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五十一章 除恶四勇

本来大家都可以相安无事,谁之,突然从外面进来四个人,这四人全部是身着劲装,腰间别着兵器,一看即知是江湖人士。这四人拣了个座位坐了下来,先叫来店伙计点了几个菜之后,然后便开始大声谈起话来。

一个好似为首的大汉道:“你们知道吗?武林第一大魔教天神教,已经重新崛起武林,二十年前天神教教主上官天鸿的儿子上官天云,也已经出现武林,刀剑双魔、金笔判官刑杀、斧劈华山鬼一斧等人尽数归附,教众也已经有好几千人了,发展之迅猛简直无法想象,照这种发展势头,整个武林早晚会是天神教的了。”

那大汉旁边的一个瘦子闻言,冷冷道:“大哥,你也太看得起上官天云那个小魔崽子了吧!他天神教算个什么东西,等有机会我们除恶四勇就杀上天绝峰,把天神教的那群魔崽子都给宰了,以免他们为祸武林。”

为首大汉摇头笑道:“老二啊!你太小看天神教了,他们教中的高手数不胜数,再说了,就算我们打得过上官天云及剑魔等人,也顶不住天神教数千教众的围杀啊!”

一边的一个矮胖的中年人缓缓道:“要我说,大哥你也太长天神教的威风,灭自己的志气了,他天神教算什么!我们除恶四勇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怕过谁!就算他上官天云真有两下子,那也顶不住大哥的三拳两脚啊!”

胖子右边的那个斗鸡眼忙点头道:“是啊!是啊!大哥你的功夫放眼整个武林,有谁敢不服,就算他们全都加起来也决不会是你的对手。”为首汉子“哈哈”笑道:“诸位兄弟实在是太看得起我了,好,等有机会咱们就上天绝巅闹他一闹,让上官天云那群人知道在江湖中还有四个打抱不平的人。”

上官天云听着他们的谈话,只是淡淡一笑,没有怎么在意。不过,他身后的那个池姑娘却忍不住了,“咯咯”笑了起来。

那四人听到笑声,纷纷怒目瞪向池姑娘,为首的汉子站起身来,缓缓道:“这位公子,不知你笑什么?”池姑娘瞥了他一眼道:“没有笑什么?只是在笑四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而已。”那大汉闻言,顿时怒道:“公子,你在说谁呢?”池姑娘笑道:“是谁你应该知道。”

那大汉闻言,不由怒目圆睁,右手移向了腰间的剑柄。另外的三人也纷纷站了起来,冲着池姑娘叫道:“你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竟然敢这么说我们。”“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臭小子,你难道没听过除恶四勇的威名吗?”

为首大汉一摆手,止住他们的话,对着池姑娘缓缓一抱拳道:“这位公子,在下钱阳,乃是除恶四勇的老大,我身边的这三位兄弟是分别是孙叶、铁固和江混,我们除恶四勇在江湖中也算是薄有名声,公子为何说我们不知天高地厚呢?”池姑娘“咯咯”一笑道:“不是说你们不知天高地厚,而是你们本来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钱阳怒目一睁道:“敢问公子师出何门,或许我与你的师傅认识也说不定。”池姑娘笑道:“这你不用担心,我师傅乃是一个无名之人,不会找你算账的!”

钱阳闻言,嘴角不由一撇,脸上现出阴冷的笑容。一旁的孙叶道:“大哥,这个小子侮辱我们,不用跟他废话,我今天非要教训一下他不可。”说着,抽出腰间的长刀便攻了过去。

上官天云斜眼看了一下他的刀法,只能算是三流,可见这四个人刚才全都是在吹牛了。

池姑娘见孙叶攻了过去,冷哼一声,撤出腰间的长鞭,甩**了过去。孙叶心高气傲,不闪不避,挥刀直劈。“嗖”的一声,长鞭打在了刀刃上,立即将孙叶的刀缠了起来。

孙叶见状,忙用力往回拽。池姑娘毫不用力,顺着他的势就踹了过去。孙叶由于用力拽刀,导致身形扭曲,一时无法稳住身形,被池姑娘一脚重重的踹在胸口上,孙叶随即疼叫一声,摔在地上。

池姑娘冷笑道:“什么玩意?连我都打不过,还敢夸口把天神教给灭了,真是太不自量力了。”后面的钱阳见孙叶竟然被眼前的这个书生打扮的娘娘腔一招就放倒在地上了,不由恼羞成怒,怒喝道:“臭小子,我来会你!”说着,抽出腰间的长剑攻了上去。

池姑娘见状,冷冷一笑道:“又是个不自量力的东西。”说着,手中长鞭疾舞而起。钱阳见眼前尽是鞭影,不由心中一惊,暗道:“这个臭小子倒真有两下子,不过,如果我连他都不能放倒,那我也就没脸在兄弟们面前混了。”说着,把心一横,提着长剑便冲了上去,挥剑疾劈。

池姑娘见状,不由无奈一笑,长鞭舞得更疾,钱阳还没有进到池姑娘一丈之内,便挨了两鞭了,疼得他慌忙后退。然而,池姑娘岂会放过他,飞身而起,长鞭暴甩过去,无穷的鞭影不停的打在了钱阳的身上,发出“啪啪”的响声,鞭鞭都让钱阳皮开肉烂。

在挨了三十余鞭后,钱阳终于撑不住了,倒在地上不停的打起滚来。他的那三个兄弟见状,忙挥着兵器攻了上来,冲着池姑娘猛攻过去。

池姑娘见状,不由眉头一皱,冷道:“你们这群不要脸的,竟然想以多欺少。”孙叶冷喝道:“你这个小白脸,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我们今天就杀了你为武林除害。”

池姑娘闻言,不由冷笑道:“为武林除害?这就是你们这群江湖伪君子以多欺少的借口吗?真是有够不要脸的。”说话间,不由摆好架势,准备与这三人周旋,不过说实话,以她的功夫想要单挑这三人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没问题,但是若他们一起上便有些困难了。

池姑娘挥舞着长鞭与三人打成一团,一时间难分难解,不过,池姑娘手中的是软兵器,对付面前的这三柄硬兵器,实在有些施展不开,而且,铁固的手中拿得还是一根大铜锤,极难将他挡住,慢慢的,池姑娘开始守多攻少了,处于下风之中。

一旁的钱阳这时突然站起身来,只见他用双手不停的挠着身体,脸上表情极为痛苦,大吼道:“这个小白脸鞭子上有毒,我们也不用客气了,用蒙汗药。”说着,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大纸包,飞身冲向了池姑娘。

孙叶等人见钱阳冲了过来,不由忙闪到一旁,钱阳拿着纸包,猛地往池姑娘身上砸了过去,池姑娘见状,慌忙挥鞭打去。

“噗”的一声,纸包被池姑娘一鞭给打烂了,里面顿时撒出一片白粉,正是蒙汗药。只见这一大包蒙汗药全撒往池姑娘的身上,吓得池姑娘慌忙闪避,但是,虽然避过了大部分,还是有一些蒙汗药被吸进了鼻子里。

池姑娘顿时开始摇摇晃晃,身形不稳,显然是头脑已经开始被麻痹了。钱阳等人见状,不由大喜着冲向池姑娘,欲将她生擒。就在这时,一道白影突然掠来,一把将池姑娘给抱了起来,紧接着便飞身而起,双脚如同闪电般,迅猛的踹向钱阳等四人。

钱阳等人只觉眼前一花,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便挨了上官天云数脚,倒摔出去,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上官天云没心思管他们,忙看向池姑娘,这一看之下,直把他吓了一跳。因为这池姑娘正睁着她那如星星般的大眼睛瞪着上官天云,哪像是中了蒙汗药的样子。

上官天云不由结巴道:“你……你……”池姑娘冷斥道:“我什么我,上官天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真是冤家路窄啊!”上官天云不由干笑道:“确实是巧,池姑娘,在下刚才见你被他们围攻,身处险境,情急之下,便出手……”池姑娘不待上官天云说完,便斥道:“我用你帮忙吗?我刚才假装中了蒙汗药,本来想要骗他们走近我,好给他们来个一举击破,没想到却被你给破坏了,你以为你是谁啊!武功高了不起啊!”

上官天云不由苦笑道:“池姑娘,我只是想帮你而已,没有别的意思。”池姑娘闻言,冷笑道:“没别的意思?那你现在的手在干什么?”上官天云闻言,不由低头看向自己的手,只见自己的手正紧紧地抱着池姑娘,不由一时愣住了。

就再上官天云发愣之时,一个黑影迎面袭来,正中面门。只听上官天云“哇”的疼叫一声,双手急忙松开了池姑娘,捂向了自己的脸。

上官天云捂着脸,苦道:“你又打我,我招你惹你了!”池姑娘冷看着上官天云道:“你这个流氓,就是欠打。”上官天云闻言,不由气道:“流氓?你是女人吗?你就是个男人婆。哼,算了,我今天另有要事,就不跟你计较了,再见。不,永远不见。”说着,上官天云转身走向门外。

池姑娘见他走,不由道:“你别走,你还没告诉我你来这里是干什么的呢?”上官天云头也不回,依旧大步迈向门外,只冷冷得说了一句话:“来找死的。”说完,上官天云便走出了酒庄。

池姑娘闻言,不由愣在了那里,过了好一会儿,才急道:“你先别走,你告诉我为什么来找死?谁要你死?”说完,便追了出去。

不过,当她跑出酒庄时,上官天云已毫无踪影了,只有远处还传来“的的”的马蹄离去声。

池姑娘见上官天云已离去了,不由狠力的跺了跺小靴子,紧跟着,转身走进了酒庄。

不一会儿,酒庄里就传出了哭天喊地的疼叫声,哭喊声是钱阳等人发出的,显然是池姑娘正在拿他们来出气。

上官天云驾马来到了血煞岛所在的湖边,只见这湖周边全是一人多高的芦苇,别无他物,上官天云把黑龙驹放在了芦苇里,来到水边,远远的看向血煞岛。

这血煞岛方圆不过数十里,岛上全是茂密的树林,数不尽的鸟儿在岛上翻飞,极为好看。

上官天云在湖边扫了一眼,发现这里没有一艘船,不由心中为难,这血煞岛离岸边约有数百丈,凭轻功是绝不可能跨过的,自己要怎么过去呢!这周围也没有一棵树,像以木渡河也不可能。

上官天云看着望不到边的芦苇,感叹道:“唉!如果我有达摩祖师的能力就好了,那我就可以一苇渡江了。”想到这儿,上官天云突然灵机一动,喜道:“我虽然不能一苇渡江,但是如果我把这芦苇拔出一大把捆起来,那不就可以过去了。”说着,上官天云忙伸手拔出一大抱芦苇,然后又在衣衫上撕下一块长布条,将这些芦苇扎了起来。

上官天云抱着这些芦苇,走到湖边,将这些芦苇扔了下去,继而运起轻功,飞身跳了上去。上官天云稳稳的落于芦苇之上,猛一运功,这芦苇顿时像离弦的箭般,急速的冲往血煞岛。

不到片刻,上官天云便来到了血煞岛边,上官天云飞身跃上了血煞岛后,便飞快的往中心地带掠去。

当他走了大约数十米后,猛的停下了脚步,脸上现出惊骇的神色,因为他发现这个岛上竟然遍布毒蛇,地上、树上、石头上,全都是毒蛇,一个个昂首吐信的。上官天云虽然不怕蛇,但是见到这种场面,心里也不由得直冒寒气。

不过,他过了一会儿后,便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些蛇好像都不敢靠近他,只是在远处惊恐的瞪着他。

上官天云这一下不由心中纳闷了,难道这个岛上的蛇还怕人吗?想到这儿,上官天云不由迈开步伐,继续往岛中心掠去。

前面的蛇见他冲来,慌忙逃往别处,由于太惊慌了,一个个都缠在了一起,混乱至极。

这一下,上官天云不由更奇怪了,暗道:“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怕人的蛇呢!也不知道仇天浪那个老头子是怎么喂的,呵呵!”

其实,蛇是冷血动物,哪有会怕人的,这些蛇之所以会避开上官天云,主要是上官天云身上散发出一种让它们恐惧的气息,而这种气息就是九龙兽的气息。

上官天云吃了九龙丹,身上的血液中已经遍布九龙兽的气息,虽然人不会闻到,但是蛇却可以闻得清清楚楚。

九龙兽乃是千古奇兽,堪称万兽之尊,没有任何东西敢靠近它十丈之内,这血煞岛上的毒蛇当然也不敢了,所以,上官天云才得以**。

大约行了半柱香的时间,上官天云终于见到了房舍,那是几间以砖石碓砌而成的简陋屋子,连院子都没有,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上官天云绝不会想到武林第一高手,绝命血魔仇天浪的居所竟然会简陋到如此地步。

上官天云掠身过去,找了棵大树,纵身跳了上去,开始观察这几所房间的动静。

大约等了一个多时辰,一间屋子里才传来了话声:“该起来了,老不死的快要吃饭了。”另一个声音缓缓传出来:“真是的,你说那个老不死行为怪异也就算了,怎么连吃饭都跟人家不一样啊!人家都是一天吃三顿饭,他非要吃七顿,搞得我们睡觉都没办法睡。”那个声音道:“别抱怨了,快起来做吧!”紧跟着便是一阵儿衣衫抖动声。

过了一会儿,在那间房间里便走出两个佣人打扮的人,这两人长得毫无特点,一脸的朴实样,身形缓慢,应该不会武功。上官天云见四下里再没有人了,不由一个飞身冲了下去,先是一指将一个佣人点倒,接着将另一个人的紧紧钳住,并且用手堵住了他的嘴。

那个佣人突遭奇袭,显得惊慌无比,不断的挣扎着。上官天云伏在他的耳边缓缓道:“如果你想要命,就乖乖听我的话,否则我会让你死得很惨。”那人闻言,忙吓得站在那里不敢动了。

上官天云缓缓松开了他,道:“你们是仇天浪的佣人吗?”那人盯着上官天云看了好一会儿,才道:“是的,我们是仇天浪的佣人。”顿了顿,那人突然又笑道:“你知不知道,你是我在这岛上十三年来,见到的第二个陌生人。”上官天云闻言,愣道:“你们不到岛外走走吗?”那人无奈一笑道:“我们出不去,岛的四周全是毒蛇,除了仇天浪外没有人能够走得出去。”

上官天云道:“你们都是被他掳来的吗?”那人摇了摇头道:“不是的,我们俩都是自愿来岛上给仇天浪做饭,料理家务的。”

上官天云不由奇怪道:“你们为什么要来这个岛上给仇天浪做事啊!”那人苦笑道:“还不是因为家里穷,十三年前我的孩子得了重病,而我又没有钱,只能上街去讨钱。正好碰上了仇天浪,他答应给我一大笔钱,让我给孩子看病,但是却要我把自己卖给他,一生为奴。我当时由于太心疼孩子了,连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他。当孩子病治好后,仇天浪就把我带到了这个毒蛇遍布的岛上,这一待就是十三年,在这十三年中,我只见过四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仇天浪,一个是地上的这个兄弟,还有就是一个半死不活的人!”

上官天云闻言,急问道:“你说半死不活的人!那个人是什么时候来的?”那人道:“就在前两天,是仇天浪把他带了的,带来之后,仇天浪就给那人灌了一些药,然后扔在冰窖里了。估计这时候应该已经冻死了吧!”上官天云闻言,不由大急道:“你说什么?柳星云被扔在了冰窖里!冰窖在哪?你快带我去。”

那人愣道:“原来你认识那个人啊!”上官天云急道:“我就是为了他来的。”那人缓缓摇了摇头道:“小兄弟,我看你眉清目秀,气宇轩昂,你还是走吧!不要为了一个已经没救的人把自己的命搭上,绝名血魔仇天浪一生未尝败绩,你是打不过他的,还是趁他没有发现你,赶快走吧!”上官天云冷冷道:“走?我决不会走的,我一定要让仇天浪血债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