,当真竟把朱峰的穴道给封住了。

此时,黑大头及王麻子正在旁边观看,见朱峰给制住了,均大笑起来。黑大头笑道:“没想到这老师竟被刚学刀法的弟子给打败了,这可真是奇事。”朱峰闻言,满面羞红,说不出话来。

小淘上前为他解开穴道,道:“朱大哥不必在意,你只是一时大意,算不得真的。”朱峰活动了一下手脚,道:“话虽如此说,但是你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想出这种攻击方法,足以证明你的武学天份了。”黑大头点头道:“没错,我这辈子见过的武林奇才也不少了,但却从没见过向小淘这种练武一学即会的人。”顿了顿,又道:“小淘,你过来,我将我的四十式路铁枪法教给你。”小淘兴奋道:“太好了。”

黑大头道:“我先给你打一遍,你仔细看清楚,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待会儿就问我。”小淘点头道:“是。”黑大头一晃铁枪,疾舞而起,这四十九式铁枪法果然精妙,直看的小淘沉醉其中,不能自拔。

一遍打完,黑大头收起铁枪,问道:“你能领悟多少招?”小淘回想了一下,道:“只能领悟二十几招。”黑大头点点头道:“只看一遍,即能领悟二十几招,已是罕见之至。想当年我学这套枪法,那可是让师傅一招一式的**出来的。好,我就再打两遍,你要看仔细。”手中铁枪再次舞起,小淘因为已看了一遍,所以看第二遍便容易多了,到了第三遍,小淘已差不多全部学会了。

小淘从兵器架上取来一根铁枪,道:“黑大哥,请指教一下吧!”说着,就要攻上去。朱峰忙道:“小淘,你已经全部学会了吗?”“已经差不多了。”“那你先打一遍,不要急着挑战。”小淘摇摇头道:“依我看,这套枪法没有太多固定的招式,完全取决于随机应变。”

黑大头闻言,“哈哈”一笑,道:“没想到你只看了三遍,就已明白了这套枪法的真正要点,实是佩服,看招。”黑大头突然持枪向小淘攻过去,这令人看着十分不对劲,哪有做师傅的主动攻击的。其实,黑大头是利用这次比试,向小淘在说明一件事,那就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

小淘见他攻来,也轮起铁枪迎上去,直到此时,他才发现,原来黑大头并不像他的外表那样呆笨,只是不善于言辞,只想用行动来表达他的想法。然而人们却不了解他,以至于都认为黑大头是个脑袋迟钝的笨人。

二人你来我往的互攻了二十几招,算得上相当激烈了。黑大头越打越兴奋,出招时往往伴随着他的呐喊。而小淘则越打越有心得,已开始慢慢体会到了这套枪法的奥妙。

王麻子凑到朱峰的耳边道:“这个小子可是个奇才,不如咱们把他推荐给门主,或许门主会收他做徒弟,也是说不定的。”朱峰一震,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门主定会看上小陶的,小淘可比门主的那两个臭徒弟强多了。”

转眼间,小淘与黑大头已打了五十多招,黑大头居然渐落下风,本来以黑大头的功力是绝不可能落在下风的。但是,小淘已不是单纯的用枪法了,而是点穴法、地趟刀法配合使用,直打的黑大头摸不着头脑。

朱峰与王麻子在一旁见到,不住拍手叫好。此时,练武场已来了不少剑雨门的弟子,见黑大头正与一个陌生少年交手,纷纷上前来观看。朱峰与王麻子就为他们介绍这位陌生少年就是新加入剑雨门的王小淘。

黑大头与小淘见来了这么多人,便将铁枪收了起来。朱峰则开始为小陶介绍众人,众人见小淘神采奕奕、俊逸不凡,对他皆生出一股好感,再加上小淘出手大方,每见一个人,便拿出十几两银子作见面礼,使众人对这个陌生少年更加亲切。不久,小淘怀中的银两便所剩无几了,但他并不在乎这些银子,只希望能多结交一些朋友。

忽然,从后院走进来两个人,这两人脸容极为相似,身高也差不多,年纪大约都在三十左右,二人走到场中,见场上闹哄哄的,其中一人吼道:“闹什么?还不快练功。”众人回头一看,见是他们二人,忙各自练起功夫来。

小淘对着朱峰问道:“朱大哥,这两个人是谁?”朱峰低声答道:“这两人就是门主的两个徒弟,人称风速二剑。他们两人是兄弟俩,左边那个鼻尖有颗痣的是哥哥,叫剑风。右边那个眼睛老转的是弟弟,叫剑速。他们二人已得到门主的真传,剑上功夫非常厉害,不过这二人性情不太好,而且不太讲理,横行无忌,你最好少惹他们。”小淘点头道:“知道了。”再看他们一眼后,便开始练习刚学的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