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二十六章 断剑无常

冰影趴在上官天云的背上,道:“上官天云,我真的跟柳星云没有关系,我只不过是说笑而已。”上官天云边爬边笑道:“我已说过了,这不关我的事。”冰影气道:“怎么不关你的事!”上官天云淡笑道:“关我什么事?”冰影气道:“你跟我……”

她说到一半,便说不出来了。上官天云淡笑道:“我跟你怎么了?”冰影急道:“你看过我的身体,你不能不负责任。”上官天云笑道:“那只不过是我要救你的命,不算什么的。”冰影忙又道:“那你还……你还亲过人家的。”

上官天云闻言停了下来,扭过头看着她道:“那你想让我怎么样?娶你吗?”冰影不由困惑道:“我……”上官天云淡然笑道:“我可以负责,也可以娶你,但是你可以离开闪电杀手会吗?”冰影闻言,不由愣住了,她好像已经忘了自己是闪电杀手会的杀手了,直到此时才如梦初醒。

上官天云淡笑道:“冰影,我们是不可能的,上崖之后我们就分手吧!从此以后,咱们就当不认识好了。”冰影闻言,眼中不觉渗满了泪水,但是又能怎么样,一个是天神教少教主,一个是闪电杀手会的杀手,根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又怎么可能在一起。

上官天云轻叹了一口气,继续往上爬,冰影则将上官天云抱得更紧了,她知道,自己上了崖之后,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上官天云了,就算以后见到,恐怕也会是形同陌路了,她现在好想让这座山崖不断的升高,那自己就可以与上官天云永远在一起了。

但是,山崖最终会爬上,两人终究要分手,正如诗中所言:世上无不终的曲,无不散的宴席。

上官天云耗费了大约三个时辰,才爬上了山崖,累得满身是汗,不停的喘着粗气。上官天云扭头对趴在他背上的冰影道:“喂!你还不下来。”但冰影仿似睡着了般,依旧不动。

上官天云贼笑一声,抬头对着蹲在自己头上的小飞蟾,笑道:“你去给她吹点冷气,让她清醒清醒。”小飞蟾“吱吱”叫着,点了点头,跃到冰影的头上,对着她的脸轻轻吹了口冷气。

冰影立即被冻醒,惊叫一声,从上官天云的背上跳下来,不断用手摩擦着脸,边擦边冲着小飞蟾怒道:“你这个小臭东西,为什么又喷我?”小飞蟾听到冰影骂自己是臭东西,瞪着眼睛,又要冲向冰影。

冰影慌忙跳开,道:“上官天云,你快管管它。”上官天云笑着对小飞蟾道:“好了,回来吧!”小飞蟾听到上官天云的话,这才饶了冰影,飞回上官天云的头上。上官天云不由笑道:“我说你不能找个别的地方停吗?非要停在我的头上,万一你拉在我头上怎么办!”小飞蟾闻言,“呱呱”的笑起来,似乎挺得意自己找的栖息地。

上官天云无奈的笑了笑,转向冰影道:“你的功力恢复了几成了?”冰影淡淡道:“这跟你有关系吗?”上官天云闻言一愣,随即笑道:“我只不过是想问一下。”冰影冷冷道:“你不是说咱们上了崖之后,就形同陌路吗?既然形同陌路,那你就没有管我的必要!”上官天云不由笑道:“你倒是真的挺记仇,也罢!我看你也没有大碍了,咱们就此分手吧!”

冰影冷冷道:“上官天云,你不要以为救了我,我就会感激你,若以后我们会主还是要杀你,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上官天云笑道:“无所谓啦!不过我要奉劝你一句,下次来杀我,可要把你的寒冰针上淬点毒,否则不疼不痒的,根本没什么用。”冰影气道:“上官天云,你……”

上官天云不待她说完,突然一个翻身,身形迅疾的往前山掠去,不一会儿便只剩下一个淡淡的灰影了,远远的传来了上官天云的笑声:“冰影,我觉得柳星云这个人真得不错,你可以考虑一下的,哈哈……”

冰影望着上官天云的背影,不由心中觉得空落落的,有点黯然神伤的感觉,轻轻的自言道:“上官天云,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说着,不由也缓缓的往前山走去,准备回闪电杀手会请罪。

上官天云回到前山,从破墙里进入房间,兴冲冲道:“彩雅,我回来了。”但是,上官天云在屋中却没有见到一个人,上官天云又急忙跑到院子里,除了叶、花、火三影及蔡九的尸体外,空无一人。

上官天云心中感到一凉,觉得肯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忙找遍了整个院子,终于在一棵大树上,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若想彩雅等人无事,速来毒蓝教领死。在纸条的背面,还画有去毒蓝教的地图。

上官天云暴吼一声:“毒蓝仙子,我不杀你誓不为人。”说着,运起万流浮云步,犹如一道流星般,怒冲下山。

下山后,上官天云猛吹了一口口哨,不一会儿,他的那匹黑龙驹便自林中飞快的奔来。上官天云不待黑龙驹站定,便一跃跳上马背,喝道:“驾。”黑龙驹犹如一道离弦的箭般,猛冲向前方,目标直奔毒蓝教。

在一片森林的深处,有一座高大宏伟的建筑物挺立在其中,这座建筑物占地约有百余亩,不断散发出一种恐怖的气息,令人望而生畏,这里就是毒蓝教的总坛,江湖中人称之为“毒蓝死域”。在总坛的四周遍布毒虫、毒草、毒树、毒气等带有剧毒的东西,真不愧“死域”之名了。

不远处,传来一阵儿奔蹄声,来人正是上官天云。只见他怒发冲冠,眼中尽是杀气,给人一种不可阻挡的感觉。

上官天云在距毒蓝教还有半里的地方,勒马停住,跃身下马,轻拍了一下马背,道:“小黑,你去别处避一下,这里太脏了。”黑龙驹如通灵性般,嘶鸣一声,转身奔往别处。

上官天云冷望着不远处的毒蓝教总坛,冷冷道:“毒蓝仙子,我来复仇了。”说着,上官天云猛抽出天月剑,暴冲过去。

一路上,上官天云遇蛇杀蛇,遇蝎杀蝎,经过两柱香的时间,上官天云终于冲过死域,来到了毒蓝教门前,此时,上官天云身上已经沾满了各种颜色的血液,都是那些毒虫身上的,再加上上官天云身上散发出的杀气,使上官天云看起来就如同一个从地域来的索命鬼一样。

这时,毒蓝教巨大铁门前的十余名护卫,已经见到了上官天云。纷纷抽出长刀,冲上前来,将上官天云包围起来。一个好似为首的人叫道:“你是何人?为什么擅闯毒蓝教总坛?”上官天云一言不发,手中天月剑猛地一翻,划出一道匹练剑影,但听一片惨叫声后,这十余名护卫全被上官天云撂倒了,倒在血泊中,不停的呻吟。

上官天云一双电目冷冷得瞪着毒蓝教的大铁门,突然暴喝一声,身形犹如一道闪电,直冲过去,手中天月剑怒劈而下,只听“咣”的一声,这两扇大铁门便被上官天云劈开了。上官天云一脚将门踹开,沉步走了进去。

进入毒蓝教后,上官天云便见到满院子中全是人,显然毒蓝教的人早就料到自己会来,早早的等在这里了。

这些人中,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高大、脸色黝黑、眼中射出一股让人心寒光芒的花甲老人。只见他身着一袭暗绿色的长衫,腰间别着一柄只有一半的断剑,有一股不怒而威的煞气。

上官天云心知他就应该是毒蓝教的副教主,断剑无常萧贺。在他的身后则站着二十个目无表情的人,全是身着黑衣,低着头,一动不动,恐怕他们就应该是毒蓝仙子的护卫,二十死士了。在死士的身后则站满了身着蓝衣的毒蓝教教徒,纷纷冷瞪着上官天云。

这时,只听萧贺冷冷道:“你就是天神教的小魔崽子,上官天云!”上官天云目射寒光,冷冷道:“我的朋友呢?”萧贺闻言,冷笑道:“你的朋友?你说的是背叛我教的人吧!叛教之人,死不足惜。”上官天云闻言,心中犹如被浇了一盆凉水般,肝胆俱裂,眼中不觉淌出了两行泪水,突然发疯般的大吼道:“萧贺,我要把你碎尸万段!”手持天月剑,暴冲过去,犹如一道怒雷。

萧贺见上官天云来势汹汹,心中大惊,急喝道:“给我杀了他。”顿时,满院子的毒蓝教弟子蜂拥上来,直取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眼中射出强烈的恨意,天月剑翻转纷飞,直接扎入人群。只听一阵儿惨叫声发出,上官天云一出手就杀了数人,端的是狠辣无比。

不到片刻间,死在上官天云剑下的人已躺了一地了,鲜血流成了一条小河,上官天云全身上下也全被鲜血染红了,就如同一个红色杀人魔。

渐渐的,毒蓝教的弟子不敢再上了,纷纷开始后退,他们已被上官天云的狠辣剑法震惊了,不敢再以身试剑。独留上官天云一个人站在血泊中,冷冷的瞪着萧贺。

萧贺没想到上官天云竟然如此狠辣,惊道:“上官天云,你好狠的剑法。”上官天云眼中充满了强烈的杀意,缓缓道:“你们所有的人都该死,都该死—”上官天云突然怒吼着再次冲前,天月剑直取萧贺。

萧贺慌忙对身后的二十死士喊道:“快给我杀了他。”二十死士听到命令,突然,全部抬起头,眼中射出凶光,抓起身上的兵器猛冲过去。上官天云眼中杀意再涨,天月剑疾若惊雷,怒劈过去。

只听“嗞”的一声,有两个死士被砍中了胸口,鲜血喷洒出来,溅了上官天云一身。但是,那两个死士仿佛不知疼痛般,依旧举着兵器砍向上官天云。上官天云急忙一个闪身避过,再劈一剑,直接将一个死士的左臂砍了下来,但是那个死士仍旧不知疼痛,冲向上官天云。

这一次,上官天云是完全被激怒了,暴喝道:“我就不信你们死不了。”内力猛催之下,天月剑剑气暴涨,直取那些死士的脑袋。

只听“噗噗”两声,有两个死士的脑袋被天月剑砍了下来,脖子中喷出一股浓烈的鲜血,身体随即倒在了地上。上官天云冷笑道:“看来你们也不是不死之身啊!”说着,上官天云再次杀进去,天月剑不再乱砍,而是直取这群死士的脑袋。

不一会儿,二十名死士已经只剩下九个了,而且身上也都挂了彩,虽然他们感觉不到疼痛,但终究是血肉之躯,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失血过多而死。

萧贺见状,大怒道:“上官天云,我要杀了你。”说着,手持断剑,飞身攻上。上官天云等的就是他,见他攻来,猛然一剑劈退众死士,暴冲过去,天月剑划出一道凛冽剑气,直取萧贺。

萧贺手持断剑,硬架过去。只听“嘡”的一声,萧贺被震退数步,而上官天云却是气势如虹,紧跟着又是一剑,存心要将萧贺毙于剑下。

萧贺没想到上官天云的功力竟然如此之强,见他又攻来,慌忙叫道:“快给我挡住他。”旁边的教徒和死士闻言,纷纷冲上前来要拦住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大吼道:“你们找死—”天月剑再次划出代表死亡的剑影,只见上官天云每挥一剑,必有人毙于剑下。萧贺怪叫道:“上官天云,你给我住手!”上官天云哪会管他,依旧出剑狠辣,存心要将整个毒蓝教的人全部杀光。

萧贺大吼道:“上官天云,如果你想保住冷水雾等人的命,你就给我住手。”上官天云闻言,不由愣住了,停下剑,瞪着萧贺冷道:“你是说她们还没死?”萧贺看着满地的尸体,再看了看站着的那不到百余名毒蓝教弟子,心头不由滴血,他本来是想用冷水雾等人的生命,来威胁上官天云不要再与毒蓝教为敌,谁知却突然心血**,想试一下上官天云的武功,到底是不是像传言中那么厉害,现在他知道了,但是却付出了惨痛无比的代价。

萧贺冷冷得看着上官天云,怒道:“上官天云,你好狠的心。”上官天云冷冷道:“我的心狠?你们当年杀我父亲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们的心狠不狠!”萧贺怒道:“我们根本没有参加过当年的围剿行动!”上官天云冷笑道:“没有?那我父亲是怎么中了‘无影绝命散’死的?”

萧贺闻言,不由说不出话来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怒道:“‘无影绝命散’虽是本派之物,但是毒蓝仙子并没有派我们去毒死上官天鸿。”上官天云冷笑道:“没错,她是没有派你们去,她是自己去的。毒蓝仙子在哪里?”萧贺缓缓道:“仙子自从天神教被灭之后,便闭关修炼神功,至今已有二十多年了,在这二十年中,除了每天给仙子送上两碗饭,她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她的闭关之所。我们已经有二十年没有见过仙子的仙容了。”

上官天云闻言,冷笑道:“闭关修炼神功?我看她就是在防备着天神教的人找她报仇,她在哪里?你告诉我,我就可以饶你们一命。”萧贺闻言,怒道:“我绝不允许任何人打扰她老人家。”上官天云面色一寒,冷道:“我看你是找死。”说着,就欲冲上去。

萧贺突然喊道:“慢。”上官天云冷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萧贺淡淡一笑道:“上官天云,你难道就不想要冷水雾她们的命了吗?”上官天云闻言,大怒道:“她们在哪儿?”

萧贺突然转头对着一栋大屋子道:“把人给我带出来。”他的话音刚落,只见屋门随即打开,冷水雾、彩雅、鬼猴灵、彩虹六仙还有桥山双霸被纷纷押了出来,一直带到萧贺的身后。

冷水雾等人全部是神色萎靡,被捆绑得跟个粽子似的,见到上官天云,眼中不由纷纷露出喜悦的神色,但没有说出话来,显然已被点了哑穴。

上官天云见到她们,心中也是一阵儿激动,但他知道此时绝对不是表达情感的时候,转向萧贺冷冷道:“你要怎样才肯放了她们?”萧贺冷道:“我要你自废武功!”上官天云闻言,不由冷笑道:“自废武功?那我们岂不都成了你的毡上肉了,任凭你宰割。”

萧贺冷笑道:“你不答应我就杀了她们。”上官天云冷冷得看着他,眼中射出了强烈的恨意。萧贺也阴险的瞪着上官天云,他有这群人质在手上,不怕上官天云会不顾她们,对自己出手。

突然,被绑着的鬼猴灵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挣脱了押着他的人的手,飞快的跑向上官天云。萧贺忙喝道:“快抓住他。”说着,便有两个毒蓝教徒冲上前来抓鬼猴灵。上官天云一个闪身,暴冲过去,猛挥一剑,吓得那两个毒蓝教的教徒慌忙避到一边。

上官天云抱住鬼猴灵,退到一边,为他解开哑穴,然后又把他身上的绳子捏断,道:“猴灵,你怎么样?”鬼猴灵身上的绳子一松,一把便将上官天云抱住了。

上官天云拍了拍他道:“没事了,没事了,你不用怕……呃!”上官天云突然痛喊一声,脸上充满了悲痛、不信的神色。

鬼猴灵离开上官天云的怀抱,只见他满脸泪痕,痛苦道:“天云哥,对不起,我不是人,我不是人啊!”上官天云看着插在自己胸口的刀子,缓缓道:“为什么?”鬼猴灵涕泪纵横道:“天云哥,我……”上官天云看着他,缓缓道:“我要一个理由,你告诉我。”

这时,只听一边的萧贺大笑道:“上官天云,你也太大意了,鬼猴灵其实就是我派去你身边的卧底,你竟然一直都没有发现,真是死了都活该,哈哈……”鬼猴灵冲着他怒吼道:“萧贺,我已经帮你抓住上官天云了,你快把我师傅放了。”

萧贺冷冷道:“你师傅屡犯教规,早就该死了,其实在派你去做卧底的时候,你的师傅已经被我杀了,只不过没告诉你而已。”鬼猴灵大怒道:“萧贺,你个王八蛋不讲信用,我跟你拼了。”猛地跃身冲前,双掌如同风火轮般,暴打过去,功夫竟然不弱。

但是,萧贺能当上这毒蓝教的副教主,武功自然是非同小可。一个闪身避过鬼猴灵的攻击,跟着断剑暴刺而出,直取鬼猴灵的面门。鬼猴灵身形如同灵猴般,以一个极不可能的翻身,避过此剑。跟着再次猛冲过去,双拳猛攻。萧贺见状,怒道:“不自量力。”说着,使出了自己的绝招,一柄断剑舞的泼水不进,直罩向鬼猴灵。

鬼猴灵手中没有任何兵器,根本无从挡起,避过要害,却被萧贺在大腿处割了深可见骨的一剑,疼得他在地上打了数个滚。

好一会儿,鬼猴灵才站起身,一瘸一拐的走到上官天云面前,苦笑道:“天月哥,你是不是觉得我好傻,哈哈……”突然,他自己傻笑起来,眼中充满了绝望、悔恨。

突然,鬼猴灵抓起上官天云握着天月剑的手,猛地向自己的脖子划去,显然他要用上官天云的手杀了自己,以报自己捅伤上官天云的那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