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四十五章 绝命血魔

柳星云冷冷得看着来人,只见此人身着一袭淡红劲衣,腰间佩着一柄血红剑鞘的长剑,那就是武林七大传奇宝剑之一的赤炼剑。这仇天浪大约五六十岁的样子,脸上现出淡定从容的神色,一头银发飘在脑后,没有丝毫的狂暴怒厉之气,就像是一个慈祥的老人一样。然而,就是这个慈祥的老人,威震了江湖近二十年,从未尝过败绩。江湖中人对他的名字讳忌极深,没有人会喜欢谈论他的事迹,皆是因为他实在太恐怖了。

他居于武林十魔的首位,但是他一个人比其余九魔加起来还要厉害。有些武林中人就想过要把他从武林十魔的排名中提出来,作为一个超级大魔头来看待。

不过,因为没有太多人愿意谈论这个话题,所以这件事就搁置下来了。但是,他的可怕之处是毋庸置疑的,多少年来,有多少雄踞一方的绝顶高手,在他的面前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武林十魔中排名第二的华月老人,性情孤傲冷僻,以自创的一手凌星剑法打遍天下无敌手,不过却在他的一剑之下,便被废了一只手。从此之后华月老人便隐居山林,再不从江湖中露面了。

柳星云是华月老人的徒弟,他继承了华月老人的孤傲性格,也继承了华月老人的全部功力,但是,他会是仇天浪的对手吗?

柳星云冷冷的看着仇天浪,道:“你就是绝命血魔仇天浪?”仇天浪淡然一笑道:“没错。”柳星云冷冷道:“当年我师傅被你一剑就废了左手,导致抱恨终生,我今天就要为他报仇。”仇天浪一眼瞥见了地上的辰星剑,略微一怔,笑道:“原来你是华月老人的徒弟,你的气质倒是跟华月老人很像啊!多年不见,不知道华月老人还好吗?”

柳星云冷道:“他已经死了,不过他在临终之前,让我一定要打败你,为他老人家雪耻。”仇天浪闻言,摇摇头道:“原来他已经死了,真是可惜,当年他被我打败之后,说一定会来找我报仇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等待着他,没想到他竟然死了,唉!”柳星云冷冷道:“我师傅虽然死了,但是我还活着,我今天就要杀了你,为我师傅雪耻。”

仇天浪闻言,眼中突然射出兴奋的神色,笑道:“你有那个把握吗?”柳星云冷道:“试试就知道了。”

仇天浪眼中的兴奋神色逐渐加重,最后竟然如同一头见到猎物的恶狼般,两眼放光的看着柳星云。身上的霸气也逐渐加重,直逼的周围的官兵忍不住连连后退。

柳星云见状,心中不由也打了个突兀,心道:这个老魔头竟然有这么强的霸气,果然是名不虚传。

这时,插在地上的辰星剑,突然拔地而起,飞向了柳星云。柳星云见状,忙一把抓住了辰星剑,怔怔的看着仇天浪,这一手隔空取物着实把柳星云吓了一跳。要说是用内功把地上的刀剑吸起来,那不算稀奇,但是身体毫无动作,只凭着身上散发出来的霸气,便可将刀剑驾驭,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仇天浪看着柳星云,静静道:“你的心乱了,这一仗你已经败了。”柳星云闻言,心中怒气陡升,冷斥道:“少说废话,看剑。”说话间,柳星云飞身而起,暴冲上前,手中辰星剑急旋而起,带起一股强烈的剑气。

仇天浪静静的看着辰星剑刺了过来,就在辰星剑要刺中他的时候,仇天浪突然双掌暴吐,柳星云顿感一股无匹的劲力扑面而来,不由身形一滞。而仇天浪就在这一刹那间,飞转身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掠到了柳星云的身后,双拳猛挥而上。

柳星云见仇天浪的速度竟然快到了这种地步,不由心中大惊,暴喝道:“星耀天下。”顿时,辰星剑舞起一道道剑影,将柳星云的周身全都包裹了起来。仇天浪见状,双拳不由撤了回来,不过,他却一眼看到了柳星云腿下有一个破绽,抬腿给了柳星云一脚。

柳星云被他踢得差点摔倒,忙掠身后退,眼中惊讶的看着仇天浪,不敢相信自己用了全力,竟然伤不到他丝毫,反而还被踢了一脚。

仇天浪看着他淡笑道:“你的武功比起华月老人来,还有一定的差距。”柳星云闻言,怒道:“少废话,看招。”但见,柳星云再次飞身扑上,手中辰星剑疾闪起来,点出无数的剑影。

仇天浪看着攻来的柳星云,笑道:“我记得这一招,这一招好像叫千星万芒吧!”柳星云怒喝道:“看你接不接得下。”仇天浪淡笑道:“那就试试吧!”说着,身形忽动,暴冲而上,双手变掌成爪,犹如要撕天裂地般,抓向柳星云。

就在两人要撞到一起的时候,柳星云突然大喝道:“吃我这招,天星一剑。”霎那间,无数的剑影竟然全都合了起来,变成一道巨大剑气,摧枯拉朽般刺了过去。

仇天浪见状,眼中闪过一丝惊愕之色,不过,他随即大笑道:“果然好招。”说话间,他的双爪暴抓过去,竟然想以血肉之躯对抗辰星剑的无匹剑气。

柳星云见状,冷笑道:“你去死吧!”说着,手中再次增力,辰星剑的剑气更加锋芒了。

只见,仇天浪的双爪与柳星云的剑气相交,一把将柳星云的剑气抓住了,随即大喝道:“裂天爪。”但见,仇天浪的双爪犹如铁爪般,抓着辰星剑的剑气猛地一撕。辰星剑幻化出的巨大剑气竟然被他一爪给撕碎了,随即,辰星剑也被他抓在手上,就在他要用力掰断辰星剑之时,只听柳星云大吼道:“凌光流星。”只见,辰星剑骤然旋起,脱开了仇天浪的魔爪,笔直的刺向他的胸口。

在这危急的时刻,仇天浪忙飞身疾退,同时大喝道:“赤血剑。”只见,佩在仇天浪腰间的赤炼剑“嗡”然出鞘,带出一道火红剑芒。

仇天浪一把将赤炼剑抓于手中,疾扫而起,砍向柳星云刺来的辰星剑。柳星云只见一道摧枯拉朽般的剑气扫了过来,忙抽身急退,勘勘避过了赤炼剑的锋芒。

仇天浪没有追击,而是站在原地看着绽放着火红光芒的赤炼剑,眼中显出一种复杂的神色,过了好一阵儿,才缓缓开口道:“老朋友,你在鞘中待了快有七年了吧!我以为你会永远的待下去,没想到你今天终于出鞘了。”

柳星云冷眼看着仇天浪,道:“仇天浪,七年前我师傅把你的剑逼出了鞘,但是却被你一剑给废了左臂,今天我就要试试你的剑到底有多厉害!吃我这最强一招!”说完,柳星云整个人突然沉默了下来,双手抱剑,眼睛紧闭,身上的冷厉之气也消失了。

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在聚敛真气,这片刻的安宁,只是暴风雨来的前奏。果然,片刻之后,柳星云突然睁开了眼睛,眼中射出骇人的杀气,暴喝道:“凌风夺魄。”只见柳星云纵身跃到半空,身体急旋而起,犹如一道怒电般,暴射向仇天浪,势无可挡。

仇天浪看着暴冲而来的柳星云,脸上突然现出一丝野兽的气息,暴喝道:“血魔一式!”说话间,只见仇天浪双手紧握赤炼剑,高举过头顶,身体突然急旋而起,不到片刻,整个人便犹如一道龙卷风般,周身飞沙走石。

柳星云犹如一道怒电,暴刺了过去,辰星剑带起一道锋锐的白寒剑气,仿佛要把地刺出一个洞一般。

而仇天浪的双手紧握着赤炼剑,怒劈而去,赤炼剑带出一抹血红色的剑芒,无匹的剑气仿佛要将天撕出一道口子般。

霎那间,双剑交击,迸发出强烈的火花和震耳欲聋的巨响声。柳星云承受不住赤炼剑上传来的巨大冲击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倒摔出去。

而仇天浪也被辰星剑震得连退了数步才稳住身形,惊讶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柳星云,不相信他竟然可以将自己震退。

柳星云只觉心中翻腾不已,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不过,一个不稳又倒了下去,五脏六腑犹如奔涌大江般,翻腾个不停。柳星云一阵儿难受,再次“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跟着脑袋一阵儿晕眩,晕了过去。

仇天浪看着地上的柳星云,缓缓地走了过去。一旁的棍枪双魔见柳星云已经晕了过去,不由上前冲着仇天浪笑道:“仇前辈武功高强,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仇天浪冷眼看了一下他们,道:“你们不是告诉我说上官天鸿的儿子上官天云在这里吗?”棍魔哈腰道:“上官天云已经被我们打成了重伤,现在正躲在牛魂山上疗伤呢!”仇天浪冷道:“他被你们打成了重伤?”棍魔尴尬一笑道:“其实应该是被这五万官兵给逼成了重伤,他连施绝招,导致内力大耗,最终力竭而晕,不过却被一匹马给救走了。”

仇天浪想了一下,道:“上官天云的武功比起华月老人的这个徒弟来怎么样?”棍魔想了一下道:“应该差不多吧!”仇天浪冷笑道:“原来只是差不多,那他现在身受重伤,你们应该可以杀得了他,何必还要把我叫来。若不是有这个小子可以威胁到你们,我非把你们的皮剥了不可。”顿了顿,又道:“我不管那个上官天云了,你们自己解决他吧!我现在要带着这个小子走了。”

棍魔闻言,不由道:“仇前辈,您不杀了这个小子,要带他去哪里?”仇天浪怒瞪了他一眼道:“我带他到哪里去,用得着你管吗?”棍魔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忙道:“小人不敢,小人不敢。”

仇天浪把柳星云从地上抱起来,见他双目紧闭,脸上毫无血色,心知他已深受内伤,如果不能及时治疗,恐怕不死也得残废了。

仇天浪看了棍枪双魔一眼,道:“日耀老人也差不多快要赶来了,如果你们真的对付不了上官天云,相信日耀老人可以对付得了的。”棍枪双魔闻言,大喜道:“日耀老人也来了,真是太好了。”仇天浪不屑的看了两人一眼,道:“真是没出息,连一个重伤之人都对付不了。”棍枪双魔闻言,不由尴尬不已。仇天浪道:“我走了,你们在此等日耀老人吧!”说着,飞身而起,瞬间便掠入树林之中,消失无影了。

直到仇天浪走了,棍枪双魔才稍稍喘出一口大气。棍魔道:“怎么仇前辈不直接杀了柳星云那个小子,而要把他带走呢!”枪魔想了一下道:“可能是仇前辈看柳星云那小子骨骼精奇,心中有了收徒之心了吧!”棍魔不由兴奋道:“如果他真收了柳星云做徒弟,那我们闪电杀手会称霸江湖就又多了一个好帮手了。”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突然掠来,冲着棍魔就冲了过去,其来势之快,简直无法看清楚。棍魔只觉眼前一花,脸上便“啪啪”挨了两巴掌,直打得他眼冒金星,嘴角溢血。

枪魔见状,不由慌忙摆开架势,准备应敌。不过,当他看到来人的样子时,慌忙跪地道:“属下枪魔参见日耀使者。”

来人正是日耀老人,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变成闪电杀手会的使者了。只见这日耀老人长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一张脸长得如同一个大葫芦似的,而且还一个眼大一个眼小,灰白相间的头发扎在脑后,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锦衣,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一股奸佞、狠邪之气。

日耀老人瞪着棍魔道:“你个混蛋,竟然如此口不泽言,我们闪电杀手会现在正处于筹集资金,扩张实力的关键时刻,如果会主的鸿心壮志被泄露出去,那我们一定会遭到全武林的围攻,到时候,我们所作的努力就全白废了。”

棍魔闻言,慌忙跪地道:“属下知错,请使者原谅。”日耀老人看了看四周,见那些官兵都在数丈之外,应该听不到他们所说的话,不由道:“起来吧!如果再有下次,我一定不会绕了你。”棍魔忙道:“谢使者,谢使者。”

日耀老人道:“这次会主接到你们的飞鸽传书,特地请绝命血魔仇前辈与我来帮你们杀了上官天云,可见会主消灭天神教之心是多么强烈了。对了,仇前辈先我一步来的,不知道他老人家去哪了?”棍魔道:“仇前辈刚刚走了。”

日耀老人一愣,道:“走了?去哪了?”棍魔将事情给日耀老人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日耀老人听完之后,缓缓道:“原来是这样,现在虽然仇前辈走了,但是我相信,凭我们照样可以杀了上官天云的。”棍魔忙道:“上官天云已深受重伤,相信只要日耀使者出手,他绝对逃不了的。”日耀老人冲着高耸入云的牛魂山冷笑道:“上官天云,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的!”

另一边,冰影与刑雪荷在半山腰便被简绪的手下发现了,慌忙报于山上知道。上官天云等人连忙走下山,迎上了两女。

上官天云见到冰影及刑雪荷,飞身上前将两女抱在了怀里,抱得紧紧的,生怕一松手就会失去她们似的。刑雪荷被上官天云抱着,不由想起自己被困在棍魔手上的事,一时鼻子一酸,委屈得哭了出来。冰影则伸出双手,将上官天云也紧紧的搂住,脸上充满了幸福的笑容。

上官天云突然一眼瞥见了冰影左臂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不由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冰影淡然一笑道:“没事,只不过是受了点皮外伤而已。”上官天云急道:“皮外伤!你的伤口都能见到骨头了,还说是皮外伤。”

一旁的刑雪荷道:“冰影姐姐是为了救我,才受得伤。”上官天云闻言,眼中不由射出无限爱怜的目光。上官天云突然想起一件事,猛然伸出嘴,一口将冰影的伤口吸住了。

冰影先是觉得一阵儿刺痛,紧接着便感到一股清凉之气传来,不由为之舒爽,冰影知道上官天云要用他体内的雪峰灵芝为自己疗伤,不由闭上眼一动不动的任由他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大约过了四分之一炷香的时间,上官天云才缓缓离开冰影的伤口,这时,冰影的伤口已经愈合上了,只留下一块淡淡的血凝片。冰影轻轻的将血凝片揭开,只见嫩白的皮肤现出来,如果不是衣襟上还有鲜血,她实在不相信自己受过伤。

冰影不由笑道:“天云哥,谢谢你。我还以为会留下疤痕呢!”上官天云爱怜的看着她,道:“要说谢谢,应该是我对你说。谢谢你把雪荷救了回来。”冰影白了他一眼,笑道:“你竟然还会跟我客气,真是的。”顿了顿,冰影又道:“天云哥,你知道我在山下看到谁了吗?”上官天云笑道:“是不是柳星云?”冰影道:“是啊!而且还是他救了我们呢!柳星云怎么会在山上呢?”上官天云不由苦笑道:“这件事让水雾给你们解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