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十章 金手赌王

说话之人是一个浑身珠光宝气,发须灰白的花甲老人,只见这个老人手中拿着一对纯金滚球捻来捻去,一双眼睛精光四射,炯炯有神,来人正是发财赌坊的老板,金手赌王——齐金。

在齐金的后面,还跟着五个毫无表情,面色苍白如纸的黑衣人,远远看去,就像是五个僵尸一般,若在晚上突然冒出来,定能把人吓个半死。剑魔凑到上官天云耳旁道:“在齐金的后面的五个人,便是号称邪术天下无敌的混沌五妖,听说这五个人能够在瞬间移形幻影,并且可以将人的心神分裂,变成白痴。没想到这五个令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妖人,竟然坐了齐金的保镖,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上官天云笑了笑道:“我不但相信有钱能使鬼推磨,而且还相信有钱能使磨推鬼。哈哈……”剑魔、刀魔闻言,不禁也“哈哈”大笑起来。齐金见三人突然莫名其妙的笑起来,不禁问道:“请问三位笑什么?”上官天云止住笑声,道:“阁下想必就是金手赌王齐金了。”

齐金微微一笑道:“不敢,不敢,正是老朽。”上官天云道:“不知阁下叫住在下,有什么事吗?”齐金笑道:“老朽只是见小公子赌计出众,手痒之下,想与小公子切磋一下赌计。”上官天云淡淡一笑道:“如果我不想与你切磋呢!”齐金闻言,脸色不由一变,眼中抹过一丝杀意。

上官天云又道:“是不是我不与你切磋,我们就出不了这扇门了呢?”刀魔、剑魔闻言,纷纷上前走了两步,手抓在兵器上,大有一言不对,便要出手之势。

齐金望了望两人,脸上不由闪过一丝惊愕之色,道:“不知这两位高姓大名?”剑魔冷冷道:“你还不配问!”齐金闻言,不由脸色一沉,身后的混沌五妖纷纷走到齐金的身前,暗运功力,大有只要齐金一声令下,他们便要大开杀戒之势。

刀魔冷喝道:“混沌五妖,你们最好乖乖的在那里站着,否则今天老子就让你们变成五条死鬼。”齐金闻言更是惊讶,因为在江湖中能够不将混沌五妖放在眼里的,为数实在不多。

齐金再仔细的看了一下两人,惊问道:“难道两位就是横行武林,无人敢挡的刀剑双魔!”剑魔冷冷一笑,道:“没想到你还真有点眼力,怎么着?还想强留下我们吗?”齐金尴尬一笑,道:“老夫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想和这位小公子切磋一下赌技,既然这位小公子不愿意,老夫当然不会强留,三位请便。不过,两位前辈一向独来独往,不知怎么会给别人做起……嘿嘿!”

剑魔冷然一笑道:“你是说做保镖吗?”齐金笑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刀魔“哈哈”笑道:“齐金,你的消息还真是不怎么灵通啊!难道连天神教少教主已找到,并且杀了少林十二铜人的事情都不知道吗?”

齐金闻言,不禁大惊,他自己整天呆在赌坊内,对外界的事情确实知道得很少,转向上官天云,惊愕道:“你就是天神教的少教主,上官天鸿的儿子?”上官天云笑着走到他的面前,道:“没错。齐金,你号称金手赌王,自是赌技了得,我现在倒真有兴趣与你赌上一局。如果我输了,那我身上的这些银票都还给你,如果你输了,那你就把你在赌国大会上赢的那只金手给我,并且从此再不可称自己是金手赌王了,怎么样?”

齐金闻言,顿时笑道:“好,老朽就跟少教主你赌上一局,但咱们可说好了,到时候如果输了,可不能让你身旁的这两位煞神动武。”刀魔大叫道:“你他娘的,老子这辈子从来没有赖过账,你这狗日的,把老子想成什么人了!”

上官天云笑道:“这个你可以完全放心,我们是绝对不会赖帐的,否则,我义父泉下有知也不会饶了我的。”齐金闻言,不禁问道:“不知少教主的义父是谁?而且,你又为何不要钱,而要我的金手?”

上官天云道:“我义父就是银手王老五,那年在赌国大会上莫名其妙输给你的人。”齐金讶然道:“原来你义父是银手王老五,怪不得赌技如此精湛呢!我听说王老五开的如意赌坊,在半个月前被开封城总督的儿子给灭门了,实在是可惜。”

上官天云道:“那个人已经付出了代价,而现在我就要完成我义父在世间唯一一个遗憾的事情。”齐金问道:“什么事情?”上官天云道:“我义父生前的最大的愿望就是打败你,夺回金手,赌王这个称号是属于我义父的。”齐金冷笑一声道:“你义父当年跟我抢金手,都没抢过我,你觉得你能办得到吗?”

上官天云淡淡一笑道:“我想试试。”齐金大笑一声道:“好,老朽今天倒要看看王老五的儿子到底有多厉害!”说着,走到一处赌桌旁,将桌旁的其他赌客全都赶到一边,道:“少教主,来吧!”上官天云走到他的对面坐了下来,刀剑双魔则紧紧跟在他的身后,以防有什么突发事情。四周的赌客纷纷都停下赌钱,来到两人的四周,看看这两人之间,到底谁会赢!

齐金将手中的两颗滚球放在桌上,拿起宝罐,收起六粒色子,道:“我先给你来个六六大顺。”说着,右手猛力摇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将宝罐扣在桌子上,掀开一看,只见六粒色子全部都是六点。上官天云随手也抓起一个宝罐,收起六粒色子,随手一摇,掀开宝罐,只见里面的六粒色子整整齐齐的排列着,全是六点。

上官天云道:“来点有难度的好不好,这也太简单了,一般赌坊里的好手都可以摇的出来。”齐金尴尬道:“好,现在我们来比一下一柱擎天。”说着,再次猛摇起宝罐,上官天云也随即摇了起来,过了一阵儿,两人均停下手,齐金道:“一柱擎天。”掀开宝罐,只见里面的六颗色子,全部叠了起来,最上面的一颗色子是一点。四周的赌客不禁纷纷拍手叫好。

上官天云摇了摇头,笑道:“你那也叫一柱擎天,看看我的。”说着,掀开宝罐,只见里面的六颗色子全部都叠了起来,然而最不可思议的是,最上面的一颗色子,竟然斜立在第二颗色子的凹洞里,这样自是一个点都没有了。

齐金讶然道:“没想到你的赌术竟然已经超过了你义父,做到了一柱擎天最高难度,金枪独立。”顿了顿,又道:“这一局我输你一招,下一局你只要能够猜对我所摇的点数,我便将金手给你,从此不再称赌王。”上官天云淡笑道:“好啊!来吧!”

齐金阴险一笑,伸手抓起宝罐,抽进三粒色子,猛摇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拍在桌子上,道:“少教主,这是最后一局了,猜吧!”说完,伸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纯金滚球,捻了起来。

上官天云笑道:“我看你先去将你的金手拿来吧!”齐金闻言,笑着转头对身后的混沌五妖道:“你们去个人,把我的金手拿来。”其中的一妖,拱手道:“我去给主人拿来。”说着,一个闪身竟然消失不见了,如此轻功,惊的房间内的赌客们纷纷惊叫起来。

上官天云淡淡一笑,道:“原来你们混沌五妖是这样移形幻影的啊!”剑魔低头问道:“云儿,你看清楚他是怎么消失的吗?”上官天云笑道:“其实他们用的应该是一种隐身粉,我看到刚才那个人走的时候,随手撒了一把粉,这种粉能让人的眼睛处于一种虚幻的情景,就好像他真的会移形幻影一样。”剑魔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还以为有什么了不起的,原来只是用的隐身粉啊!”

不一会儿,那个人便拿来一个金手,这个金**造的极为精致,连手纹都有,就像是一个真手涂上了金漆。

齐金将金手仍在了赌桌上,道:“现在可以猜了吧!”上官天云将身上的一千六百万两银票全部扔在桌上,道:“里面的点数是二、二、三,七点小。”齐金哈哈一笑,道:“让我们来看一下,是不是七点。”说着,将手中的滚球放在赌桌上,便要去打开宝罐。

上官天云见状,不知怎的,总是感到不对劲。就在这时,耳中忽然传来了剑魔传音入密的声音:“云儿,刚才齐金在放滚球的时候,暗中用了内力,你小心一点。”上官天云闻言,眼见齐金就要打开宝罐,急忙道:“慢着。”

齐金一愣道:“怎么了?少教主想反悔吗?”上官天云笑道:“什么叫反悔?赌桌上的规矩是在没有开宝之前,随时可以变换,赌王,你不会不知道吧!”齐金冷冷一笑道:“好,那你就再猜吧!”上官天云闭上眼睛,回想刚才齐金放滚球的那一刻,怪不得自己觉得不对劲,原来在那一刻,自己的耳朵里听到了色子移动的声音。到底是哪一个色子动了呢?……对了,应该是最左边的那一颗色子,也就是二点已经变成了一点,宝罐里面此时的点子数应该是一、二、三,六点小。

齐金见上官天云久久不说话,便道:“少教主,你到底还要不要猜?”上官天云冷冷一笑,道:“当然要猜,宝罐里面的色子应该是一、二、三,六点小。”齐金闻言,脸上顿时冒出冷汗,但他不愧是老江湖了,当即强装镇定道:“你确定吗?”说着,手又向赌桌上移去。

上官天云淡淡一笑,将右手也摁在了赌桌上,道:“非常确定,开宝吧!”齐金的手压在赌桌上,想故技重施,岂料送去的内力竟如泥牛沉海般,消失得无影无踪。转向上官天云一看,只见他的右手摁在赌桌上,微笑着看着他。齐金的脸上开始变色了,他知道上官天云已经看出了他的计俩,用掌力将赌桌牢牢钉住。

现在开宝无异于等同输了,不但如此,自己的赌王称号,在今天也会拱手让人,这会让他在赌坛的地位**。该怎么办?是认命还是动武,认命实在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但动武又实在不敢,刀剑双魔的名号不是白叫的,而且眼前的这个少教主武功更是不知深浅。

就在齐金不知所措之时,上官天云笑道:“齐金,你为什么还不开罐,不如我帮你吧!”说着,伸手弹出一道劲气,将宝罐弹开,里面整整齐齐的摆着三粒色子,正是一、二、三,六点小。

上官天云大笑一声,道:“齐金,从今以后你再也不可称自己为赌王了,赌王这个称号是属于王家的,而且,你也不配再称赌王了,出老千乃是赌坛的大忌,你竟然会使用内力,将色子控制在自己手中,实在是个败类。”说着,一把抓过赌桌上的金手,仰天笑道:“爹,你的遗愿完成了,这只金手是属于王家的了,并且再不会有人可以从你手中夺走了。”说完,运用内力猛然一催,将这只金手给震成了粉末,飘飞满地。

齐金见到金手竟然给震成了粉末,怒火攻心,大吼道:“王八蛋,你竟然敢毁了赌王金手,我要你的命。”说着,伸手一挥,混沌五妖顿时领命,飞身攻来。

上官天云冷笑道:“我早知道你会赖账的。”说着,就欲攻上去。剑魔伸手拦住上官天云,道:“云儿,这几个杂碎交给我俩了,你不用管。”说着,抽出寒铁重剑,飞身迎上去。刀魔也“哈哈”大笑一声,道:“老子今天就看看你们这五个妖怪,到底有多厉害。”撤出天裂刀,猛砍过去。

刀剑双魔的功夫可真不是盖的,才一交手,便将五妖砍的左闪右躲,好不狼狈。五妖忽然再次使出隐身粉,厅中顿时消失了他们的踪影,剑魔大笑一声,道:“这种障眼法也想瞒过老夫的眼睛,太不自量力了。”说着,寒铁重剑如同疾风暴雨般,在空气中暴刺起来,三丈之内全是剑影,忽听“啊”的一声,一个妖人现出原形,摔在地上,胸前多了一个透明窟窿,鲜血止不住的流出来,眼见活不成了。

其余四妖也纷纷现出原形,见死了一人,不禁暴怒,齐声吼道:“混沌天成,妖声四起。毁心灭智,全归混沌。”说着,口中叫起听不懂的咒语,声音撕心裂肺,厅中的所有人顿感心血逆流,脑中仿佛有虫子爬咬般,难受至极。

上官天云感到心中十分不舒服,忙运气抵住。又见刀剑双魔仿佛中了魔咒般,不知所措。不由怒吼道:“你们这群臭妖怪,给我去死。”说着,抽出天月剑,暴掠过去,剑光连闪,杀的四妖再无心乱叫了,拼命抵挡着上官天云的狂攻。

刀剑双魔回过神来,见自己竟然一时大意,被这群妖怪给耍了,不由心中狂怒,挺起兵器冲过去。一个上官天云他们已抵挡不住了,何况再加上两个狂怒中的煞神,不消片刻,四妖便魂归西天,与他们的兄弟汇合去了。

齐金见五妖竟然这么容易便被杀死了,不由心中大骇,大叫道:“妈的,鬼一斧你死哪儿去了!再不来,老子就要死了。”上官天云冷笑着慢慢逼近他,道:“不管谁来,你都要死。”齐金慢慢往后退,一直退到了一处墙壁前,忽然冷笑道:“你以为你真的可以杀了我吗?”上官天云冷笑道:“我没有怀疑过。”

齐金大笑道:“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无能为力!”上官天云眉头一皱,冷道:“无能为力!你真的办得到吗?”说着,身形暴冲过去,眼看就要将他毙与剑下。

齐金忽然转身,伸手将身后墙壁上的一个凸出的灯台,打了进去。只见这面墙壁顿时露出无数的洞孔,里面射出了数以万计的飞镖,整间房子没有一处可以躲避。剑魔见状,大惊道:“是毒蓝教的五毒毙命镖,沾者无救,云儿快闪开。”

上官天云慌忙运起天月剑,将毒镖挡在身外。但是,屋中的其他人可就遭殃了,纷纷中镖而死。上官天云心中大怒,突然将天月剑插在地上,双掌运起万气凝神功,大喝一声:“万流垄断!”

但见,无数的气劲从上官天云掌中冲出,将遍布屋子的毒镖,全部拦截下来,只见无数的毒镖从空中纷纷掉落下来,过了好一会儿,墙壁中的毒镖终于发完。

上官天云收起功力,擦了一下额头因用力过度流出的汗,道:“齐金,你还有别的招吗?”齐金惊恐道:“你是鬼吗?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上官天云笑道:“我并不是鬼,而你却马上就要变成鬼了。”说着,运功在地上吸起十几枚毒镖,猛地射向齐金。齐金因为惊恐,此时竟忘了躲闪,十几枚毒镖,一枚不少的射在他的身上,他连“哼”一声都来不及,便七孔流血而死。

上官天云缓缓调息了一阵儿,才转身来到刀剑双魔的身边,道:“刀伯、剑伯,你们没事吧!”剑魔道:“没事,我们没事。”刀魔看了一下四周道:“我的妈,这毒镖还真是够厉害的,只要沾上就死,连哼一声都来不及。”

上官天云看了一下屋中,见死了大约有一大半的人,活着的已不到三十人,不由道:“这个齐金也真够狠的,竟然藏着这种暗器,而且连自己人都不顾。”剑魔道:“云儿,咱们走吧!”上官天云点点头,道:“好,咱们走。”说着,上官天云来到赌桌旁,将桌上的那一千六百万两银票拿起来,递给剑魔,道:“麻烦剑伯将这些银票收起来,咱们这就去找人,重新建造天神教总坛。”

剑魔接过银票,装入怀中,爽朗一笑,道:“哈哈……天神教复兴,实在是让老头子我太开心了。”刀魔也“哈哈”笑起来,道:“天神教再次复兴,恐怕会让那些伪君子们吓破胆了。”上官天云道:“这一次我不但要让天神教再次复兴,还要让他成为天下第一大教,永远不会毁灭。”

上官天云三人,来到屋门前,打开大铁门,只见外面聚集了无数赌坊的打手,正要攻入屋中。见到上官天云三人走出来,纷纷拿着兵器冲上去。刀魔大怒道:“你们这群找死的玩意,老子今天要把你们全部宰光。”说着,就要提起天裂刀砍过去。

忽听一声“等一下”,自屋中传来,众人扭头看去,见发话者,乃是一名四十余岁,身着华服,浑身肌肉贲发的猛汉。只见他走过来道:“都给我住手,现在齐金死了,这里我说了算。”说着,转向上官天云鞠了一躬道:“在下感谢公子刚才的救命之恩,在下乃是发财赌坊的二当家的,贱名赵木。”

上官天云一拱手道:“赵大哥,我看你还是让兄弟们让开吧!以免造成无畏的伤亡。”赵木向着那群人,大喝道:“你们都给我把兵器收起来。”那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把兵器收了起来。上官天云淡淡一笑道:“这样就皆大欢喜了。”说着,就要跟刀剑双魔离开。

赵木忽然又道:“公子,请留步。”上官天云一愣道:“你还有什么事?”赵木道:“小人想请公子接收发财赌坊,以及赌坊内的所有兄弟。”上官天云一震道:“你说什么?你想让我接收发财赌坊,为什么?你自己当大掌柜的不好吗?”赵木道:“小人天生不是干大事的人,自知无力管好发财掌柜,所以想请公子接收。”

上官天云道:“恐怕这不是你想让我接收就可以接收的,你的这群兄弟们愿意吗?”赵木转向那群打手,只见他们纷纷交头接耳,显然不愿意。赵木大喝道:“你们这群笨蛋,你们还想为齐金卖命吗?你们知道他是怎么对自己的兄弟们的吗?你们去屋里看看,看看死了的兄弟,他们都是被齐金害死的。”他说完这些话,立即引起了大反应,那群人纷纷涌到屋里去看,只见到满地的毒镖,还有数不清的死人。

赵木又喊道:“要不是这位公子出手,我还有那二十几位弟兄也早就没命了。你们还不反省吗!咱们一直再为一个自私自利,冷酷无情的人卖命。如果咱们拥立这位武功超凡入圣的公子为尊,以后定可比现在过的好十倍。”

上官天云连忙道:“赵大哥,你千万别这么说,你知道我的身份吗?”赵木道:“刚才在屋内已经听说了,公子是天神教的少教主。”上官天云道:“你知道天神教乃是那群‘名门正派’眼中的针芒,心中的肉刺吗?他们费尽心思要毁灭天神教,你们跟着我,会承担很大的风险的,闹不好便会掉脑袋。”

赵木道:“小的不怕,只要能报答公子的救命之恩,小的就是死了,也无怨无悔。请公子收下我吧!”说着,跪倒在上官天云面前。

他一跪,那群打手都互相看了看,也纷纷跪了下来,道:“请公子收下我们吧!”上官天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忙道:“你们真的不怕死吗?”众人齐声道:“不怕。”

上官天云看了一眼中众人,道:“好,既然你们真的想加入天神教,那我就答应你们。我上官天云在这里对天发誓,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证你们以后的安全。”赵木大喜道:“多谢教主。”众人纷纷也喊道:“多谢教主。”

上官天云扶起赵木,又对着众人道:“大家起来吧!”赵木喜道:“教主,那咱们现在要去哪儿?”上官天云想了想,又与刀剑双魔商量了一下,道:“赵大哥,你还是依旧在这里开赌坊,待天神教总坛重新建造完成后,再作打算。”

赵木道:“遵命,至于重建天神教总坛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上官天云高兴道:“有赵大哥帮忙,那是最好不过了。”刀剑双魔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不费吹灰之力,便将发财赌坊收入囊中,高兴的二人合不拢嘴。

就在这时,大门外突然冲进来一个人,来人乃是个满脸胡须,肌肉贲发的中年人,手持两柄大铁斧,杀气腾腾的冲了过来,见到赵木,便问道:“赵木,我恩人呢?”赵木指着上官天云道:“齐金已死,现在赌坊完全归这位公子所有。”

中年人冲着上官天云,大吼道:“是你杀了我恩人。”上官天云道:“齐金是你恩人?”那人道:“没错。我恩人是你杀的吗?”上官天云道:“是我杀的。”中年人大吼道:“那我就杀了你。”说着,手提板斧便砍了过来。

刀魔见状,大吼道:“你找死。”手持天裂刀,迎了上去。没想到中年人武功竟然不错,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中,竟然还有细腻的防守。

赵木对上官天云道:“这个人叫鬼一斧,号称‘斧劈华山’,力大无穷。多年前流落街头,差点饿死,幸被齐金所救,从那以后,他就称齐金为自己的恩人,为了齐金他可以把命豁上。”上官天云点点头道:“倒真是个有情有意的好汉。”

此时,场中两人已拼了有五十多招,竟然未分胜负。两件重兵器不断撞击,发出刺耳的响声。终于,鬼一斧的那两柄平凡的铁斧,再也承受不住天裂刀的劈砍,“啪啪”两声,断成四块。刀魔乘胜追击,天裂刀斜劈过去,鬼一斧见兵器已断,无获胜希望,便闭目等死。

上官天云急道:“刀伯,快停手。”然而,刀魔出刀太猛,想收住已是来不及,眼看鬼一斧就要被天裂刀给劈成两半。上官天云电也似的冲过去,一把将天裂刀抓住,然而刀魔功力实在太猛,再加上天裂刀的刀面上满是裂缝,以至于将上官天云的手擦下了一大块皮。

刀魔见上官天云的右手已哗哗流出鲜血,忙扔下天裂刀,凑过来道:“云儿,你怎么样?”上官天云笑道:“没事,只是擦了一块皮。”刀魔忙从身上撕下一块衣衫,给上官天云包住道:“都怪我,竟然让你受伤了。”

上官天云忙道:“没关系,这不怪您,只不过是收不住了而已。”说着,又转向鬼一斧道:“你走吧!我敬你是条好汉,不想杀你。如果你还想为齐金报仇,就再回去多练两年,然后再来吧!”鬼一斧望着上官天云不断向外流血的手,忽然跪地道:“在下刚才已经为他报过仇了,只怪自己学艺不精,未能如愿,现在我与齐金的恩情已经了断了,而刚才你又救了我的命,所以我鬼一斧欠你一条命。我愿一生一世为您效命。”

上官天云笑道:“没那么严重,我只是不想杀你这个重情重意的汉子,你不用为我效命。”鬼一斧正色道:“不行,我鬼一斧从来不欠人家的帐,我说欠您一条命,那就是欠您一条命。从今往后,我鬼一斧就是您的人了,您想让我干什么都行。”上官天云道:“你说真的?”

鬼一斧道:“若有半句虚言,定天诛地灭,不得好死。”上官天云道:“你知道我是谁吗?”鬼一斧道:“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我只知道,我鬼一斧欠您一条命,就是您的人了。”上官天云走上前把他扶起来道:“哈哈……我上官天云能结交你这位兄弟,实在不枉此生了。赵大哥。”赵木立即走过来道:“教主有什么吩咐?”上官天云兴奋道:“今天晚上我想喝酒,你安排一下,我今晚要与所有的兄弟们一醉方休。哈哈……”

当夜,发财赌坊内笑声不断,一坛坛的美酒被喝得底朝天,刀魔这次可碰上对手了,鬼一斧的武功不但与他不相伯仲,而且就连饮酒也是不遑多让。所有的人全部都喝醉了,今晚是他们最开心的一晚,能够交到这么多义气朋友,值得开心。能够找到一个对兄弟肝胆相照的教主,更是值得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