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十九章 飞星传恨

上官天云闲来无事,便四处走动,欣赏这个奇洞的景色。上官天云转了一会儿,便发现这个洞不但与外面的温度徊然相异,到处都是冰雪,而且,这个雪峰洞的洞穴之多,已达到洞中有洞,洞洞相连的程度,其洞之多恐怕不在三百个以下。若是不熟悉雪峰洞环境的,很容易在这里走失。

上官天云心想:自己拿到神灵草之后,一定要连夜就走,千万不能在这里多待,免得被困在这里,那可就麻烦了。

正想着,忽然一声:“护法到”传来,上官天云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在一个洞内走出两行紫衣女子,大约有二十来人,在她们的后面则是冷面修罗冷水雾,此时的她身着一件红衣,手中拿着那支玉笛,头上依旧是带着那顶白纱斗笠,不肯让人看到她的模样。

众女子走到上官天云四人面前一米处停下来,冷水雾缓缓开口道:“上神灵草。”她话音刚落,便有四名紫衣女子端着四个玉盘,缓缓走到上官天云四人面前。上官天云看去,只见每个盘中都盛着一片巴掌大小,奇形怪状的叶子,上官天云闻了闻,只觉气味芳香,给人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冷水雾缓缓道:“多谢四位参加此次大会,这四片神灵草便赠予各位,聊表谢意。”四人伸手拿过神灵草,各自放起来,待以后食用。

冷水雾突然对着上官天云冷道:“阁下不知何人?难道不知我这里的规矩吗?”上官天云一愣,道:“规矩?什么规矩?”冷水雾冷道:“在我这里,无论来者何人,容貌如何,年龄多大,全都是公平对待的。但是,阁下为什么要带着面罩?”

上官天云明白她是想让自己摘下面罩,但是如果自己摘下来,那不就穿帮了,当下笑道:“对不起,我曾经对天发过誓,除非见到我喜欢的姑娘,否则,我绝不摘下面罩。若你非要让我摘下的话,那就请你先摘下斗笠,让我看看满不满意。”

冷水雾还未答话,她身旁的一个侍女便斥喝道:“大胆,护法尊荣岂是你说见就见的。”上官天云冷然一笑道:“为什么她的脸我不能见,而我的脸就非得让她看,你们讲不讲道理?”冷水雾略一思索,道:“你真的发过那样的誓?”上官天云刚要答话,在洞中已传出一个声音:“护法不要信他。”

上官天云扭头望去,只见叶兰缓缓的从一个洞穴中走出来,一直走到冷水雾的身边才停下,对着冷水雾笑道:“护法不要信他,她刚才还与我说过,他是因为脸上长了疮,才不得不蒙着脸的。才不是因为发过什么誓,而不能摘掉面罩的。”上官天云见到叶兰如此说,不由笑道:“叶姑娘,我把你当朋友,你怎么出卖我啊!”叶兰一脸无辜的笑道:“公子,我只是对护法实话实说而已。”

上官天云不由笑着摇摇头,道:“唉!我怎么总是遇人不淑啊!”冷水雾冷道:“原来公子只不过是长了个疮,那公子就大可放心的摘下面罩来了,说不定我还可以给你治好呢!”

上官天云笑道:“如果我不想摘呢!”冷水雾冷道:“那恐怕由不得公子了。”上官天云不由一笑,道:“这有什么由得由不得的,如果你们不欢迎在下,那在下现在就走好了。反正我来就是为了取神灵草的,现在神灵草已到手,我还真不愿待在你们这个鬼地方呢!”说着,转身就欲走。

突然,一道寒芒自左边直冲过来,上官天云大惊之下,急忙一个闪身避了开去。扭头一望,只见柳星云正拿着一柄精光四射的剑指着自己,上官天云不由大怒道:“你干什么?我跟你无怨无仇的,你为什么老是跟我过不去?”

柳星云冷冷道:“你不能走。”上官天云怒道:“为什么?”柳星云冷道:“我还没有跟你打过,所以你不能走。”上官天云冷道:“我才懒得理你这个神经病呢!”说着,就要往洞外走去。柳星云身形如电,宝剑直指上官天云,存心要将上官天云毙于剑下。

上官天云心中不由大怒,自己与他毫无恩怨,他竟出手如此之狠,当下转过身,双掌如刀般劈过去。柳星云见他竟然空手与自己相斗,不由大怒,冷道:“你找死。”手中宝剑顿时划出层层剑影,简直让上官天云进身不得。上官天云感到一股股寒气直透身体,心知他手中的剑绝非凡品,不由小心的应付着,运起万流浮云步,身形如同一道鬼影,在柳星云的周围“嗖嗖”的转来荡去,寻找出手的机会。

柳星云连劈数剑,都没有劈中。他见自己手持宝剑,竟然还对付不了这个手无寸铁的人,不由心中狂怒,猛喝道:“我看你往哪跑。”手中宝剑突然威力大涨,散发出一种摄人的剑光,将整个雪峰洞照的透亮无比,直往上官天云刺去。

上官天云心知强招临门,不宜硬拼,在柳星云剑招就要发出之际,突然一个闪身,掠到了冷水雾的身后,冲着柳星云笑道:“来啊!臭小子,过来杀我啊!”柳星云见上官天云躲到了冷水雾的身后,不由大怒道:“你这个胆小鬼,有种过来与我一决雌雄。”上官天云笑道:“有种你过来啊!”

柳星云此人显然是个极易暴怒的人,闻言大喝一声:“星光乍现。”手中宝剑如同一道闪电,直射向冷水雾身后的上官天云。冷水雾忙手持玉笛拦上去,口中还道:“柳公子,请你先住手!”

柳星云现在正在气头上,什么都不管了,只想将上官天云毙于剑下,手中宝剑照刺不误。冷水雾运足功力拦上去,玉笛与宝剑相交,发出“咣”的一声巨响,震得整个雪峰洞冰雪不断撒落。

冷水雾被震得倒摔出去,功力显然不是柳星云的对手。上官天云见状,忙上前一把将她搂住,以免她摔在地上。冷水雾发觉被上官天云抱住,不由大怒道:“你敢轻薄我。”转过身来,照着上官天云的脸上就是一巴掌。

上官天云由于根本没有防备,再加上她就在自己怀里,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就被她硬生生地在脸上来了一巴掌。上官天云捂着脸,哭笑不得道:“你……你不识好人,我是在救你啊!”冷水雾冷道:“什么救我?我看你就是想轻薄我。”上官天云不由苦笑道:“你不讲理啊!”冷水雾怒道:“我就是不讲理。”上官天云还想说话,又听柳星云喝道:“臭小子,不要老是躲在女人的身后,像个男人一样跟我打一场吧!”

上官天云闻言,怒道:“你个兔崽子还没完了。”说着,伸手冲着冷水雾道:“你的玉笛挺硬的,我用用。”冷水雾把头一摆,道:“我才不让你用。”上官天云见柳星云就要冲过来了,不由急道:“你别乱了,我空着**不过他。”冷水雾笑道:“你的兵器呢?”

上官天云闻言,不由苦笑起来。他因为怕被人认出天月剑,所以在进雪峰洞之前,便将天月剑用布包起来,让鬼猴灵藏在身上了,现在他去哪里找兵器啊!

转眼间,柳星云已手持宝剑冲了过来,上官天云不得以之下,一个闪身又跑到了冷水雾的身后。柳星云见状,不由大怒道:“我今天非要杀了你这个胆小鬼。”说着,举剑又刺向冷水雾。

冷水雾见上官天云又跑到了自己身后,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柳星云便冲了过来,不得以之下,只好运足功力,硬着头皮再次挡过去。

宝剑与玉笛再次相撞,又发出“咣”的一声巨响,不过这一次,冷水雾牢牢的站在了原地,而柳星云则被震得连退十余步才稳住身形,不敢相信的看着冷水雾。

冷水雾缓缓转过头,只见上官天云的一只手,正抵在自己的背上,显然刚才之所以可以震退柳星云,全靠上官天云给她输送的内力。冷水雾突然又是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了上官天云的脸上。

上官天云捂着脸一愣,冲她吼道:“你又干什么打我?”冷水雾怒道:“你又轻薄我。”上官天云哭笑不得道:“难道我帮你也算是轻薄你?”冷水雾冷冷道:“凡是碰到我的身体的,都是轻薄我。”上官天云还想再跟她争辩,突然见冷水雾的衣袖中露出了一块带血的布,上官天云愣愣得看着那块血布,不由呆住了。

上官天云对这块布实在是太熟悉了,这块布正是当日冷水雾被罗森打伤,自己从身上撕下来给她包扎伤口用的,没想到她竟然还留着。冷水雾见他盯着自己的衣袖看,不由也望过去,见到露出来的血布,慌忙给塞回衣袖里面去了,斥道:“你看什么?”

上官天云闻言,心知失态,当下笑道:“我只是奇怪,在护法的衣袖里为什么会有一块血布?”冷水雾怒道:“你管这个干什么?自己先照顾好自己再说吧!”说完,转身走向柳星云。

柳星云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缓缓抬起头,望着上官天云,眼中射出厉芒。冷水雾走到他的面前道:“柳公子,你没事吧!”柳星云突然仰天大笑道:“哈哈……,没想到我柳星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终于遇上可以与我一决高下的人了,痛快!痛快!”上官天云看了他一眼,不由心想:这是个什么人啊!就跟个神经武痴似的。

冷水雾转向上官天云道:“这位公子,你的真面目我不看便罢。还请入客房休息吧!有什么事情,咱们来日再谈吧!”上官天云见冷水雾不再要求看自己的脸了,便笑道:“早这样不就没事了,说真的,我还真有点困了。”柳星云突然冷冷道:“不行,你不能去睡觉,你要再与我大战三百回合。”上官天云不由斥道:“去你的,谁要和你打。”柳星云怒道:“你不打也不行。”说着,就要举剑再冲上来。

上官天云忙挥手止住他道:“要打明天再打吧!我现在真的困了。”柳星云喝道:“不行,必须现在打。”上官天云见他如此固执,不由大感头疼,道:“我现在怎么跟你打?你手里拿着柄宝剑,而我却是赤手空拳的,你觉得你就算赢了,光彩吗?”柳星云这才记起上官天云没有兵器,不由急道:“你的兵器呢?”上官天云道:“在我的一个兄弟手里,等我晚上去取过来,明天再与你一决雌雄。”柳星云想了想,道:“好吧!就等明天再战吧!”

上官天云心中不由大呼“要命”。冷水雾见柳星云终于同意明天再战了,忙道:“那就请各位去客房休息吧!”说完,在她的身后便走出四个紫衣女子,要带着四人去客房休息。

上官天云对着冷水雾道:“我要那个白衣女子送我去客房。”冷水雾一愣,道:“谁送还不一样吗?”上官天云摇摇头道:“我就要那个白衣女子送。”冷水雾见他说的坚决,只得对着白衣女子道:“小兰,你就去送这位公子回客房休息吧!”叶兰忙道:“护法,我……”冷水雾不待叶兰说完,便道:“没事,去吧!”叶兰无奈,只得道声:“是。”来到上官天云面前道:“公子,请跟我来。”说完,便在前面引路。

冷水雾冲着身旁的侍女道:“你们也都下去吧!”那些侍女闻言,纷纷道:“是,护法。”不一会儿,这个雪峰洞穴里便只剩下冷水雾一个人了,冷水雾从衣袖里拿出那块血布,默默地看着,忽然哽咽道:“上官天云,你个王八蛋不讲信用,你说过要来的,为什么你不来,你是个大混蛋,臭混蛋,呜……”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

难道冷水雾已经喜欢上了上官天云,她如果喜欢上官天云的话,为什么还要开寻缘大会,直接找上官天云不就得了嘛!难道她师傅的命令,比她的幸福还要重要吗?

上官天云跟着叶兰在雪峰洞中左转右转,终于来到了一处用大理石建造的大房子跟前,叶兰上前打开门,道:“饭菜一会儿便会送来。”说着,低着头就要走。上官天云一把拦住她,道:“慌什么?进来聊会。”说完,不待叶兰再说话,便将她拉入房中,还顺手将房门关上了。

上官天云大略的看了一下这个房间,只觉布置得非常高雅整洁,使人心旷神怡。叶兰惊慌的望着上官天云道:“你……你要干什么?”上官天云笑道:“你说我要干什么,当然是要算一下你出卖我的那笔账了。”叶兰忙道:“我不是故意的。”上官天云不由笑道:“不是故意的?你说不是故意的!真是开玩笑,连谎话都不会编。”叶兰突然心中一横,硬道:“就算我是故意的,你能怎么样?这里是毒蓝教的地盘,你还敢放肆不成。”

上官天云见她竟然凶了起来,不由笑道:“你还敢这么硬。”叶兰噘起小嘴道:“我就这么硬,你能把我怎么样!”上官天云呵呵笑道:“谁想把你怎么样啊!我叫你来是有点事情想问你。”叶兰一愣道:“什么事情?”上官天云拿了把椅子坐下道:“你先坐下再说吧!”叶兰闻言,不由抓了把椅子坐了下来,问道:“你想问什么事情?”

上官天云道:“我想多了解一些柳星云的事情。”叶兰奇怪道:“你了解他干什么?”上官天云苦笑道:“干什么?你没看到他今天非要和我拼死拼活的,我如果不多了解他一点事情,恐怕会死得很难看。”

叶兰笑道:“你那么怕他吗?”上官天云笑道:“当然了,你男朋友的武功那么厉害,我能不怕吗?”叶兰闻言,急道:“你别胡说八道,他不是我男朋友,我们两个是不可能的。”上官天云笑道:“为什么不可能?我看很有可能啊!”叶兰急道:“你再乱说,我就走了。”说着,就欲起身走。

上官天云忙道:“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给我多说一些他的事情吧!”叶兰想了想,道:“柳星云是个亦正亦邪的人,他做事情全凭自己的喜好,一手凌星剑法在武林中罕逢敌手,再加上他总是喜欢到处找武林高手挑战,所以,武林中人送他个外号,‘飞星传恨’。”

上官天云道:“他为什么会喜欢找人挑战?”叶兰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可能与一个人的性格有关吧!”上官天云又问道:“你知道他的师傅是谁吗?”叶兰摇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听说是个世外高手。”上官天云淡淡道:“应该是个绝顶高手吧!否则,也不会教出这么一个徒弟来了。对了,你知道他手中的剑,叫什么名字吗?”叶兰点头道:“知道,他那柄剑名叫‘辰星’,听说还属于二级兵器呢!”

上官天云闻言,暗道:“怪不得他的剑会有那么凛冽的寒气,原来是柄二级兵器啊!自己的天月剑也属于二级兵器,对他正好相当,但是自己不能拿出来啊,如果拿出剑来,那自己的身份不就曝露了,到时候就只能跑了。”

叶兰见上官天云不说话,便问道:“你在想什么?”上官天云笑道:“我在想,如果我不幸死在你男朋友手上,那可怎么办!”叶兰急道:“你又胡说八道了,如果你觉得打不过,那你可以跑嘛!我见你的轻功很高,应该可以跑得掉的。”

上官天云笑道:“希望可以跑得掉吧!”顿了顿,又想起一件事,问道:“我今天见到你们护法的衣袖里有一块血布,你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吗?”叶兰闻言一愣,然后起身走到窗前,向外望了望,确定没人后,才走回来,凑到上官天云耳边,低声道:“那块血布是冷护法出外执行任务,带回来的,护法把它一直藏在衣袖里,跟个宝贝似的。我听彩芳大姐说,那块血布是个男人给她包扎伤口用的,看来冷护法心中已经有人了。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竟然能让冷护法喜欢上他。”

上官天云听到这儿,不由惊呆了,他没想到就因为自己救了她一次,就可以让她喜欢上自己,这实在是……

上官天云不由心中思绪万千,过了好一阵儿,才暗暗道:“不管了,反正自己也不可能是她的有缘人,自己明天找个机会就跑吧!”

叶兰见上官天云不说话了,便拍拍他,道:“你在想什么呢?”上官天云回过神来,道:“没事。”叶兰道:“如果你没有事了,那我就走了。”上官天云点点头道:“好,你走吧!”叶兰闻言,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上官天云忽又想起一件事,叫住她道:“我还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叶兰转过头来道:“什么事?”上官天云道:“你还记得跟我一起来的那个蒙面人吗?”叶兰想了一下道:“就是那个刚一进雪峰洞,便弃权进入客房休息的那个人。”上官天云点头道:“对,就是他,我想麻烦你去把他叫过来。”

叶兰笑道:“好,我这就去。”说着,打开门就要走,忽然又转过头来道:“我帮你这个忙,就抵我出卖你的那个事情了啊!你以后不能再找我的事了。”上官天云笑道:“我根本就没当一回事,怎么会找你的事呢!”叶兰笑道:“那就行。”说着,跑了出去。

上官天云见她离开,便上前关上门,走到床前,脱掉鞋子便爬了上去。上官天云伸手将蒙在脸上的面罩除下,放在一边,盘腿坐下,摸着自己的脸,苦笑道:“今天真是不幸,蒙着脸就给人打了两巴掌。”

上官天云又从怀里掏出那片神灵草,仔细看了看,发现这片神灵草虽然只有巴掌大小,但是挺沉的,可见这片草里的物质非同一般。上官天云自言道:“好,我就看看你到底有多神奇。”说着,从叶子上撕下一块放入嘴中。神灵草刚一入口,上官天云便觉一股清凉之气冲进四肢百骸,使人为之神清气爽。上官天云不由叹道:“果然是好东西,剑伯提醒我要多找奇珍异草来提升功力,这应该算一个吧!”说着,又撕下一大片,放入口中,只觉非常好吃。

突然,上官天云感觉从丹田中冲出一股极寒之气,直冲到脑门上。冻得上官天云连打几个哆嗦,这时候,上官天云才想起,自己只顾着吃了,却忘了催化此草,致使神灵草全都淤积在一处,不能为身体所吸收。

上官天云忙运起万气凝神功,催化此草。大约功行一周天,神灵草便被全部催化了,混合与丹田之中,不知不觉间,上官天云的功力又增长了不少,而且,上官天云感到胸口所受的剑伤,也已经毫无痛感了,这显然要全归功于神灵草。

上官天云正高兴着,突然听到一阵儿敲门声,并且传来了叶兰的声音:“公子,请开开门,我把你的同伴带来了。”上官天云心知鬼猴灵来了,忙翻身下床,过去打开门,只见叶兰与鬼猴灵正站在门外,而且鬼猴灵的身上还披着一个厚棉被,冻得直打哆嗦。上官天云忙道:“快进来吧!”鬼猴灵打着哆嗦,飞快的跳进屋里,冲到火炉旁去烤火。

上官天云不由轻轻一笑,道:“有这么冷吗?叶姑娘,你也进来吧!”忽然,上官天云看到叶兰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便问道:“你怎么了?”叶兰闻言,这才知道自己失态,满面通红道:“没事,就是有点惊讶。”上官天云不由笑道:“你惊讶什么?”

叶兰笑道:“我惊讶为什么你会说自己脸上长了个疮呢?”上官天云“啊”的一声,终于知道叶兰为什么盯着自己看了,原来是自己的面罩忘戴了,忙一个闪身退入屋中,在**找到面罩,急忙戴在了脸上。

回到门边,道:“叶姑娘,不好意思,被你看到了。”叶兰笑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长得又不丑。”上官天云还能说什么,只能干笑两声来缓解尴尬。

叶兰笑道:“好了,我去给你们端饭。”上官天云道:“不用了,我刚吃了神灵草,一点也不觉得饿。”叶兰闻言,点点头道:“好吧!那你就休息吧!我走了。”说着,转身就走。走了大约几米,忽又转过头来道:“其实,你长得很帅,根本不用戴面罩的。”说完,甜甜一笑,飞快的离去了。

上官天云不由暗道:“真是太不小心了,还好她不认识我,否则我可就有的忙了。”说着,关上门来到鬼猴灵身边道:“怎么样?你还好吧!”鬼猴灵自嘲道:“还好还好,就是差点冻成冰棍。”上官天云拉起鬼猴灵,来到床前道:“你到**坐下。”鬼猴灵虽然不知道上官天云要干什么,但还是依言跳上了床,跟上官天云面对面的坐着。

上官天云拿出剩下的一小块神灵草,递给鬼猴灵,道:“吃了它,你就不觉得冷了。”鬼猴灵接过来一看,兴奋道:“神灵草!真不愧是天云哥,一出手便弄了片神灵草,真了不起。”上官天云淡笑道:“别拍马屁了,快吃吧!”鬼猴灵道:“我吃了,那天云哥你呢!”

上官天云道:“我已经吃过了,你快吃吧!省得总是披着一个大棉被,真丢人。”鬼猴灵闻言,干笑两声,道:“不好意思。”说完,张嘴便将这一小片神灵草吃了下去,嘴里还笑道:“嗯!很好吃,吃下去之后挺舒服……呃!”突然,鬼猴灵说不出话来了,他只觉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大冰窟窿,全身上下冻得都不能动了。

上官天云早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不慌不忙的伸手抵在他的胸前,运起万气凝神功来为他催化体内的神灵草。

约摸过了半柱香的时间,鬼猴灵体内的神灵草才被完全催化,吸收于丹田之中,上官天云收起功力,看着鬼猴灵的反应。

鬼猴灵与上官天云不一样,他的内力底子非常薄弱,所以,吃了神灵草后,就像是感到自己有了力拔山河的力气似的,大吼道:“这种感觉太他妈的爽了。”上官天云笑道:“你还觉得冷吗?”鬼猴灵跃下床,连窜带蹦的冲出房门,在外面连打了几个滚后,回到屋里,冲着上官天云兴奋道:“不冷了,我现在只感到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非常的爽。”

上官天云拿起把椅子坐下道:“你先别兴奋了,坐下,我问你点事儿。”鬼猴灵依言坐下,道:“什么事?”上官天云道:“你知道今天胜出的是哪四个人吗?”鬼猴灵摇摇头道:“我没有在场,所以不知道。”上官天云道:“其中一个你认识,是一丈红虎哥,还有一个是柳星云。”

“柳星云!”鬼猴灵惊道:“怎么还有这个家伙?这个家伙应该不会对女人有兴趣啊!他好像只对武林高手感兴趣。”上官天云苦笑道:“没错,他就是对我产生兴趣了,真是倒霉。”鬼猴灵不由道:“那天云哥你要小心了,这个柳星云武功极高,听说他从出道江湖以来,从没吃过败仗。”上官天云道:“这我会小心的。”顿了顿,又道:“还有一个家伙,武功也很厉害,那是个三十来岁的大汉,长相非常的豪迈。最特殊的是,他的掌拍出去之后,有一种‘哗哗’的破风声,你知不知道他是谁?”鬼猴灵点头道:“知道,那是狂风帮的少帮主龙天生,一手碎风掌已尽得其父龙威的真传,在进雪峰洞的时候我见到他了。”

上官天云道:“原来他是狂风帮的少帮主啊!”鬼猴灵道:“是的,他与他的父亲是江湖中有名的豪爽大汉,在江湖中口碑很好。”上官天云想了想,又道:“对了,还有一个叫蔡九的人,你知道吗?”鬼猴灵闻言,正色道:“知道,蔡九是个非常阴险自私的人,既会用毒,又会使火器,有‘毒火疯枭’之称,一般人江湖中人为避免麻烦,是不会去惹他的。”

上官天云苦笑道:“我好像总是喜欢惹一些不好惹的人。”鬼猴灵道:“怎么?天云哥,你跟蔡九也结下仇了吗?”上官天云笑道:“他就是被我打跑的。”鬼猴灵不由叹道:“真是倒霉。”上官天云笑道:“有什么倒霉的,逮着机会,我还想再教训他一顿呢!”鬼猴灵忙道:“不行,天云哥你别再惹他了,当然,以天云哥你的武功,自然是不用怕他,但是,他有一个师傅,非常的不好惹。”上官天云闻言,问道:“他师傅是什么人?”

鬼猴灵正色道:“闪电杀手会四大顶尖杀手之一,火影。”上官天云道:“火影?这是个什么人?”鬼猴灵道:“火影此人是个年近古稀的老头子,极善使火器,而且,他的武功也非常厉害,是江湖中令人闻风丧胆的一个杀手。听人说,只要是他出马的任务,没有办不成的。”上官天云笑道:“这么厉害!有机会倒要比试比试。”鬼猴灵见上官天云还是不放在心上,不由又道:“就算此人天云哥你也不在乎,但是另一个人你就不得不防了。”“谁?”“武林三手之一的魔手雷亭火。”

上官天云道:“魔手雷亭火!这又是个什么人?”鬼猴灵面色凝重道:“雷亭火是火影的兄弟,可以说是火器老祖宗了,他发明的火器绝非人力可挡,而且他还有一身高绝武功,可算是武林中的超级高手,我虽不能保证他可赢你,但是,如果天云哥你想胜他,也绝非易事。”

上官天云闻言,也感觉出此人的霸气,不禁想找个机会与他较量一下,忽又想到什么,问道:“你刚刚说什么武林三手,魔手雷亭火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人是谁啊?”鬼猴灵道:“一个是被你杀了的金手赌王齐金,还有一个则是圣手神医池阴阳,此人医术之高,天下间无人能及。”上官天云大略的了解了一下,只觉武林中当真是高手如林,自己以后行事,一定要加倍小心了。

上官天云见到鬼猴灵已打哈欠了,便道:“好了,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等明天拿到宝剑后,咱们就赶快离开这里。”鬼猴灵自是对上官天云有绝对信心,笑道:“你怎么知道得到的一定是宝剑啊!说不定是冷面修罗呢!”上官天云给他一个响头道:“若我真是她的有缘人,那我情愿去自杀。”鬼猴灵笑着跑到**,拿起一个棉被,蒙头大睡起来。

上官天云心中却思绪万千,自己若真是冷水雾的有缘人,那自己到底要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