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五十四章 佳人重逢

上官天云抱着仇天浪的尸体,呆然不语,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过了好一会儿,上官天云才喃喃道:“瞿申!瞿申是闪电杀手会的会主!啊——”只见上官天云仰天大吼,吼声中充满了巨大的愤怒。

千里追踪剑瞿申真的还活着,而且还是闪电杀手会的会主,这如何不让上官天云愤怒,一时间,父亲的惨死,母亲二十多年所受的心灵折磨全都涌上了上官天云的心头。

上官天云大吼道:“瞿申,我上官天云如果不能把你剥皮拆骨,誓不为人。”

过了许久,上官天云才缓缓压下了心中的狂怒,看着仇天浪的尸体微微一叹,继而将他抱起来,缓缓走到那口井台边,纵身跃了下去,到了井底的冰窖之中,上官天云将仇天浪放于一块巨冰之上,郑重的鞠了一躬,道:“仇前辈,你我虽然为敌,但是您确实让我佩服。今后您就放心的在此安息吧!没有人会来打扰您的。”

上官天云再看了看仇天浪之后,转身走出冰窖,纵身跃上井。上官天云跃上井后,双掌凝功,冲着井台猛轰了一掌,石灰岩砌成的井台顿时垮塌,纷纷掉下井去。终于,这口井被填死了,而仇天浪也被长埋于井下了,没有人可以打扰到他了。

上官天云轻轻一叹,转身走向柳星云,突然,他发现柳星云的衣衫之中爬出一条眼镜蛇,正在那里昂首吐信。

上官天云大惊之下,一个纵身跃了过去,一把将那条眼镜蛇抓了起来。那条眼镜蛇被上官天云抓住,顿时被上官天云身上九龙兽的气息吓得浑身发抖,就连它的信子也不敢再吐了。

上官天云一把将这条眼镜蛇扔了出去,继而蹲在柳星云的身边,仔细看了看他的脸色,只见此时柳星云脸色已由苍白转为淡黄,看来他身体内的寒气正在逐渐消散。

就在这时,柳星云突然张口“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血,疼叫了一声后,又晕了过去。上官天云见状不由大惊,急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此时,只见柳星云的脸色开始变得越来越黑,隐泛出森寒的黑气。

上官天云心知不宜久留,必须尽快找人给他看一下。当下,上官天云抱起柳星云就欲奔向岛边。突然,他一眼瞥见了地上的辰星剑及赤炼剑,奔过去将这两柄剑拾了起来,用布条扎在了背上。接着,上官天云便开始往岛边飞奔,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上官天云便抱着柳星云来到了岛边。

上官天云踢倒了一颗小树,将小树踢入湖中,接着便纵身一跃,跳了上去。上官天云脚下暗运功力,小树顿时犹如一道离弦的箭般,飞快的冲往对岸。

突然,上官天云又想起了一件事,转过头对着血煞岛喊道:“仇天浪已死,你们自寻生路吧!”这句话中加入了上官天云的内力,所以震得整个岛上都是回音,这是上官天云在告诉血煞岛上的那两个佣人,他们可以寻得自由了。

不到片刻,上官天云便到了岸边,纵身跃上岸后,上官天云便猛啸了一声口哨,不一会儿,芦苇之中便奔出了一匹马,正是上官天云的黑龙驹。

上官天云轻抚了一下马头,先将柳星云抱上马背后,便跃身上马,大喝一声:“驾。”黑龙驹闻声,顿时撒蹄狂奔,然而,黑龙驹还没跑多远,迎面便奔来了四匹马,马上坐着四个女人。

上官天云见到这四个女人,不由心中一阵儿激动。因为这四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上官天云的四个老婆,冷水雾、冰影、刑雪荷及彩雅。

四女也远远的看到了上官天云,不由全都留下了热泪,纷纷跳下马背,飞奔了过去。上官天云也飞身掠下马背,狂奔上前,一把将四女全都拥入怀里,捧着四女的脸蛋亲个不停。

过了好一会儿,几人才渐渐缓平了心中的激动之情。冷水雾伸手扭着上官天云的脸,故作凶狠道:“臭小子,你竟然敢不辞而别,是不是不想活了?”上官天云忙笑道:“不敢了,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求姐姐饶我这一次吧!”冷水雾哼了一声,道:“就凭一句话,便想让我饶你,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上官天云不由笑道:“那姐姐你想让我怎样才能饶了我?”冷水雾闻言,不由愣住了,她还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上官天云笑着把她的手移开,笑道:“我就知道姐姐不忍心惩罚我。”冷水雾白了他一眼,气道:“我是不忍心惩罚你,可是你却忍心扔下我们自己跑到这儿来送死。”说着说着,冷水雾的眼角又渗出了泪水。

上官天云不由深感惭愧,伸出手将冷水雾紧紧搂住,缓缓道:“对不起,是我的错,我答应你,今后再也不会这样做了。”说着,抬起冷水雾的俏脸,深深地吻了上去。

冷水雾只觉旁边有三双眼睛看着自己,不由一阵儿害羞,一把推开了上官天云,羞道:“少不正经了,我告诉你,这一次我就饶了你了,再有下一次,我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上官天云忙道:“是是是,我一定记住教训。”顿了顿,上官天云又道:“对了,你们怎么会找到这儿来的?”

一旁的彩雅笑道:“当日你走了以后,我们姐妹在一块商量了一下,实在是担心你,于是便决定去追你,谁之,你竟然跑得这么快,害我们到现在才追上你。雪荷姐姐不会武功,这几天为了追你可受了苦了。”

上官天云闻言,忙看向一边的刑雪荷,只见刑雪荷虽然脸上笑着,可是身上却满是灰尘,那双白璧无瑕的小嫩手上因为拉马缰,磨出了数道血痕。

上官天云见状,不由一阵儿心疼,上前一把将刑雪荷紧紧地搂进怀里,柔声道:“雪荷,我让你受苦了。”刑雪荷趴在上官天云的怀里,只觉得自己的心灵终于有了依靠,不由甜甜的笑了出来。

一边的冰影突然道:“天云哥,刚才我们在往这里赶的时候,好像听到你喊‘仇天浪已死’,这是真的吗?”上官天云松开了刑雪荷,缓缓点头道:“是的,仇天浪已经死了,柳星云我也救出来了。”冰影闻言,不由吃惊道:“你真的把仇天浪给杀啦?”上官天云点点头道:“是真的。”

说完这句话,上官天云突然发现冰影的脸色变得很怪异,不由道:“小影,你怎么了?”冰影闻言一愣,随即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太震惊了,傲视江湖十多年的绝命血魔仇天浪也死在了你的手上,那今后这个江湖还不是你的了。”

上官天云笑道:“那我可不敢想,不过将天神教发展成江湖第一大教却是我一定要做到的,另外,我现在还有一件事必须做。”冰影问道:“什么事?”上官天云一字一句道:“灭了闪电杀手会。”

冰影被上官天云身上的杀气吓了一跳,忙道:“为什么?”上官天云冷冷道:“因为我的杀父仇人就在那里。”冰影忙问道:“是谁?”上官天云狠狠道:“闪电杀手会的会主,千里追踪剑瞿申。”冰影闻言,不由“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上官天云闻声有异,不由看向冰影道:“小影,你怎么了?”冰影缓缓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是觉得有点不舒服。”上官天云轻抚了一下她的脸颊道:“这两天你可能累坏了,待会儿咱们就找间客栈好好的休息一下。”

这时,一旁的冷水雾道:“天云,你说千里追踪剑瞿申就是闪电杀手会的会主?”上官天云点头道:“是的,这是仇天浪临死前亲口告诉我的。”冷水雾不由道:“没想到那个畜牲真的没死,而且还创办了闪电杀手会为恶江湖,实在是可恶之极。”上官天云冷冷道:“他嚣张不了多长时间了,我一定会杀了他的。”冷水雾不由道:“可是闪电杀手会隐藏的极为隐蔽,想要找出他们的总坛不容易啊!”

上官天云转向冰影道:“小影,你是闪电杀手会的闪电四影之一,你应该知道闪电杀手会的总坛在哪里吧!”冰影愣了一下,道:“闪电杀手会的总坛在山西一带,不过就是不知道他们最近有没有搬迁总坛,闪电杀手会的总坛是经常搬的。”

上官天云淡淡一笑道:“好了,先别提这事了,水雾,你快来帮我看看柳星云是怎么了,他好像是中毒了。”冷水雾闻言一愣,道:“是吗?快带我看看。”上官天云忙带着冷水雾来到了黑龙驹旁边,冷水雾抬起柳星云的脸一看,不由吓了一跳,只见柳星云此时面色乌黑,嘴角不时有黑血溢出来。

冷水雾忙转向上官天云问道:“天云,他怎么会这样?”上官天云想了一下道:“可能是中了蛇毒了,我在岛上的时候,发现他的衣服里面有一条眼镜蛇。”冷水雾闻言,不由松了一口气,笑道:“原来是中了蛇毒啊!那太好办了,我们毒蓝教别的没有,毒蛇却是多的是。所以,我们毒蓝教配制的解毒丹可以解掉各种各样的蛇毒。”

上官天云喜道:“真的吗?那太好了,快喂他吃。”冷水雾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药瓶,拔去瓶口的塞子,从里面倒出三粒雪白的药丸,递给上官天云道:“你快喂他吃吧!他吃了这三粒解毒丹,什么样的蛇毒都可以解去了。”上官天云笑着接过来,把柳星云的嘴掰开,将三粒药丸全都塞入了他的嘴里。

冷水雾见柳星云已吞下了药丸,便道:“好了天云,他休息一晚便会没事了,现在天色已晚,咱们还是赶快找间客栈住下再说吧!”上官天云点点头道:“好,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客栈,你们跟我来吧!”说着,上官天云纵身跨上马背,四女也分别骑上了自己的马。

上官天云大喝一声:“驾。”黑龙驹顿时撒蹄狂奔,四女也纷纷策马追了上去。

上官天云带着四女来到了白天就餐的那家酒庄,上官天云对着四女道:“现在天色已晚,咱们今天就先在这里住一晚上吧!”冷水雾等四女已经数天没有睡好了,此时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不由都高兴的欢呼起来。

上官天云及四女跃身下马,上官天云将马背上的柳星云抱了下来,见他的脸色果然好转了,不由微微一笑,自言道:“柳星云,这一次我应该可以还了你的那个人情了吧!”

这时,从酒庄里跑出一个店伙计,见到冷水雾四女,不由惊为天人,一时愣在那里,竟忘了招呼。

上官天云不由笑道:“小子,别看了,你再看我可急了。”冷水雾四女闻言,不由都“呵呵”笑了起来。那店伙计也知失态,脸红道:“对不起,对不起。”上官天云笑道:“不用说对不起了,你只要把我们的马喂好就行了。”那店伙计忙点头道:“好好,客官您放心,我一定会照料好它们的。”

上官天云淡淡一笑,缓步走入酒庄,四女跟在上官天云的身后,也缓步走入酒庄之中。

上官天云一进门便看到柜台上正在算帐的掌柜,走过去笑道:“掌柜的,不知道你这里有没有客房?”店掌柜看到上官天云,忙笑道:“有有有,不知客官您要几间?”上官天云转过头,对着冷水雾四女道:“你们说咱们要几间房啊?”冷水雾闻言一愣,道:“我们有五个人,再加上柳星云,总共有六个人,最少也得要三间吧!”

上官天云突然“邪邪”一笑道:“要不咱们就要两间算了,柳星云这小子自己一间,咱们五个住一间,这样既省钱,晚上又挤着暖和,多好啊!”

冷水雾四女闻言,异口同声道:“做梦!”上官天云闻言,不由苦笑道:“反应这么强烈,还是算了吧!自己睡自己的吧!”说着,上官天云转向店掌柜道:“掌柜的,麻烦你给我们开三间房。”掌柜立即道:“好嘞。”说着,冲着大堂里的一个店伙计道:“小三子,带这几位客人去后院的那三间上房。”那小三子顿时高声应道:“好嘞!几位客官跟我来。”说着,便在前面引路。

上官天云抱着柳星云,缓步跟了上去,冷水雾四女则紧紧地跟在上官天云的身后。

几人走了一会儿,冷水雾突然疾走几步,来到上官天云的身旁,把嘴贴到上官天云的耳旁道:“天云,我们姐妹的思想都比较保守,现在你还没有正式的娶了我们,我们真的……”说到这儿,冷水雾便说不下去了。

上官天云闻言,不由笑道:“你们不会真的认为我是说真的吧!我刚才只是跟你们开玩笑而已。”冷水雾闻言,不由气道:“竟敢耍我们,我看你真是皮痒了。”上官天云忙求饶道:“水雾姐饶了我吧!我下次不敢了。”冷水雾笑着白他一眼,突然又贴到他的耳边,悄悄道:“天云,等你真的正式娶了我们,你想要我们怎么样都行。”

上官天云闻言,不由猛地站住了,呆呆得看着冷水雾,脸上现出无比兴奋的表情。冷水雾见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不由心中一虚,狠狠地踢了他一脚,娇斥道:“你看什么?快走。”

上官天云这才回过神来,忍不住笑道:“看来我今天晚上要失眠了。”冷水雾上去又给了他一脚,斥道:“失眠?你失的哪门子眠,今天晚上给我好好睡觉。”上官天云忙笑道:“是是,我会好好睡觉的。”

冷水雾看着上官天云那充满“邪意”的笑容,只觉得脸上发烧无比,她没想到自己冷酷了一生,今天竟然会对上官天云说出这样的话,不由心中一阵儿窘迫。

当夜,五人随便吃了点东西后,便各自回房睡觉了。一夜无事。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只听上官天云屋中“啊”的一声,发声的正是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早晨起来一睁眼,转眼往向身旁的柳星云,只见柳星云脸色变得铁青无比,看起来就跟绿巨人一样,直把他惊得叫出声来。

冷水雾等四女闻声,慌忙跑出屋,来到上官天云的屋子。上官天云见到冷水雾,忙把她抓过来道:“水雾,你看这是怎么回事?柳星云怎么会变成这样?”冷水雾看到柳星云的肤色,也吓了一跳,奇怪道:“不应该会这样啊!我们毒蓝教的解毒丹可以解去任何毒蛇的毒,他怎会变成这样的?”上官天云急道:“你快给他看一下。”冷水雾点点头道:“好,我给他把把脉。”说着,冷水雾走上前,拿过柳星云的手,仔细地为他把起脉了。

只见冷水雾越把脸色变得越凝重,最后,冷水雾看向上官天云道:“天云,他到底中的是什么毒?他的脉搏一会儿强,一会儿弱,而且混乱无比,变化不定,这绝对不是中了蛇毒的迹象。”

上官天云皱着眉头想了一下道:“我好像听仇天浪说过,他要为柳星云增强功力,所以喂他吃了什么驱寒保命草。但是那种东西应该不是什么毒吧!”冷水雾一听,猛地站起身来,急道:“坏了。”