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二十五章 寒冰小飞蟾

上官天云运起轻身术,在陡峭光滑的山崖上攀登,以上官天云的功力,也是处处小心。从山崖底下往上爬,非常的困难,一个大意就会摔下悬崖的。

冰影见上官天云向崖上爬去,不一会儿便只能见到一个瘦小的影子了,不由心里开始害怕起来,环望四周,发现在这个崖底,除了向上爬,根本没有第二个出口。以她的功力想要爬上这个悬崖,简直难比登天,如果上官天云爬上崖走了,那自己真的要一辈子被困在这里了,不由大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上官天云听到叫声,赶忙往下爬,连跳几次后,上官天云又回到了崖底,慌忙跃到冰影旁边,急问道:“你怎么了?”冰影看了他一眼,冷道:“你管我干什么?”上官天云不由愣道:“不是你喊的救命吗?”冰影冷道:“是我喊的,我现在功力未复,自己根本爬不上去,我不喊人来救我,那我怎么出去啊!不过,我没有要你来救我,你回来干什么?”

上官天云不由气道:“这里离崖顶何止千丈,你在这里喊,崖顶上的人听到才怪。”冰影白了上官天云一眼,道:“我愿意,你管不着。”上官天云看了她一眼,心中一软,道:“来,你趴在我背上,我带你上去。”冰影粉面一寒,冷道:“你又想占我便宜。”上官天云闻言,怒道:“我占你什么便宜啊!你到底上不上?”冰影把脸摆到一边,“哼”了一声,道:“我才不让你背我上去,你个大**贼。”

上官天云听到她又骂自己大**贼,心中怒急,伸出掌就要打她,冰影见他伸出巴掌,吓得忙用手捂住脸。上官天云瞪了她一会儿,实在下不去手,便收回手,冷道:“你自己在这里呆着吧!我自己走了,不管你怎么叫,我都不会再理你了。”说着,气呼呼的继续向崖上爬,爬了大约有近百丈,又听到崖下的冰影叫道:“救命啊!救命啊!……”上官天云冷笑道:“我才不会再理你,你自己喊吧!”说着,继续往崖上爬。

突然,冰影大叫一声:“什么东西?啊!不要过来,上官天云你快来救我啊!你快来啊!”上官天云硬着心肠道:“又想骗我,我再不会上你的当了。”但是,话虽如此说,身形却慢了下来。

这时,只听崖下的冰影哭喊道:“上官天云,你不负责任,你不是人……啊!”上官天云听到这儿,再也忍不住了,向下望去,但是因为崖下有一个湖潭,里面散发出来的水气,完全将上官天云的视线阻碍了,根本看不到崖下的情况。

上官天云牙一咬,暗道:“不管了,如果她仍是骗我,我就揍她一顿。”说着,纵身跳下崖。不到一会儿,上官天云便坠到了崖下,轻踏潭水,跃上岸来。转眼一看,只见不知从哪里蹦出来一个赤身**、青面獠牙、浑身煞白、身体僵硬不能弯曲的人,正一跳一跳的追赶冰影,竟然是个僵尸。而冰影则围着崖底乱跑,极为狼狈,嘴里还不断哭喊着。

上官天云大怒之下,暴喝道:“住手。”说着,将万气凝神功运至十成,猛攻过去,只听“砰”的一声,上官天云的双掌击在了那个僵尸的后背上,僵尸立时鬼叫一声,给震飞出去。

冰影见到上官天云,立即跑过来,一头栽入他的怀里,哭道:“上官天云,你不是人,你竟然要舍下我一个人走,你是个大坏蛋,呜呜……”说着,抱着上官天云大哭起来,犹如一个受气的孩子。

上官天云还能说什么,只能拍着她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不用怕了。”突然,上官天云看到那个被他一掌打出去的僵尸,竟然身体一挺,站了起来,呲着满口的獠牙,怒气冲冲的一蹦一跳,向上官天云攻过来。

上官天云忙一把将冰影扶开,道:“你站在一边,我先收拾了这个东西。”说着,抽出天月剑,猛攻过去。那个僵尸身体僵硬,动作缓慢,避不过上官天云的剑。被上官天云一剑捅在胸口上,但是上官天云也愣住了,不敢相信的看着天月剑,竟然捅不进去,上官天云将内力灌输到剑上,再次硬捅,天月剑竟然被挤压得弯了,上官天云大惊之下,忙抽回天月剑。那僵尸突然发出一声鬼叫,面目扭曲,好像是在笑。

上官天云冷道:“你竟然敢笑我,我砍了你。”说着,挺起天月剑,猛地砍向僵尸的脖子,只听“嘡”的一声,天月剑砍在僵尸的脖子上,竟然被震开了,这削铁如泥的天月剑,竟然砍不动这个僵尸,这也太吓人了吧!

这时,只见那个僵尸鬼叫一声,猛挥一掌,击在上官天云的肩上,把上官天云击飞出去,摔在地上,肩头淌出了鲜血。冰影忙掠过去,把他扶起来关切道:“你怎么样了?”上官天云稳了一下心脉,道:“没事,一时大意,竟然挨了一掌。”转眼见僵尸又攻了过来,上官天云不由心中大怒,再次挺剑攻了上去。

但是,这个僵尸根本不怕疼痛,而且刀枪不入,天月剑丝毫都伤不了他。反而是僵尸瞅准时机,又是一掌击在了上官天云的胸口上,上官天云只觉他的掌力阴寒澎湃,口中一甜,竟然吐出了鲜血,身体也被震飞出去。

冰影急忙把上官天云抱住,哭道:“上官天云,你怎么样?你不要死啊!”上官天云强笑道:“没事,这点伤我还撑得住。”但是,胸口又是一阵儿翻腾,“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血,显然这个僵尸的掌上有毒,吓得冰影大哭起来。

上官天云转眼见僵尸又蹦跳着攻过来,反手抱起冰影,道:“先找个地方躲一下。”转眼见到在潭水的左方有一块高约三丈的巨岩,忙运起浑身的力气,跳了上去。上官天云脚刚一着地,便支撑不住,倒在了岩石上。

冰影忙将他扶起来,揽在自己的怀里,哽咽道:“上官天云,你不要死,你不能死,你死了我可怎么办啊!”上官天云强笑道:“你放心,我在死之前,一定会给你杀了这个怪物的。”冰影突然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哭道:“我不允许你说死,你要死了,我也不活了,呜……”说着,放声大哭起来。

上官天云强撑着盘腿坐下,道:“你别哭了,我只不过是受了点伤,哪那么容易死啊!你别哭了。”说着,伸手为她擦掉两眼的泪水。冰影哽咽道:“那个僵尸的掌上有毒,你怎么化解啊!”上官天云笑道:“这点毒不算什么,我所练的万气凝神功有解毒功效,只要调息一会儿,就会没事了。”冰影睁着那双美丽的眼睛道:“真的吗?”

上官天云情不自禁的摸着她的嫩脸道:“我骗你干什么!”冰影急道:“那你赶快自己疗伤。”上官天云笑着点点头,闭上双目,开始运功自行疗伤。而那个僵尸则在岩石下,不断的蹦着,想要够上上官天云二人。

功行三周天,上官天云觉得自己所受的掌伤好了很多,不觉收起功力,站了起来。冰影见他站了起来,忙道:“你的伤好点了吗?”上官天云笑着点点头道:“已经没有大碍了。”说着,低头往岩下看去,只见那个僵尸还在不停的蹦着,并且越蹦越高,已经快够上岩石了。

上官天云不由大怒道:“这个鬼东西,竟然这么嚣张,真是该死。”但是,上官天云虽如此说,可是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个僵尸刀枪不入,显然用剑是杀不了他的,那应该怎么办呢!突然,上官天云灵机一动,转向冰影道:“对了,我听人说,这个僵尸是怕尿的。”冰影嫩脸一红,道:“他怕的是童子尿,你这个色鬼有吗?”说着,还白了他千娇百媚的一眼,直把上官天云的魂都快勾出来的。

上官天云回过神来道:“能不能麻烦你把脸转过去一下?”冰影脸红道:“你都把我……哎呀!不说了,羞死人了。”上官天云现在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是认为自己已经和她发生了肉体关系,已经没有童子之身了,忙道:“冰影,你误会我了,我根本没有对你做过什么,我上官天云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我绝对不会趁人之危,做出那种猪狗不如的事情。”冰影闻言一愣,道:“你是说,你并没有对我做什么!”上官天云点点头道:“是的。”

这时,那个僵尸已经够上了岩石的边,就要蹦上来了,上官天云见状,忙解开裤腰带,冰影见状,慌忙别过头去,满脸扉红。只听“嗞”的一声,上官天云尿了出来,直尿在僵尸的头上,只听僵尸尖叫一声,身体冒起了白烟,同时开始迅速溃烂,显然童子尿见效了。

冰影见到童子尿有效,心知上官天云仍是童子之身,那么就是自己误会他了,想到自己把上官天云骂成是**贼,脸上不由红了起来。不知怎的,冰影知道了上官天云并没有非礼她后,心头涌起了一股惆怅之感,特别的难受,连她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个僵尸乱蹦了一会儿,转眼望见潭水,开始迅速的向潭水蹦去。冰影见状,忙道:“不能让他进入水中,否则就功亏一篑了。”上官天云闻言,冷笑道:“我好不容易尿出来的,岂能让你轻易洗去。”说着,气贯全身,天月剑紧抱怀中,暴喝道:“身剑合一!”只见上官天云猛地跃往空中,身体竟然与天月剑合二为一,幻化成一柄巨剑,怒刺向僵尸。巨剑翻转间,带起一股强大的气流,就像是一颗陨石般,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剑光闪过,只听僵尸一声惨叫,身体被穿了一个大洞,涌出一股白色粘稠物,恶心至极。挣扎了一会儿,僵尸便瞪着那两双绿幽幽的眼睛,倒进了潭里。

上官天云将天月剑插在地上,不住的大口喘息着,这是上官天云练成“万魂剑法”后,首次使用“身剑合一”。

上官天云强烈的感受到了这一招的强大威力,但是,使用这一招所消耗的内力,也着实让上官天云心惊。

上官天云喘了好一阵儿粗气,才缓缓直起身子,走到岩石下,对着上面的冰影道:“冰影,没事了,你下来吧!”冰影笑道:“你接住我。”说着,纵身跳了下来。上官天云忙伸手将她抱住,放在地上。

冰影好似撒娇般,气道:“上官天云,你知不知道刚才就快把我吓死了,你竟然会抛下我这么一个弱质女孩,自己跑掉,你是不是个男人?”上官天云闻言,不由苦笑道:“我说要把你背上去,是你自己不要的,那怎么能怪我!”冰影不讲理道:“我不管,总之是你的不对,你要向我道歉。”上官天云感到好像每一个女人都是不讲理的,不由心中苦笑,他知道对于这种不讲理的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顺着她们的意思,别和她们讲理。因为她们是不会跟你讲道理的!

当下,上官天云“昧着良心”拱手道:“是我的不对,我不应该把冰影小姐独自一人扔在山崖底下,使她受到了惊吓,我在此向她表示郑重的道歉。”说着,拱下身去。冰影笑道:“这还差不多,呵呵……咦!那是什么东西?”上官天云闻言,直起身子,顺着冰影的眼光看去,只见从潭中窜出一个雪白色的东西,这个东西全身透亮,身如蟾蜍,但是在它的背上却长了一对晶莹的翅膀,“呼呼”的向高空冲去,速度极快。

冰影大惊道:“是传说中的‘寒冰小飞蟾’,快抓住它。”上官天云眼见他已飞高,在这种脚无法着地的地方,根本抓不住。突然,上官天云一眼瞥见了扎在冰影腰间的白布,这条白布上官天云认识,正是把他拉下悬崖的那条,这条布不知道是什么做的,韧劲十足。

上官天云伸手一把揪住白布的一端,道声:“先借用一下。”猛地将白布抽了出来,飞身冲向空中,将手中的白布陡得笔直,迅疾的缠向空中的小飞蟾。小飞蟾眼见白布袭来,慌忙振翅高飞,但是它又怎么快的过上官天云。

只听“唰”的一声,小飞蟾被白布缠了个结结实实,随着上官天云掉下地来。上官天云将白布收起来,从里面取出小飞蟾,仔细的打量它。

只见这个小飞蟾全身雪白晶莹,身上的血管都清晰可见,背上的两个翅膀也是晶莹透亮,看起来非常得漂亮美丽。此时,这个小飞蟾正瞪着那双紫色的小眼睛,惊恐的看着上官天云,嘴里发出“吱吱”之声。

冰影走过来,先是一把夺过白布,斥道:“你怎么随便拽人家的腰带啊!”上官天云干笑道:“情况紧急,逼不得已,实在是抱歉,下次不会了,不过,你这个腰带还真是够韧的。”冰影得意道:“这是我师傅给我的,它叫做‘追云带’,听说就连仞雪剑也砍不坏它。”上官天云笑道:“是吗!真得这么厉害啊!”冰影得意道:“当然了。”上官天云笑道:“不知道你师傅是谁啊!竟然有这种宝物。”冰影道:“我师傅就是冰影。”

上官天云闻言,不由大奇道:“你师傅是冰影,那你呢?”冰影笑道:“我也是冰影,我师傅几年前得病去世了,她在临终之前让我接替她的职位,继续做闪电杀手会的杀手,闪电四影之一的冰影。”

上官天云不由叹道:“我说怎么叶、花、火三影都那么老了,而你却是个二十岁不到的小姑娘。我觉得你的师傅也够自私的,她自己喜欢做杀手也就算了,还要拉着你这个年轻可爱、人见人爱、楚楚动人的小姑娘,也一起做杀手,真是的。”冰影听上官天云那么夸自己,脸不由变得通红,与先前的冷厉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冰影轻笑道:“我哪有你说得那么好,你真是油嘴滑舌。”上官天云不由苦笑道:“我只不过是夸你两句而已,够不上油嘴滑舌吧!”冰影笑道:“够得上,呵呵。”上官天云也笑了笑,道:“不过说实话,你真的不适合做杀手。”冰影叹了口气道:“我从小就父母双亡,在不到五岁的时候我就流落街头了,饥一顿饱一顿的。是师傅把我收养了,而且还教我武功,待我比亲生女儿还亲,要不是师傅,恐怕我早就饿死街头了,是师傅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所以我现在的命就是我师傅的,她说的什么话我都会遵守的。”

上官天云闻言,不由轻叹了一下,道:“可是杀人毕竟不是一个小姑娘该干的活。”冰影缓缓道:“开始的时候不适应,现在已经习惯了。”上官天云看了她一眼,道:“那你杀了人之后,晚上会不会做恶梦?良心会不会受到责备?”冰影闻言,不由低下头去。

上官天云还想再说什么,突然,在自己手里的寒冰小飞蟾吐出一口白气,直喷在上官天云的脸上,上官天云只感到自己的脸猛地僵硬住了,连眼珠都不能转了,忙结结巴巴道:“冰……影,快……帮……我……揉……揉……脸。”冰影抬起头,见到上官天云的脸上冻起了一层冰霜,忙跑过去,把他的脸捧住,不住的揉搓,急道:“你这是怎么回事?”上官天云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傻傻得看着冰影。

冰影用双手不断为上官天云揉搓着脸,见不太管事,便掂起脚,把嘴凑上去,“哈”出热气,为上官天云取暖。

过了好一会儿,上官天云的脸才开始化开冰霜,缓缓恢复了知觉。上官天云恢复了嗅觉,第一个闻到的就是冰影那似乎是兰花香味的口气,只感到清香无比。上官天云看着冰影的殷唇,只觉得她充满了无穷的**力,让上官天云心跳加速,脸色变红。

突然,上官天云伸出手一把将冰影楼入怀中,张开嘴吻在了冰影那张殷红的嘴唇上。冰影突遭强吻,一时不由呆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始挣扎,嘴里“呜呜”的发出不满之声。但是上官天云并没有就此松开她,反而是更加强烈的亲吻着她。

终于,冰影放弃了挣扎,任凭上官天云贪婪的亲吻着自己的双唇。一时间,两人如同发了疯般,猛烈的吮吸着对方的唇舌,眼看两人就要把持不住,突然,又是一口寒气袭来,直喷在上官天云与冰影的脸上,使二人为之清醒,慌忙松开了对方。冰影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不由羞得脸通红通红的,就如同一个娇艳欲滴的苹果般,慌忙走到一边,不敢再看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的脸色同样也不自然,转头看向小飞蟾,只见它正在自己的手里“呱呱”的叫着,好像是在笑自己。上官天云不由来火了,伸出另一只手,一把将它的嘴巴捏住,斥道:“你还敢笑我,你再笑啊!你再笑啊!”小飞蟾发不出声来,不由挣扎起来,但是它又怎么挣扎的过上官天云的手。眼里不由射出了求饶的目光,上官天云心一软,把捏着它嘴的手松开了,斥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笑我!”小飞蟾慌忙低下头,不敢再说话了。

冰影这时已经把害羞的心情压下去了,走到上官天云身边,看着小飞蟾道:“这个寒冰小飞蟾是上古灵物,我从一本古书上见到过,没想到它生活在这里。刚才那个僵尸恐怕就是它的守护者了,现在它的守护者既然死了,那它必然要另寻其他的守护者了,所以才会从水里出来,想要逃亡别处,没想到却被你给抓住了。”

上官天云也好玩的看着它,道:“这个东西真好玩,它好像还能听得懂人话。”冰影笑道:“这个东西恐怕早已通灵,能听得懂人话不足为奇。”上官天云笑道:“这个东西竟然能吐出那么冷的寒气,刚才差点把我给冻死,难怪这个潭里的水会那么冰冷了。”

冰影闻言,忽然想起一件事,问道:“对了,你知道你在掉进这个潭里前是什么样子的吗?”上官天云搔搔脑袋道:“记不太清了,只记得我当时心里满是杀气,想要把对付我的人全部杀死。”冰影心寒道:“你当时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浓烈无比的杀气,功力好像没有止境似的,我们对你的攻击根本一点用都没有,最吓人的是你的眼睛里竟然放出蓝光,都快把我给吓死了。你难道都不记得了吗?”

上官天云淡淡道:“我只有一点模糊的记忆,具体的我记不清了。不过在掉进这个潭里后,我就一清二楚了。这潭湖水被这个小飞蟾弄得奇冷无比,我差点就冻死在里面了。我是硬拼着一口真气,才把你抱上岸的。”

冰影脸红道:“那你干什么把人家的衣服都脱光了啊?”上官天云苦笑道:“你当我愿意啊!你当时冻得跟个冰棍似的,我根本无法用内力为你取暖,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用身体为你取暖。”

冰影羞道:“那你干什么不跟我解释清楚啊!”上官天云苦笑道:“天哪!这能怪我吗?我当时还没来得及跟你说,你上来就是一巴掌,跟着又是一脚,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嘛!”

冰影想起自己所做的事,不由捂着嘴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才道:“是我对不起你行了吧!这就跟刚才你强吻我的那件事扯平吧!咱们谁也不欠谁了。”说着,不由低下头,笑了起来。

上官天云想起刚才竟然情不自禁的吻她,也不由尴尬的笑起来。一边的寒冰小飞蟾见到两人的模样,忍不住又“呱呱”的笑起来。

上官天云听到笑声,转过眼来,怒瞪了它一眼,吓得它赶忙闭上嘴,不敢出声了。冰影上前看了一下小飞蟾道:“这个寒冰小飞蟾乃是世间灵物,在它的体内有一个寒蟾丹,功能起死回生,听说吃了它还可以增加百年的寿命呢!”寒冰小飞蟾闻言,怒瞪着冰影,嘴里“吱吱”的抗议着。

上官天云不由笑道:“这么一个灵物,我可不忍心就这么杀了。”冰影闻言,干笑道:“我也就是说说而已,其实我也很喜欢它。”上官天云笑道:“既然你也喜欢它,那就送给你吧!”说着,把小飞蟾递给冰影。

冰影见上官天云肯将小飞蟾送给自己,心中不由一阵儿欢喜,伸出手接过小飞蟾。然而她刚一接过小飞蟾,小飞蟾便喷出一口寒气,将她的手冻僵了,跟着双翅一展,飞到了一边,睁着那两只紫色的眼珠,瞪着冰影。

上官天云见小飞蟾将冰影的手给冻僵了,忙一把将冰影的手捧起来,放在手里为她搓了起来,然后捧到自己的嘴边,“哈”出热气为她取暖。过了好一会儿,冰影的手才恢复常温。

上官天云松开冰影的手,走到小飞蟾旁边,一把将它抓了起来,气道:“你敢随便冻人,我看你真是欠收拾。”说着,上官天云伸出另一只手,就要捏它的嘴巴。小飞蟾猛地喷出一口寒气,冻得上官天云的手一阵儿麻木。上官天云忙运起万气凝神功相抗,慢慢的,上官天云已经适应了这股寒气,斥道:“小东西,你再吹啊!”小飞蟾见到上官天云竟然不怕自己的寒气,不由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猛地又吐出寒气,然而上官天云恍似未觉般,依旧笑着看着它。

小飞蟾再吹了十余口寒气后,终于吹不出来了,疲软的倒在上官天云的手里,不断的喘着气。上官天云笑道:“这么快就没货了,真是差劲。”说着,将小飞蟾又递给冰影道:“好了,这下没事了,你拿着它吧!”冰影忙干笑道:“我看还是你拿着它吧!它好像不愿意跟着我。”上官天云奇道:“有这种事。”转向小飞蟾道:“小家伙,你愿意跟着谁?”小飞蟾忙伸出爪子,指着上官天云“吱吱”叫着,显然它要跟着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想了一下,笑道:“好吧!你就跟着我吧!”小飞蟾忙高兴的点点头,“吱吱”叫起来。像小飞蟾这种灵物,必然会找一个可以守护住自己的守护者,而上官天云的武功显然可以做到,它当然会选择跟着上官天云了。

冰影看着小飞蟾,对上官天云小声道:“你真的不准备吃它的内丹吗?那个东西可真的能增强人的寿命,而且还可以避万毒。”上官天云笑道:“我不需要,我已经吃了雪峰灵芝,身体已经有了避毒的能力了。”冰影闻言一愣,道:“雪峰灵芝!那个东西不是长在雪峰洞中吗?雪峰洞不是冷面修罗冷水雾的地盘吗?你怎么弄来的?”上官天云笑道:“是她送给我的。”冰影睁大了双眼道:“她送给你的!这不可能吧!而且,她好像也不知道雪峰灵芝长在什么地方吧!”

上官天云笑道:“以前不知道,但是我跟她进了‘雪冥洞’之后,偶然就发现了。不止有雪峰灵芝,还有一柄传奇宝剑,叫做恋君剑。”冰影闻言,忙道:“你是说你进入了‘雪冥洞’?”上官天云点头道:“是啊!”冰影道:“那么说你击败了所有的参赛者了。”上官天云笑道:“应该算是吧!”

冰影又问道:“那你有没有见到一个叫做柳星云的人?”上官天云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问起他,但是还是如实回答道:“见到了,他被我打败了后,就走了。”冰影不可思议道:“你竟然将他击败了,你可知道他从来没有输过吗?柳星云竟然会被打败了,这实在是太难以置信了。”上官天云听到她这么说,不知怎的,心中特别的不痛快,冷道:“是人就会被打败,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称为不败的。”

冰影听到上官天云的话声中,略带着吃醋的味道,不由心中一阵儿欢喜,故意笑道:“我知道,但是我不希望他被打败嘛!”上官天云冷冷道:“他是你什么人啊!你这么向着他。”冰影故意想刺激一下上官天云,当下笑道:“他是我的男朋友。”

上官天云听到她说的话,心中不由一阵儿翻腾,难受至极。手上不由用上了劲,小飞蟾被捏疼,不自觉的喷出一口寒气,上官天云立即被冻醒了,心中暗道:“自己与她又没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在乎她的男朋友是谁!”想到这儿,上官天云觉得心中一阵儿轻松,其实,他一直都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对冰影,现在知道她有男朋友了,心里反而放心下来。

冰影见上官天云不说话,不由笑道:“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上官天云淡然一笑道:“我正在想,要把这个小飞蟾放在哪里呢?”冰影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递给上官天云,道:“用我的这个小冰盒吧!它是我放寒冰针用的,应该适合它。”上官天云淡然道:“不用了,我自己会给它找盒子的。”

冰影闻言,知道他在生自己的气,不由笑道:“我其实是骗你的,柳星云根本不是我的男朋友。只不过他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所以我才会有此一问。”上官天云淡然笑道:“柳星云是不是你的男朋友,不关我的事,而且我也不想知道。不过,柳星云的剑法很好,而且长得也不错,比我帅多了,如果他不是你男朋友的话,我建议你去追他吧!你们应该会是很好的一对的。”

冰影忙道:“你怎么这样说话,我只不过是跟你开了个玩笑而已,你何必当真呢!我真的跟他没有……”上官天云不待她说完,便抢道:“不要说了,我说了,你跟他的事情我不想知道。现在我带你上崖,以后我们就当从没见过面好了。”冰影还想说什么,但是上官天云已经走过来,将她抓起来背在肩上,施展起轻身术,迅速的往崖上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