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四十章 魔手火龙君

雷炎见到上官天云等人的出现,愣了一下,随即转向宋维道:“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宋维摇摇头道:“不认识,不过昨天在一家客栈中见过,那个身穿白衣、一股霸绝气质的年轻人不知道是何方神圣,只知道他的武功深藏不漏,极为可怕。”

雷炎低头想了一下,道:“看他的身手,绝对不在雷亭火之下,若他能够娶倩儿,或许可以将雷亭火和颜渊宰了。”宋维闻言,不由道:“堂主,你看到他身边的那四个女人了吗?无一不是绝色天下的美女,恐怕……”雷炎硬声道:“我雷炎用《霹雳秘籍》跟他做这笔交易,不信他不答应。”说着,站起身走上前去。

上官天云听到脚步声,随即扭头看去,见是雷炎走了过来,不由道:“雷堂主,我的兄弟已经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你该实现自己的诺言了吧!”这时,四女已经为鬼猴灵包扎好了伤口,扶着他站了起来。

雷炎看了一眼鬼猴灵淡淡道:“他不行,我要让你当我的女婿。”上官天云闻言一愣,随即斥道:“滚你的,我又没参加你的比武大会,我为什么要娶你女儿!”雷炎脸上一变色,冷道:“你若没有参加比武大会,为什么会站在这个擂台上?”

上官天云气道:“我来是因为……”雷炎不待他说完,便冷道:“不管你说什么,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只要你站在这个擂台上,就是来比武的。”上官天云闻言,眼睛突然一转,笑道:“好,就算是我来参加比武招亲大会的行了吧!”四女闻言一愣,随即急道:“天云哥,你……”上官天云挥手制止住她们继续说话,笑着看着雷炎。

雷炎大笑道:“好,那就择日为你与小女举行婚礼仪式吧!”上官天云淡笑道:“别忙啊!比武还没有完呢!”雷炎淡淡一笑道:“已经完了,在这里的所有人都不是你的对手,没有人会再上来送死了。”

上官天云“哈哈”一笑,道:“不,还有一个人。”说着,上官天云走到鬼猴灵的面前,笑道:“猴灵,现在要麻烦你给我来一脚了。”鬼猴灵闻言,顿时会意,笑道:“那天云哥我就不客气了。”说着,飞起一脚,“重重”的踢在了上官天云的身上。

上官天云“啊”的一声,摔出擂台,躺在地上不动了。冷水雾等四女见状,不由“哈哈”大笑起来。而雷炎则是面色铁青,怒瞪着在台下装死的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突然一个翻身站了起来,笑着看着雷炎道:“怎么样,雷堂主。现在的胜者是谁啊?”雷炎铁青着脸,一句话也不说。

上官天云见他不说话,不由面色转冷道:“你不会是想反悔吧?”雷炎看了一眼鬼猴灵,突然仰天大笑起来,道:“我雷炎一生说话从来都不会食言,这一次也不会例外。我不但会把我女儿嫁给他,连同《霹雳秘籍》会给他。”上官天云跳上擂台,走到鬼猴灵身旁,冲着他笑道:“猴灵,你做到了,这次你能够凭自己的能力娶得美人归,我真得很为你高兴。”鬼猴灵眼中含着热泪,道:“谢谢你,天云哥。”

这时,只听雷炎又道:“不过,要想让我把女儿嫁给他,必须得等他杀了颜渊之后,如果他没有本事做到,那就怪不得老夫了。”上官天云淡然一笑道:“这你放心,别说是颜渊,就是他师傅魔手火龙君雷亭火,我也会给你宰了。”雷炎闻言,大笑道:“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哈哈……”突然,一阵儿狂笑声传来,紧接着从堂外掠进来两条人影,落于五雷堂的大门顶上。

这两人全部是身着火红色的宽袍大衣,一老一少。老的满头银发,浑身散发出一股火唳之气,一双眼睛如同夜鹰一般,犀利异常,使人不寒而栗。少的那个则是脸如白玉、剑眉倒竖,手持一柄钢骨铁扇,不停的扇啊扇的,颇给人一股好感,不过就是他的目光有些流离,使人感觉他的心计极深。

雷炎一见到两人,顿时暴跳如雷道:“雷亭火,你竟然还敢来我的地盘。你个王八蛋,你竟然让你的徒弟玷污你的亲侄女,简直畜牲不如。”

上官天云看着那一老一少,心道:原来他们就是魔手火龙君雷亭火和他的徒弟火神颜渊啊!

只听那雷亭火狂笑一声道:“侄女?你还认我这个哥哥吗!这么多年来,你尽遣高手四处追杀我,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这么不放过我。”雷炎怒道:“你杀害师傅,天理不容。”

雷亭火冷道:“那怪不得我,谁让他不把《霹雳秘籍》传给我,却传给你这个笨蛋,你资质不如我,武功不如我,平日里笨得跟个木头似的,你凭什么可以得到《霹雳秘籍》!”雷炎怒道:“没错,论武功、论资质,我都比不上你,但是你其心不正,满脑子都是歪门邪道的东西,师傅就是不放心你,才把《霹雳秘籍》给我的,你看看你现在,竟然还是十大魔头之一。”

雷亭火仰天狂笑一声,道:“我就是要做魔头,做魔头多逍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你就只能整天抱着名门正派的幌子过日子,你这一辈子算是白活了。”雷炎怒道:“执迷不悟,我今天就要杀了你。”雷亭火狂笑一声道:“杀了我?就凭你这里的这群废物,做梦去吧!”

这时,院子中的武林中人见到魔手火龙君,纷纷都开始往外跑,毕竟得罪他可不是闹着玩的。

雷亭火怒笑一声,道:“想走?没那么容易,都给我去死。”说着,双手猛地一甩,在他那宽大的袖子中顿时射出百余枚黑色弹药,砸向院子的各个地方。

雷炎见状,大惊道:“是老魔头自制的霹雳弹,威力无边,快闪开。”但是,想要闪开谈何容易,院子里塞得全是人,想跑也无法跑。

上官天云见众人就要丧身霹雳弹下,心中一急,猛地将万气凝神功运至极限,跃身上空,大喝道:“万流垄断。”顿时,上官天云的身上产生一股强大的吸力,将所有的弹药全都吸往自己的身上。

冷水雾等四女见状,不由大急道:“天云哥,快闪开。”只听“嘭”的一阵儿巨响,那百余枚霹雳弹在上官天云的身边爆炸开来,直炸得天昏地暗、地动山摇,天空中布满了浓黑色的烟雾,简直遮天蔽日。

雷亭火见到上官天云将炸弹全都吸了过去,先是惊于上官天云的功力,随后冷笑道:“不管你如何厉害,现在还不是化为一堆飞灰,逞英雄的下场就是死。”

冷水雾见上官天云被那么多的炸弹炸中,铁定活不了了,不由心中怒火狂升,一把抽出恋君剑,怒喝道:“我要你偿命。”说着,恋君剑舞起一片寒芒,暴斩过去。

雷亭火见状,大惊道:“恋君剑!你是冷面修罗冷水雾。”说话间,恋君剑的匹练剑气已然劈到,雷亭火但见森寒无比的剑气扑面而来,不敢大意,一个飞身掠到一边,恋君剑顿时落空,锋利的剑气将五雷堂的大门硬生生地给劈烂了。

冷水雾见一击不中,随即举起恋君剑,再次斩向雷亭火。

雷亭火见冷水雾咄咄逼人,不由心中狂怒,暴喝一声:“烈焰焚身。”双掌突然变得火红火红的,脸上青筋暴起,显然已将功力运至极限。但见,雷亭火身形忽变,暴冲向冷水雾,去势之极,快若闪电。冷水雾抱定玉石俱焚的信心,不管不顾的硬劈过去。

就在恋君剑要劈中雷亭火的时候,雷亭火突然变向,猛冲向右侧,冷水雾见状,慌忙想挥剑劈向右侧,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雷亭火的那双火掌已经猛砸过来了,冷水雾危机之下,只能猛伸出左掌,硬接过去。

但听“噗”的一声,三掌相接,冷水雾顿时“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倒摔出去,恋君剑也握之不住,掉在了地上。

冰影等人见冷水雾受伤,慌忙冲上前,将她扶了起来。冰影见冷水雾疼得脸上直冒冷汗,她的左掌已经被雷亭火的炙热掌力烧出了好几个大水泡,并且还在不断的增加着,显然是雷亭火的炙热掌力还没有散去,不由大急道:“这可怎么办啊!她这样下去会火毒攻心而死的。”

就在众人手足无措之时,彩雅怀中的寒冰小飞蟾突然跳了出来,飞到冷水雾的手臂上,连喷了好几口寒气,冷水雾掌上的水泡顿时凝固下来,并且不再增加,冷水雾的痛楚也大为减弱。冰影看着小飞蟾,道:“没想到你在关键时刻还真有点用处。”小飞蟾闻言,“呱呱”叫了两声。

突然,一阵儿狂笑声传来,众人转眼望去,只见雷亭火手中拿着恋君剑,正在不断的狂笑着。火神颜渊走到雷亭火的面前,笑道:“恭喜师傅得到了传奇神兵,今后师傅定可无敌于天下。”雷亭火闻言,笑得不由更狂了。

颜渊转过头,看到冰影等人的绝色容貌,心中不由邪念大起,奸笑道:“如果你们几个肯投降跟我走,我可以考虑让师傅饶你们一命,怎么样?”冰影听他言语轻佻,不由心中大怒,斥道:“给我滚蛋。”说着,双手一甩,九朵寒芒顿时疾射向颜渊的全身。

颜渊见状,不由大惊,想躲也已经无能无力了。雷亭火一见,顿时急道:“给我快闪开。”说着,一脚将颜渊踢开,恋君剑随即猛挥而起,只见剑气过处,寒冰针纷纷被劈成碎冰,掉在了地上。

雷亭火见到地上的碎冰,然后看了一眼冰影,怒道:“你是冰影!”冰影冷道:“正是我。”雷亭火怒道:“这么说来,刚才被我炸死的那个小子就是上官天云了。”冰影冷冷得看着他,眼中充满了怒火。

场中的人闻言,不由都愣住了,他们没想到搞得江湖中翻天覆地的上官天云就是那个年轻人,而他竟然为了救他们而被炸死了,这实在是让人心中感触良多。

雷亭火突然狂笑道:“没想到鼎鼎大名的天神教少教主上官天云,也死在了我的手上,我实在是太高兴了,哈哈……”冰影闻言,眼中不觉蓄满了泪花,怒道:“我跟你拼了。”说着,手中抓出数枚寒冰夺魄针,就要冲向雷亭火。

突然,小飞蟾飞到冰影的面前,不断的“吱吱”叫着。冰影气道:“小飞蟾,你要干什么?”小飞蟾先是伸出爪子,指了指天上,随即又摇了摇手。冰影看了一会儿,心中一惊,道:“你是说天云哥还没死?”小飞蟾忙“呱呱”的叫了起来。

冰影等人忙往天上望去,只见天上的尘烟开始渐渐散去,慢慢露出一个白色的圆形气墙,原来上官天云在爆炸的那一瞬间,运起金刚罡气将他自己包在了里面,逃过了一劫。

就在这时,金刚罡气忽然散开,上官天云顿时从空中掉了下来,只见他“噗”的一声,掉在了地上。随即又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不住的晃动着脑袋。冷水雾等人见他没事,不由心中大为惊喜,纷纷奔了过去,把他抱在怀里。

冰影仔细看了一下他,见没有任何的伤,不由惊奇道:“你怎么在爆炸中活下来的?”上官天云边摇着脑袋,边道:“我在爆炸的时候运起金刚罡气,侥幸逃过一劫,不过那炸弹可真够厉害的,我的脑袋到现在还‘嗡嗡’直叫呢!”冷水雾见他不断的摇头晃脑,突然伸手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打得上官天云眼冒金星,愣在了那里,不知道怎么回事。

冷水雾气道:“你不是脑袋不好使吗?我让你清醒清醒。”说着说着,眼中开始蓄满泪水,一脸委屈之色。上官天云见状,慌道:“水雾,你怎么了?”冷水雾闻言,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头扑进了上官天云的怀里。

上官天云慌忙道:“水雾,你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一旁的刑雪荷白他一眼道:“你还问呢!你刚才把那么些炸弹都吸到自己的身上,我们还以为你死定了呢!你做事也不考虑一下后果,万一你真要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们可怎么办啊!”说着,心中也有了想哭的感觉。

上官天云不由暗自自责起来,自己当时确实没有想到她们,看着她们眼中都含着泪水,不由心痛道:“好好好,这件事是我不对,我给你们道歉,我保证以后不会再随便拿自己的生命冒险了。”说着,将怀里的冷水雾扶起来,看着她那梨花带雨的脸,不由心中一阵儿感动。

自从他认识冷水雾以来,冷水雾给他的感觉总是冷冰冰的,而且冷得有些不近人情,直到现在,他才体会到她内心深处对自己那火一般的真情。

上官天云不由心中一动,伸出手将冷水雾的两只手握了起来。冷水雾因为被雷亭火打了一掌,所以左手此时仍然疼痛无比,被上官天云一握,顿时疼得“哼”了一声。

上官天云见状,不由关切道:“你怎么了?”彩雅在一边道:“刚才水雾姐以为你死了,就跟那边的那个糟老头子打了一架,结果被他打伤了,而且恋君剑也丢了。”上官天云闻言,忙低头看向冷水雾的手,只见她的左手此时变得红肿不堪,而且有的地方还留着血。上官天云不由心中暴怒,猛然转向雷亭火,怒吼道:“雷亭火,我剁了你。”说完,上官天云左掌运功一吸,插在擂台上的天月间顿时飞入上官天云的手中。

上官天云手持天月剑旋起一片寒芒,怒劈了过去,无匹的剑气简直仿佛要将大地劈开一般,威力无边。

雷亭火见状,心中一惊,慌忙运起全身功力,高举恋君剑,也劈向上官天云。两剑相撞,发出“呛”的一声巨响,上官天云被恋君剑的剑气震得连退三步,低头看向天月剑,只见天月剑的剑身上,此时竟然多了一个指盖大小的缺口,恋君剑的威力果然不是盖的。而雷亭火则被震出十余米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幸好他功力深厚,硬稳住身形,这才不至于当场出丑。

上官天云看着天月剑上的缺口,不由暗想:自己看来不能与他硬拼了,否则,再来上几下,我这把天月剑就该报销了,那时候我可怎么向剑伯交待啊!

雷亭火抚平乱涌的血脉,对着上官天云道:“你就是上官天云?”上官天云冷冷道:“没错。”雷亭火道:“上官教主,我雷亭火与你天神教一向没有过节,为何你要咄咄相逼!”上官天云冷笑道:“我咄咄相逼!恐怕是你先对我扔炸弹的吧!”

雷亭火一愣,放软道:“那完全是个误会,我当时不知道场中有你这个天神教的教主,如果我知道,我肯定不会扔的。”上官天云冷然一笑道:“是吗?那为什么在我死了之后,你打伤了水雾,而且还抢了她的恋君剑?”雷亭火闻言,不由愣住了,不知如何回答。

上官天云怒然一笑道:“我今天如果不能将你的脑袋割下来,我上官天云四个字就倒过来写。”说着,上官天云手持天月剑再次冲前,不过这一次他没有正面相拼,而是以其快若疾雷的万流浮云步,不断地在雷亭火四周打转,他要瞅准时机,给予雷亭火致命一击。

雷亭火此时也知道这件事根本不可能善了了,怒喝道:“老子今天就跟你拼了,我兄弟火影之仇,今天也一并算来。”说着,恋君剑狂舞而起,锐利的粉红寒芒在他的周身连闪不断,使人根本近身不得。

上官天云连绕数圈,还是无法找到雷亭火的破绽,不由心中一怒,功力猛提,天月剑暴刺而出。

然而,雷亭火等的就是这个时刻,见上官天云狂攻过来,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恋君剑突然间变得通红无比,原来他将自己的炙热内力全部灌输于剑上,一时间恋君剑散发出火红、炙热、锋锐的剑气,简直有摧枯拉朽的威力。

上官天云见状大惊,但是此时已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天月剑与恋君剑若是正面硬碰,就算上官天云有再高的功力,天月剑也非断不可。

眼看两人就要硬拼一剑时,突然,自远方飞来两颗红色暗器,笔直的射向雷亭火。一时间,雷亭火不由陷入两难之际,如果继续硬拼这一剑,那背后不知是什么的暗器,肯定会打在自己身上。但是,如果回身打掉那两颗暗器,眼前这个硬拼的机会定然是一纵即势,以后如果想让上官天云与自己硬拼,恐怕很难了。

思绪飞转间,那两颗暗器已离雷亭火非常之近了,终于,雷亭火放弃了击毁天月剑的机会,硬劈一剑,将上官天云迫退,紧跟着回身扫向那两颗暗器,原来是两颗红色药丸,恋君剑过处,那两颗药丸顿时碎开,谁知,里面竟然喷出一片白粉,全部罩向雷亭火。

雷亭火大惊之下,连忙舞起恋君剑,想用剑气将白粉吹散,但是已经太晚了,那些白粉有大半沾到了雷亭火的身上。雷亭火顿感一股奇痒传来,不由“唉唉”叫起来,手也不断的在身上挠起来。

上官天云扭头看去,只见那个书生打扮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来了,此时手中拿着两把红色的药丸,飞快的向雷亭火奔去。

在距雷亭火还有数米的地方,飞身而起,大笑道:“雷亭火,我今天就让你自己挠下一层皮来。”说着,手中的红色药丸全部砸向雷亭火。

突然间,雷亭火猛地瞪向那书生,暴吼道:“臭小子,今天老子就让你死无全尸。”说着,竟然不避那些药丸,迅猛的冲向那书生,任凭书生的那些药丸砸在自己的身上,喷起一片片的白粉。

雷亭火手持恋君剑,怒斩向那书生,书生见状,不由大惊,慌忙想避往别处,但是他的功力与雷亭火比起来,相差何止千里之遥。眼看已避之不及,就要葬身于恋君剑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