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三十三章 重遇双魔

上官天云抱着冰影,奔行了一会儿,便回到了毒蓝教。这时,毒蓝仙子与众人已出了洞穴,毒蓝仙子正站在总坛的院子中,向毒蓝教的教徒训话。但见毒蓝仙子站在一个高台上,冷水雾等人则站在她的身后。在台子下面跪着满院子的毒蓝教徒。

只听毒蓝仙子训斥道:“毒蓝教在萧贺的引领下,屡结仇敌,为祸一方,我们毒蓝教虽然是毒教,但是并不是邪教,在我闭关的这二十年中,毒蓝教竟然成了江湖中人心中的毒瘤,而且这一次与天神教的少教主上官天云之间发生了这么大的误会,导致我教中人死伤无数,实在是令我太失望了。如今,萧贺已被我正法,从此毒蓝教由我再次执掌,你们听到了吗?”台下的毒蓝教教徒早就苦于萧贺的残忍统治,闻到毒蓝仙子重新掌权,不禁高呼:“太好了,仙子万岁,仙子万岁……”

毒蓝仙子伸手挥了挥,把众人的欢呼声压了下去,继续道:“在这里,我还要宣布一件事,那就是天神教少教主上官天云乃是我的亲生儿子,从此以后,断不可再与天神教中的人作对。”毒蓝仙子此言一出,不禁把全部的毒蓝教徒都听傻了。是啊!有谁可以想象,传言杀死上官天鸿的毒蓝仙子,竟然是上官天鸿的妻子,上官天云的母亲。

毒蓝仙子淡笑了一下道:“因为毒蓝教的教规规定毒蓝仙子一生不可嫁人,所以这件事我一直没有对外界宣布过,是以江湖中人都不知道,现在我在此宣布,从今以后,毒蓝仙子不能嫁人这一条律令不再是毒蓝教的教规,毒蓝教与天神教从此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毒蓝教徒先是面面相嘘一番,继而便发出一阵儿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是啊!有哪个人愿意与上官天云这种恐怖之人做对啊!除非他是活得不耐烦了,现在听到毒蓝仙子说,毒蓝教竟然与天神教成为一家人了,这实在是让人不能不兴奋。

上官天云见到毒蓝仙子已将毒蓝教重新掌握,不由心中一阵儿高兴,低头吻上了冰影,此时,冰影仍被他抱着,对于上官天云的这一强吻完全没办法抗拒,无奈之下,只能默默地享受了。

这时,台上的鬼猴灵一转眼见到上官天云正抱着冰影,而且两人还在接吻,不由大笑道:“你们看,我就说嘛!只要天云哥一出马,保证冰影姐一定会心甘情愿得跟着天云哥回来。”众人转头看去,也发现了上官天云两人,见他们正在接吻,不由纷纷笑了起来。

冰影见到无数的目光看在自己的脸上,不由心中一阵儿害羞,一把挣开上官天云的怀抱,逃到另一边,低着头不敢见人。

毒蓝仙子率领着众人走下高台,来到冰影的面前。毒蓝仙子轻抚着冰影的头,笑道:“孩子,你能跟云儿回来,我很高兴,从此以后,你就把我们当成自己人就行了。”冰影脸色通红,害羞道:“谢谢教主。”毒蓝仙子轻轻的笑了一笑,道:“好了,天色已晚了,我让人准备一桌丰盛的晚餐,今天咱们这一大家人要好好的吃上一顿饭,好好的聊一聊。”

说话间,毒蓝仙子便引着众人来到后院的大堂里,吩咐毒蓝教徒安排了一大桌丰盛的晚餐,席间自是说不尽的话,道不完的情,充满了温馨愉快。

翌日,清晨。

上官天云打开房门,便见到桥山双霸虎哥熊弟两兄弟,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外。两人见到上官天云,不约而同的跪了下来,上官天云见状,忙道:“两位兄弟,这是干什么?”虎哥拱手道:“上官教主,我们兄弟二人有个不情之请。”上官天云忙道:“有事尽管说,先起来!”虎哥郑重道:“我们二人想加入天神教,不知道上官教主可否应允!”

上官天云闻言大喜道:“我正想请你们二位兄弟加入天神教,只怕你们二人会不愿意,没想到你们也有此想法,真是令我太高兴了,天神教有你们加入,定是如虎添翼。”虎哥、熊弟听到上官天云如此说,不由大喜道:“那我们二兄弟,在此叩见上官教主。”说着,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上官天云忙把他们扶起来道:“二位兄弟,不必多礼,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虎哥、熊弟闻言,不禁有了一种归属感,心想自己也算是有根了。

三人结伴来到毒蓝教大堂,此时毒蓝仙子正与冷水雾四女一起吃早餐,见到上官天云,毒蓝仙子不由笑道:“云儿,快过来与我们一起吃早餐吧!”上官天云不由应道:“好啊!”说着,对着虎哥、熊弟两兄弟笑道:“一起来吃早餐吧!”虎哥笑道:“我们二人还有点事,上官教主您去陪老夫人吃饭吧!我们到别处去一下。”说着,与熊弟一拱手,往他处行去。

上官天云笑了一笑,疾步走到毒蓝仙子等人的身边,趴在毒蓝仙子的肩上,笑道:“娘,您昨晚睡得好吗?”毒蓝仙子欣慰地笑道:“好!太好了,二十多年了,我从来没有睡过那么安稳的觉了。”上官天云深怀感触地叹了口气道:“娘,从今以后,我要一直陪在您的身边,绝对不会再让您有一点点地不开心。”

毒蓝仙子笑着轻抚了一下上官天云的脸道:“好孩子,有你这一句话就行了,不过,男子汉志在四方,更何况你还有你爹的遗愿没有完成,更不能整日陪在我的身边了,等到哪一天天神教成为了江湖中的第一大教,你就可以安心得将天神教交给别人打理,然后咱们这一大家人就可以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了。”

上官天云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是的,娘,我一定会记住爹的遗愿的,将天神教发展成江湖第一大教,还有,我要将我爹的仇完完全全的报了,我要那些伪君子付出惨痛的代价。”

毒蓝仙子感觉到上官天云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杀气,不由暗叹了一口气,道:“云儿,别说那些了,先坐下吃饭吧!饭菜都凉了。”上官天云笑着“哎”了一声,便在四女的中间做了下来,准备吃饭。

彩雅夹起一块竹笋,递到上官天云的碗里笑道:“天云哥,这竹笋炒得可好吃了,你多吃点。”上官天云不由笑道:“多谢我的小宝贝了。”说着,将竹笋放入口中,津津有味的咀嚼起来。

刑雪荷拿起上官天云的碗,给他盛了一碗饭,递给他道:“快吃吧!”上官天云接过饭碗,顺便抓住刑雪荷的小嫩手,笑道:“还是雪荷疼我。”刑雪荷不由脸红道:“你别耍贫嘴了,快吃吧!”说完,把自己的手从上官天云的“魔爪”中挣脱出来,上官天云大笑两声,端起碗大口的吃起来。

这时,冰影给上官天云端来一杯水,笑道:“来,喝点水吧!别噎着。”上官天云接过水喝了一口,笑道:“影儿,谢谢你。”冰影甜笑道:“谢什么啊!又不是外人。”上官天云闻言,不由笑道:“对对对,咱们都是一家人,不能太见外。”

突然,在一边的冷水雾冷道:“你们管他干什么,他又不是自己没手。”原来,她在一边发觉自己没有什么可为上官天云做的了,心中不禁有些不高兴。

上官天云看了一眼冷水雾,笑着道:“我的大老婆啊!你难道不想给我一点关心吗?”冷水雾别过脸去,道:“我才不关心你呢!”上官天云起身离座,来到冷水雾的身边,轻揽着她的肩膀,笑道:“我的大老婆不关心我,那我就关心我的大老婆吧!”说着,拿起汤匙舀了一汤匙鱼汤,递到冷水雾的嘴边,笑道:“来,老婆,我喂你喝汤。”

冷水雾不由脸色微红,轻斥道:“我才不要你喂呢!”上官天云轻轻的在她脸上亲了一下道:“好老婆,我第一次给你喂汤,你就这么不给面子啊!”冷水雾不由脸上更红了,轻斥道:“真是油嘴滑舌。”说着,轻轻的将上官天云给自己舀得鱼汤喝进嘴里,只觉得甜美无比。

这时,在一边的彩雅举起手来,娇声道:“我也要天云哥喂我喝汤。”上官天云爱怜的看了她一眼,慢慢走过去,笑道:“我的小宝贝,无论你想怎样都行。来,我来喂我的小宝贝喝汤。”说着,舀了一汤匙鱼汤,递到彩雅的嘴边,彩雅甜笑着,一张嘴便喝了下去,笑道:“天云哥喂的汤最好喝了。”上官天云不由笑道:“好喝那就多喝点。”说着,又舀了一汤匙鱼汤,喂给彩雅,对于这个单纯得有点傻的彩雅,上官天云简直爱到了极点。

当然,对于刑雪荷与冰影,上官天云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大献殷勤的机会,纷纷都喂了几汤匙鱼汤,哄得几位老婆全部是笑逐颜开,一顿饭吃的是欢笑声不断。

饭后,上官天云陪着毒蓝仙子在毒蓝教的后山闲逛,而冷水雾等四女则与彩虹六仙跑到别处玩去了。

上官天云与毒蓝仙子正逛的兴起,突然,一个毒蓝教徒急匆匆的跑过来,跪在毒蓝仙子面前道:“禀仙子,在毒蓝教总坛西方五里外的地方,有两群人正在厮杀。”毒蓝仙子点了点头,问道:“知道是什么人吗?”那名教徒道:“有一群人可能是闪电杀手会的杀手,另一群人则不知道了。”毒蓝仙子点点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那名教徒闻言,道声:“属下告退。”便匆忙离去了。

毒蓝仙子缓缓道:“闪电杀手会!怎么他们会在毒蓝教的地盘上撒野?”上官天云道:“闪电杀手会从来都不论什么地盘不地盘的,他们只知道到处收钱杀人,不知道这一次他们要杀的是什么人?”毒蓝仙子想了一下,道:“我还是派几个人去看一下吧!”说着,就要前去前院找几个人去看一下。

上官天云忙道:“娘,不如我去看一下吧!”毒蓝仙子看了他一眼道:“你虽然武功已经难逢敌手,但是麻烦还是少惹为妙吧!只要以后闪电杀手会不再与你为敌,你也犯不着老是跟他们过不去,他们全都是不要命的杀手,如果真的发起疯来,恐怕也是很难对付的。”

上官天云点头笑道:“娘,我只不过是去看一下,并不是要去跟他们交手,您就放心吧!”毒蓝仙子想了一下道:“好吧!那你就带着桥山双霸两兄弟去吧!”上官天云笑道:“好,那我这就去了。”毒蓝仙子点点头道:“去吧!记得小心啊!”上官天云笑着点点头,飞身离去。

上官天云找到桥山双霸两兄弟,与他们一同出了毒蓝教,往总坛西方掠去。

大约奔行了半柱香的时间,上官天云便隐隐听到喊杀声了,不由道:“就在前面,咱们快去。”虎哥、熊弟点头道:“好。”说着,三人加快了脚程,往喊杀声处奔去。

不一会儿,上官天云便隐隐见到一些晃动的人影了,不由停下身来,虎哥、熊弟两兄弟见他停下来,忙也停了下来。

上官天云嘱咐道:“你们记住,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只要不关咱们的事,咱们就不要插手。”虎哥、熊弟点头道:“全凭教主吩咐。”上官天云笑着点点头,继续往前掠去,虎哥、熊弟两兄弟紧紧跟在后面,也奔了过去。

渐渐的,上官天云看清了两方的面貌,其中一方大约有二百余人,全部身着黑衣,手中拿着各式兵器,一个个全部狠厉无比,正是闪电杀手会的杀手。而另一方则让上官天云眼前一亮,竟然是刀剑双魔及三十余名天神教的教徒,而且狂风帮的少帮主龙天生也在其中,帮着天神教的人对付闪电杀手会的杀手。

上官天云眼见刀剑双魔及龙天生虽然武功高强,但是闪电杀手会人数太多,并且全是不要命之人,不由处于下风之中。上官天云一声长啸,暴冲过去,双掌暴吐,霎那间,便有三名闪电杀手会的杀手被震飞出去,摔在地上,寂然不动了。

厮杀的人完全被突然冒出来的上官天云给震呆了,纷纷望向他。一个满头银发,眼中精光四射的老人冷斥道:“来者何人,竟敢管闪电杀手会的闲事,不要命了吗!”这时刀剑双魔已看清楚上官天云,不由大喜道:“云儿,真的是你!”上官天云上前抱住刀剑双魔,喜道:“刀伯剑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们,真是太好了。”

刀剑双魔摸着上官天云的头,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剑魔笑道:“云儿,自从我们分别后,我们一直担心你的安危,现在见到你安然无恙,我们也就放心了。”这时在一边的龙天生走过来,朗声笑道:“上官教主,还记得我吗?”

上官天云走过去,伸手拍在他的肩膀上笑道:“怎么可能不认识!龙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龙天生笑道:“我自从从雪峰洞出来之后,便一直在这附近逛悠,想看看能不能找些灵草妙药的,没想到灵草妙药没找到,倒发现你们天神教的人正与闪电杀手会的人交手,我便过来帮把手了。”

上官天云不由笑道:“真是多谢龙大哥了。”龙天生大笑道:“别这么客气,既然称呼兄弟,那就理应互相帮忙。”刀魔走过来大笑道:“我说怎么狂风帮的少帮主会帮我们天神教呢!原来你们是好朋友啊!云儿,这个大哥交得可是值啊!”龙天生大笑道:“刀前辈过奖了。”

刀魔大笑道:“不过奖不过奖,你完全继承了你爹的豪爽气质了,真是英雄出少年。”顿了顿,满怀感慨道:“一晃二十年,我老刀已经好久没再跟你爹痛痛快快的喝酒了。”龙天生惊奇道:“刀前辈认识我爹!”

刀魔笑道:“岂止是认识,想当年我与你爹那是武林中有名的两个大酒坛子啊!当年我跟你爹拼酒,我们两人连续喝了三天三夜,谁也没喝过谁,不由心中大为感慨。就这样,我们结成了酒中至交。直到后来天神教被围剿,我才隐姓埋名,再也没有与你爹照过面。”

龙天生闻言不由大喜道:“难怪我爹常说他这一辈子只有一个真正的酒中朋友,可惜已经找不到了,我问他是谁,他也不告诉我,原来我爹说的就是刀前辈您啊!刀前辈,我爹可是很想你啊!”刀魔哈哈一笑道:“我也想我那个老朋友了,有机会我一定去拜访他,你记得到时候让他给我备上十缸好酒,否则根本不够喝的。”龙天生闻言,不由大笑道:“刀前辈尽管放心,我们狂风帮别的没有,美酒却是有的是,刀前辈想喝多少都行,哈哈……”

上官天云看着这两个人,只觉他们全都是豪爽、义气之人,难怪刀魔会跟龙天生的父亲结成至交了。

这时,桥山双霸也赶了过来,来到上官天云面前,拱手道:“教主。”上官天云拉着两人的手,对着剑魔道:“剑伯,这两人是桥山双霸两兄弟,他们愿意相助我们天神教,我已收下他们了。”

剑魔看着两人大喜道:“老夫我久闻桥山双霸威名,没想到今日可以得见,天神教有你们相助,定是如虎添翼。”虎哥连忙拱手道:“不敢不敢,剑魔前辈的威名才是真的如雷贯耳,我们两人一直都非常的希望能够有幸见您一面,没想到今日终于得偿所愿,以后还望剑魔前辈多加提点。”

剑魔哈哈笑道:“两位兄弟不必客气,你们既然已加入天神教,那咱们今后就是一家人了。”说话间,转过身指着上官天云,对着那三十余名天神教教徒道:“这就是天神教的现任教主,上官天云。”

那三十几名天神教徒闻言,纷纷跪倒下来,齐声道:“属下拜见教主。”上官天云忙道:“众兄弟请起。”众人闻言,纷纷站了起来,只觉上官天云没有一点架子,心中不由俱是欢喜。

这时,在一边的那个银发老人冷喝道:“原来你就是天神教的教主上官天云,你杀我会中四大杀手,老夫今天定要你血债血偿。”上官天云缓缓看了他一眼,冷笑道:“你说的四大杀手是闪电四影吧!”银发老人冷道:“没错。”上官天云笑道:“我在这里要纠正你一个错误,那就是,我只杀了闪电四影中的三影,冰影我可不舍得杀。”银发老人闻言,不由愣住了,道:“如果冰影没被杀,她怎么会还没有回会中呢!”

上官天云笑道:“她不会回去了,因为她已经成了我上官天云的老婆了。”银发老人闻言一愣,随即怒喝道:“胡说八道,我们闪电杀手会的冰影杀手,怎么可能成为你的老婆,你休要在这里卖弄口舌!”上官天云淡笑道:“你爱信不信吧!”

银发老人怒喝道:“上官天云,别人都说你武功高强,我曹非今天倒要试试你有多少斤两!”说着,手中撤出一柄精钢长刀,狂斩而上。

上官天云缓缓往前走去,但是没有拔剑的意思。剑魔不由道:“云儿,这个曹非乃是闪电杀手会的怒电堂堂主,功力非同小可,小心啊!”上官天云淡然一笑道:“剑伯放心,对付这种老家伙我还应付得过来。”

这时,曹非听上官天云竟然不将他放在眼里,不由心中更怒,手上劲力更加几分,钢刀如同一道匹炼般怒劈而下,仿佛要开天辟地一般。

上官天云冷眼看着钢刀一点点地接近自己,一动不动。直到钢刀就要临门之际,才冷斥一声:“老匹夫,给我拿命来。”说话间,上官天云的功力突然猛增,如同一道鬼魅般“嗖”的一声,避过钢刀。曹菲的钢刀劈在地上,砍出一道巨大的刀痕,带起一蓬厚厚的尘烟。

尘烟还未散去,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在尘烟中喷出一股浓稠的鲜血。待尘烟散去,剑魔等人只见曹非手中拿着他的那柄钢刀,杵在地上一动不动,而他的喉咙上则多了一个大洞,鲜血正“哗哗”的涌出来。而上官天云则站在一边,仿佛没有动过一样,天月剑仍然收于鞘中。

原来,上官天云在曹非刚才用尽全力劈下那一刀之后,便迅速的拔出天月剑,以准、猛、狠的一剑,在曹非的喉咙上捅了一剑,继而迅速收剑。只不过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再加上刚才尘烟四起,所以众人根本连怎么回事都没看到,便见到曹非已经死于非命了。

其实,上官天云能这么轻易的杀掉曹非,有很大一部分是曹非自己的大意造成的,对阵高手,不顾一切的狠劈,固然是威力无比,但是若劈之不中,自己的内力一时无法回过来,那就如同毡上鱼般任人宰割了。而上官天云是绝对不可能放过这种机会的,一剑便将曹非置于死地了。

天神教的教徒见上官天云一剑便将大名鼎鼎的曹非宰了,不由心中兴奋异常,大呼道:“教主武功天下无敌,天下无敌……”上官天云心知自己在这一剑之中,已为自己在天神教的绝对地位立下了威信,不由心中一阵高兴,大声道:“除掉这群闪电杀手会的杀手。”说话间,自己率先抽出天月剑,冲入众杀手之中,其余人也豪气大增,纷纷冲进这群残忍杀手之中,大开杀戒。

闪电杀手会的杀手纵然是凶残无比,但在此时也不由心胆俱裂,自己的堂主竟然不是人家的一剑之敌,那自己这群做手下的还不任人宰割啊!思绪辗转间,已是兵败如山倒,不由纷纷撒腿开始跑,那些跑得慢的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二百余名闪电杀手会的杀手已是死得死逃得逃,不剩一人了。

上官天云拦住还想追去的众人,道:“好了,由他们去吧!谅他们以后也不敢再找天神教的麻烦了。”天神教的教徒不由高呼道:“教主万岁,教主万岁……”

剑魔来到上官天云的身边,笑道:“云儿,没想到你的功夫精进了这么多了,真是太好了。”上官天云笑道:“剑伯,我已知道了三绝幻体的事情了。”剑魔闻言,吃惊道:“你怎么会知道的?是谁告诉你的?啊!这样你还怎么冲破三绝幻体第一重啊!”

上官天云不由安慰道:“剑伯,您不由替我担心了,咱们先回毒蓝教,然后我再跟你说清楚。”剑魔闻言,不由更加吃惊了,道:“云儿,你怎么会要回毒蓝教?难道你已经把毒蓝教扫平了吗?”上官天云淡笑着摇摇头道:“剑伯,您先别问了,等到了毒蓝教再说吧!而且,我还要让您见一个人!”剑魔问道:“见人!是什么人?”上官天云摇摇头,笑道:“等到了毒蓝教您自然就会知道了,走吧!”说着,拉着剑魔就要走。

这时,在一边的龙天生笑道:“上官兄弟,现在闪电杀手会的人已被扫清了,我也该走了。”上官天云忙道:“龙大哥,你先别走啊!我还想跟你好好喝一杯呢!”龙天生摇摇头笑道:“我已出来数日了,再不回去,恐怕我爹就要派人来找我了,咱们就此别过,有机会我一定会去拜访你的。”

上官天云见他去意甚坚,只能无奈道:“好吧!那咱们以后再见吧!我以后若有机会,定会去狂风帮找你的。”龙天生朗声笑道:“欢迎之至,上官兄弟、刀剑双魔前辈,就此别过了。”说着,拱了一下手,便转身飞掠而去,不到一会儿,他的雄壮身影便消失无踪了。

上官天云不由叹道:“龙大哥当真是性情中人,我只不过跟他见过一次面,便可以得他相助,能交到他这个朋友真是我的幸运。”想到这儿,上官天云不由想起了另一个“朋友”柳星云,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正在苦练武功,以求找到自己一雪前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