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二十八章 九龙兽

冰影迅疾的飞掠过来,再发几根寒冰针,迫退噬血四兽。来到上官天云身边急问道:“你怎么样了?”上官天云苦笑一声道:“你看我的样子就知道啦!对了,你怎么会来的?”

冰影急道:“这你别管了,你怎么会被他们打伤的,你不是可以变成杀人疯子吗?”上官天云闻言,不由苦笑道:“我哪知道,我根本没有一点感觉,那两个被冲开的穴道好像又闭上了。”冰影不由斥道:“你这是什么**体啊!该用的时候不能用,这么麻烦!”上官天云还能说什么,只能苦笑对之。

这时,只听一旁的虎兽冷冷道:“寒冰夺魄针!你是闪电杀手会的冰影!”冰影冷冷道:“没错,我就是冰影。”虎兽冷笑道:“久闻闪电四影武功高绝,没想到今日可以得见,实是荣幸。不过,怎么只有你一个,另外三影呢?”冰影闻言,指着上官天云淡淡道:“都被这个小王八蛋给杀了。”上官天云闻言,不由哭笑不得。噬血四兽闻言,则是面面相嘘,不敢相信。

过了一会儿,虎兽才冷笑道:“我还当你们闪电四影有多了不起呢!原来都是一群浪得虚名之辈。”冰影冷笑道:“是吗?”话音刚落,冰影抖手又是四支寒冰针,迅疾的射向四兽。

四兽见状,慌忙举起兵器格挡,只听“叮”的一声,四支寒冰针在同一时间射在了四兽的兵器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四兽不禁心胆惧寒,这种快若疾雷的寒冰针,若是真的射在身上,那还不得插个透明窟窿啊!

只听冰影冷笑道:“噬血四兽!也不过如此而已。”虎兽怒道:“小屁丫头,你敢羞辱我们。”冰影冷斥道:“我侮辱你又怎么样!”虎兽冷笑道:“你会后悔的。”说着转向其他三兽,道:“布噬血四兽阵!”其余三兽闻言,一个闪身又排成了方块形状,虎兽、豹兽在前,狮兽、狼兽在后。

但听虎兽一声暴吼:“杀。”两兽猛冲向前,手中兵器狠砸过去。冰影叱喝道:“找死。”两手一摊,顿时现出九支寒冰针,飞身一旋,暴射而出。但见九抹寒光,疾若惊雷般射向两人。虎兽、豹兽慌忙稳住身形,舞起兵器,形成一道保护网,将九支寒冰针纷纷击落,但是二人也耗费了不少功力,站在那里喘息不已。

冰影冷笑道:“什么噬血四兽阵!一点用都没有!”突然,只听上官天云急叫道:“冰影,快闪开。”冰影闻言,忙转头看去,只见狮兽及狼兽已分左右两路攻来,身形迅疾,攻势凛冽。冰影大惊之下,慌忙射出寒冰针,但是,此次是仓促而发,准星不由大减。而且两兽仿似疯了般,根本不管不顾,依旧猛冲过去。

狮兽的肩膀处挨了一针,狼兽的腰间挨了两针,但是,狮阴刀与狼牙棍已临冰影的面门,他们以受伤的代价,换来毙敌的成果,这笔买卖可谓划算至极。

上官天云眼见冰影已无力回天,就要死于两兽手上,不由狂怒道:“住手。”两眼中猛然射出蓝光,功力暴涨,身形迅若惊雷般,怒冲过去,天月剑更是划出一道耀眼的光芒,直劈向两兽。

两兽猛觉背后传来一股惊人的杀气,心知强手临门,慌忙撤回攻向冰影的兵器,回手攻向上官天云。

只听“咣”的一声,天月剑击在了狮阴刀及狼牙棒上,狮兽及狼兽只感到一股无匹的劲力袭来,心头一阵儿发懵,身体被震飞出去,摔在地上。

上官天云两眼中射着幽暗的蓝光,看着冰影道:“你怎么样?”冰影摸了一下心口道:“吓死我了。”随即又白了上官天云一眼,滇道:“真是的,非得到最后关头才肯显出真本领,臭屁啊!”上官天云缓缓道:“没事就好。”跟着便转向噬血四兽,一步一步走过去。

虎兽及豹兽将狮兽及狼兽扶起来,缓缓后退,惊恐得看着眼前充满杀厉之气的上官天云,只感到他仿似是来自地狱的索命鬼一样。

这时,整个毒蓝教总坛的人都纷纷停下手,怔怔的看着上官天云。鬼猴灵寒声道:“天云哥又变成这个样子了!”冷水雾闻言,忙问道:“他以前变成过这个样子吗?”鬼猴灵点点头道:“在蛇蝎山的时候,天云哥变成过这个样子,当时他就是靠着这个如同杀人魔王般的样子,不费吹灰之力,便把闪电三影杀了的。”

冷水雾惊讶得看着上官天云,道:“以前我听说天神教教主上官天鸿就可以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瞬间变成一个功力超强的超级高手,好像这种身体叫做三绝幻体。”鬼猴灵闻言,点头道:“我也曾听被天云哥杀了的叶影说过,天云哥好像冲破了三绝幻体的第一重,变成了超级幻体。”冷水雾不由心寒道:“这才是第一重,那到底有几重啊!如果全部冲破,那天云会变成什么样子啊!”

这时,只听上官天云冷冷道:“噬血四兽!你们的噬血四兽阵不是只被一个人破过吗?今天我就要做第二个人,来吧!”虎兽闻言,对着其他三兽道:“不用怕他,他只不过是样子吓人而已。来,布噬血四兽阵。”话音刚落,四人顿时又结成方块,两兽在前,两兽在后,布起噬血四兽阵。

但听虎兽猛喝一声:“杀。”顿时,虎兽与豹兽大吼着冲向上官天云,手中兵器“嗡嗡”作响,显然二人已将全身的功力运至极限,作诛死一搏了。

上官天云突然仰天大吼一声,天月剑剑气暴涨,带起一阵儿嗡鸣之声,迎上两兽。但听“啪”的一声,天月剑与虎阳刀、豹魂枪相撞,虎阳刀与豹魂枪纷纷抵不住天月剑上的如涛劲力,从中间断裂开来。

虎兽及豹兽见状大惊,急忙抽身掠退,但是,已经晚了,只见天月剑寒芒一闪,虎兽及豹兽的那两个吃饭的家伙顿时飞上了半空,脖子中喷洒出一股浓稠的鲜血,身体摇摇晃晃的倒在了地上,成了两具无头尸体。

上官天云随即一声狂笑,身形猛转,天月剑再次带起一道匹练剑影,直击向身后。

只听又是“啪”的一声,天月剑击中了从后面袭来的狮兽及狼兽的兵器,狮阴剑及狼牙棍也禁受不住天月剑的强大劲气,从中断裂。紧跟着天月剑又是寒芒一闪,狮兽及狼兽的两个大脑袋也飞上了半空,身体缓缓倒在血泊中。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以至于人们都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谁可以想象,横行武林数十年的噬血四兽,会在片刻之间,便纷纷被杀,而且还死无全尸。

萧贺大惊道:“上官天云,你……你……”上官天云冷喝一声:“现在该你了。”说着,一个飞身腾掠过去,天月剑陡起一道耀眼的光芒,冰冷的杀了过去。

萧贺大惊道:“快快,快给我拦住他。”九死士闻言,二话不说便冲了上去,其余的毒蓝教教徒迟疑了一下,也纷纷冲了上去。

上官天云暴吼道:“挡我者死。”天月剑划起一道死亡的剑光,猛斩过去,霎那间,首当其冲的两个死士,率先被断头而死。这仅仅只是开始,上官天云杀入人群,犹如出钾猛虎般,无可阻挡。

不到片刻的时间,二十死士仅仅残存四个了,这个时候,完全被药物所控制的死士,竟然也纷纷露出了惊骇的眼神,开始缓缓后退。一旁的毒蓝教教徒更是再也不敢上了,心知上去除了送死之外,没有任何的用处。

萧贺大吼道:“你们都给我上啊!再不上,全按教规处死。”众人闻言,只能硬着头皮再冲上去,而萧贺却瞅准机会,拔腿开溜。

当上官天云再次将众人杀散的时候,转眼找萧贺,已经不见他的踪影了。鬼猴灵忙道:“天云哥,萧贺往后院跑去了。”上官天云怒道:“萧贺,你跑不了。”说着,上官天云运起万流浮云步,身若鬼魅般往后院掠去。

上官天云来到后院,不由傻了眼,这里的环境错踪复杂,而且到处都是房屋,估计不下数百间,想找个人出来,简直难比登天。

这时,冷水雾等人也赶了过来,见到上官天云对着那望不到边的房子发愣,心知他没有追上人。

冷水雾缓缓上前,道:“天云,算了吧!这是他的地盘,他如果想躲,是谁也找不出来的!”上官天云冷冷道:“我不会让他就这么轻易的就逃走的。”冷水雾感受到上官天云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心中不由一寒,道:“天云,你是不是练功走火入魔了?你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杀气?还有你的眼睛怎么这么可怕?”

上官天云缓缓转向冷水雾道:“你觉得我现在有什么问题吗?”冷水雾凝重道:“你变得与平常太不一样了,你现在给人的感觉好可怕。”上官天云突然一声狂笑道:“我怎么不觉得,我觉得我现在好爽,哈哈……”

他的声音如同万鼓齐动,震耳欲聋,众人纷纷捂住耳朵,抵挡这可怕的声音,突然,在远处传来一阵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刺耳声音,上官天云闻声,顿时静了下来,远处的那刺耳声音叫了两声后,也停了下来。

上官天云冷然道:“什么东西?”鬼猴灵上前道:“那是毒蓝教的宝兽,九龙兽。”上官天云道:“九龙兽?那是什么东西?”鬼猴灵道:“那是一头长着九个脑袋的猛兽,不知道是什么来历,也不知道它怎么会在毒蓝教,只知道毒蓝教在创教的时候就已经有它了,毒蓝教总坛就是围着它所居住的九龙潭建造的,听说有庇佑毒蓝教的能力。”

上官天云冷笑道:“那它不得有好几百岁了!”鬼猴灵淡淡道:“具体它有多大,没有人清楚。”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叫道:“对了,在九龙潭的附近有一条密道,直通毒蓝仙子的闭关之所,说不定萧贺就是去找毒蓝仙子了。”上官天云闻言,精神一振,道:“在哪里?快带我去。”鬼猴灵忙道:“在这边,天云哥跟我来。”说着,跑到一个比较大的房子前,道:“这就是萧贺的房间。”抬起一脚,踢门而入。

上官天云等人忙紧跟过去,到了屋里,只见鬼猴灵指着一个显眼靠壁的柜子道:“天云哥,这个柜子后面就是密道入口,估计萧贺应该是从这里逃走的。”上官天云望向那个柜子,猛拍一掌,只见一道幽蓝的强悍气流从掌中冒出,那个柜子瞬间被击成了粉末,露出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黑咕隆咚的洞来。上官天云冷笑道:“萧贺,我看你往哪跑!”说着,纵身冲进洞中。

冷水雾等人也不敢怠慢,纷纷一个一个的进入黑洞,追向上官天云。大约走了五六百米,众人便隐隐见到一股亮光,心知到了洞口处了,忙连赶几步冲了过去。

上官天云等人跃出黑洞,见到一个宽大的洞穴,知道这还不是出口,不过,上官天云却看到了萧贺。此时,他正在一个铁笼前叫嚣着什么,而在那个铁笼里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刑杀与刑雪荷,此时两人已经是精神委顿、身上泥污不堪,显然已经被关押了不少时间了。

上官天云暴喝道:“萧贺,你真是该死了。”天月剑一指,飞身怒冲上去。萧贺见到上官天云,不由大惊失色,颤道:“你是怎么进来的?”上官天云冷道:“这你就不用多问了,你只要知道你今天该死就行了。”说话间,天月剑已飞临萧贺面门。

萧贺猛挥一剑,断剑磕在天月剑上,发出强烈的火花,萧贺顿被震飞出去,摔在地上。上官天云也不追击,举起天月剑对着铁笼猛斩过去,只听“哐”的一声,铁笼被砍出了一个大口子。上官天云掰开铁笼道:“刑伯,雪荷,你们没事吧!”刑杀抬起头看到上官天云,眼中立即现出惊喜的神色,大喜道:“少教主,你怎么会来这里的?”

而一旁的刑雪荷见到上官天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委屈,痛哭出来。上官天云进去一把把她抱在怀里,拍着她的头道:“好了好了,不哭了啊!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人欺负你了。”刑雪荷闻言,不由哭得更厉害了,紧紧地搂着上官天云,生怕一松手就会失去他似的。

旁边的冷水雾、冰影见状,纷纷别过脸去,不再看他们,心中直冒酸水。唯有彩雅感动的眼睛里面饱含着热泪,高兴得看着两人。

刑杀注意到上官天云的眼睛泛着蓝光,不由大喜道:“少教主,你已经冲破了三绝幻体第一重,成了超级幻体啦!”上官天云闻言,不由缓缓问道:“什么是超级幻体啊?”刑杀刚要为上官天云解释,却见他两眼中的蓝光渐渐消失,最终变成了普通的眼神,而身上的杀气也随之消散了。

刑杀心知他是因为见到雪荷,心中太高兴了,才变回成普通人,不由道:“少教主,你现在还不能很好的控制三绝幻体,等以后有时间,我会慢慢讲给你知道的。”上官天云也发觉自己又变回到了以前的模样,奇怪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只要一发怒,丹田中便会感到有一股强悍的劲力汇聚起来,脑子也不太清醒了,只想着杀人。”

刑杀道:“三绝幻体是一种特殊的身体,他可以使人突破自己的最大潜能,这件事情以后再给你仔细讲明白,现在老夫要先把萧贺的皮拨了,以消心头之恨。”

上官天云也道:“对,应该先杀了萧贺。”说着,转过头找向萧贺,却发现他早已逃走了,上官天云忙转向冷水雾等人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萧贺去哪了?”然而众人只注意到刑杀父女了,根本就把萧贺忘得一干二净了,纷纷摇了摇头。

鬼猴灵道:“天云哥,这里只有一条通往后山的路可以走,萧贺一定是往后山逃去了。”上官天云急道:“那咱们快追啊!”说着,就要动身去追萧贺。鬼猴灵忙上前拦住他道:“天云哥,要通往后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而想通过那条路必须得走一个浮桥,但是九龙兽就在浮桥下的九龙潭里。我们根本过不去。”

上官天云急道:“那萧贺怎么过得去?”鬼猴灵道:“萧贺有一支玉笛,他只要一吹笛子,那头九龙兽就会睡觉,而他的笛声一旦消失,九龙兽便会醒过来,我们根本无从过去。”上官天云不由急道:“那可怎么办啊?难道就这样任凭萧贺逃了吗?还有,毒蓝仙子也在后山,如果我们过不去,那岂不是无法为我爹报仇了!”忽然又想到什么,转向冷水雾道:“对了,水雾你不是也会吹笛子吗!”冷水雾摇摇头道:“我是会吹笛子,但是我不知道九龙兽听到什么笛声才会睡觉。”

就在这时,只听远处传来一阵儿狂烈的吼声,众人知道那是九龙兽的声音。随即又听到一阵儿笛声,只听那笛声婉转悠扬,使人有种困倦的感觉,那个吼声不由越来越弱,直到最后变成了“呼呼”打鼾声。

冷水雾道:“坏了,萧贺要过桥了。”上官天云猛一咬牙道:“我今天就要看看那头九龙兽有多厉害!”说着,上官天云闪身掠出洞去。

众人慌忙跟上去,以免他一时冲动,真的跟九龙兽干起来。上官天云大约奔行了半刻钟,便看到了一个大深潭,上面架着一个只容一人通过的浮桥,大约有四五百米,而此时萧贺已走到了尽头。

上官天云大吼道:“萧贺,你给我站住。”萧贺猛一转头,看到了上官天云,惊道:“上官天云,你怎么阴魂不散啊!”他一说话,顿时忘了吹笛,在潭下立即传来一声巨吼,紧跟着窜出一头大怪物,这个怪物用可怕来形容它,简直就是给它面子,它简直就得用异常恐怖来形容了。

只见这头怪物身长十尺有余,全身上下长着一层厚厚的硬甲,就跟海龟的龟壳一样。身体如同一头大象般肥壮,长有四只大粗爪子,跟传说中的龙爪一样,最不可思议的是它竟然长了九个脖子,九个头,全都跟巨大的蛇头一般,“嘶嘶”的吐着信子,不断得猛烈扭动着,而且在它的每个头上都长了一对角,使他看上去更加的恐怖可怕。

只见这头九龙兽虽然身体肥壮,但却快若闪电,猛噬向浮桥上的萧贺。萧贺见状大惊,慌忙奋起全力,冲向对岸。由于双方相距距离太大,而且萧贺离桥头仅有数步之遥。眼看九龙兽就要追之不上,萧贺正要心中稍安,突见那九龙兽的九个口中纷纷喷出一股股浓黄色的粘稠物,疾射向萧贺。

萧贺慌忙一个懒驴打滚,躲往一边,虽然避过了大部分粘稠物,但还是被溅上少许,疼得他在地上猛打几个滚,掀开衣服一看,只见在他的身上被烫出了好几个大口子,正不断地往外冒血。萧贺慌忙掏出一个药瓶,从里面倒出一些白色的药粉,敷在伤口处,止住疼痛。上官天云见状不由大惊,心想:这九龙兽的吐沫就具有这么强的腐蚀性,那它也太可怕了吧,自己如果真的想过它这一关,恐怕是难比登天。

这时,萧贺的疼痛稍减,站起身冲着对岸的上官天云冷笑道:“上官天云,你不是厉害吗?来啊!过来杀我啊!哈哈……”上官天云心中愤急,真想不顾一切的冲过去把他杀了。

这时候,冷水雾等人已赶了过来,冷水雾慌忙道:“天云,别上他的当,你如果过去,只有死路一条,九龙兽不是人力可以抗拒的。”刑杀也忙道:“是啊!少教主,千万不能冲动啊!”上官天云强压下心头的怒火,转向冷水雾道:“水雾,你能不能吹一个安神的曲子,让这个大怪物睡觉。”冷水雾为难道:“安神的曲子我倒是有不少,就是不知道管不管用。”上官天云忙道:“你先吹一个来试试。”

冷水雾见上官天云非要过桥不可,不忍拂他的意,便道:“好吧!我就试试吧!”说着,从怀里掏出玉笛,放在口边吹奏起来。

只听一阵儿醉人的笛声从笛中发出来,使人感觉心神安宁,只想好好的睡一觉。九龙兽好像也听到受到了笛声的干扰,开始缓缓沉入潭中。

对面的萧贺见状大惊道:“不可能,这不可能。”上官天云大喜道:“萧贺,你的死期到了。”说着,飞身冲过去。萧贺怒道:“上官天云,我跟你拼啦!”说着,甩手扔掉他的断剑,从背后的衣衫中又拽出一柄剑,用力一抽,只见一抹粉红色的剑气冲鞘而出,赫然是七大传奇宝剑之一的恋君剑。

萧贺待上官天云走到中间时,猛劈一剑,只见一抹粉红色的剑气,以开山劈地之势,直劈向上官天云。而在潭底的九龙兽此时也猛冲上来,张着九张大口直噬向上官天云,原来冷水雾的笛声根本对它不起作用,它竟然是装睡的,就为了引诱上官天云过来。

冷水雾等人见状,大惊道:“小心啊!”一时间,前有无匹剑气劈来,下有猛恶奇兽噬上来,上官天云简直避无可避,而且上官天云想退回去也不可能了,因为他已经来到了浮桥的中间。

就在这紧要关头,上官天云的身体一阵儿猛颤,身上顿时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杀气,眼中再次射出幽蓝魔光,上官天云再次变成了三绝幻体。不知不觉间,上官天云发觉自己已经可以慢慢的控制背部的那两处被冲开的穴道了。

只见上官天云狠劈一剑,天月剑顿时劈出一道强烈的剑气,直撞向恋君剑的剑气,两道剑气相撞,发出“叮”的一声巨响后,纷纷消散无形。上官天云竟然硬是以二级兵器的剑气劈散了一级兵器的剑气。萧贺吓得连退数步,冷笑道:“上官天云,算你厉害,不过你再厉害也打不过九龙兽,哈哈……”说着,狂笑着转身飞奔而去。

上官天云低头一看,只见九龙兽的已张着九张大口冲了上来,上官天云怒道:“我今天就看看你这头畜牲有什么厉害!”说着,上官天云一脚在浮桥上踩了个窟窿,掉了下去。天月剑带起一道耀眼的剑气直劈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