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四十七章 危急关头

孙无寿的大军疯狂的涌上了牛魂山,简直就像是要把这座山压平了似的,震天动地的喊杀声响彻了整个牛魂山。

然而,这群官兵刚到了半山腰的就变成一片散沙了,无数的陷坑和路障把这群官兵整得死的死伤的伤,更厉害的是诸葛极亮布的那些树阵,把无数的官兵都给困在了里面,在里面绕来绕去就是走不出去。

孙无寿的官兵一直攻到深夜,也没有攻上牛魂山,反而折损了近万人,万般无奈之下,只能退兵了。不过他们的攻击也将简绪等人制造的陷坑、路障、迷魂阵等破坏的都差不多了,只要再冲上几次就应该可以攻上牛魂山了。

而在孙无寿的大军攻山的时候,简绪却带领着手下在山上用了半天的时间,削出了两万多根标枪,准备第二天对付敌人用。

没有人敢睡觉,大家都把心弦绷到了最高点,紧紧地盯着山下孙无寿的官兵。

“呜呜……”进攻的号角再次吹起,无数的官兵再次涌上了牛魂山,喊杀声震天响起。

冷水雾在屋里对着冰影三女道:“你们在屋里守着天云,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能离开,不能让天云受到一点伤害。”冰影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我们知道了。”冷水雾点了点头,转身走出房间,来到简绪及诸葛极亮身旁,看着山下那犹如潮水般的官兵,缓缓道:“这一次恐怕必须得拼命了。”简绪冷冷道:“今天我就让他们见识见识我的幽风断魂剑。”

这一次,孙无寿的大军没有费太大的力气,就冲上了牛魂山,乌压压的一片,极为骇人。简绪待敌人凑近后,才猛地大吼道:“放。”顿时,无数的标枪一个个犹如离弦之箭般发了出去,孙无寿的官兵虽然多,但是牛魂山的山顶并不是太大,只能挤压着往上顶。所以,冲上去的官兵全都逃不过被标枪穿射之祸,一片片的官兵倒在了血泊中,惨叫声不绝于耳。

终于,孙无寿的官兵实在抵挡不了这一波接一波的标枪了,纷纷狼狈的再次逃下山去。

简绪见状,忙下令让牛魂山上的兄弟将射出去的标枪尽可能的收回来,以便再次使用。

诸葛极亮闭着眼睛想了想,对着简绪道:“简寨主,我要带几十个兄弟去后山一趟。”简绪闻言,忙道:“先生尽管带兄弟去,不必跟我说。”诸葛极亮笑道:“谢寨主。”一旁的冷水雾愣道:“诸葛先生为什么去后山?难道你认为孙无寿的官兵会从后山攻上来吗?”诸葛极亮笑道:“后山全是陡峭石坡,孙无寿的官兵还没有那个能耐爬的上来。”冷水雾不由道:“那诸葛先生要干什么去?”诸葛极亮笑道:“到时候冷姑娘你就知道了。”冷水雾知道他必有妙招,淡淡一笑,也不再追问了。

“呜呜……”孙无寿的官兵在稍稍休整之后,再次吹起了进攻号角,这一次,孙无寿命一些盾牌兵拿着藤盾冲在最前面,这样一来,简绪等人的那些标枪就不怎么管用了。

待标枪都发完之后,简绪见无数的官兵仍然冲了上来,不由大吼道:“兄弟们,给我杀——”说着,抽出精钢长剑,冲了下去。

他的那千余名弟兄见状,纷纷热血沸腾,拔出兵器,大吼着冲了下去,冷水雾、庄雄、鬼猴灵更是不落人后,飞快的杀向了人群。

简绪的幽风断魂剑果然名不虚传,剑过之处,寒风阵阵,几乎没有挡得住他一剑之人。而冷水雾的恋君剑更是不用说了,一扫一大片,直吓得那些官兵狼狈鼠窜。庄雄的那两只大板斧真是够吓人的,每一斧下去,都恨不能把人劈成两半,那些官兵见到他的猛劲,都纷纷不敢上前。另一边鬼猴灵的弥天神掌也呼呼打开,虽然他的功力不行,但是他的掌法却有独到之处,那些官兵还没有见到他的身影,便纷纷中掌倒地了,而在鬼猴灵的身后还跟有十余名手持长刀的牛魂上弟兄,每见到敌人倒地,冲上去便是一刀,所以,鬼猴灵虽然不能将敌人击毙,但是他只要将敌人击倒在地,那人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这一仗一直打了数个时辰,孙无寿的官兵才终于被打退了下去,牛魂山的弟兄死伤了近一半,地上的鲜血不断的流淌着,更加显示出战斗的惨烈。

简绪见手下死伤不少,忙招呼那些没受伤的人赶快救人,而冷水雾则缓缓地走回上官天云的那间房间里,手中恋君剑上满是鲜血,身上也沾了不少鲜血。

冰影三女见到冷水雾浑身是血,吓了一跳,赶忙走上前,扶着冷水雾坐在了椅子上。冰影急问道:“水雾姐你没事吧!”冷水雾摇摇头道:“没事。”彩雅看着冷水雾身上的鲜血,道:“可是你身上好多血啊!”冷水雾瞄了一眼身上的血,道:“这都是那些官兵身上的血,不是我的。”

刑雪荷道:“水雾姐你还是快洗个澡吧!”冷水雾摇摇头道:“不用了,孙无寿的官兵随时会攻上来的。对了,天云怎么样了?”冰影道:“他的身体越来越热,身上的皮肤已经开始蜕裂了。”冷水雾闻言,忙凑到床前,果然见到上官天云的皮肤正在迅速的蜕裂,继而生出了新的皮肤,不由大喜道:“这就说明天云体内的九龙丹已经开始融入天云的血液之中了,待天云全身的皮肤都蜕掉之后,他的功力不但会全部恢复,而且还能增加数十年的功力。”

冰影闻言喜道:“那就太好了,不知道天云什么时候会醒?”冷水雾想了一下道:“照这个样子看,用不了多长时间了。”冰影看了看屋外道:“不知道简绪他们还能撑得住吗?”冷水雾叹了口气道:“这一次虽然将官兵杀退了,但是我们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伤亡了将近一半,而且棍枪双魔在刚才的进攻中没有出现,如果他们在的话,我想我们的伤亡会更多。”

冰影闻言,想了一下道:“闪电杀手会的人都是阴险自私的,他们只有在有把握将敌人击败的时候,才会拚命的打,否则,他们绝对会保护好自己不受伤害。”冷水雾缓缓道:“下一次进攻的时候,恐怕棍枪双魔就会出现了,到时候我们不知道还能不能击退敌人。”顿了顿,又对着冰影正色道:“不管我们挡不挡得住,你都要把天云照顾好,我不允许他受到任何的伤害。”冰影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水雾姐你放心,我不会让天云受到任何伤害的,除非我死了。”

冷水雾忙道:“我不允许你说这种话,我相信我们可以熬过这一劫的。别忘了,咱们还有天神教的后援呢!”冰影笑道:“我知道,我也相信我们能够熬过去。”冷水雾笑了笑,道:“好了,你们在这里看着天云,我到外面看一下。”冰影笑道:“水雾姐你去吧!”冷水雾点头一笑,转身走出房门。

冷水雾看着外边那些不断疼叫的牛魂山弟兄,心中不由感慨万千,自己虽然说一定能够熬得过去,但是又有几成的把握呢!山下孙无寿的官兵虽然伤亡了不少,但是至少还有三万人,而且还有棍枪双魔,最可怕的是将柳星云擒住的到底是什么人,自己还不知道。

再看看自己这边,除了他们几个高手外,只有五六百名弟兄了,而且都已经心力交瘁,没有太大斗志了。双方一比较,强弱立现。

就在这时,后山突然传来了“隆隆”之声,冷水雾等人忙上前看去,只见诸葛极亮缓步走了过来,在他身后的那几十名弟兄滚动着三颗两人多高的大巨石,费力的往前滚着。

冷水雾见状,忙走上前去,对着诸葛极亮笑道:“诸葛先生,原来你去弄大石头了,我还以为你要干什么呢!”诸葛极亮笑道:“在牛魂山上用这种大石头砸敌人,实在是再理想不过了。”

冷水雾笑道:“是啊!这牛魂上地势险要,能够走人的地方不多,如果这三颗大石头滚下去,那真是眼睁睁的要挨砸呀!”简绪闻言,忙道:“那还等什么!赶快把这些大石头放到好位置上,我要让孙无寿那个老混蛋尝尝什么叫巨石压顶!”

“呜呜……”孙无寿大军的进攻号角再次吹响了,这一次他的大军已经准备好将牛魂山一举拿下了,一个个都是鼓足了勇气,杀气冲天的涌了上来。

诸葛极亮在山顶上淡淡地看着那些官兵爬上山来,待他们爬到离山顶不足百米的时候,才下令道:“放巨石。”巨石旁边的兄弟闻言,忙抽出钢刀猛地将绑着巨石的绳索砍断,那三颗大巨石一脱开束缚,立马滚下了牛魂上,势若泰山压顶般砸向了孙无寿的大军。

那些官兵正冲着,突见三颗大巨石拔山倒树的砸了下来,不由一个个都吓傻了,继而怪叫着往山下跑去,但是他们又怎么快得过巨石,那三颗巨石过处满是断肢残骸,鲜血淋漓,简直惨不忍睹,然而这就是战争,你不杀了他们,他们就会杀了你,这是没有办法的。

那三颗大石一直滚到了山下,将孙无寿搭建的那些帐篷也都给碾烂了,威势简直令人胆寒。

孙无寿看着满山的尸体,心中狂怒,冲着那些从山上逃下来的官兵大吼道:“给我冲回去—”那些官兵闻言,只能再次往牛魂山上冲去。

那三颗巨石虽然碾死了不少人,但是官兵仍然众多,再加上还有棍枪双魔及日耀老人,简绪及冷水雾等人仍然是无法抵挡的。

日耀老人及棍枪双魔带领着孙无寿的大军攻上了牛魂上,气势汹汹,简直势无可挡。而此时,牛魂山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退敌了,只能硬着头皮迎了上去。日耀老人见到简绪等人,哈哈一笑道:“让老夫来见识一下你们的能耐。”说着,手中撤出一柄精钢长剑,暴刺过去。冷水雾等人只觉一股无匹的压力涌了过来,不由心中大惊,慌忙奋起全力挡了上去。

这日耀老人果然不愧是与华月老人齐名的人,一柄长剑舞得密不透风,毫无破绽,简绪与冷水雾联手之下,仍被他逼得不断后退,难以抵挡。而庄雄及鬼猴灵则拦上了棍枪双魔,四人一接手便大打出手。庄雄的武功虽然不错,但是比起棍枪双魔来还是差了一截,鬼猴灵则更不用说了,基本上全是防守,根本无力出招。

牛魂山上的那五百多名弟兄在跟孙无寿的大军硬拼之下,一个个不断的倒在了地上,败像已成,无力回天了。

就在这时,突听远处传来一声暴吼:“云儿,我们来啦!”声音才落,只见四道人影从远处迅速的赶来,不到片刻便突破了孙无寿的包围圈,狂奔上来,这四人不是别人,正是天神教的四大高手,剑魔、刀魔、刑杀及鬼一斧,只见四人犹如四道怒电般,暴冲了上来。

冷水雾见到四人,大喜道:“刀伯、剑伯,你们终于来啦!唉呦!”冷水雾一个分神,肩膀被日耀老人刺了一剑,鲜血哗哗的流了出来,疼得冷水雾一阵儿晕眩,倒在了地上。

剑魔见状,大吼道:“日耀,原来是你这个老不死的,你竟然甘做朝廷的鹰犬,与我天神教做对,老子今天就杀了你。”说着,寒铁重剑暴刺过去,带起一阵凛冽寒风。

日耀老人看着剑魔冷然一笑道:“我就是试试你这个破剑有没有长进。”说着,抽剑迎了上去。双剑一交,两人顿时打成一团,剑气纵横间,两人各不相让的猛攻着对方。

刀魔则转眼看到了一旁的棍枪双魔,大吼道:“你们这两个畜生也在这儿,我老刀今天就替你们除名。”说着,举起天裂刀暴斩过去,棍枪双魔见状,忙举起兵器迎了上去。此时,庄雄及鬼猴灵已是伤痕累累,若刀魔晚来一阵儿,他们两人就难以活命了。

鬼一斧及刑杀则冲着那无数的官兵猛杀了过去,带起一片片的腥风血雨。而此时,山下又传来了震天的喊杀声,不过这不是孙无寿的大军,而是天神教的援军。

只见桥山双霸与鬼刀徐彻带领着数千名天神教弟子自远处狂杀过来,孙无寿见状,忙下令撤军抵挡,顿时,山上的官兵蜂拥下山,迎上了天神教的援军,双方打了起来。

由于天神教来的是新力军,而孙无寿的大军已经激斗了两天了,所以双方虽然存在着人数上的差异,但是,孙无寿的官兵仍然被杀的丢盔弃甲,狼狈逃窜,败像已成。

山上的日耀老人见状,对着棍枪双魔大吼道:“先杀了上官天云。”说着,手中钢剑猛一用力,使出了绝招,但见耀日老人犹如一条蛟龙般不断的冲击着剑魔的防线,剑魔虽然武功很高,但是比起耀日老人来,还差了一大截,一个不小心,被日耀老人在腰间刺了一剑,鲜血止不住的流了出来。而耀日老人并不追击,而是迅疾的冲向了山顶的屋子。

冷水雾见状,忙叫道:“不能让他进去,天云现在还昏迷着呢!”鬼一斧及刑杀闻言,忙纵身拦了过去。大板斧及判官笔冲着日耀老人就攻了过去,声势骇人。

而日耀老人不愧是日耀老人,只见他大吼一声:“苍龙噬日。”但见日耀老人的精钢长剑突然剑气四射,犹如一条苍龙般,翻转腾挪的刺向两人。

鬼一斧与刑杀只觉一股强大的剑气扑面而来,不由急忙运起全力挡了过去,只听“当”的一声,日耀老人的长剑与大板斧及判官笔相撞,鬼一斧及刑杀顿感一股无匹的劲力袭向,虎口顿时破裂,身体止不住的倒摔出去。

日耀老人终于亮出了自己的绝招了,这一击之下,鬼一斧与刑杀竟然双双被击退,他的功夫也真是够可怕的。

日耀老人并不追击,而是纵身掠入房屋之中,他现在只想尽快杀掉上官天云,别的事情都不想了。

日耀老人进入房间之中,立即见到全身戒备的冰影三女及躺在**皮肤蜕掉大半、昏迷不醒的上官天云。

冰影见到日耀老人,立即叱喝道:“你是什么人?”耀日老人冷笑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想干什么就行了。”冰影斥道:“你想干什么?”日耀老人冷然一笑道:“我想杀了你们还有上官天云。”冰影怒斥道:“找死。”说着,甩手射出九支寒冰针,直取日耀老人周身各处大穴。

日耀老人看着射来的寒冰夺魄针冷冷一笑道:“雕虫小技也敢在老夫面前献丑。”说话间,只见他手中长剑猛然一挥,九支寒冰针顿时被击碎,疾若闪电的寒冰针在日耀老人的面前竟然毫无威胁,这不禁把冰影吓了一跳。

日耀老人冷冷一笑道:“都给我去死吧!”说着,手中精钢长剑一挺,暴刺过去,冰影及彩雅见状,忙抽出长剑迎了上去,然而,两女的功夫比起日耀老人来简直不堪一击。

只见日耀老人随手一剑便将两女震到一边,两女继而“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站不起来了。日耀老人冷眼看着**的上官天云,缓缓道:“上官天云,你能死在我的手里也算是不枉此生了。”说着,挺起长剑就刺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道白影突然由冰影怀里跳出来,冲向了日耀老人。日耀老人只觉身后传来一股极寒之气,不由心中一惊,忙回剑扫了过去。那道白影正是寒冰小飞蟾,它见上官天云有难,忙飞出来冲向了日耀老人,可见这个小飞蟾还是挺讲义气的。

日耀老人回头一见,发现是一个会飞的小东西,不由心中讶然,继而怒喝道:“不知死活的东西,老子先宰了你。”说着,手中的精钢长剑暴刺过去,虽然寒冰小飞蟾速度极快,但是日耀老人的功力非比寻常,刷刷几剑把小飞蟾逼得左躲右闪,狼狈至极。

小飞蟾见日耀老人太厉害了,不由“吱吱”叫了两声,飞快的躲到了一个角落里,不敢再靠近日耀老人。

日耀老人冷冷一笑道:“我先宰了上官天云,再来收拾你。”说着,挺起长剑转身暴刺向上官天云,冰影及彩雅不由疾呼道:“不要—”

上官天云身边的刑雪荷见状,一把将上官天云抱起,藏在了自己身后,眼睁睁的看着日耀老人的长剑刺来,她要以自己的身体来保护上官天云。

日耀老人见状,冷喝道:“我就让你们做个同命鸳鸯。”说着,手中劲力更加几分,精钢长剑隐隐泛出了森寒的剑气,笔直的刺向了刑雪荷及她身后的上官天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