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四十八章 天云复功

刑雪荷眼看着日耀老人的长剑刺来,眼睛中不由现出了绝望的神色,就在日耀老人的长剑要刺入她的身体时,突然背后传来一声大吼,继而从背后伸出一只手,一把将日耀老人的长剑给抓住了。

刑雪荷见状,急忙转头看去,只见上官天云不知道什么时候眼睛睁开了,泛着狂怒杀气的虎目,正怒气冲天的瞪着日耀老人。

日耀老人见状大惊,忙运劲抽剑,上官天云抬起脚,一脚将他踢飞出去。

刑雪荷看着上官天云,眼中不由泛出喜悦的泪水,一把将上官天云给紧紧抱住了。上官天云轻揽着刑雪荷,柔声道:“别哭了,没事了。”刑雪荷紧紧地搂着上官天云,把头埋在他的胸膛上,放声大哭,好像要把所有的眼泪都哭出来似的。

上官天云扶着刑雪荷坐在**,继而走向冰影及彩雅两女,将她们两人缓缓抱起,也放在了**。彩雅摸着上官天云的脸颊道:“天云哥,真的是你吗?你真的好了吗?”上官天云轻抚了一下她的脸蛋道:“是我,我没事了,这两天让你们受苦了,我上官天云发誓,今生今世一定不会让你们再受到任何的伤害了。”

冰影激动地看着上官天云,两只眼睛放出了热切的光芒,不过她却故作镇定道:“天云,小心那个老头子,他的武功非常厉害。”上官天云轻轻抓起她的柔夷,放到嘴边吻了一下道:“你放心,凭他还伤不了我。”冰影的脸顿时红得像个熟透了的苹果一般,忙抽回了玉手,不敢看他。

上官天云缓缓站起身,转向日耀老人道:“你是什么人?”日耀老人冷冷道:“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要知道自己就要死了就行了。”上官天云闻言,冷冷一笑道:“你对自己倒是很有信心啊!”日耀老人冷道:“我这辈子只吃过一次败仗,那就是输给了绝命血魔仇前辈,其他的人,我还没有一个放在眼里的。”上官天云冷然一笑道:“是吗?那我今天就让你改变自己的看法。”日耀老人冷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就在这时,冷水雾突然冲进了房间,见到上官天云正在与日耀老人冷冷的对视着,冷水雾见上官天云已经没事了,不由大喜道:“天云,你醒啦!”上官天云看了看冷水雾,道:“这两天你受苦了。”冷水雾摇了摇头,眼中蓄满了泪水,猛地扑了过来,一把将上官天云抱住了。冷水雾抱着上官天云,只感觉自己好像有了依靠般,以后再也不用操任何的心了。

上官天云轻轻的为冷水雾捋了捋秀发,突然一眼瞥见了冷水雾肩膀上的那条深可见骨的伤口,大惊道:“水雾,这是怎么回事?”冷水雾摇了摇头,道:“没事,只不过是皮外伤而已。”上官天云急道:“都伤成这样了,你还说是皮外伤,你给我说是谁砍伤你的?”

这时,一旁的日耀老人冷笑道:“上官天云,你不用问了,她是被我砍伤的,我真后悔当时怎么没把她砍死。”上官天云闻言,心中狂怒,大吼道:“我杀了你这个王八蛋!”说话间,上官天云伸手将冷水雾放到一边,暴冲上前,挥拳猛打。

日耀老人见上官天云竟然敢赤手空拳的跟自己打,不由心中一怒,冷喝道:“找死。”说着,手中精钢长剑暴刺过去,直指上官天云的面门。

就在日耀老人的长剑距上官天云的面门只有不到二寸的时候,上官天云突然一个扭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飞快的掠到了日耀老人的身后,紧跟着飞起一脚,重重的踢在了日耀老人的腰间。

日耀老人只觉腰间传来一股巨大的冲击力,身体止不住的趴往前去,幸好他功力深厚,在就要趴在地上的时候,硬生生的运功站了起来。就在他庆幸没有当众出丑的时候,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正是狂怒之下的上官天云,只见上官天云运起全力,重重的踹在了日耀老人的肩上。日耀老人好不容易稳住的身形,经这一踹,再也站不住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跌了个狗吃屎。

然而这只是开始,上官天云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背上,紧跟着一双铁拳便犹如下雨般,重重的砸在了日耀老人的身上,直把日耀老人打得哭爹喊娘。

四女不由都看傻了,有谁可以想到名震天下的日耀老人,会被人骑在身上当拳把子打着玩。

日耀老人足足挨了三十多拳,才想起运功反抗,猛地一用力将上官天云从身上顶了起来。上官天云虽然被顶了起来,但仍然不下来,一只手拽着他的头发,另一只手继续狠狠的揍着他。

一旁的彩雅见状,高兴得在**又蹦又跳,两只小拳头攥得紧紧地,兴奋道:“天云哥,把他揍成泡泡人,揍成泡泡人!”

日耀老人在又挨了十余拳后,才猛地一运功将上官天云从自己的肩膀上甩了下来。此时的日耀老人披头散发,满脸都是疙瘩血泡,真就跟个长满泡泡的人似的。

日耀老人伸手摸着脸上的血泡,只觉疼痛无比,不由冲着上官天云暴吼道:“上官天云,老夫今天不杀了你,以后就没法做人了。”说着,猛地提起长剑,暴斩过去。

上官天云看着狂怒斩来的日耀老人,冷然道:“那你以后就别做人了,做鬼吧!”说着,上官天云飞身而起,一个闪身掠到了床边,将**的天月剑猛地抓起,迎向日耀老人。

两剑相撞,迸发出强烈的火花,日耀老人被震退了五六步,而上官天云却是一步未退,双脚紧紧地扎在了地上。

日耀老人见状,不由心中大惊,瞪着上官天云道:“你……你不是功力尽失了吗?怎么还会有这么强的功力?”上官天云冷然一笑道:“忘了告诉你了,我已经吃了九龙丹,不但功力尽复,而且还大大增加了功力,你就乖乖受死吧!”说着,上官天云挺起天月剑暴刺过去,日耀老人只觉一股强大的剑气袭来,不敢大意,忙将功力逼至极限,硬挡上去。

双剑再次相撞,日耀老人的长剑顶不住天月剑上传来的巨大压力,“啪”的一声从中断开,日耀老人大惊之时,上官天云已飞起一脚,重重的踢在了他的胸口上。

日耀老人“啊”的一声,暴摔出去,将房屋的墙壁都穿破了,掉在了外面。上官天云随即飞身出屋,见到日耀老人正满脸土灰的半跪在地上,呼吸极为浓重,不由冷然一笑,缓缓走向他。

一旁的棍枪双魔先是见到日耀老人被人揍出屋来,继而又见到上官天云杀气腾腾的冲了出来,不由大惊道:“上官天云,你的武功恢复了!”上官天云看了两人一眼,冷然道:“你们两个还没死呢!”剑魔等人见到上官天云无事,不由松了一口大气。

不过,棍枪双魔却是心中大骇,心中生出退意。剑魔见状,冷笑道:“想跑,没那么容易。”说着,抽出寒铁重剑冲了过去,此时刀魔已经将棍枪双魔压的喘不过气来了,再加上一个剑魔,棍枪双魔就更加顶不住了,两人不由撒开腿就往山下跑去。刀魔大吼道:“把命留下。”说着,天裂刀劈天盖地的斩了过去。剑魔的寒铁重剑也狠狠地劈了过去,势要将两人拿下。

棍魔回头一看,只见天裂刀已经斩了下来,惊叫声还没有发出来,便被天裂刀一分为二了。而枪魔则凭着过硬的功夫底子,硬生生的避过了剑魔的必杀一击,不过却被斩下了右臂,枪魔来不及喊疼,便连滚带爬的冲下山去了。

剑魔看着枪魔狼狈的背影,没有追上去,因为他知道从今以后,枪魔再也不会出现在武林中了,果然,枪魔逃走之后便从武林中消失了,没有人再见过他的面。这其实也是他的明智之举,他的一右臂已经没有了,他苦练的枪法也就没有什么用了,再加上他在江湖中树敌无数,如果还在江湖上走动,不被人抓住煮了吃了才怪。

上官天云冷眼看着日耀老人,缓缓道:“老头子,如果你自费武功,我或许可以饶你一命。”一旁的剑魔看着日耀老人的狼狈模样,忍不住笑道:“我说日耀老人,刚才你还牛得很,怎么一会儿变成这副模样了!哈哈……”上官天云闻言,不由笑道:“原来你就是日耀老人,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日耀老人突然哈哈一笑,道:“上官天云,你觉得自己已经赢了吗?”上官天云听他话声有异,不由戒备道:“你还有什么招式吗?”日耀老人突然伸手在怀里掏出一个药瓶,瓶身上贴着一张红纸,上面写着三个字:神仙散。

只见日耀老人拔开瓶塞,一口便将这瓶药粉吞了下去,上官天云见状,不由道:“日耀老人,你吃的是什么?”日耀老人没有答话,不过他的面目却发生了一些变化,只见他的脸上充满了血丝,眼睛中射出野兽般的邪光,额头上青筋暴起,极为骇人。

上官天云见状,心中不由一惊,冷道:“你刚才吃的是什么?”日耀老人哈哈一笑道:“是我们会主特地研制出的神仙散,吃了它之后便会刀枪不入,功力也会随之暴增,上官天云,你受死吧!”说着,日耀老人犹如一头恶狼般扑向了上官天云,身形速度比刚才快了数倍。

上官天云见状一愣,忙挺起天月剑,暴斩过去。日耀老人不闪不避,任由天月剑砍在了自己身上,仍旧挥着拳头砸在了上官天云的胸口上。

上官天云只觉自己的胸口上一阵闷疼,身体不由往后连连退了十余步。反观日耀老人,只见他虽然被天月剑在肩头劈了一剑,却是毫发无伤,依旧狰狞着向上官天云冲了过来。

上官天云心中不由大骇,飞身而起,天月剑接连舞出片片剑影,冲着日耀老人就刺了过去。日耀老人对上官天云劈来的天月剑毫不防备,挥起拳头就砸向上官天云的面门。

上官天云见他就跟一个不知疼痛的野兽般,不由心中骇然,手中更加几分力,冲着他的心口就刺了过去。

只听“噗”的一声,天月剑准确无误的刺在了日耀老人的心口上,不过却没办法刺进去,日耀老人的身体就跟块钢板一样。

日耀老人哈哈狂笑道:“上官天云,你知道本会神仙散的厉害了吧!”说话间,日耀老人的右拳重重的打在了上官天云额头上。上官天云只觉额头传来一阵剧痛,紧跟着便倒摔出去。

剑魔见状,慌忙上前将上官天云抱住,只见上官天云脸上一片痛苦之色。剑魔冲着日耀老人喝道:“日耀,你个老不死的刚才吃了什么?”日耀老人狂笑道:“那是本会特别炼制的神仙散,吃了它可以刀枪不入,功力倍增,你们今天都要死,哈哈……”

一旁的刀魔闻言,怒吼道:“死老头子,竟然用歪门邪道,实在可耻!”说着,举起天裂刀狂斩过去。日耀老人冷冷得看着刀魔,竟然不闪不避,任由天裂刀劈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劈天裂地的天裂刀重重的砍在了日耀老人的天灵盖上,竟然丝毫不能砍伤他。刀魔见状,两只眼睛不由瞪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丝毫伤不了他。日耀老人哈哈一笑,狂道:“现在你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去死吧!”说着,猛地挥出一拳,重重的砸在了刀魔的胸口上。

刀魔只感胸口传来一阵儿撕心裂肺的疼痛,继而猛吐一口鲜血,倒摔出去。剑魔见状,惊叫道:“老刀!”迅疾的飞身过去,一把将刀魔揽在了怀里。

刀魔躺在剑魔的怀里,痛苦道:“他不是人,叫少教主快走,快走!”剑魔见刀魔身受重伤,不由怒火攻心,一把挺起寒铁重剑,飞身扑向了日耀老人。一旁的鬼一斧及刑杀也飞身扑了上去,各自施展出压箱底的绝招,攻向了日耀老人。

日耀老人看着攻向自己的三人,竟然哈哈大笑起来,丝毫不把三人的放在眼里。就在三人要攻到日耀老人的面前时,日耀老人突然身形一变,在一个极不可能的角度穿破了三人的攻击网。继而飞身扑向三人,一双铁拳狂猛地砸了过去,剑魔、鬼一斧、刑杀无一不是绝顶高手,可是在日耀老人的面前,却毫无还手之力的被打翻出去,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就在这时,山下的战况也突然间发生改变了,一群身披铠甲的骑兵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对着天神教的教众就杀了过去。这群骑兵大约有五千多人,不但人人披着厚重铠甲,就连马也披着铠甲,普通的刀剑对他们毫无用处,一时间,天神教的教众被杀的措手不及,死伤无数。

上官天云见状,不由冲着日耀老人大吼道:“我宰了你这个王八蛋。”说着,挺起天月剑猛攻过去,凛冽的剑法扫得周围的空气为之一窒。日耀老人见状,哈哈一笑道:“上官天云,没有用的,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说着,日耀老人闪身迎上了上官天云,一双铁拳疯狂的猛砸了过去。

拳剑相撞,发出“咔咔”的响声,上官天云的天月剑丝毫伤害不到日耀老人,反而是日耀老人的铁拳逼得上官天云应接不暇,狼狈不已。

终于,上官天云的防线终于失守,被日耀老人逮住个破绽,一拳击在了腰间,这一拳直把上官天云打得猛吐一口血,连退了十余步才稳住身形。

日耀老人哈哈狂笑道:“上官天云,今天你们死定了。只要除了你们天神教,整个江湖就是我们闪电杀手会的了!哈哈……”

“是吗?”突然,一个冷得刺骨的声音自上官天云口中发出,只见上官天云缓缓抬起头,一双眼睛变得恐怖无比,射出骇人的幽蓝魔光,冷冷得瞪着日耀老人,身上的杀气随之暴涨,整个人看起来就跟地域来的索命使者一般。

日耀老人见状,也不由为之一愣,但随即怒吼道:“上官天云,我知道你拥有三绝幻体,但是我现在刀枪不入,你是没办法打赢我的。”

“是吗?”上官天云又冷冷得说了一句,日耀老人只觉得自己的心开始变得慌乱恐惧,不由大吼道:“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说着,飞身扑了上来,一双铁拳变得粗大无比,显然他已经将内力逼到了拳头上。

上官天云看着他的拳头,冷然一笑,紧跟着将天月剑一把插在了地上,攥起双拳,冲了上去,他要跟日耀老人比一下,到底谁的拳头硬!

四只拳头相撞,发出“嗵嗵”的撞击声,两人疯狂的砸着对方的身体,毫无防守,直到互相砸了数百拳后,日耀老人的脸色才渐渐开始变得痛苦难当,而上官天云的脸色却依然如旧,无涛的杀气越来越盛。

终于,日耀老人的身体再也经受不住了,狂吐一口鲜血,倒摔了出去。上官天云冷冷得走向他,一步一步的脚步声就像是生命结束的倒计时般。日耀老人的身体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半跪在地上,一脸的苍老之色。

上官天云走到他的跟前,一言不发的一把抓在了他的头上,日耀老人眼中射出了惊恐之色,口中喃喃道:“不要,不要,不……啊!”日耀老人的天灵盖被上官天云一把捏碎了,结束了他枭狂的一生。

剑魔看着日耀老人的尸体,不由叹道:“日耀,你的武功在江湖中可以说罕逢敌手,为什么要为人卖命,落得如此下场呢!唉!”

上官天云转眼看到了山下的战况,只见天神教的弟子死伤无数,那些身披铠甲的骑兵正在疯狂的大开杀戒,鲜血染红了他们那银白色的铠甲。

上官天云暴吼一声:“我宰了你们这群王八蛋!”说着,一把吸起地上的天月剑,身若闪电般狂攻下去,带起一阵儿狂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