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十七章 桥山双霸

上官天云离开彩雅后,非常难过,但是他又不得不走,因为毒蓝仙子与他有着杀父之仇,他跟毒蓝教之间是不可能和解的。想到这儿,他不由叹了气,不知道下次与彩雅见面是敌是友。

上官天云飞快的往回走,他现在要尽快找到鬼猴灵,他不知道现在鬼猴灵怎么样了,是不是也在到处找他。

上官天云足足找了一上午,还是没有找到,不由叹口气道:“这臭小子跑哪去了?找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算了,先不管他了,先找个地方洗个澡,换件衣服吧!”低头一看,只见自己身上的衣服虽然早已被阳光晒干,但上面却到处是泥污,苦笑道:“我现在大概和叫花子差不多吧!”上官天云不由想赶快找间客栈去休息。

上官天云正在路上走着,忽然听见一声叫喊:“我渴了,你们快给我水喝。”接着便传来一阵儿疼叫声,这个声音让上官天云一震。因为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正是鬼猴灵的声音。

上官天云急走数步,往声音处掠去,过了一处小林子,上官天云便见到一个供旅客乘凉的小亭子,亭子里面坐着三个人,旁边还有一个人被捆绑着扔在地上。

上官天云走进一看,见被捆绑之人正是鬼猴灵,而坐着的那三个人不由让上官天云大跌眼镜,他们竟然是剑雨门的风速二剑与东方燕。

上官天云见到曾经戏耍过自己的东方燕,气简直不打一处来,而且他还绑了自己的朋友,不禁更加气愤。刚想冲过去收拾他们一顿,忽然,心中一转念,计上心来。蹲下身子,从地上抓了把泥巴,抹在脸上,又用手把头发弄乱,还将衣服撕的七零八落的,这样一打扮,活脱脱的就是一个乞丐了。

上官天云把天月剑藏在衣服里面,顺手在地上抓起一根木棍,装的一瘸一拐的向亭子走去。走到亭子里,上官天云对着三人躬身道:“三位施主赏个饭钱吧!”东方燕见是个乞丐,脸上顿时充满了厌憎,冷哼道:“臭乞丐,少在我面前晃悠,小心姑奶奶我剁了你。”上官天云赔笑道:“小姐,你何必生气,小的只是想讨几个饭钱而已。”东方燕怒道:“你还不快滚。”上官天云笑道:“好,我滚,我滚。阿—阿嚏。”上官天云突然故意打了个喷嚏,将一口痰吐在了东方燕的脸上。

东方燕登时暴跳如雷道:“风哥,给我杀了他。”剑风也早已烦透眼前这个乞丐,听到东方燕如此说,立即站起身来,一把将上官天云抓起来,想把他扔出亭子。但是,他并没有如此做,不是他不愿意,而是他不能。因为就在他抓起上官天云的那一刻,上官天云已出其不意的将他穴道点住,而上官天云却装出非常惊恐的模样,不断叫道:“你放开我,放开我,阿—阿嚏,阿—阿嚏。”说话间,上官天云已连喷了两口吐沫在剑风的脸上。

剑风瞪着两只如牛般的眼睛,看着上官天云,然而却什么也做不了。剑速等了一会儿,见剑风还没有将他扔出去,不由奇怪的上前问道:“哥,你怎么了?怎么还不把这个乞丐扔出去啊!”上官天云在剑速走近时,再次迅疾出手,将他的穴道也点住,直起身子冷笑道:“想把我扔出去,没那么容易吧!”

东方燕见眼前的这个叫花子,竟然轻而易举的就把风速二剑给收拾了,心中不由一沉,道:“你这个臭叫花子,竟然扮猪吃老虎,我要杀了你。”抽出长剑,刺向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冷笑着,随随便便拍出一掌,击中东方燕的长剑,东方燕的长剑瞬间便拍成了四半,吓得东方燕连退数步,惊叫一声:“不好。”拔腿就要开溜,上官天云一个闪身,掠到她的前面,一指点住了她的穴道,笑道:“小姑娘,你想往哪跑啊!”东方燕叫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上官天云冷笑道:“我是谁不重要,你是谁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干什么!”东方燕惊恐道:“你想干什么?”上官天云不答,却装出一副色迷迷的眼神,上下的打量着她。

东方燕惊叫道:“我爹是剑雨门门主东方一剑,我是他的女儿东方燕,你要是敢碰我,我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上官天云装出一副惊恐的模样,叫道:“你原来是东方一剑的女儿,吓死我了。”东方燕骄傲道:“怕了吧!你还不赶快放开我。”上官天云摇摇头道:“我可不敢放开你,如果我放开你,你回家再告上我一状,那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东方燕叫道:“那你想怎么样?”上官天云冷笑道:“我为了不让你父亲追杀我,只好将你们全给杀了,这样就没人知道了。”东方燕闻言,大惊道:“你想杀我,不行,你不能这么做,你不能杀我,我还不想死。”

上官天云冷笑道:“没办法,不杀你我就没有好日子过了,我不但要杀你,连这个绑着的人我都要杀了。”鬼猴灵闻言,大惊道:“大侠,你不能杀我啊!我没有得罪你啊!”上官天云心中憋着笑,故装无情道:“没办法,这里的人我一个都不能放过的。”

鬼猴灵叫道:“我跟东方一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跟他是两个世界的人,你知道我的大哥是谁吗?”上官天云笑道:“是谁?”鬼猴灵道:“我大哥就是天神教的少教主,上官天云。”上官天云闻言,笑道:“原来天神教的少教主上官天云是你大哥啊!那就算了,我不杀你了。”

东方燕闻言,也忙叫道:“我也认识上官天云。”上官天云笑道:“你也认识上官天云!你是上官天云的什么人?”东方燕笑道:“我是他的女朋友。”上官天云“啊”的一声,差点摔倒。

上官天云道:“你怎么会是他的女朋友呢?据我所知,上官天云好像只喜欢过两个人,一个是天神教刑堂堂主的女儿刑雪菏,一个是毒蓝教彩虹七仙中的彩雅,应该没有你吧!”

东方燕嘀咕一声:“这个臭小子都找了两个了,真是个王八蛋。”上官天云闻言,冷笑道:“你说谁是王八蛋?”东方燕解释道:“我说的不是你,是上官天云。”上官天云冷笑道:“你说上官天云,那还不是说我吗?”东方燕不解道:“我说上官天云,怎么会是说你呢?你又不是……啊!你是上官天云,天神教的那个小魔崽子。”

东方燕终于从眼神中,认出了上官天云。上官天云冷笑道:“没错,我就是天神教的小魔崽子,上官天云。”东方燕嘴巴张得大大的,闭都闭不上了。

上官天云笑道:“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竟然敢冒充我的女朋友,真是有够脸厚。”东方燕赔笑道:“你以前在剑雨门的时候,确实喜欢过我嘛!”上官天云闻言,登时气往上涌,一脚将她踹在地上,怒道:“你还敢提这回事,我踹死你。”说着,一脚一脚的往她身上踹去。

东方燕被上官天云连踹了十数脚,疼得眼泪都掉下来了,哭道:“你就是不念旧情,也不必打我嘛!”上官天云冷道:“旧情!我跟你有什么旧情啊!你欺骗我纯真的感情,你说你该不该挨踹?”东方燕哭道:“我什么时候欺骗过你的感情啊!你一声不响的就走了,我为此还大哭了一场呢!”

上官天云冷笑道:“你还敢骗我,你那天在剑风的房子里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东方燕回想了一下,叫道:“那天剑风的房子着火,是你放的?”上官天云冷笑道:“没错,就是我放的,我还听到你在屋里说的话,还有跟剑风办的那些事情,你说你是不是真的很无耻啊!”

东方燕闻言,不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上官天云见她不说话,又一脚一脚的踹向她,嘴里还喝道:“你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觉得羞愧啊!你说啊!说啊!你为什么老是……老是不说话呢!”

上官天云踹了一阵儿,发泄了不少怒气,又见东方燕已经变的鼻青脸肿了,便停了下来。一旁的鬼猴灵认出了上官天云,叫道:“天云哥,你快来救我啊!”上官天云光顾着揍东方燕了,一时竟然把鬼猴灵忘了,此时听到叫声,才记起旁边还有个被绑着的鬼猴灵,当下干笑两声道:“看我都把你给忘了。”忙上前为他劈断绳子,把鬼猴灵放了出来。鬼猴灵先松了松筋骨,然后便上前踹了东方燕几脚。

上官天云笑道:“猴灵,你怎么会被她们给逮起来呢?”鬼猴灵叹口气道:“别提了,都是这个小妖精,她看上了黑龙驹,非要抢你的马,我不让,便与他们打起来了,结果就被他们给抓住了,不光这样,他们还不给我吃饭,不给我喝水,可把我给折磨坏了。”说着,抓起桌子上的茶壶“咕咚、咕咚”喝个不停。

上官天云暗笑道:“你跟我受的折磨还真一样,真是难兄难弟啊!”不到片刻,鬼猴灵便将一大壶茶水喝光了,问道:“天云哥,你这两天都干什么去了?怎么也不来救我?”上官天云苦笑道:“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现在我可不想再提了。”

鬼猴灵上下打量了一下上官天云,道:“你怎么这副模样?就跟刚从牢里出来的一样。”上官天云苦笑道:“一言难尽啊!咱们走吧!先找个客栈,咱们先吃点饭,洗个澡,我再给你慢慢谈。”鬼猴灵闻言,忙说道:“不行,我得先把这两天的账给算回来。”说着,先将风速二剑给踹倒,然后

最后,才心满意足的回到上官天云的旁边,道:“天云哥,咱们走吧!”上官天云笑了笑道:“好,咱们走。”说着,两人便有说有笑的离开亭子,走到一边的林子里找到马,跨上马背,飞奔而去。

东方燕待上官天云走远,才大声喊道:“王小淘,你是个王八蛋!你不是人,你不是人,呜……”说着,再也忍不住了,委屈的大哭起来。

一家客栈里,上官天云和鬼猴灵正围着一张桌子吃饭,此时,上官天云与鬼猴灵已经洗了澡,换了身衣服,而桌子上的食物,足够可以让五个大汉吃饱了。

鬼猴灵夹起一块肥牛肉,放入嘴里,便嚼边道:“天云哥,你给我讲讲你这两天都去哪了?”上官天云嘴里也嚼着一大块肉,“滋滋”有声的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给他讲了一遍,听的鬼猴灵直咂舌。

最后,鬼猴灵才笑道:“天云哥,你真是太帅了,竟然连彩雅都能泡上,我想不服你都不行。这应该就叫做‘化敌为妻’吧!”上官天云给他一个响头,斥道:“什么‘化敌为妻’!我现在正愁以后怎么见她呢?”顿了顿,又问道:“你怎么会跟东方燕碰在一块的?”

鬼猴灵叹口气道:“别提了,你不知道,那个东方燕真他妈的不是东西。本来,我在前面的路口等着你,谁想,却碰上了东方燕和风速二剑。东方燕看上了你的那匹黑龙驹,非说要买,我说不卖,她就对我挤眉弄眼的勾引我,我可不吃她这一套,仍旧是不卖。她一急,便让风速二剑来抢马,我想挡,却被他们一人一拳给揍下马来。本来,他们没有打算抓我,但是我一时气愤,就朝东方燕身上吐了一口痰,那小妖精就急了,便把我给逮了起来,一连捆了两天,不给我吃的,也不给我喝的,还有空就揍我,都快把我折磨死了。”

上官天云轻笑道:“我看那个东方燕跟你挺配的,不如你追她吧!我那匹黑龙驹就送给你当贺礼怎么样?”鬼猴灵闻言,猛将刚吃到嘴里的东西给喷了出来,连忙摆手道:“我就是死,也决不会追她的,天云哥,你别玩我了。”

上官天云淡然一笑道:“我也只不过是开玩笑而已,对了,你知道东方燕和风速二剑千里迢迢来苗疆干什么吗?”鬼猴灵点点头道:“知道,风速二剑来苗疆是来找冷面修罗的。”上官天云奇怪道:“他们找冷水雾干什么?”

鬼猴灵喝了口茶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冷面修罗冷水雾从没让人见过她的真面目,是以人们都说她如何如何美丽,美得像仙女一样,所以,天下男人没有不想见她真面目的。而在每四年举行一次的寻缘大会上,如果真的找到她的有缘人,她则会委身下嫁于那个人,无论那个人是武林中人、商人、普通老百姓,甚至是乞丐,她都无怨无悔。并且,听说如果真的找到她的有缘人的话,就会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的。”

上官天云笑道:“所以,风速二剑来就是为了参加寻缘大会的!”鬼猴灵点头道:“没错。”上官天云不解道:“风速二剑是‘正派中人’,他们不可能娶冷水雾的啊!”鬼猴灵笑道:“他们不是为了娶她才去参加大会的,而是为了大会上的那些奖品。”上官天云笑道:“大会上还有奖品?”

鬼猴灵笑道:“不但有奖品,而且还非常的稀有,所以每次大会都会有非常多的人参加。算日子,还有两天就到寻缘大会举行的时候了,所以,现在有许多人都开始向雪峰洞出发了,但有一半的人在中途都会被杀或者被赶跑,为的是减少和自己争夺奖品的人。”

上官天云回想起当日被冷水雾抓住,她没日没夜的赶路,暗道:“原来是要去开寻缘大会,怪不得在路上走得这么急。”笑问道:“是什么奖品啊!竟然这么厉害,能让人自相残杀。”

鬼猴灵道:“是神灵草。”上官天云道:“神灵草是什么?”鬼猴灵道:“神灵草是一种世间灵物,听说是冷水雾的师傅在极寒之地弄来的,吃了它,有病之人,包治百病,练武之人,能提升至少五年的功力,可以说是世人梦寐以求的东西,而能得到神灵草的人,只会是参赛者中武功最高的四人。而这四个人再争夺进入决赛的资格,最后的胜出者,将有幸与冷水雾进入雪峰洞底‘雪冥洞’,若真是有缘人,将会有奇迹发生,若不是,便可获得宝剑一柄。但是你在取兵器的时候,拿到哪一把,就是那一把,不可以悔改。”

上官天云笑问道:“现在是第几届了?”鬼猴灵道:“是第四届,冷水雾从十四岁就开始举办寻缘大会,所以现在她应该有二十六岁了。”上官天云道:“难道她就不能多办上两届吗?下一届,她就要三十了。那时候她还有人要吗?”

鬼猴灵道:“不是她不想多办,而是她师父给她规定的是四年一次,而且神灵草四年才开一次叶,一次只有四叶,想多办也办不了。”上官天云笑道:“难道前两届就没人抢吗?”鬼猴灵道:“怎么没有,在上一届的时候,得胜者西狂书生不甘心只得宝剑一柄,欲动手抢人,结果被冷水雾养的噬血蜂吸干鲜血而死,我想以后不会有人再敢抢了。”

上官天云不由心动道:“雪峰洞里这里远不远?”鬼猴灵道:“不远,骑马走上半天就可以到达。”上官天云笑道:“不如咱们就去雪峰洞看一下,顺便吃上一根神灵草……”“好狂的口气,你以为你能吃上神灵草吗?”突然一声粗暴的声音打断了上官天云的话声。

上官天云寻声望去,只见有两个虎背熊腰的粗狂汉子,正以凌冽的眼神瞪着自己,桌子上还放着两柄带血的缅刀,看来这两人刚杀了人。

鬼猴灵一见二人,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上官天云问道:“这两人是谁?”鬼猴灵悄声道:“这两人乃是两兄弟,人称‘桥山双霸’,左边那个胡子长点的是哥哥,一丈红虎哥,右边那个头发乱糟糟的是弟弟,一丈青熊弟。”

上官天云不禁笑道:“他们是两兄弟,名字为什么叫虎哥、熊弟?”鬼猴灵正色道:“听说他们是被一个世外邪人养大的,没有给他们取过名字,所以,他们就自己取了这么两个名字。”上官天云从鬼猴灵的脸上,看出了眼前这两个人,绝非等闲之辈,不由心想,自己身处武林,又是天神教的少教主,能少结仇家便少结,犯不着为了一句话便出手。想到这儿,上官天云便扔下一块银子,与鬼猴灵走出客栈,翻身上马,飞奔而去。

虎哥、熊弟见他们一句话不说便走了,忙也扔下块银子,奔出客栈。上官天云与鬼猴灵骑马走了半里多远,心想应该没事了,岂料上官天云回头一看,见他们二人还在后面骑马追着自己,不由心中一怒,心想:自己不愿跟你们一般见识,你们还登鼻子上脸了。

想到这儿,上官天云猛地把马一勒,等待两人赶近,鬼猴灵见上官天云停下来,也急忙勒马停下,道:“天云哥,你要杀了他们吗?”上官天云笑道:“那倒不一定,但给他们一点教训是一定的,我要让他们以后不要太嚣张。”

不到片刻,桥山双霸便追了上来,在离上官天云只有数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虎哥怒吼道:“王八蛋,你跑得还真快。”上官天云冷笑道:“你追我们干什么?”虎哥大吼道:“我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条是活路,一条是死路。”上官天云笑道:“什么是活路?什么是死路?”虎哥冷笑道:“活路就是你们现在马上给我从哪来的就滚回哪里去,不然则是死路一条。”

上官天云笑道:“有没有第三条路可走?”虎哥叫道:“少废话,你到底想不想活?”上官天云笑道:“想活,也想去雪峰洞吃跟神灵草。”虎哥怒吼道:“我看你就是想死。”上官天云笑道:“我实在不知道,你为什么老是要跟我过意不去。”

这时,在一旁的熊弟喝道:“不为别的,就因为你长得帅。”上官天云闻言,不由哭笑不得道:“难道长得帅也有错吗?”虎哥大叫道:“长得帅就是有错,虽然我和熊弟已经很帅,但看你就是不顺眼。”上官天云仔细看了看他们两人,只见虎哥满脸疙瘩,一连横肉随着说话一颤一颤的,而熊弟则是头大眼小,还不住地流鼻涕。看到这儿,上官天云不由忍不住笑出声来,就连鬼猴灵也因为憋不住,而大笑起来。

虎哥见两人发笑,不由恼羞成怒,跳下马来,喝道:“你找死。”说着,持刀直冲向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高踞马上,淡笑着看着他冲近,一动不动。虎哥身形如风,仅仅几个起落,便冲到了上官天云的眼前,宽长缅刀如同一扇屏风,笔直的砍向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淡然一笑,身形突变,跃下马来,天月剑“嗡”的一声,撤出鞘来。霎那间,天月剑与红色缅刀相撞,迸发出强烈火花,虎哥被上官天云给震的连退十余步,才稳住身形。而上官天云则稳稳的站在原地,淡笑着看着他。

虎哥眼中充满了不信,拿起缅刀一看,发现缅刀上多了一个大口子,怒叫道:“你那是什么剑?这么厉害!”上官天云看了一眼天月剑,笑道:“不管是用什么剑,你都不会是我的对手。”虎哥怒叫道:“你敢看不起我,我杀了你。”持刀再次冲上来,上官天云把天月剑忽然朝地上一插,赤手迎上去,身形如电,笔直的冲入虎哥的刀影之中。

上官天云在虎哥的刀影之中,闪躲腾挪,游刃有余。虎哥连攻十数刀,均无功而返,不由暴跳如雷,大喝一声,刀法忽变,从刚开始的凛冽无比,突然变得飘逸无比,把上官天云逼得身形笨拙,好是狼狈。

上官天云猛地

上官天云暗运功力,双掌之上聚起一层淡白色的气体,闪电迎上。只听“噗噗”两声,虎哥的红色缅刀被上官天云给连拍两掌,竟然变得弯弯曲曲的,吓得虎哥连忙暴退数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的缅刀,一副不可相信的样子。

这时,熊弟见到自己的哥哥竟然被打退了,连忙从马上跳下来,跑到虎哥身旁问道:“哥,你怎么样?”虎哥惊道:“他是什么人?竟然有这么深的功力。”熊弟道:“哥,咱们一起上,我就不信合咱们两人之力,还打不过他。”虎哥看了他一眼道:“好,咱们一起上。”说着,与熊弟一起持刀冲向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见到两人一起攻来,不敢大意,运功吸起天月剑,飞身迎上两人。三人相撞,随即便打成一团,上官天云感受到两人那配合无间的凛冽刀法,运足功力冲击着两人的防线。

慢慢的,三人已打了五十多招,虎哥和熊弟已将压箱底的绝招都使出来了,见还是制服不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由心浮气躁起来,刀法变得渐渐散乱,原本严密无间的刀法出现了缝隙。上官天云瞅准一个机会,功力猛然一增,天月剑威力暴涨,犹如灵蛇般刺透了刀网,剑尖直取虎哥的咽喉。

虎哥大惊之下,想回刀自救已是不及,双目一闭,准备等死。而上官天云并没有刺进去,而是在他的咽喉上轻轻刮下了一层薄皮,还未见血,便已收了回来。

熊弟见虎哥有难,疯狂的手舞缅刀砍向上官天云,虽然凛冽,但是全无章法可言。上官天云猛挥一剑,重重的劈在缅刀的七寸处,只听“哐”的一声,熊弟的缅刀应声而断。但是上官天云没有再攻击,因为他觉得眼前这两个人非常好玩,并不想杀掉他们。

虎哥和熊弟对望一眼后,全都看向上官天云。上官天云笑道:“现在,你们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说完,上官天云回过身,骑上黑龙驹,就要离去。

虎哥连忙在后面叫道:“你为什么不杀我们?”上官天云回过头,笑道:“我实在不愿意杀两个就因为我长得帅,而要杀我的人。”说完,一夹马腹,飞快地向前奔去,鬼猴灵也紧紧跟上去。

熊弟在后面高喊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远处传来了上官天云回答的声音:“天神教,上官天云。”虎哥和熊弟闻及他就是最近闹翻武林的上官天云时,两张嘴吃惊得再也合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